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好逑传》的主要内容是什么赏析

  好逑传

  清代白话长篇才子佳人小说。又名《义侠好逑传》、《侠义风月传》、《侠义风月二才子》、《风月传》、《第二才子书》、《第二才子好逑传》。四卷十八回。题“名教中人编次,游方外客批评”,其真实姓名不详。成书于清初。

  现存主要版本有清好德堂刊本,原阿英藏;清凌云阁刊本,藏大连图书馆;清咸丰十年(1860)光华堂刊本;清同治二年(1863)独处轩藏板本,藏首都图书馆、英国伦敦博物院。1985年台湾天一出版社“明清善本小说丛刊”、上海古籍出版社“古本小说集成”影印独处轩藏板本,1993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馆藏才子佳人小说选刊”、1993年华夏出版社《明清言情小说大观》排印独处轩藏板本,1994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十大古典社会人情小说》丛书”排印光华堂刊本。

  大名府秀才铁中玉,丰姿俊秀,膂力过人。一日带了童子小丹赴京探视父母,于路中一乡村借宿时,得知当地穷秀才韦佩之未婚妻韩氏被京城大夬侯藏入钦赐禁地养闲堂。铁中玉取了韦佩揭贴,到了京都,方知其父御史铁英上本奏大夬侯强抢民女,却被大夬侯藏了韩氏及其父母,反诬铁英毁谤功臣,欺诳君上,因此下狱。铁中玉入狱探视父亲,定下一计,求得密旨,铁中玉手执铜锤,只身闯入养闲堂,捉住大夬侯,铁英随后奉旨赶到,救出韩家三人。圣旨下,大夬侯幽闭养闲堂三年以代流戍,韦佩与韩氏择吉成婚,铁英升都察院掌堂。铁中玉名闻京城,恐有不测之祸,遂避归大名府。不料此事亦传遍大名府,铁中玉便带小丹一人出门游学。

  兵部侍郎水居一,因保荐大将侯孝失机败事,遣戍边庭,只留一女水冰心在老家山东济南历城县。大学士过隆栋之子过其祖与知府串通,欲强娶水冰心。水冰心之叔水运垂涎水居一家产,甘与过其祖等同谋。水冰心美丽聪慧,设计让过其祖娶了水运之女香姑。过其祖欲乘水冰心祭扫母坟时将水冰心连人带轿抢走,又被水冰心察觉,结果过府误抬了一轿石头回去。过其祖又用其党羽成奇之计,派一二十人到水府假报水居一官复原职,将水冰心骗出。水冰心临危不惧,藏了解手刀,并要众人将轿先抬到府县。将到县前,正好铁中玉骑驴游学至此,不曾防备,几乎被众人撞下驴来。铁中玉与众人理论,水冰心轿内喊冤。知县鲍梓本与过其祖同谋,吩咐将轿抬往过府。铁中玉见状大怒,闹上公堂。鲍梓亦知铁中玉打入大央侯养闲堂之事,见铁中玉要告过府假传圣旨,忙与周旋,另取一顶软轿送水冰心回府,一面留铁中玉小饮之后,送在长春院作寓。过其祖使长春院住持独修和尚在饮食中下药,致铁中玉腹泻不止。水冰心得知,密遣家人将铁中玉接到家中东书房内,请医送药,精心调养,但水冰心始终未进东书房。

  知县鲍梓命手下会飞檐走壁的单祐夜入水府,正好铁中玉身体复原,水冰心命家人在厅堂中垂下珠帘,分隔两半,东半帘外设一桌酒,明烛高点。西边帘内不点灯火,水冰心坐陪。两人隔帘交谈,铁中玉欲参倒知县,水冰心劝他不必较论。饮了一更次酒,两人绝无一字涉及私情。单祐据实回报,知县听单祐传水冰心之言,心内生愧,有悔改之心。水运只指望水冰心嫁出去以承受家私,又向铁中玉提亲。铁中玉大怒而走。

  新按院冯瀛为过隆栋门生,过其祖求冯瀛发牌到历城,命知县传谕二姓,择吉成亲。鲍梓申文请缓,冯瀛再发一牌催办,鲍梓无奈,到水府传谕。水冰心留下二牌,表面应允,暗地派家人水用进京告状。水用走了三天后,水冰心带尖刀到按院大堂,称自己有犯上之罪,欲用刀自刎。冯瀛问清缘由,又看了状纸副本,大惊失色,忙叫人止住水冰心,一面派人去追回水用,一面在水府门外张贴告示,禁人强娶。过其祖又派成奇进京去见过隆栋,由过隆栋写书备礼,就派成奇到千里之外的边庭见水居一求亲。水居一三盘两问,即大致明白,坚决不允。成奇拿了过隆栋名帖,央卫所管辖之官劝说,也不中用。成奇回报过隆栋,过隆栋大怒。

  正值边上有警,守边将帅俱被杀伤,一时兵部无人。过隆栋奏称边关屡失皆因水居一误用侯孝失机误事所致,请先杀侯孝,再逮回水居一赐死。侯孝行刑之日,正好铁中玉在京,见侯孝相貌堂堂,是个英雄,便于三法司堂上,以性命担保侯孝戴罪立功。侯孝上次皆因不曾关会得主帅,主帅恼他,将前后左右兵将撤回,孤立无援,又众口一词报他失机,竟拿下狱,连累了水居一。此番虽然戴罪,却有御批赐剑,一时边帅无人敢作梗,因此不到半年,报了五捷。边境一时肃清。天子大悦,即升侯孝为总兵。水居一也官复原职,后加升尚书。

  水居一回京后知铁中玉在西山读书,即便服到西山与铁中玉相见,见铁中玉风流英俊,品学双全,有意为女儿提亲。铁中玉因与水冰心“曲径相逢”,婉言相拒。水居一遂央人至铁英府上议亲。铁英已知水冰心聪慧,满口应承。水居一告假还乡,父女相见,方知事情来龙去脉。一年假满,便携女进京。此时铁中玉已中了二甲进士。过其祖用成奇计谋,由过隆栋从中撺掇,要大夬侯娶水冰心为妻,仇太监侄女嫁铁中玉为夫。水居一与铁英商议两家尽早成亲。铁中玉、水冰心暂且从权,两人成亲,却不同房。

  过隆栋不肯罢休,买通御史万谔,上本奏铁中玉先奸后娶。仇太监从中用力,天子出旨“着礼部查明复奏”。过隆栋急写书一封与历城新知县,要他必致其罪。新知县正是苦读得中三甲进士的韦佩,见信暗暗吃惊,细细访查明白,又将前后事情详细申报,指称过其祖之恶。过隆栋见了抚按据韦佩申报做的回文,怒气冲天,要万谔参韦佩到任不知旧事,受贿妄言。巡抚要韦佩自己进京辩罪。韦佩暗暗带了单祐与独修和尚并过隆栋书信、礼物,进京到刑部,申明此事前因后果,又将过隆栋书信、礼物当堂交纳。刑部不敢隐瞒,只得会同礼部复奏一本。天子要各家据实奏闻,过隆栋称自己求亲是有的,儿子求亲是无的;铁中玉、水冰心、铁英、水居一分别上疏;原历城知县鲍梓奉旨据实详详细细奏了一本,还盛赞铁中玉、水冰心“大为名教吐色”,龙颜大悦。秉笔太监受仇太监之托,说铁中玉、水冰心两本上称“异室而居”,要“皇爷详察”。天子命皇后召老成宫人验试水冰心,果系处子。天子大喜,钦赐铁中玉、水冰心完婚,其余各有赏罚。侠男义女,终成眷属。

搜索建议: 赏析  赏析词条  主要  主要词条  内容  内容词条  什么  什么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