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王自亮专栏 | 海的声音

国庆节,一家人又去看了大海

仆仆风尘,在高速路上奔走六百多公里。下了车,空气湿湿的,有一种腥咸。非常冷。这就是海边了。

看地图,我们是从北中原腹地的家乡一路向东奔来的,几乎没有拐弯。这里,是家乡最近的出海口了。

走到万平口,想一步就跨到海边。看看那夜色中的海。想像着那一汪黑墨翻腾的样子。还有腥咸的风,白牙一般的浪。可是,现在万平口海滩建成了滨海公园,收费了。沿旁边又走了一段,结果都有铁栅栏围着。心里就有点索然。——像以前那样畅开、无拘无束的多好啊,为什么要收费呢?

沿了海岸线向前走,想找一处渔家歇宿。熟悉的王家坝渔村已经改造了。原来朴实而凌乱的房舍没有了踪影,只是一片片时尚而寂寥的楼宇。继续向前,原准备到吴家台的,中途有一片灯光闪烁。走近一看,是潘家台。潘家台就潘家台吧。能歇就行。

国庆节海边已经冷了,属于淡季了。村里人不多。在村边一处旅馆住下。老板很热情,又介绍旁边饭馆。小店不大,很简陋。这里村里几乎家家都是饭馆、宿舍。男女老板都很年轻。见我们进来,女主人拿菜单介绍了海鲜。说“秋天的生蚝正肥呢。”二弟点了几样,有贝壳,有海鱼,有生蚝。不大会菜上来了,又要两碗米。特别是那蚝,果真很肥、很新鲜。

剥开了,却难以下咽。勉强就醋才吃一点。

真是“腥臊并御,芳不得薄兮”。仆仆风尘来看海,哪里知道这海边渔村却这么腥臊,这么污浊呢。

饭后儿子跟几个客人的孩子在玩耍。孩子们眼中是没有陌生的,很快就玩到了一起,又蹦又跳的。这是一伙济南的客人。十余人。要了满满一大桌菜。吃吃喝喝很热闹。到村子里转转,风极冷,街上空荡荡,没有人。只有路灯,微微的亮。一排排屋舍,都在这灯里沉默着。灯光外,就是沉默的黑漆一样的夜。那海呢。闻得一阵阵雷鸣般的声响。似建筑工地的施工声,似是车辆吼叫。可又都不像。后来,才明白。——这是海的啸叫。可是,夜太黑,太浓。还是不敢走近的。

想起在青岛的看海了。在海边栈桥转一圈。夜深了,栈桥人极少。我就爬到海滩一块大礁石上,看着远处的海潮一浪浪涌过来,翻卷起一层层白色的牙。这就是海牙吧。那海给人无穷尽的想象和伟力呢。直到夜里十二点,海水涨起来了,竟然一浪浪卷着冲上了高高的海堤。海边的一个小咖啡馆,一个女子坐在凉棚下,一杯啤酒,一枝烟。左腿跷在右腿上,那红皮鞋那么艳。像一团火!

之前在日照也是看过海的。住在王家坝。门前是个小广场。热热闹闹的都是渔家。百米之外就是第二海水浴场。夜色之中,海潮隆隆,就像一股翻涌的墨汁;就像巨兽,在暗夜里怒吼、翻滚。似乎要冲破牢笼,把这大地吞没,把一切阻碍它的东西咬为齑粉。

早上,太阳像一个火球。红彤彤的,空气清新。广场旁边的路边是一个早市摊。有清凌凌的菜疏,有红红的冬枣、西红柿、山楂。更多的就是那些新鲜的海鲜了。有鱼,有虾,有贝。一切都极肥极鲜。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卖布袜、衣服摊子,推主是个中年的汉子,闷头看书。有人问,他抬起头,合上手里的书,竟然是《飘》!喜欢早市。到哪里都喜欢到早市上看看。早市上充满了生活气息。看到那些新鲜的菜蔬,心里就充满了欢喜,感受到一种浓浓的人间烟火。陌生的地方也觉得亲近了。就像一个名人,你看到了他家常一面,就不那么陌生。

转过早市,东天的太阳像一个大火球,红彤彤的。下了山坡。山坡上有几排别墅。坡上一片荒草中,竟然有一个暗堡。里面很污浊,也很坚固。可以看出是以前修的工事。什么时候修的呢?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战争么?那森严的炮洞直指大海。我觉得这颇有象征意味,我们这个保守的民族,始终是以戒惧的心态面对大海,来自海洋的威胁了。

下了山坡,前面就是海了。大海翻滚着蔚蓝的波涛。周边被坚固的水泥海堤围着。就像是笼中的困兽。海涛起伏着,近处是浅蓝,越往里颜色越浓,视线所极处,浅蓝深蓝墨蓝,再往远处,几乎就是黑色的了。波浪起伏翻滚。一艘艘渔船在这海涛里起伏。渔船都是木船。黄褐色。船身瘦长。上面撑了高高的桅杆。那是撒网收网用的。船尾处装着一台机器。一条船上大根有一两个渔民。君看一叶,出没风波里。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感觉呢?红日东升,光亮越来越明亮,照在海水里,漾起一片片金色的光芒。非常美。远处天海相接。极目所至,都是这样。对于一个寻常看不到大海的人。这真是令人震惊。

周边有晨跑的人。沿了海堤,慢慢的向前跑着。海风吹起他们的头发。有一个女子,身材结实高挑,一身紧身衣,向前跑。长发被海风挑起,飘到了脑后,让人印象深刻。旁边有一个五十余岁的人,对了大海,闭了双眼,摊平双掌,在那里运气练功。这样的吞吐,一定气魄宏大,把大海都装进肚里了。还有什么鸡毛能影响他呢。

看惯了海夜,海的日出也是非常美的。

第二天一早,六点余钟,就起来。出来,天很冷。果不其然,宾馆前面一百多米,就是大海。夜色里遮掩的一切都清晰了。沿海岸成一片建筑工地。日照开发海岸线。要沿海岸线建设风情园。这里的海边已经建起一座灯塔。还有几间青砖的茅屋。这可真是茅屋。那屋顶都是一层黄黄的茅草。

走过建筑围挡,还有一片松林。一片无际的蔚蓝就在眼前呈现了。

大海呀,分别数载。我又来了。

海滩上都是礁石。大者如屋如阁,小者如椅如凳。皆斧痕深深,斑斑驳驳。这是黄色的岩石,很坚硬。但仍然被海水削磨得一片片深深的牙痕。我曾在一片文章中把海水风声称为海牙风牙。我觉得这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礁石上已经站了不少人,有的穿了大衣,有的竟披了毛毯。全然不顾了形象。有夫妻相伴的,有恋人相依的,有儿女相偎的。天上云头翻涌,就像一个大画布。有青色的,有红色的,有紫色的,有黄色的。驳驳杂杂,十分壮美。东天已经一抹微红。慢慢的,那红晕越来越重,越来越大。似乎还在努力的向上跳,向上拱。有作家把月亮形容成一个蛋黄,软软粘粘。其实,这太阳也像一个蛋黄呢。终于,那抹红晕终于从海平线上跳出来了。海面上笼着一层红色的光芒。一切都明亮了,温暖了许多。海面上散射出一点点银光。  

日照日照,这座城市之得名,就是因为这里是大陆的东端,滨海,是日照最早、光照最多的地方吧。

周边人渐渐散去。只有那海涛一波接一波,不知疲倦的朝岸上涌。哗啦啦。浪头卷到礁石上。却又无奈的喘着气退去。稍停,又是一浪涌来。似乎不把它吞没终不甘心。在那些大小礁石间游走。看看石缝间的小鱼、小虾。还拣了一些五彩的石块,晶莹剔透。有一片礁石上有个小水潭。巴掌大一汪水,有几条小鱼。指头肚样,灰色的。还有一种小蟹,寄居在小贝壳里。你不提防它就拱出来走。你一碰,它就缩进壳里,一动不动。这也是鸠占鹊巢吧。十分有趣。还有一种小螃蟹。四四方方,甲上有一个王字。不知道是什么蟹。没有瓶子,就作了个记号,想着带儿女来捉鱼。

返回宾馆。带孩子再来时,那海水已经把那一片礁石吞没了。一波一波的海浪,似乎在跟我开着玩笑呢。

沿海岸向前,就是潘家台渔港。狭长的港堤上,路边是一个个海鲜摊子。旁边是一条条渔船。有渔船满载归来。有渔船正在浪里浮动。坐了渔民集资建的观光船,站在高高的甲板上,看渔船劈波斩浪,在大海里绕了一圈。轮船轰鸣着,溅起一团团浪花。海鸥在船舷上飞舞。海面像一匹硕大的蓝色丝绸,不停的涌动着翻滚着,银光点点,像是上面缀的宝石。心里很快乐。觉得什么样的烦恼,都消溶了,随着呼吸吐出来了。

海边的渔民很淳朴。很热情。特别是那早点的女子,面孔黑红,身材矮壮,但一双眼却黑黑的,透着灵秀。她很能干。在忙碌的空隙,还给侄女盘了头发。

海边的海鲜也很多。一网下去,有虾有蟹有贝,还有黄花鱼。但大鱼不多了。现在近海资源少了,要捕大鱼要到远海去了。

临返回时,买了两个小螺号。孩子呜呜吹着。我说,你把螺号,放在耳边,能听到大海的声音。儿子侧了耳,用心听着。笑了,说:爸爸,我真听到了。大海就在我身边了。

搜索建议:王自亮专栏 海的声音  声音  声音词条  专栏  专栏词条  
杂谈

 职场禁忌大全(经典)

01:表达不要对你对上级说:“我不知道,我不确定,我是新来的不懂”,不要在你的汇报中出现“好像、大概、似乎是”这样的词汇。当你不确定的时候请用这样的话术代替:“...(展开)

杂谈

 助人为乐的名言40句

助人为乐的四十句名言警句1. 助人为乐是共产主义世界观的体现。2. 帮人帮到底,送人送到家。3. 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长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