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

夜凉如水,回忆的脚步杂沓零乱,像无处安放的思绪,在季节的枝头飞舞、飘落。

在夜色最浓处,连梦似乎都陷入了沉睡。内心深处的旁白如同琴键上的音符,倾泻而出,在黎明到来之前尽情起舞,谱一首新曲,无论是关于荒凉,还是欣喜,都带着期许。

冬雪,是指间的寒凉,亦是心头的温暖。岁月黯淡了回忆,浮世荒凉了过往,你是我前世的注定,亦是今生的风景。

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瘦损江梅韵。

在流水落花的风景里,为故事续上一个最美的结局;只是在别人的故事里,终究染不上自己的悲欢;在别人的离合里,自己终究只是个匆匆的过客。

谁曾路过我的陌上风流,倾城时光,鲜衣怒马少年郎。岁月是首流泪的诗, 在起伏人生路上渐渐泛黄、苍白。

相逢是一场雪落,地老天荒的承诺是漫天的雪花,美得让人窒息,却也如纸般薄命,走不完这个冬天。年华,是韶光如梦里的秋月春风,是一场无言的秋红,亦是流水光阴里的梅花三弄;既是风姿万种的葱茏,也是四季轮回里的匆匆叶落。

我总是在想,一个人该是经过了多少的跋山涉水,才能拥有“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的静笃和安然。冬夜寒凉而萧瑟,悲歌袅袅而起,婀娜而婉转,隔江万里。

我不喜欢寒冷,却喜欢雪,喜欢在寒凉的夜里,在波澜不惊的时刻,点一盏孤灯,红炉轻沸,听雪落在竹枝梅花上的声音。屋里是指间的温暖,屋外是三千清寒。

踏雪寻梅,在一片晶莹琉璃世界里,雪月相亲,暗香幽浮。红尘里的故事如流云聚散,经年往事终是浮光掠影,将岁月凝作清霜,把过往煮成淡茶,就着冬夜的寒凉,慢慢地品。

一个人的夜晚,有时候也是那样的热闹。浩瀚的星辰,山间的明月,时光的碎片在空气里舞动,彼此对话。我像是一个乐此不疲的观众,看着不同时空的自己互诉衷肠。

生活五味杂陈,我们都戴着不同的面具行走在人群里。城市热闹而喧嚣,而我在夜晚固守着一个寂寞的角落,在那里面跟自己对话。

看得越是通透的人,内心往往越是荒凉;活得太过清醒的人,往往离幸福越远。世相迷离,我们常常在如烟的世海中丢失自己。有些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守着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有些人在繁华的舞台上,以华丽的姿态尽情地演绎一场场悲喜人生。

岁月匆忙向前,往事在风霜里苍老。不是流光对我特别的眷顾,而在凡尘过往里,早已学会了相忘。如果过往注定只是怅惘,我亦不必再为远去的昨天而神伤。在一剪月光的清凉里,在平静的日子里,淡云流水,漫度余生。

在这个挑尽孤灯不成眠的夜,临舟听月,阁楼看雨。芭蕉轻轻卷起夜的呼吸,在古檀色的空间里,宁静的思绪在暮色里穿行。

世味浅薄,杏花春雨,风尘看遍素年如简。

搜索建议: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  浮云  浮云词条  
杂谈

 生命无常,关键是怎么活着

觉者看世界(恒生资管集团  副总裁  何伏)万物生灵,生存的目的就是更好的迎接死亡。对于死亡,怕,也不怕。怕没用,只好不怕了。怕是正视,不怕...(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