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快狠准百科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年年花开季,东风约海棠

第一次注意海棠花是在海棠飘飞的时候,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不记得那个春天一直在做些什么,只不过是每天千篇一律的琐碎吧,也足以在无心的忙碌中错过春天。记得那天傍晚,什么原因先生让我去他的单位开车。院里有十几辆汽车排成一排。我家的车停在一棵刚刚高出车顶不多的树下,白色的车身上密密地洒着一层粉色花瓣,像一位身着白裙的女子罩着一层粉色的薄纱,真是美极了。我抬起头,一树残缺不全的花朵摇曳在绿叶里,树冠上顶着金色的阳光。我呆住了,久久地,仰着脸看着。一些花瓣飞下来,从眼前滑过。突然的,有想流泪的冲动。我小心地打开车门,小心地钻进去,小心地关上,慢慢地开动汽车,一路上用最低速开回家,生怕惊落了那一车的花瓣。这是春天为我妆点的花车,我怎么舍得弄坏了呢?

后来才知道,那落在车上的花是海棠花

从那一年开始,每一个春天到来,我都会热切地等待海棠花开。在每一个有花木种植的地方,我都会殷勤寻找海棠花的倩影。

今年的春天纵然来得悲壮,却也是一样的姹紫嫣红。前几日,与好友燕子相邀:“春天这么好,出去看看花吧。”我俩沿大运河畔漫步赏花。大运河畔的花不是花株,不是花丛,是花林,“百般红紫斗芳菲”。走过娇艳的桃花,走过绚烂的连翘,走过俊俏的榆叶梅,走过素雅的紫叶李,终于,来到一片海棠花林的面前。那一棵一棵还很年轻的海棠树排成一排,连成一片,由于株距太小,枝条努力向上生长,直直地指向蓝天。枝条上面,新生的叶子刚刚展开,翠绿翠绿的。翠叶间,一撮撮的花径伞状散开,顶着一个个透红的花蕾,如一串串相思的红豆。细看来,那点点红蕾饱满精致,娇美动人,即浸透着一股蓬勃欲发的力量,又带着一种矜持的高贵。想起元好问的诗句“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吟诵给燕子听。两人一同感叹,真是太好了,正是这未开海棠的写照。感谢古人,给我们留下这么美丽的诗篇。

接连几日的晴好,春天一点也不吝啬她的热情。午后,就着暖阳站在窗边,风吹过,院里的花儿有的开始一片两片地飘飞。坐下来想看一会儿闲书,却怎么都静不下心来。“运河边的海棠应该是胭脂尽吐了吧,是不是去看看呢?”“算了,前日受凉的腰疼还没有好转,再等两天吧,花期长着呢。”“不行,过两天要是下雨了呢,那岂不错过最美的她们了吗?”终于,还是抵不住蠢蠢欲动的心,我来了,大运河畔,海棠花林。

太阳斜向西天,照在宽阔的河面上,从水面上折射过来的阳光还很亮,有些闪眼。绕到海棠林的东边,逆着光。花林遮挡着明亮的阳光和波光,又把亮光粉碎了,筛滤了,使光线变得柔和了许多。这柔光也给花林涂上了温柔的色彩。树上的花骨朵再不是几天前“万点猩红将吐萼”的样子,她们绽开了笑脸,热热闹闹的,有点红,有点粉,有点白。少数的花朵还半包着,羞答答的,像少女羞红的脸颊。她们集体抢夺了前几日翠叶的舞台,成为主角儿。绿叶也乐得陪衬,只在花间穿插着,衬托着,恰到好处。干脆找块石头坐下来,抱着双膝,悠然自得。有风吹来,放眼望过去,花朵儿像一群撒了欢儿的女孩子,不知道怎么表达心中的欢快,舞之蹈之。冰心先生说海棠花“浅浅的红,红得"乐而不淫’,淡淡的白,白得"哀而不伤’”。的确,海棠花没有浓艳的色彩,没有浓郁的花香,她们是淡雅的,清新的。海棠花的美,美得自然,美得脱俗,美得恰到好处。有人说海棠花会让人徒生离愁别绪,是谓断肠花。我以为,花木皆自天然,本无俗念,断肠人看花,花便是断肠花,欣怡人看花,花便是欣怡花了吧。何必让单纯的花儿承载这无端的忧愁呢?

不知什么时候,太阳悄悄从大运河的对岸退下去,西天抹上一片红霞。海棠林也暗下来,在眼前晕成一片粉霞了。我陷入在这一片美丽的粉色云霞里,不知世间还有何物。先生从河边散步归来,轻拍我说:“看痴了吗?天晚了,回家吧。”猛地醒来,有些恍惚。我真想把这满坡的花儿带回家,日夜看着她们,像苏东坡那样“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磨磨蹭蹭地起身随他走向车边,仿佛又看到车上又洒满了粉白的海棠花瓣。

人生也许会错过许多,但不能错过春天。明年花开季,还要东风约海棠。年年花开季,都要东风约海棠。

搜索建议: 年年花开季,东风约海棠  东风  东风词条  花开  花开词条  海棠  海棠词条  年年  年年词条  
杂谈

 感悟人生,亲情无价

傍晚时分,一个白胡子的老船工准备收工回家。正当他要锁船上岸时,迎面走来四个人:商人、官员、武士、诗人。他们都要求老船工把他们摆渡过去。老船公捋着胡子说:“天已经...(展开)

快狠准百科
杂谈

 谁是我们最重要的人

在美国一所知名大学中,教授和自己的学生们做了个有趣的游戏。教授让学生在黑板上写下自己难以割舍的20个人的名字。学生照做了,写下了一连串自己认为比较重要的人,包括...(展开)

快狠准百科
杂谈

 让你人际交往事半功倍的50个细节

导语:注意力调控法。人 的注意力,好比一台摄像机的镜头,问题是将镜头对准事物的哪一部分。事物的本身有好有坏,对准好的一面令人欢欣,对准坏的一面令人沮丧。这方面的...(展开)

快狠准百科
杂谈

 为生命喝彩 ——艾明波

我们,从遥远的地方走来,身上背着昨天的故事,脚下踏着历史的尘埃。一路风雨带着欢笑,一路歌声带着豪迈。我们的肩上落满昔日的碎片,我们的眼中装着辉煌的未来。我们快乐...(展开)

快狠准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