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岁月光影中的2020鼠年

  文/郭凤祥

眼见得街上的人流、车辆一夜之间就忽然多了起来,很快又忽然少了起来。不知不觉,一年的光景已经走到了尽头。

早晨,推开楼门就被一片彤红耀眼惊呆了:楼前的门上贴着福字,椰子树上挂满了灯笼、花朵,绿树红花,装点一新的小区感觉谁家办喜事似的喜庆红火——哦,过年了!

不知疲倦的岁月承载着我们从昨天,走到今天,又马不停蹄的走向明天和更加遥远。金猪逍遥踏歌去,玉鼠迎春乘风来。在岁月的光影中,年,一年又一年,像过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像情人,花枝招展,含情脉脉,流离顾盼。

我想起,在北方遥远的山村大红灯笼高高挂,大人们忙着购置年货,煎炒烹炸,孩子们忙着走街串巷,疯狂地玩耍。

年是张开的笑脸,放松的丝线,孩子们就是出笼的鸟,离弦的箭,任由他们疯啊闹啊。冰天雪地并非只有寒风刺骨,更有和冰雪相伴的各种游戏令孩子们流连忘返。北方的冬天是寒冷的,但北方的孩子们是快乐幸福的。

“蓟门看火树,疑是烛龙燃。”孟浩然在外游历时发现异俗非乡俗,新年改故年。尽管各地的年俗不同,但是欢乐喜庆的心情是相同的。南方在深绿色的枝叶间灯笼花朵像灼灼的火球燃烧着奔放的激情;北方在皑皑白雪之中,大红的中国结,五彩缤纷的冰灯点染北国风光柳翠花红。南疆北国,四海九州,中国年祥和喜庆五谷丰登!

在一年又一年的期盼中,年如流水一般从指尖悄然流走,年龄到了很尴尬的数字。不知从何时开始,对于过年不再是一种渴盼和喜悦,而蜕变为一种负累甚至是恐惧。如今,对过年已没了曾经的渴望和期待。在晚辈们忙年的时候,在孩子们欢天喜地的时候,我却安静地坐在窗前,遥望辽远的天际那一片片缓缓游动的云,看蓝天白云下起伏的山峦,看夕阳渐渐沉落时留给大地的灿烂的余晖……此时,就如诗人李商隐登上乐游庙面对夕阳放射出迷人的余晖的那种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2020这个鼠年注定是非常的。江城武汉被一个叫冠状病毒的新型肺炎光顾。公交停运、地铁停运、轮渡停运、长客停运、疫情控制升级、行人只进不出……

值得庆幸的是党和国家英明领导,全国人民做坚强后盾,全民总动员,各路神仙团结奋战。无数医护工作者们奋战在抗病毒前线。他们当中,既有84岁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教授,也有不为人们所熟知的广大普通医护人员。众志成城,抱定信心——抗击病毒将无往而不胜!

我想起六十二年前,毛泽东从《人民日报》得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后,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昨日血吸虫,今日冠状病毒,似曾相似,重温历史,再看今朝,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国“送瘟神”,纸船明烛照天烧!

什么是幸福?其实这是相对而言的,恰逢新春佳节,此刻,我们或已围坐在亲人的身边。这是一份普通、安静、祥和的幸福

请不要忘了,无数无名的英雄正在为我们这份幸福奋力拼搏,他们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冲在抗病毒的第一线。

请不要忘了在帕米尔高原海拔4300多米的边防线上,巡逻官兵顶风冒雪守护祖国的边防。为了这暴风雪中的坚守,他们告别了父母,惜别恋人,舍弃都市的繁华,抛却乡村的静谧……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正所谓一家不圆万家圆,一人不安万民安。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幸福其实是内心的感受,是一颗知足感恩的心!

幸福是相对,其相对性告诉人们:由于世界是相对的,使得到处都充满缺憾,充满了无奈与无言的时刻。但也由于世界的相对性,我们不论处在任何景况中,都还有遭遇幸福的可能,能在绝壁之处也见到缝中的阳光。

还是普希金说得好: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 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 快乐的日子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间

一切都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都会成为美好的回忆

搜索建议: 岁月光影中的2020鼠年  鼠年  鼠年词条  光影  光影词条  岁月  岁月词条  2020  2020词条  
杂谈

 从婚外情中解脱出来

丈夫出国已经6年,我们之间的联系已不像前几年那么频繁,在百无聊赖的时候,一个叫“伟”的男人闯入我的生活。我和他订了“君子协议”,相约互不影响各自的家庭。我是理智...(展开)

kuaihz.com
杂谈

 一场球赛,拨动着那么多人的心弦!

西班牙黯然出局。半夜醒来看一眼比分,瞬间起来见证历史。无敌舰队被智利人冲击的七零八落,王朝的没落在瞬间就足以分崩离析。我猜得到结局,却猜不到过程如此悲惨,甚至惨...(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