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儒林外史》中牛浦郎的人物形象分析

  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描写了众多文人士子,他们才华学问不同,气质品行有别,但无论如何,都还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唯有一个人例外。

  这便是牛浦郎。

  牛浦郎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市井少年,既无功名,也无才华,偶然得到一本已故诗人的诗集,便冒名顶替混迹儒林。他凭着一点小聪明,居然一度还混得如鱼得水,连堂堂县官都差一点为他丢官。作者以三回半的篇幅(我们最熟悉的范进所占的篇幅还不到三回),详细描写了这个小骗子的故事,于不动声色中再现了一干人的丑态,引人一笑的同时寄托了深沉的感慨。

  热爱读书的失学少年

  牛浦郎是安徽芜湖人,出场时只有十七八岁,还是个青春少年。牛浦郎父母早亡,与祖父牛老儿相依为命。牛老儿开着一个小小的香腊店,祖孙二人勉强糊口。时常,牛浦郎出去讨欠账,从学堂路过,听到里面读诗的声音很好听,顿时满心羡慕。

  小小年纪的牛浦郎很有主意,他也不跟爷爷说,便自己偷偷从店里拿了钱,买来一本唐诗来读。

  不知道是家中点不起灯,还是担心爷爷不支持他读书,他每天都到附近的甘露庵前,借着门口的琉璃灯读。一来二去,便与庵中的老和尚混熟了。眼见这么爱学习、主动读书的少年,老和尚很是喜欢,着实夸奖了他一番,还邀请他进屋里读书。

  牛浦郎很高兴啊,谢过老和尚之后,便每日进到庵里读书。

  听了几天,老和尚发现了问题。他问牛浦郎,我原以为你读的是应考的科举文章,是想要考试做官。原来你读的竟是诗,你读诗干什么呢?

  牛浦郎说,“我们经纪人家,哪里还想什么应考上进?只是念两句诗破破俗罢了。”

  这句话说得很是不俗,不仅让老和尚十分赞赏,也让书外的我们感叹,这还真是一个心怀诗和远方的少年啊!

  老和尚又问牛浦郎,你能否讲讲自己的心得?牛浦郎很诚实,说很多诗自己读不太懂,是讲不出来的;偶尔有一两句能够讲出来,心里就会觉得无比欢喜。

  老和尚很高兴,说你继续好好读吧,等过一阵,我送你两本诗集。

  偷钱偷书、气死爷爷的少年

  老和尚说完也就搁下了,不过牛浦郎却上心了。看老和尚迟迟不肯把诗集拿出来,他决定自己行动。

  他早已习惯了偷爷爷的钱,这一次趁老和尚不在,便溜进他的卧室,在一个枕箱里发现了两本“锦面线装的书”,上面写着“牛布衣诗稿”,便毫不客气地偷出来据为己有。

  牛浦郎文化程度不高,原本他读的是唐诗,很多用典都读不懂。这本诗集是当代人写的,相比之下易懂多了。他又看到很多诗词题目是“呈相国某大人”、“怀督学周大人”、“与鲁太史话别”等很多缀着官衔称谓的标题,不觉深受启发。他想,原来不用非得科举考试,只要会做几句诗,也可以结交这些官员老爷啊!

  可是,怎么结交呢?他脑瓜一转,嗯,这人叫牛布衣,我也姓牛,干脆以后我就“改名牛浦,号做牛布衣了!”无知者无畏,这牛浦郎打定了主意,立刻开始行动起来。他第二天又从爷爷店里偷了点钱,来到一个刻图书的郭铁笔那里,要刻两方图章,一个是“牛浦之印”,另一个是“布衣”。郭铁笔上下打量了牛浦郎一番,说原来你就是牛布衣啊,久仰久仰。牛浦郎也就居之不疑。

  不久,老和尚要离开芜湖去京都,临行前交代牛浦郎说,我要给你的诗集就在枕箱里,你自己拿吧。牛浦郎心想,老和尚已经走了,再也没有人知道牛布衣是谁了,我现在就是真正的牛布衣了!

  随即拿了一张白纸,写上“牛布衣寓内”贴在庵门上,每天过来走走。

  这期间,祖父牛老为他娶了邻居开米店的卜老爹的外孙女做媳妇。不久牛老盘点账目,发现店里的钱被孙子偷去了很多,已经快撑不住了。问牛浦郎怎么回事,他却是“之乎者也”地敷衍爷爷。牛老一气成病,不久便去世了。卜老爹帮着办了丧事,而牛家已经没钱,牛浦郎只好卖了房子,和媳妇搬到卜家暂住。

  冒名顶替、招摇撞骗的诗人

  牛浦郎没了营生,便时常到甘露庵里看看,这一日,发现了一张从门缝塞进来的帖子,上面写着:

  原来这牛布衣是一位老儒,曾经做过范进的幕僚(就是著名的中举发疯那位),很是结识了一些儒林人物。这董瑛在别人那里读到了牛布衣的诗,大概很喜欢,所以专程来拜。牛浦郎一看他们从没见过面,便想“何不就认作牛布衣,和他相会?”嗯,他又说在京会试,那必然是个老爷,于是也写了个回帖贴在门上,邀请这位董老爷来他客居的卜家相会。

  第二天,董瑛果然来拜,眼见这个“牛布衣”如此年轻,很是赞叹夸奖。又告诉他,自己已经被授县令,很快便要上任,并邀请他到时候来相会。牛浦郎很高兴,对董瑛极尽礼貌客气,但当着董瑛的面对卜家的两个大舅哥颐指气使。董瑛走后,二人与他翻脸,撵他出门。牛浦郎一气之下,便搬到了甘露庵,只留妻子住在卜家。

  牛浦郎没有营生,便将庵中老和尚留下的一些家什变卖,有一天没一天的过日子。这一日,他偶然得知董瑛已经当了淮安府安东县县令,立刻大喜。他也不跟妻子说一声,自己便收拾行李搭船,投奔董瑛而来。

  你骗我来我骗你、停妻再娶成“名士”

  在路上,牛浦郎结识了牛玉圃,牛玉圃要认牛浦郎做孙子,牛浦郎乐得省下盘缠,便欣然答应,随之而行。这牛玉圃也是个到处打秋风、招摇撞骗的假名士,他带着牛浦郎来拜盐商万雪斋,不料这牛浦郎没见过什么世面,在万家花园一不小心掉进水塘,牛玉圃气得将他赶回了客栈。牛浦郎很生气,不久他从别人那听到关于万雪斋的八卦,说这万雪斋原是程家的书童,后来才发迹,在他面前说什么也不能提姓程的。牛浦郎记在了心里,不久就哄骗牛玉圃,说我听说万雪斋和这个姓程的最好。过了几日,牛玉圃果然在万雪斋面前提起,气得万雪斋立刻与之绝交,让他再也打不到秋风。牛玉圃知道被牛浦郎戏弄,将他剥尽衣服、打了一顿扔到了岸边。

  牛浦郎运气不错,他捱了半日便有人路过,他连忙喊救命。自称是个秀才,去投奔安东县董知县的,不想遇到强盗,被打劫一空。这人姓黄,正好是安东县的,得知他是县官的朋友,便将他带到安东县,替他买了像样的衣帽,得以去拜访董知县,二人久别重逢,很是亲热。这姓黄的见牛浦郎果然是知县的朋友,对他更加尊敬,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牛浦郎。

  牛浦郎撒谎惯了,也不在乎自己家中的妻子,高高兴地又娶了一个,没事去县衙混混,读两句诗,骗点钱花,过得很是逍遥自在。过了不久,董瑛高升,他很够意思,临行前还将牛浦郎托付给了自己的继任向知县。

  牛奶奶寻夫,差一点露馅的小骗子

  董瑛走了,牛浦郎住在黄家,没什么营生,便在门口贴了一个贴子“牛布衣代做诗文”。这一日,他正在家里闲坐,忽然有人上门借钱。原来这人是芜湖家中的邻居石老鼠。牛浦郎哪里肯借,一口拒绝。石老鼠冷笑说,你停妻再娶,该当何罪?若不拿出银子来,我就去告你。牛浦郎也不示弱,二人便来到县衙。衙役们认识牛浦郎,他么息事宁人,凑了点钱打发走了石老鼠。

  这时又有人来告诉牛浦郎,说他的前妻来了,正和他现在的媳妇争吵呢。牛浦郎还以为是卜家女儿来了,急忙赶回家,一看竟是个不认识的中年妇人。

  这是真正的牛布衣妻子。

  原来牛奶奶得知牛布衣寄居在芜湖甘露庵,担心他一个人没人照顾,便带着侄子一路寻访到芜湖,却发现庵中只有一具棺材,以为牛布衣已死。有人告诉他“牛布衣”还活着,已经去安东县了。于是牛奶奶又来到安东,找到牛浦郎门前认夫,与牛妻黄氏吵了起来。

  眼见牛浦郎不是丈夫牛布衣,牛奶奶大怒:

  随即牛奶奶到县衙喊冤,说是牛浦郎害死丈夫、冒名顶替。牛浦郎却一口咬定,自己根本不认识她。向知县认为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也没法认定,命人将牛奶奶押解回家乡。向知县因此被弹劾,说他放着人命官司不问,故意偏袒会做诗文的,应与予革职。幸好按察司身边有一位戏子鲍文卿替他苦苦求情,才免了处分。

  偏袒牛浦郎的知县差一点被惩罚,那牛浦郎呢?他还在顶着“牛布衣”的名字逍遥行骗吗?我们不知道,因为作者对他没了兴趣,放下了他,他的故事至此结束。

  牛浦郎的故事很搞笑,也很奇怪。因为一个骗子能横行儒林,仅仅靠骗术高明是不够的,还需要别人配合。他不过读了几句诗,根本没什么真才实学,能骗市井百姓还能说得过去,竟将正经科举出身的董瑛和向知县骗得团团转,也是让人惊诧莫名——难道在接触中,他们就一点没发现这小骗子的不学无术?还是他们本身也没啥学问,与牛浦郎半斤八两?

  可能也是吧?在这儒林之中,读了三十年书、当了大官的范进都不知道苏轼是何人,董瑛和向知县大概也强不到哪里去,随便一个市井少年牛浦郎就轻易骗过了他们,也是可悲可叹。

  牛浦郎再没有什么故事了,估计他也就这样了。他脸皮厚,没有羞耻心,大概也能生存下去,然后继续跟陌生人行骗吹嘘,说他就是牛布衣,吹嘘他曾经与董老爷、向老爷的交情深厚……

  儒林外史主要内容分回介绍

  主要人物介绍:王冕范进周进严监生严贡生沈琼枝鲁小姐胡屠户王惠严致和汤奉虞博士匡秀才庄征君成老爹杨执中杜少卿杜慎卿张静斋鲁编修权勿用郭铁山萧云仙梅玖荀玫王德和王仁陈礼娄三娄四蘧公孙马静洪憨仙金东崖牛浦郎牛布衣牛玉圃鲍文卿韦四太爷娄焕文迟衡山虞华轩余特余持王玉辉秦中书万中书凤四老爹庄濯江聘娘王三姑娘季苇萧张铁臂鲍延玺匡迥汤镇台郭孝子万雪斋胡三公子

  儒林外史每回内容赏析:第一回第二回第三回第四回第五回第六回第七回第八回第九回第十回第十一回第十二回第十三回第十四回第十五回第十六回第十七回第十八回第十九回第二十回第二十一回第二十二回第二十三回第二十四回第二十五回第二十六回第二十七回第二十八回第二十九回第三十回第三十一回第三十二回第三十三回第三十四回第三十五回第三十六回第三十七回第三十八回第三十九回第四十回第四十一回第四十二回第四十三回第四十四回第四十五回第四十六回第四十七回第四十八回第四十九回第五十回第五十一回第五十二回第五十三回第五十四回第五十五回

  

搜索建议: 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词条  形象  形象词条  人物  人物词条  分析  分析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