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一个人能够从容地处理关系中的利益,才能让...

老人们常说“吃亏是福”。这话原本是劝人大度的,少点计较不是坏事。可我们总忘了一个事实,吃亏也得分情况。

在单位上班,在能力范围内做点儿分外的工作,看起来是吃亏,做一做却无妨,大部分人也不会把多余的付出放在心上。

但当你帮别人时,吃亏就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了。

以前,我一直觉得,既然是帮别人,就应该不遗余力,吃点小亏算什么呢?

一次,杂志社的老肖找我帮忙,让我给他写几篇稿子。我那一阵刚好有别的事忙不过来,就直言相告。

老肖也理解我,他说:“如果你忙就别写了,我现在也没有写这类文章的作者,你有空的话帮我物色两个人把它写完。”

说完他又跟我交代了截止日期。但那天过于匆忙,他忘了说稿费标准。

第二天,我找了个朋友,把这个活儿交给了她。因为跟老肖关系很好,我自己掏钱按照我之前的稿费标准预付了朋友部分稿费。

几天后,朋友如期交稿,我付了尾款。

老肖看完稿子后非常满意,不住地感谢我。我告诉他,稿费我已经提前结给了作者,他们社结款慢,下个月给我也没关系。

老肖问我给了多少。

我告诉他,按照我之前的稿费标准结算的。

老肖发来两个“流汗”的表情,无奈地说:“我还没告诉你多少钱,你怎么就给了呢?”

我知道他的意思,这几篇稿子的确不难,稿费会低一些。这我也都想到了,只是钱不多,作者也不好找,所以我加了价。这多给出去的钱,我心里盘算着,就当是帮老肖一把。

可老肖好像并不领情,他非要补齐缺口,以他个人的名义。

我也不在意,就几百块钱,没这个必要。

老肖却更加严肃了,他说出了一句让我无法拒绝的话:“吃一次亏你不在意,但如果下次还是这种情况,你还愿意帮我吗?”

这句话让我哑口无言。静下心来一想,老肖说的没错。如果这次我吃亏了,下次我帮忙的动力势必会小很多呀!

许多人觉得,帮朋友忙吃点亏算什么,不愿意吃亏说明你这人太过计较,不重感情。

但与老肖的这次对话让我领悟到,帮朋友的忙,有的亏可以吃,有的亏不能吃。帮忙占用时间、欠下人情,这都没什么,关键是,真的有必要搭钱进去吗?

我以前并不是在商言商的性格,朋友之间,基本上是能讲情面绝不说利益,一旦谈到钱,我就觉得那样太冷酷。朋友麻烦我,我也经常吃点小亏,并不觉得伤了大雅。

老肖后来帮我矫正了不少。他说的很多话我到现在都还记着,印象最深的一句是:“如果你还希望跟朋友保持好关系,就一定要把钱算清楚。”

后来的经验告诉我,这句话实在是太正确了。

以前就有一个朋友,经常找我帮忙,我帮她的同时,也会被动贴钱进去。比如说,让我帮忙寄东西,我从来不向她要快递费。十来块钱,至于吗?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到后面,我渐渐发现,自己不再愿意帮她了。不光是因为这点钱的事儿,而是我觉得已经没有动力去帮她了。每一次帮忙出力不说还要出钱,对方又没有明确地表示感谢,我的内心自然就对这“麻烦”产生了抵触。哪怕我跟她仍是朋友,也难免怠惰,也开始找各种借口拒绝她了。

到后来,我们的关系反不如从前。

现在,我也开始明白,越是朋友,越应该算清楚。无论是麻烦谁,都要先谈钱,再谈情。稀泥和得越多,别人的心就会越硬。

反过来也一样,在帮助别人时,我们应当放下不好意思,大大方方地跟人把账算清楚。假如别人因此怪你小气或者精明,说明他并不尊重你的付出,当然你们也成不了好朋友

花菜是一个都市小白领,在公司做了七八年,人缘一直不错。有一天,同事晓洋对花菜说:“你真是太冷漠了。”

冷漠倒并不是说她不近人情,相反,花菜平时没少帮助别人。工作上、生活上,谁碰上点困难找她准没错。

晓洋说她冷漠,有开玩笑的成分。那天,她让花菜帮忙下载某个视频素材,花菜爽快地答应了。但发现下载视频素材收费后,花菜毫不犹豫地问晓洋要了钱。

所以,晓洋揶揄花菜冷漠。

起初,花菜这么做别人心里还有些不舒服,但渐渐地,跟花菜走得近的人都开始喜欢她的“冷漠”,这种冷漠非但没有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反而让他们更亲近。原因很简单,花菜在金钱上的“斤斤计较”让他们的关系变得异常简单,帮忙就帮忙,谈钱就谈钱,谁的感情都不伤。

利益是好东西,人与人之间,难免会有利益的牵扯。一个人能够从容地处理关系中的利益,才能让关系更具凝聚力。

几年前,一部《中国合伙人》重现了新东方三位创始人的恩怨情仇。这部电影也让许多人认识到了合伙制的缺陷。因个人感情和理想走到一起的合伙人,最后总会由于利益分配问题出现关系裂痕,最终倒下的不计其数。

创业如此,处世也是如此。

许朗是我的大学同学,刚毕业那会儿,我们还常常保持联系。

有次聚餐,同事小娅跟我一起,他就这么看上人家了。许朗不是那种大大咧咧的男孩儿,甚至还有些羞涩。他拜托我,约个周末,带上小娅一起吃饭。

这件事对我来说并不为难。许朗的为人我清楚,踏实靠谱,小娅我也知根知底,两人挺般配的。所以,我决定撮合他们。

那天,我喊上小娅,说是请她和许朗吃火锅。小娅并没有拒绝。我们三个在饭桌上东一句西一句聊了很久,大家都很开心,期间,他们也都留了对方的联系方式。

结账的时候,我没有犹豫,毕竟说了是我请客。

饭毕,各自散去。等我跟小娅分开,回到家时,许朗打来了电话。电话里他非常开心,向我表示感谢,同时,他又严肃地跟我说:“今天的饭局是你帮忙才组成的,不可能让你出饭钱。今天你结账时,我不想拉拉扯扯。多少钱你告诉我,我必须给你。”

我哈哈一笑,没有拒绝。因为我知道,假如这次我不要这钱,下次许朗再想约小娅时,这件事就可能成为我们双方的心结。许朗比我更清楚,麻烦别人绝不能再让别人吃亏。

搜索建议:从容  从容词条  能够  能够词条  利益  利益词条  才能  才能词条  关系  关系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