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散文:乡愁,是眉弯里最深的惆怅

我出生在一个小村庄,那里有青山,有流水,有田野。我中学前的每一个脚印都写在那片土地上,曾经的一呼一吸,都留在山林中。

只是如今,这里早已改换了新装。曾经的泥土路铺上了水泥,曾经竹林被一条条连通每一家的公路取代,曾经低矮的青瓦土坯房也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橦橦小洋楼。只是我每一个关于故乡的梦,都还是旧时的模样。

我常常做一个梦,梦里小小的我背着书包,走在长长的田埂上。雨后小路泥泞难行,而两边的稻田却因雨而显得愈发青翠。我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耳边是鸡鸣犬吠,鼻尖是淡淡的稻花香。从葱茏的稻田中间,走到学校的那棵洋槐树下,在朗朗的读书声里迈进教室。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经年的岁月里,那抹稻花香并未淡去,总是在有月亮的夜里,伴随着蛙鸣入梦。

时光荏苒,我一步步从那个田野里的乡村小学走到了镇上,走到了县城,走到了省城,去了更大的城市。故乡,似乎离我越来越远,我也就慢慢滋生出了游子的乡愁来。每次站在村口那几株老树下,便有了一种阔别经年的久违感。

人们常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于大多数人而言,乡愁里就是浸染着关于父母的故事。

乡愁是晨曦微露时,袅袅炊烟里散发的母亲味道;乡愁是田间地头,父亲额头上在朝阳下闪光的汗滴;乡愁是草木葱茏的岁月里,母亲声声唤你回家;乡愁是霜林染醉的天里,你沉沉睡在父亲宽阔的背,他带你走过一场落叶匆匆。

乡愁是绿瓦红墙下的年华匆匆,撑一把黑伞,走在那条老巷,雨水从伞沿落下,溅起朵朵水花。墙角的苔暗暗地生长,不知不觉间便覆满了那块青石板,如同心底的乡愁,在经年的时光里,从一团轻雾,凝结成了霜,成了散不去的惆怅。

蓦然回首匆匆而过的岁月,才发现,走遍南北东西,心底却始终留守着那个叫故乡的地方;吃遍了中外美食,只有母亲的家常菜能让你的味蕾感动。故乡是每人在外打拼的人心里的一首诗,一首在月圆之夜总会响起的诗,一首含着忧伤,带着遥思的诗。

故乡是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禾田清韵、白鹭引吭里奏是祥和的歌,桃红柳绿、叶黄花落描绘的是自然的颜色。在荷塘月色中聆听蛙声阵阵,在凉风拂面的夜晚追赶流萤的微光,小溪吟着熟悉的调子。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于太多人而言,故乡已经成了回不去的远方。岁月更替,流年不往,光阴催老着人生,却缔结着别样的情深,在时光经年的沉淀里,写就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别样在心头。

在桃红柳绿里,乡愁是流水上的落花,天涯不知归处;在荷塘月色里,乡愁是稻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在南雁北归的秋风里,乡愁是葡萄架上的清霜,流年宿在了山水外;在万物萧瑟的时光里,乡愁是鬓边的白发,岁月开始变得很淡。

我在清晨的残梦里中搜寻熟悉的身影,在相似的名字里品尝关于过去的味道,在暮色里悄悄翻捡泛黄的记忆,晨曦的朦胧中,月影的婆娑下,故乡又悄悄披上朴素的外衣。就这样,慢慢地感觉故乡和我一样渐渐的老了,岁月也和我一样渐渐的淡了。

而那些陈年旧事,却早已悄悄散落在生命的长河里,时不时激起涟漪,闪动着粼光,越展越圆,越来越亮。想必,那些在意的,不在意的早晚会随流水慢慢淘洗,渐行渐远。

乡愁,是系在游子心中的结,是凝在眉弯最深的惆怅。

搜索建议: 乡愁  乡愁词条  惆怅  惆怅词条  最深  最深词条  散文  散文词条  
杂谈

 理想与幸福——奥斯特洛夫斯基

车子、房子、票子、妻子、儿子,这些在我的理想之中所占比重较小。对我来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做一名战士。个人的一切都不会永葆青春,都不能像公共事业那样万古长存。在为...(展开)

kuaihz.com
杂谈

 你的生命需要的,仅仅是一颗心脏

利奥·罗斯顿是美国最胖的好莱坞影星。1936年,在英国演出时,他因心肌衰竭被送进汤普森急救中心。抢救人员用了最好的药,动用了最先进的设备,仍没挽回他的生命。临终...(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