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妙计除娼患

自大明开国之初,暨城便是万千烟花女子云集之地。谁想,明宣宗朱瞻基登基后,突然颁下圣旨,要整饬风化。于是,主管暨城扫黄的提举谢长仁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这提举,是朝廷设置的主管专门事务的官职,比如说主管盐运的,叫盐课提举;主管教育的,叫学问提举……可谢长仁主管的是娼妓,总不能叫娼妓提举吧?皇帝很聪明:“谢爱卿此去暨城,是替朕整饬民风,就叫整风提举吧。”

皇帝亲封不算,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发下话:一定要去除娼患,以一年为期,若成功,便升老谢为四品通政!

皇上如此器重,谢长仁自然感恩戴德。在携家眷赶赴暨城上任的路上,谢长仁一直苦苦思索着治理娼患之策。夫人罗影儿倒不怎么犯愁,劝道:“老爷,车到山前必有路。凭老爷的本事,还能有过不去的坎儿?”

罗影儿出身书香门第,生得端庄大方,冰雪聪明,没少给谢长仁出良策。谢长仁叹口气,说:“夫人有所不知,这暨城娼患已久,根深蒂固,又有官员庇护,若想彻底根除,必定困难重重——”

话音未落,就听随从大声禀报:“提举大人,好像出事了——”

不是出事,是麻烦来了。只见宽阔的官道上,黑压压地跪满了人,而跪在最前面的,居然是暨城的钱知州和蔡宣抚等七八位头面人物!

看这阵势,简直比迎接天子驾临还要隆重。谢长仁急忙奔过去,逐个搀扶起来:“钱大人,蔡大人,各位大人快快请起,你们这是要折杀我老谢啊!”

钱知州深施一礼,说道:“我等听闻谢大人驾到,早已在醉香楼置下薄酒,为大人接风洗尘,还请大人无论如何都要赏这个脸。”

同僚之间,吃个饭喝个酒无可厚非,谢长仁应了。众人走进醉香楼,在雅间坐定,一通寒暄后,谢长仁不由恍然:敢情这么多人压根就不是来迎接我,而是为了给暨城的娼妓求情!

“这个,这个好像不妥。圣上的意思很明确,要坚决捣毁所有藏污纳垢之地。”

“提举大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使不得啊。”钱知州抢过话茬,掰着指头将个中利弊一一道来:如果将娼妓一网打尽,那些一掷千金的官宦子弟、富商巨贾都得撤。他们一撤,饭庄、酒店得黄摊,钱庄、珠宝行得关门,更别说搞按摩、洗浴的商家了。更要命的是,暨城的房价会大跌,税收会大幅缩水,公务人员得大批裁减……

听完钱知州喋喋不休的分辨,谢长仁不冷不热地回道:“整治几个娼妓,后果不至于如此严重吧?”

“不是几个,而是六万!官府要改造、安置六万娼妓,这笔银子可不是仨瓜俩枣啊?请大人明察!”一直沉默的蔡宣抚一开口,就将了谢长仁一军。

谢长仁稍加思忖,拱手说道:“各位大人,本官是奉旨行事,不敢怠慢。这样吧,各位先按圣上的旨意办。具体事宜,我回去考虑考虑再给各位明确的答复。”

圣旨中说得明明白白,无论是街头巷尾的暗窑,还是名噪天下的青楼,一律予以取缔,所有持此营生的女子,要分期分批进行改造。谁敢私放一人,严惩不贷。

圣命一下,整座暨城四门落锁,大搜查随即铺开。一天之内就有2万人落网。谢长仁却愁得脑袋比水瓢都大:监牢只能容纳几百人,根本没地儿关押!

“老爷,明日一早,还会有更大的麻烦等着您呢。”就在谢长仁冥思苦想对策之际,夫人罗影儿款款走到他身旁说道。听夫人这么一说,谢长仁纳闷地问:“什么麻烦?”罗影儿笑吟吟地回道:“当然是战果累累呀。”

啥意思?一会儿说麻烦,一会儿说战果累累,难不成这战果累累也是麻烦?果不其然,次日清早,随从来报:昨夜,公差只在路上一走,就又抓了4万,许多人还是主动送上门来的。至此,全城娼妓,无一漏网!

这,这也太利落了吧?谢长仁大吃一惊。还是罗影儿一语道破了天机:钱知州他们没安好心。你不是执意要抓吗?那我就让你抓到手软!6万人,一日三餐,吃喝拉撒睡,你呀,就好生伺候着吧!

官府中的存粮,维持个十天半月尚可,日子一久,连稀饭都供不起。谢长仁不由苦笑:“这可如何是好?”

“老爷,他们能从娼妓身上赚银子,你也能啊。”罗影儿回道。谢长仁连连摇头:“这事可开不得玩笑。违背圣命,纵容娼妓,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罗影儿笑笑,说:“皇上要整饬风化,改造娼妓,并未说要赶尽杀绝。我有个主意,你不妨试试。”

听罗影儿说完,谢长仁茅塞顿开,拍手叫好。

随后两天,6万娼妓都被登记在册。登记内容包括年龄、身高、特长,最重要的是品貌。品貌分为极品、上品、中品和一般四个档次。为了做到准确无误,还专门邀请近百名年轻男子前来评头论足。这其中,就包括钱知州等几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提举大人,你这是搞什么名堂?”面对一排排、一列列妩媚妖娆的青楼艳女,钱知州顿觉眼花缭乱。谢长仁微微一笑,问:“请问钱大人,您最心仪哪位女子?”

钱知州讪讪说道:“大人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本官一向洁身自好,从不入烟花之地——”

“钱大人误会了。大人听说过李师师、梁红玉、薛涛吧?她们哪个不是娼妓?她们能名扬天下,暨城女子为何不能?若能将娼妓改造成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的才女,当算功德一桩啊。”

钱知州听明白了,这位整风提举是想来次“选美”。可是,这么做得花多少银子?

谢长仁压低声音,面授机宜:“暨城那么多腰缠万贯的大商户,可以在他们身上打主意。谁出的银子多,谁就有资格登台做评委。他们商号的商品,也可作为此次活动的指定商品。”

“好,好,好主意。”钱知州顿时喜笑颜开。

评选活动顺利举行。声势浩大的抓娼变成了如火如荼的选美,那些豪门商贾一个个兴奋得像打了鸡血,不惜血本为自己看中的女子拉票。

两个月后,“暨城十绝”光艳出炉,一时间红遍大江南北。应各界强烈要求,今后,此项活动拟每年举办一次。借此活动,官府筹集到大笔款项,足以应付改造娼妓的开销。

“夫人,6万娼妓,才改造成功10人。算上最初入围的选手,也不过区区百人。剩下的那些又该怎么办?”谢长仁又向罗影儿求教。

罗影儿翻开名册,娓娓说道:“这6万人,要区别对待。对那些被逼为娼者,可由官府发放盘缠,遣送回乡;对那些年老色衰,又确实厌倦欢场者,也可既往不咎。你看,像苏巧儿这样身体条件出众的女子,可推荐她们去戏班演戏;像刘翠儿这样能说会道的女子,可推荐她们去大户人家当女佣……”

经罗影儿这么一梳理,6万娼妓差不多全转了行——开小店的,卖豆腐的,走街串巷卖艺的……

其中还有几位颇有文才的女子竟舞文弄墨,著书讲述在欢场的辛酸经历,既赚了名气,也赚了银子。

不过,最让人头疼的周媚儿、胡丽丽等近百个堪称天生尤物的狐媚女子,始终没法安置。罗影儿莞尔一笑,道:“老爷不必忧心。当然是送她们去该去的地方。”

转眼间,一年过去。谢长仁治理娼妓有方,天子也没食言,当即召其进京,升任四品通政。临行那日,百姓欢送谢大人,却不见钱知州和蔡宣抚等人到场。

“大人,如今连当今皇上都要高看你一眼,他们几个怎么不来相送?”随从愤愤地问。

谢长仁呵呵笑道:“咱们走吧。他们啊,自家的事还忙不过来呢!”

谢长仁说的没错。此时,钱知州等人的府内正闹得鸡飞狗跳,乱成了一锅粥。

这恰是罗影儿的最妙一招:娼妓在暨城没少得到钱知州的“关照”,为表达谢意,周媚儿等近百绝色尤物均分给了钱知州等人做姨太太。这些尤物,个个都是争风吃醋、刁蛮难缠的主儿。府中一下子多出十多个姨太太,不闹翻天那才叫怪呢……

搜索建议:妙计除娼患  妙计  妙计词条  妙计除娼患词条  
儿童动物

 幸福的床

熊妈妈生了两个熊宝宝,大黑和二黑。两个宝宝胖乎乎的,特别可爱。熊宝宝们慢慢长大了,身体越来越重,他们的小床已经睡不下他哥俩了,有时候夜里睡着睡着还会从床上掉下来...(展开)

儿童动物

 称赞

清晨,可爱的小刺猬去森林里采果子。在小路边,它看见一只小獾在学做木工小刺猬走到小獾身边,拿起板凳看了看。尽管板凳做得很粗糙,但小獾做得非常认真。你真能干,小板凳...(展开)

儿童动物

 小鲤鱼的幸福

 蚕儿的幸福是吃下一片片桑叶,吐出一根根柔滑洁白的丝;燕子的幸福是穿着自己庄重的晚礼服在天空中自由飞翔;花儿的幸福是展现自己的娇容,给大地留下一片芳香……而我,...(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