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有钱能使磨推鬼

  眼哥的网名叫风,还是繁体那个风,我都不会打。果然人如其名,迷一样的男子,飘忽不定,让人永远无法想到他在考虑着什么,下一秒又会做出什么。眼哥又独具欣赏品位,总能站在时尚的最前沿,就好像他的QQ秀和QQ头像,如果要形容的话只能用一个字“帅”哪怕再多一个字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用森的话说就是:“后现代主义充满对现实的控诉”但是眼哥最近很困扰,因为他的脱发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你说这么一个性格男人,偶像派巨星碰上这么个事他能接受得了吗?所以他用过很多种生发产品,但是都不见效。最近又从西班牙进口来个洗头偏方产品叫“一撮毛”,据说是抹在龟头上都能长毛,也不知道真假。眼哥信誓旦旦,把这个可当回事重视了,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洗淋浴,把“一撮毛”倒在头上轻轻的摁半拉点再洗掉,天天洗,一天洗三遍。半个月下来也算有功效,头发倒是没看出来多,反正身上是黑瞎瞎一片了。

  

  唉,写完上边这段,不用合计,肯定又得挨眼哥一顿削。其实瞎编点故事目的是为了抛砖引玉,把下面的关于森的真实故事引出来。这样安排文章读者才会爱看,高潮一浪高一浪,九浅一深。

  

  一日,森睁着因失眠浮肿的双眼憔悴的对我说:“人说:‘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我一天天,贱车车,粘几几,咸咧咧地咋就做不到人家那样呢?”我安慰他说:“人这一辈子快,你下辈子不当爷们不就完了吗?”森听后即兴奋又激动,拉着我双手非要请我吃饭。我说我不去,但盛情难却,硬拉着我走进了肯德基。他大摇大摆的走去柜台前,声若洪钟:“服务员,给我来一个‘强暴鸡米花’!”真丢人~我想不知声也不对,想去告诉他又磨不开。服务员在那捂嘴乐,可能是看森穿得破衣娄馊的,还穿18岁那年夏天买的那套衣服的缘故很有礼貌的说:“抱歉先生,鸡米花刚被上一位顾客强暴完,要不你强暴一下原味鸡块怎麼样?”森还没听出来怎么回事,不屑的说:“什么破饭店,想要强暴鸡米花都没有,不吃了,走!”出门我还劝他:“别生气,现在这人不都这样嘛。比如你上网,不管对方那女的自己长得像猪头还是才1米4几一张嘴都要找个帅的1米8的。”森说:“对,这我也明白,就像我丈母娘们都对我说:‘只要有钱,我姑娘嫁给谁都行’”我问:“那你咋说的啊?”森:“我说:‘银行的保险柜你姑娘嫁吗’?”

  

  之后很多天,在网吧玩的时候我才又见到意气风发的森,他说自那天后很受启发,知道一个男人在世上就是有才华,懂感情,孝敬父母,长得帅等等是不够的,只要有一样,有钱。森给我讲:“他先是找了一位印假钞的朋友也想人家帮印点。朋友跟他说:‘现在印假钞大面额的犯法,除非印1块钱的钢蹦。但是你要想逼真成本就得高,你拿20块1个的成本,我给你整,包在我身上’”我说:“你这都什么朋友啊?他那是坑你呢!再说小面额的也犯法呀!”森:“是啊,我也合计这事是假的,太贵了,要是10块1个我还能接受。”森继续说:“后来我合计,求人不如求己,那有什么呀?我自己印!我就买了点纸,拿那刷浆的什么磙子,印了500万,全100面额的,这俩天在家拿剪子铰钱给我累坏了。”我:“那能花吗?”森:“能,刚才我还买了1块钱羊肉串吃呢,给我撑坏了。”森又大声的在网吧里喊道:“我有500万,你们说我买宝马好还是奔驰好?”那些常在网吧玩都认识的人里有的说:“宝马好”有的说:“奔驰好”眼哥说:“法拉力”还有个不认识的漂亮姑娘一边抛着媚眼一边对森说:“人家喜欢宝石捷了啦~”我说:“你买500个摩托车,再雇佣500个车手,出门就让他们跟在你后面。你手拿两面小旗,一面小红旗,一面小绿旗,一招红旗排成S,一招绿旗排成B。”森一手搂着姑娘一边哈哈大笑着走出网吧门去。

  

  第二天,我和眼哥在网吧玩,森给我们打电话:“走啊,哥们儿车买了,带你们兜风去。”我和眼哥急冲出网吧,果然看到森在红色小跑车里。要说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了,那车我都不认识叫啥名,连里面的车把都是弯弯的纯银打造的,这个奢侈呀。我说:“去哪兜风去啊?”森:“去五里河公园吧,那空气好,散散心。”我和眼哥一起坐在了后座,森发动了引擎,跑车伴随着“哒,哒,哒,哒,哒…”的震耳欲聋声音向前开去,这下可不要紧,随着跑车的发动,半个沈河区冒黑烟,眼看刚拐个弯走到了奉天街白金会馆那个岗,过来个交通警一边冲森挥手一边喊:“孙长老,收了神通吧~!”敢情后来我才知道,这啥跑车啊,三驴蹦子!

  

  到了五里河,我们仨并肩散步。森随手指一棵大树问我:“树上地鸟儿~成双对~。不对,树上三只鸟,你用汽枪打下其中一只,那电线上还有几只?”我一听,呀嗬,这是要考我呀。你倒是出个深点的呀,这个脑筋急转弯也太俗了。我:“一只都不剩”森:“为什么?”我:“因为另两只受到枪声惊吓飞走了。”森面露坏笑的说:“从数学上来讲,应该还剩两只。不过我很喜欢你的思路。”我这个气呀,我可以大胆地说一句,没有人可以作弄我。正说着,对面走过来三个美女,都吃着冰棍儿,一个黑色的看样子是巧克力味的,舔着吃。一个白色的,看样子是奶油味的,咬着吃。还有一个肉色的,估计是猪头肉味的,含着吃。我问森:“你认为哪一个是已经结婚的?”森想了想,红着脸嗫嚅道:“我想应该是含着吃的那个吧?”我得意的说:“不对,是带着结婚戒指的那个。不过我很喜欢你的思路。”没想到的是,那三个美女是便衣警察婶婶,把我们按地上一顿胖揍后拉到了派出所,原因是森的假钞事被告发。

  

  转眼到了开庭审判那天,法官问:“你认不认罪?”森:“我错了,我认罪。”法官:“你为什么要印假钞?”森委屈的说:“因为我不会印真钞”法官:“别废话了,藐视法庭,枪毙!”

  

  庭闭,记者采访森:“您希望死后在墓碑上写点什么呢?”森:“感谢政府和伟大的胡爷爷为我解决了住房问题!”

  

  我和眼哥一商量,朋友一场,咱不能眼看着森死,不是现在正流行一部电视剧《越狱》吗?虽然我没看过,就这么着了。眼哥还有一门工作上学的手艺,能拿面条开锁,拿一包方便面能开一个小区。我和眼哥在一蒙胧夜晚成功搭救森于大北监狱,我仨站在监狱的高墙头,准备往下跳,这是越狱的最后一步,跳下之后便算彻底逃脱牢笼。正在感慨时,我眼神好,看到高墙下有一人同样穿着囚服。巧啊,没想到有位前辈走在咱们前面了,我小声问:“大哥,有警察没?”前辈很镇静的做了个“OK”的手势。我仨一阵狂喜,不约而同的跳了下去。被在那蹲坑的还是那三个警察婶婶又一顿海扁,我百忙之中还不忘说句:“姐姐,这回别打脸啊~”带走前,我恨恨的冲着前辈说:“你他妈的不说OK吗?”前辈苦涩道:“我不是告诉你们有‘三个’嘛~”

  

  森依旧死刑,只是行刑日期提前了。我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眼哥却被判了九年,罪名是强暴正义,说他拿脑袋晃政府来的。

  

  在狱中,我心情很平静,在里面好好改造,出去后好好做人。有天我爸来探监时对我说:“以后别犯错了,出来后找一个好老婆好好过日子吧。”听了这句话,我又陷入迷惘:“是呀,但茫茫人海,我该找谁的老婆好呢?”

搜索建议:有钱能使磨推鬼  有钱  有钱词条  有钱能使磨推鬼词条  
幽默

 49搞笑gif:女朋友,我也想要...

首发于搜狐号:晓阳哥1996女朋友,我也想要这样子的女朋友这只龟没什么好看的,但这指甲还是可以多看几眼的结婚第一天,老婆刚起床就发来了视频我去这个牛了悟空:我记...(展开)

幽默

 查煤气的

一天小王去逛鸟市,看见一只鹦鹉标价是3元钱.他就问老板:"这只鹦鹉怎么这么便宜啊 ?" 老板说:"我这只鹦鹉笨...(展开)

幽默

 盘他?笑翻天,2019搞笑说说短...

1.以前我以为钱可以买到一切,但是我后来发现,我钱不够。2.努力了这么多年,但凡是有点天赋的,也该有点成功的迹象了。3.你来,狂风暴雨我接你。你走,五雷轰顶轰走...(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