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日行一善的事情俯首可拾

  大学毕业的时候,有一位同学选择了去青海“支教”一年,一年后可以回来本校念研究生。在那个遥远西部的极其偏僻的希望小学,风景却是格外地美;还有十几个孩子明亮的眼睛,他们专注、渴求的眼神是城里的孩子所没有的,看了让人感动。没有别的交通工具,每天早晨,这位同学就骑着马去上课;晚上又披着星光,骑着马回到住地。这样的经历是他一生都难以忘怀的。   

  张艺谋电影《我的父亲母亲》里边也有一个让人印象特别深刻的镜头:年轻的“我父亲”到乡下去当老师,他剃着特别有精神的短头发,耳朵上面两边有点发青,那大概是20世纪50年代。下午下课后,太阳还很好,他送几个路远的孩子回家去。一行人走在金黄的麦田里,迎着阳光,唱着歌,脸上在笑,一切显得那么地有希望、那么美好。   

  35岁以前,我们应当力所能及地去做一次志愿者,做一件帮助别人或者为了公益的事情。趁我们还年轻的时候去做,因为我们还保留着天真,充满了热情。   

  举手之劳   

  起意也许是偶然的。春风拂暖的一天,你走在街头,看见医院的流动采血车停在那里,年轻的带着笑容的护士小姐们在宣传献血。于是你就走过去,撸起袖子来,献了一次血。   

  在你年轻时,献血这点输出很容易恢复过来,多喝几杯牛奶、多吃鸡蛋,外加休息几天,你就复原了。另外献血也可以激活你体内的造血系统,使它们活跃起来。甚至有说法说,年轻而精力过剩的男子献一点血,反而对自己身体有益处。自己一点举手之劳的付出,也许就会在关键的时候挽救另一个人的生命,挽救一个家庭的幸福。   

  上海市已经在最近几年开始实施一项针对儿童的保险计划。每年只用交10元钱的保险费,就可以在一旦孩子生了大病的时候获得高额的医药补助金。以免出现一个病童,高达几十万的治疗费用使得低收入家庭望尔兴叹,无钱医治,或者父母四处举债给孩子治病从而拖跨了一个家庭的事情。无疑的,只要是有小孩的家庭都愿意参加这个保险计划。父母们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不会得病;自己家即使永远不会用上,但是每年付出微不足道的少许金钱,也算是累积了公共基金,可以帮助到那些有需要的家庭。一位老医生赞扬这是“拔一毛而利天下”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现代中国人越来越富裕起来,己有余力的时候很多人开始偶尔停下匆忙的脚步,关心起需要帮助的其他人和公共事业来。这会让社会的整体“软”环境更加好起来。   

  我们总是怀着美好的愿望。内蒙古遭灾的时候捐了两件棉衣,觉得它们几天后应该会披在某个与自己个头儿相仿的蒙族少女身上,给她带去一段温暖的时光。看见宣传希望小学计划的报纸专版上有失学儿童的名单,按着地址寄了几百元钱过去,希望那个孩子真的能因此得到多一年的学习时间。念大学的时候,偶然看《中国青年报》报道新一届进入著名大学的贫困学生的故事,赫然发现其中居然有自己的同班同学。世界上的好心人真的很多。自从报道出来以后,这个同学大学四年直到毕业,还一直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人给他寄来的汇款。   

  日行一善的事情俯首可拾。看到了、想到了就可以去做。事情之微小,也许你转头自己都忘记了,却能在别人人生某个关键的时刻改变了他的生活。   

  另类假期   

  最近在饭桌上听见一位记者说她打算过两年就去最穷的地方做老师,教孩子们认识外面的世界。据说她在出去采访的时候,曾经跟山西一位县长表露了这个意思,对方十分欢迎,连连说如果她真的决定了的时候可以找他,他给帮忙安排。但是她说每一次只打算去半年,然后半年回到自己喜欢的城市,否则就怕自己会真的跟当地人一样了。的确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跟几十年前一样,一声号召他们就从中国最大的城市下到最偏远的山村去,然后在那儿“扎根”一辈子。要让一个人做出这样的决定毕竟是有许多现实的阻碍。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付出这样的半年、一年,或者若干个“半年”就已经很好。   

  如果你感觉命运对你还算不错;或者你的近期目标已经完成时,我知道那位记者说“过两年打算去”是什么意思,因为那时候她已经把房子、车子弄得妥当了,那么你可以加入到志愿者的行列里来。几个月或者一年,在另一种劳碌中,体会到心灵的单纯与充实。这样的经历可以给予你享用多年的心灵安慰。   

  微软公司一名分公司的经理辞了职,跑到尼泊尔去当“送书郎”。用牦牛驮着书本,走山路去最偏僻的山村给村民送书看。39岁的约翰•伍德,原为微软公司华盛顿分公司的CEO(首席执行官),年薪35万美元。伍德很早就推动开展了一项“南亚文化事业”,无偿地为南亚贫困地区的人送去书籍。当他亲自去尼泊尔考察了一番后,被少数农村闭塞的交通和超高的文盲率所震惊,从而决定加大救助力度,全身心地投入到改善当地人的精神生活中去。1999年,伍德正式从微软辞职,开始了这项艰巨的工作。伍德对记者说:“尼泊尔有些乡村的学校图书馆里空空如也,孩子们无从了解外界。如果这种状况不改变,就算网络能将全球的大城市连接起来,人类也无法实现‘地球村’的梦想。”于是,他号召亲朋好友一起募集书籍,送到他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父亲家的车库里,然后再统一打包运往尼泊尔。这一想法得到了极大响应,人们纷纷将书送来,以至于他父亲的车被“挤出了车库门”。常常还看见报道说一些“老外”到中国最偏远的小镇上办学校,免费让当地的孩子入学。香港的大学生组织每年暑假都组团到贵州农村去,他们捐钱,同时也是让这些在富裕社会长大的青少年深受触动。   

  就像冯小刚电影《大碗》里的台词所问的:如果你有钱,你是愿意捐给非洲饥民还是中国的大熊猫,你是愿意捐给人还是捐给动物?同理,如果你有精力和才华,你是愿意帮助身处困境的人还是动物?少年们是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很多人都愿意奉献贫穷地区的教育事业。也有人说自己的最大愿望就是去非洲草原阻止动物偷猎者。人各有志。   

  对志愿者来说,一次奉献行为好像一场有意义的假期。不可否认,他们自身也从中得到了很多精神的满足。在安顿好自己的生活之后,比较轻松地去帮助别人,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首先要让自己有能力,使自己不需要别人“救助”。毕竟目的是使更多人过上好生活,而不是徒然又增加一名身处惨淡境地的人口。   

  定期“维生素”   

  常常听见有人说自己的理想是将来从事慈善事业。于是听的人常常讥笑这想法太天真,又或者鄙夷这不过是富家太太小姐们打发无聊生活的噱头。但是无论怎样,人总是应该常怀慈悲之心。无论是定期献血、捐款或是探访敬老院,都是一种美德。从中得到的体验,也是人生的一笔财富。或者可以助养孤残儿童一名,直到孩子找到合适的养父母家庭;定期寄钱和励志信件几封,帮助一个贫困少年能念到大学,这些就是一个山村少年生活中的明灯。   

  在交通广播里听到一些普通的市民,有的是“的姐”、有的是老师……每周定期两次去孤儿院陪伴那些孩子。除了物质帮助,孤儿们也非常需要关怀,只需要有人紧紧地抱着他们,轻轻爱抚他们,这就足够他们感觉更幸福。还有一些家庭,每年春天雷打不动的家庭活动是去植树。从父母结婚的那一天种下一棵纪念树开始,年年如此,直到孩子出生、成长,为环境效力的同时留下了有意义的家庭纪念。还应该开始检点自己的环保自律性。例如改造家中的用水循环系统,节省每一滴清洁的水。如果到老了再觉悟,恐怕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偿还从大自然中消耗的、掠走的财富。   

  想想我们念大学的时候,每年的暑假都兴高采烈地打着(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的大旗去各个地方参加志愿活动。这有点幼稚和喜剧色彩吧。不过年轻的热情和勇气让人怀念。

搜索建议:日行一善的事情俯首可拾  日行  日行词条  一善  一善词条  俯首  俯首词条  事情  事情词条  
杂谈

 春郊游记

夜闻雷声,始觉夏至,又闻野炊乐甚,遂决出游。呼朋引伴,三五一群,至东湖,湖水油然,水深而鱼肥,抛食入水,引数鱼争,笑有鱼同乐。始出东门,见集花成坛,有彩蝶四五,...(展开)

杂谈

 读书——蒋子龙

假若这个世界上没有书,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呢?精神失去了阳光,思想无法传播,知识不能保存,语言失去了意义,人们的生活残缺不全,生命将变得无法忍受……所以,书是人类一...(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