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童年的记忆(一)

         作者/车云侠

      夏日,午后的太阳烧烤着早已没有了水份的大地。

     由于久无收获,空旷的土质场院只能裸露着胸膛,任由太阳的曝晒,干热的风吹来,不时会扬起一阵黄土。场院的北边有一个自然形成的有半个场院大的水坑,正常年景都用来蓄水。现在,由于久旱无雨,也已近干涸。水坑里有两三个十几岁大的孩子,正在半浆半水的泥汤里寻摸着可用来充饥的草鱼、泥鳅或青蛙之类的猎物。水坑沿上站着一个五六岁的衣衫褴褛的小男孩,一双小脚丫子和膝盖以下的小腿裹着一层厚厚的淤泥,脏兮兮的小手拎着一双开了花的小脚老太太穿的黑布鞋,黝黑的满是汗水和泥垢的小脸上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正聚精会神地搜寻着坑底的泥浆,两道黑黑的眉紧锁着,一脸严肃,这就是我。

      过午了,大人们开始下地了。

    “小侠,你妈来接你回大连了,快回家吧。”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和我说话的大人,嘴里嘟哝着 “我才不信呢,你净骗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被爸妈送到山东老家的,村里的大人们经常这样哄骗我,在多少次失望之后,我已不再相信妈妈会来接我了,我已经没有“妈妈来接我”的奢望了。“小侠,你妈妈真的来接你了,快回去吧”,另一位年龄稍大一些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黄瓜架上摘下一根黄瓜,顺便在袖口上擦了几下递给我。我怯生生地接过黄瓜,满脸狐疑地望着这个人,“二大爷,我妈真的来了吗?”,“真的,二大爷不哄你,你妈正在到处找你,现在就在村口,快去吧”。我顿时高兴起来,把一双老太太破尖脚鞋使劲丢到水坑里,疯了一样向村子里跑去。临近村口,远远的就看到一位衣着光鲜的女人正伸着双手向我奔来,我丢下手里的半根黄瓜,大声喊着“妈妈妈妈!”,就一头扑进妈妈的怀里,妈妈顾不得我一身的泥垢,急切的将我抱进怀里,妈妈流着眼泪不断地没头没脑地吻我,还不断的重复着“想死妈妈了,想死妈妈了”,我依偎在妈妈的怀里早已哭成了小泪人。妈妈就这样哭着、吻着、说着,一直把我抱回了家。

     当天夜里我和妈妈睡在一起,我搂着妈妈的脖子,向妈妈哭诉着在奶奶家的老多老多的委屈,后来我还对妈妈说“妈妈我太想你了,我不想再在奶奶家住了,你领我回大连吧”,妈妈慈爱的看着我,问到“你哪儿想妈妈?”,我用手指着自己的肚子说“肚肚想”,妈妈用自己的脸颊紧紧地贴住我的前额,在妈妈的爱抚中我幸福的睡着了。

     天亮了,妈妈吻醒了我,先是给我洗脸,再给我穿上新买的衣服和鞋子,我再也不穿那身大洞套着小洞的破衣服了,也不穿奶奶的老太太鞋了。

     村子里的小伙伴们听大人们说我的漂亮妈妈来了,都跑到我家门口探头探脑地看光景,我穿着崭新漂亮的衣服和鞋子,很神气地在天井里来回踱着步子,一个小伙伴在院门口露出半个脑袋,小声地喊道:“小侠,出来耍呀”,我装出一幅很严肃的样子,认真地说道:“我不去耍了,我要跟我妈妈回我们大连了”。

     和妈妈在一起的那几天真好。有好吃的,有新衣服,新鞋子,没人敢打我骂我,在妈妈抱着我的时候,我还能在妈妈怀里尽情地撒娇。白天我一步也不离开妈妈,晚上和妈妈一起睡,就怕妈妈再把我扔下自己偷偷地走了。

     有一天,二大爷一大早就来我家,说要领我去赶集,给我买老多老多好东西,我就欢天喜地去了。都晌午了,二大爷才带我回来。一进院门我就擎着二大爷给我买的泥娃娃,大声地喊着“妈妈妈妈,快来看,二大爷给我买好东西了”,奶奶笑着从屋里迎出来,“孩儿回来了?饥困了吧?”,我没有理会奶奶,一边向屋里跑,一边大声地喊着“妈妈妈妈!”,还是没有妈妈的应声,我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就大哭起来并声嘶力竭的喊着“妈妈走了,妈妈不要我了,妈妈走了,妈妈不要我了”。我哭了很久很久,嗓子哑了,人哭累了,睡着了……

     从那一天起,我又开始了以前的生活,又陷入了无尽的期盼和等待中……

          

            2004年4月

发表于2020年4月1日【短文阁】 第137期

搜索建议:童年的记忆  童年  童年词条  记忆  记忆词条  童年的记忆词条  
杂谈

 穿衣服的丑狗狗。..

那天下午学校组织看电影,说是一部儿童电影,结果是找了一帮做眉做眼的小孩子。来演大人的事,简直就看不下去。电影院里闹哄哄的,马小跳,唐飞,张达和毛超不停的去卫生间...(展开)

杂谈

 生命力——毛姆

生命力是极其旺盛的。生命力带来的欢快可以销毁人们面临的一切艰难困苦。它在人的内部起作用,用它的辉煌火焰向每个人的处境投射光明,所以无论人面临怎样的不幸,也终究可...(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