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鞠咏为进士》原文及翻译

东轩笔录

原文:

  鞠咏为进士,以文学受知于王公化基。及王公杭州咏擢第①释褐(hè)②为大理评事知杭州仁和县。将之官,先以书及所作诗寄王公,以谢平昔奖进,今复为吏,得以文字相乐之意。王公不答。及至任,略不加礼,课③其职事甚急。鞠大失所望。于是不复冀其相知,而专修吏干矣。其后,王公入为参知政事,首以咏荐。人或问其故,答曰:“鞠咏之才,不患不达。所忧者气峻而骄④,我故抑之,以成其德耳。”鞠闻之,始以王公为真相知也。  

(选自北宋《东轩笔录》)

  【注释】①擢第:科举考试及第。②释褐:除去平民的衣服,换上官服,即“作官”。③课:对官吏的定期考核。④气峻而骄:气盛而骄傲。

译文:

  鞠咏考进士,他凭借文才得到王化基的赏识。等到王化基担任杭州知府后,鞠咏受到提拔,从平民被封为大理评事,担任杭州仁和县的知县。鞠咏将要到任,先把一封信和作的诗寄给王化基,以感谢王公过往对他的奖掖栽培,并表达这次在王公手下为官,能够用诗文往来同乐等意思。王化基却没有给鞠咏回信。鞠咏到任后,(王化基)并未给予任何特别的礼遇,而考察督促鞠咏的政事却非常严格。鞠咏大失所望,从此不再奢望得到王公的额外关照,而是专心治理县事。后来王化基入朝被任为参知政事。他到职后首先把鞠咏推荐(给皇帝)。有人问他原因,王化基说:“凭鞠咏的才干,不担心他不能得志。我所担心的是他气盛和骄傲,所以我才有意压制一下他这种情绪,来成就他的美德。”鞠咏听到这些话(很感动),从此才把王化基当做真正的相知。

相关练习:    


东轩笔录

阅读下面的文言语段,完成8~10题。

鞠咏为进士,以文学受知于王公化基。及王公杭州咏擢第①释褐(hè)②为大理评事知杭州仁和县。将之官,先以书及所作诗寄王公,以谢平昔奖进,今复为吏,得以文字相乐之意。王公不答。及至任,略不加礼,课③其职事甚急。鞠大失所望。于是不复冀其相知,而专修吏干矣。其后,王公入为参知政事,首以咏荐。人或问其故,答曰:“鞠咏之才,不患不达。所忧者气峻而骄④,我故抑之,以成其德耳。”鞠闻之,始以王公为真相知也。 

(选自北宋《东轩笔录》)

  【注释】①擢第:科举考试及第。②释褐:除去平民的衣服,换上官服,即“作官”。③课:对官吏的定期考核。④气峻而骄:气盛而骄傲。

  8.下列加点词在句中的意思解释有误的是(      )

  A.知杭州仁和县         知:担任知县        B.以谢平昔奖进     谢:感谢

  C.于是不复冀其相知     冀:希望            D.人或问其故       故:过去

9.为文中画波浪线的句子断句,下面的正确的是(      )

王公杭州咏擢第释褐为大理评事知杭州仁和县

  A.及王公知/杭州咏擢第/释褐为大理/评事知杭州仁和县

  B.及王公杭州/咏擢第释褐/为大理评事知/杭州仁和县

  C.及王公杭州/咏擢第/释褐为大理评事/知杭州仁和县

  D.及王公/知杭州咏擢第/释褐为大理/评事知杭州仁和县

  10.下列对文章内容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

  A.鞠咏考进士,他凭借文才得到王化基的赏识。

  B.王化基对鞠咏“故抑之”的原因是担心他气盛而骄傲。

  C.王化基入朝任参政知事后,首先把鞠咏推荐给皇帝。

  D.鞠咏为官多年,深得王化基奖掖提携,他一直把王化基当做真正的相知。

  11.把上面文言语段中划横线的语句翻译成现代汉语。(4分)

      鞠咏之才,不患不达。

答案:

8.D    9.C    10.D

11.凭鞠咏的才干,(我)不担心他不能得志。

参考译文

  鞠咏考进士,他凭借文才得到王化基的赏识。等到王化基担任杭州知府后,鞠咏受到提拔,从平民被封为大理评事,担任杭州仁和县的知县。鞠咏将要到任,先把一封信和作的诗寄给王化基,以感谢王公过往对他的奖掖栽培,并表达这次在王公手下为官,能够用诗文往来同乐等意思。王化基却没有给鞠咏回信。鞠咏到任后,(王化基)并未给予任何特别的礼遇,而考察督促鞠咏的政事却非常严格。鞠咏大失所望,从此不再奢望得到王公的额外关照,而是专心治理县事。后来王化基入朝被任为参知政事。他到职后首先把鞠咏推荐(给皇帝)。有人问他原因,王化基说:“凭鞠咏的才干,不担心他不能得志。我所担心的是他气盛和骄傲,所以我才有意压制一下他这种情绪,来成就他的美德。”鞠咏听到这些话(很感动),从此才把王化基当做真正的相知。


搜索建议:《鞠咏为进士》原文及翻译  进士  进士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翻译  翻译词条  
古文

 《宋史·陈执中传》原文及翻译

宋史陈执中传  陈执中,字昭誉,以父恕任,为秘书省正字,累迁卫尉寺丞、知梧州。帝属疾,春秋高,大臣莫敢言建储者,执中进《演要》三篇,以蚤定天下根本为说。翌日,帝...(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