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快狠准百科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阿里_米斯里窃夺金钱

  住在皇家客栈中的一个商人于第二天一大早,最先从昏迷中醒来,他看到客栈中所有的人都处于昏迷状态,而且客栈的大门洞开着,尤其是所有的狗都被毒死了,顿时大吃一惊,他急忙跑去找门卫,发现他仍未醒来,认为情况异常,忙去见总管戴丽兰.他来到戴丽兰的住处,只见她的饭桌上放着一张字条,旁边有一个放了解药的棉花团,他把这团棉花放在仍昏迷不醒的戴丽兰的鼻子上.过了一会儿,她醒过来,瞪着眼睛,看着他,似乎在问:我这是在哪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她取过那张字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此事系阿里.米斯里所为."

  商人见戴丽兰迷惑不解的样子,忙说:"我昨天晚饭后不久就昏过去了,今天一大早醒来,见客栈中所有的人都昏迷不醒,所有的狗都被毒死了,而且大门洞开着,觉得十分奇怪,于是来找你,想问个明白."

  戴丽兰此时已恍然大悟,知道中了阿里.米斯里的计,后悔自己曾怀疑过他,但是并没有当机立断,结果落得一败涂地!事到如今,她只好无可奈何地用解药救醒戴乃白.侍从.奴仆和其他客人.随后,她召集客栈中所有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说道:

  "我不是提醒你们警惕这个阿里.米斯里吗?你们为何如此轻信他的言行呢?事情出在客栈里,大家暂时不要张扬出去!"

  说完,她让众人干活去,惟独留下女儿戴乃白,埋怨她道:

  "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就是没记性!阿里.米斯里是个报复心很强的人,这回你算是领教了吧!他如此欺骗.毒害我们,显然是对你上次对他蒙骗的报复,但是他不会就此罢手的,而是会继续玩弄阴谋诡计.当然,也许他会有别的考虑,此人重义气,如想改善关系,求得彼此和睦相处,兴许会暂时收敛一下."

  她说完,换了一套衣服,梳洗一番,离开客栈,去找艾哈默德.戴乃孚交涉去了.

  阿里.米斯里此时在众兄弟的心目中,已成了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了.兄弟们纷纷围上来,争相观看他带回来的衣物和鸽子,一个个赞羡不已.哈桑.舒曼很讲义气,大大方方地掏出钱来,往桌子上一放,声言这四十只鸽子他买下来了.

  "嘭!嘭!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艾哈默德.戴乃孚说:"这准是总管戴丽兰来了!"

  果然不假,门开处,戴丽兰一闪身,进到屋中.艾哈默德.戴乃孚一见到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指着戴丽兰的鼻子,骂道:

  "该死的老太婆,你跟你那个卖鱼的兄弟是一路货色,你今天怎么还有脸面来见我?"

  戴丽兰此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心里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很不平静,她稍微镇静了一下,对艾哈默德.戴乃孚说:

  "你别急,你听我说,在那些事情上,我是有错的.如今我的命运掌握在你手中了.我到你这儿来,是想从你这儿讨个说法,这次到客栈去戏弄.欺骗我们的那个小伙子,他是什么人?"

  戴乃孚说:"他是我最好的兄弟."

  戴丽兰说:"这么着吧,他此次行骗到老娘头上来了!我现在对你只有一个请求:把我的衣物和信鸽还给我,就算是你对我做的好事吧!"

  一提到信鸽,众人都傻眼了,听说鸽子都宰杀了,哪还有什么信鸽呢?艾哈默德.戴乃孚不禁埋怨哈桑.舒曼道:

  "你说你什么肉不可以吃,偏偏把信鸽给宰杀掉了!"

  哈桑.舒曼冲他做了个鬼脸,显得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说道:"我哪里知道那都是些信鸽呀!"

  戴乃孚说:"事情已经做了,也就无法挽回了,那就把煮好了的信鸽肉端上来吧!"

  几个兄弟应命到厨房,果然把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鸽子肉端了上来.戴乃孚拿起一块肉,递到无可奈何的戴丽兰手中,请她尝一尝.戴丽兰见活鸽已经煮成了熟肉,叹了口气,吃了一口,却摇摇头,说道:

  "奇怪呀,这不像是我的信鸽肉味,因为我一向是用混有麝香的谷粒来喂养信鸽的,这种信鸽肉煮出来应该有麝香味的.可是,这肉却没有麝香味,这就不对劲儿了!你们把我的信鸽弄到哪里去了呢?"

  这时,哈桑.舒曼眼见戴丽兰急于要回信鸽,便提出要价,对她说:

  "你想要回你的信鸽,就得满足阿里.米斯里的愿望."

  "什么愿望?你尽管说吧!"戴丽兰急不可耐地追问.

  哈桑.舒曼坦然地说道:"他要娶你的千金小姐为妻."

  戴丽兰一听,便迟疑了,她想了想,说道:

  "女儿的婚姻大事,得容我回去跟她商量一下才行."

  这时,哈桑.舒曼见戴丽兰迟疑不决,便唤阿里.米斯里道:

  "你把信鸽还给她吧."

  阿里.米斯里应声,从屋后把信鸽拿出来,如数还给戴丽兰.她看到心爱的信鸽完好无损,喜出望外.可是,她并不想就此把爱女轻易地许配给阿里.米斯里.于是,她对哈桑.舒曼说:

  "若听我的意见,我看阿里.米斯里此次的骗术并不算高明.如果他真的要想获得骗子手的称号,他得到戴乃白的舅舅祖莱革那儿去求婚,因为祖莱革是戴乃白的保护人.祖莱革如今已改行以卖鱼为生了,他习惯于把二千个金币装进钱袋子里,挂在铺子里,高声叫卖:"鱼肉两个贾地都一斤,,这是他的特点."

  戴丽兰说完,扬长而去.望着她趾高气扬的样子,哈桑.舒曼等人指着她的后背骂道:

  "你这个死老婆子,你一肚子鬼点子,这样做不是成心让我们失去阿里.米斯里吗?"

  戴丽兰急匆匆地带着信鸽回到客栈,对女儿戴乃白说:

  "阿里.米斯里要娶你为妻,他们已正式向我提亲了!"

  听了母亲的话,戴乃白十分高兴.原来她自从见到阿里.米斯里之后,就认为自己虽然欺骗.坑害了他,把他弄到井里,差点儿置他于死地,可是,他却对她采取了宽容的态度,因而对他男子汉大丈夫的气度,产生了好感.她问母亲前去交涉的情况,戴丽兰便将此去经过原原本本地述说一遍.最后说道:

  "临走时,我给他们出了个难题,让阿里.米斯里去向祖莱革提亲.这就有他们好看的了!"

  再说,戴丽兰走远了以后,阿里.米斯里便把她提出的要求,认真地加以考虑,他问哈桑.舒曼:

  "这个祖莱革是什么人?他是干什么的?"

  哈桑.舒曼解释道:"祖莱革这个人原先是伊拉克地区有名的骗子头,他的名声很大,人们对他的传闻很多,神乎其神,有人说他有钻山.上天摘星.能从人的眼皮上取走黛膏的本领呢!在巧取豪夺.扯谎欺骗方面的能耐,不是一般人所能相提并论的,其手段空前绝后,无人可比.不过,他现在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他开了个鱼店,专门以卖鲜鱼为生,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把赚来的钱都放进一个钱袋中,用一条丝线系着挂在店里.那条丝线的另一端,拴在房中的一根木桩上,丝线上还拴着一个响铃.他每天开店时,先挂好钱袋,然后看看它,十分得意地高声说:"埃及的骗子.巴格达的窃贼.波斯的小偷啊,你们都躲到哪儿去了?我的钱袋就挂在店面上,任由自命不凡.自夸是高明的骗子手来偷吧,谁能从我这儿偷走这两千个金币,这些钱就归谁所有!,他这么高声叫喊着,招来了不少小有名气的骗子.窃贼和贪得无厌的人前来一试身手,但是他们却无一人得手.为此,祖莱革的名声再度鹊起.许多人并不知道他高明在何处,其实很简单,就是他在埋头煎炸鱼时,总是把铅饼放在脚下,当那些骗子.窃贼前来偷钱时,不慎触动细丝线,引动铃响,他就用铅饼向偷窃者砸去,不是把他们砸死,就是把他们砸伤,使偷窃者望而却步,不再敢去偷钱.

  "阿里.米斯里呀,你如果到祖莱革那里去偷钱,不就等于前去送死吗?你哪里是他的对手呢?我们劝你别去冒险,这完全是为你好,怕你上当.受骗,结果得不偿失.你干吗非要跟戴乃白结婚呢?俗话说得好:"扔掉不必要的东西,生活会变得更美好.,你不去找麻烦,就可以避免冒险,减少许多的烦恼,就可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听了哈桑.舒曼的劝告,阿里.米斯里却不以为然,他满不在乎地说道:

  "好兄弟,我十分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不过,一个人在下了最大的决心之后,他是很难改变初衷的.你们的劝告我是不想接受的,而且我认为你的想法也并不是光彩的!我不能当胆小鬼,我一定要设法把那些钱给骗来!如果你还愿意帮助我的话,就请你给我弄一套女人的衣服来吧!"

  哈桑.舒曼和兄弟们见阿里.米斯里意志坚定,便任由他自己去做.他们给他弄来一套女人衣服,阿里.米斯里买来一只羊,宰掉之后,取出肠胃,清洗干净,灌进羊血,然后用它缠在屁股和大腿处;他还用两个鸡嗉子,装满奶汁,缚在胸前,装作乳房,再用棉花和涂上面粉的棉布裹在肚子上;他这时穿上女人的衣服和鞋袜,头上戴着头巾和面罩,染红手掌(这种装束是典型的穆斯林妇女的打扮.),这样一来,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大腹便便的妇女.他故意迈着小步,扭扭捏捏地走出门.他来到大街上,惹得南来北往的行人对他频频注目.啧啧夸赞道:

  "瞧这女人长得多水灵呀!"

  他沾沾自喜地继续往前走,见迎面走来一个出租毛驴的,便掏出一个金币,租下一条毛驴骑着,由驴夫牵着,来到祖莱革的鱼店前.他一眼就望见了高挂在鱼店前的被金币撑得鼓鼓的钱袋子,再往店中瞧,就发现祖莱革正在店里面埋头煎鱼.他佯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问驴夫:

  "喂,驴夫,你闻到没有,哪儿来的煎鱼的香味呀?"

  驴夫说:"不就是从祖莱革的鲜鱼店里飘出来的香味吗!"

  阿里.米斯里用手捂着挺得大大的肚子,对驴夫说道:

  "我是个孕妇,闻到这鱼香,就馋得不想走了.你能不能帮我去买几条煎鱼来尝尝?"

  驴夫止住毛驴,跑进鱼店里,冲祖莱革说:

  "你煎的鱼这么香,引诱得孕妇都不想往前走了,你这不是成心要砸我的饭碗吗!刚才黑道哈桑的太太出门,雇了我的毛驴,走不多远就路过你的鱼店,闻到你店里飘出来的煎鱼香味.她一个孕妇一闻到煎鱼香,就馋得不想走了,让我帮她买几条煎鱼吃呢!"

  祖莱革听了,不假思索,忙挑出一大块鱼肉,放到火炉上煎,不巧,炉火灭了,他便到里屋去点火.阿里.米斯里趁机跳下驴背,坐到店里,伸手把缠在大腿上的羊肠弄破,使羊肠中的羊血流了出来,随即装作很痛苦的样子,大呼小叫地喊道:

  "哎呀,不得了啦,我的腰.我的肚子呀,痛死我了!"

  驴夫闻声,回过头来,问他:"太太,你这是怎么了?"

  阿里.米斯里显得十分痛苦地说:"我流产了!"

  这时,正在屋里忙着点火的祖莱革听到外面说什么"流产了",便探出头来,看到他大腿流淌着鲜血,确认是这位太太"流产了",便不好意思再到屋外来,索性专心致志地点他的火.驴夫见祖莱革见孕妇流产,自己缩到里屋去了,便追进里屋去,冲着祖莱革嚷起来:

  "你这人真是作孽呀,黑道哈桑的太太经过你的鱼店前,闻到煎鱼香味,就馋得想吃,现在她在你店里流产了,看你怎么收拾残局吧,你要知道,你可不是她丈夫的对手呀!"

  驴夫将祖莱革狠狠地数落一番,扭头走出鱼店,牵起他的毛驴,骂骂咧咧地走远了.

  阿里.米斯里见店中已无人,立即站起身来,不顾一切地伸手去摘钱袋子.可是,他太急躁了,忽略了系住钱袋子的细丝线,他的手刚一触到钱袋子,丝线另一头系着的铃便响了起来!里屋的祖莱革听到铃声,猛然清醒过来,慌忙冲出屋来,大骂阿里.米斯里道:

  "该死的小骗子,你来找死呀!你装扮成一个妖妇来骗我呀!现在你的阴谋诡计全暴露了,来受死吧!"

  说着,他抓起一个铅饼就朝阿里.米斯里扔去,阿里.米斯里敏捷地一闪身,躲过飞来的铅饼.祖莱革并不罢休,旋即又操起一块更大的铅饼,追着阿里.米斯里,非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他举着大铅饼,追到鱼店外面,街房邻居们围上来,纷纷劝阻道:

  "祖莱革呀,你不是已经洗心革面,不再欺蒙别人了吗?怎么又把钱袋子故意挂在店前引诱别人上钩,却又要置人于死地!这种缺德的事情,你今后不要再干了!"

  祖莱革的骗人伎俩引起了公愤,他自知理亏.众怒难犯,便诺诺地低下头来,转身回到鱼店里去了.

  阿里.米斯里不顾一切地撒丫子逃回寓所,上气不接下气地向哈桑.舒曼等人详细地述说了前去蒙骗失败的经过.兄弟们劝他就到此为止吧,别干了.可是他决心已定,不想更改,让兄弟们给他准备一身马夫的衣服换上,抖擞精神,又上路了.

  扮成马夫的阿里.米斯里带着盘子和五块钱,信步又来到祖莱革的鱼店里,装作挺热情的样子出现在祖莱革眼前.祖莱革问道:

  "这位顾客,你想买鱼吗?"

  阿里.米斯里笑着说:"是呀,要大的."

  祖莱革忙挑了一条,递给他.他说:"我要煎好的."

  祖莱革把那条鱼放到锅中煎,不巧炉中火又熄灭了,他便转身进屋去开火.这时,阿里.米斯里趁机伸手去摘钱袋;可是,他的手刚一碰到钱袋,连着丝线的铃铛又响了起来.祖莱革旋即从里屋冲了出来,斥责他道:

  "你的诡计是骗不了我的,刚才你一出现,我就从你手中握钱的姿势中,看出你并不是马夫!"

  说着,他又操起铅饼砸阿里.米斯里,机敏的阿里.米斯里一闪身,铅饼落到盛鱼的瓦盆里,将瓦盆砸碎,盆中的鱼汤四溅.事有凑巧,这时一个法官刚巧路过鱼店前,腥鱼汤溅了他一脸.他边用手擦着脸,边气急败坏地叫嚷起来:

  "这是谁干的好事呀,把我脸上弄得满是鱼腥!"

  附近看热闹的人围拢上来,七嘴八舌地说:

  "老爷,这是个顽皮的小孩子扔石子,不想将石子扔到鱼盆中了,溅了您一身,真是不好意思呀!"

  这些好心人用好话劝走了法官,回头一看,破瓦盆中有铅饼,便责备祖莱革道:

  "你这个人怎么还敢干这样的勾当?你还挂着钱袋,又用铅饼伤人,你早晚是要吃官司的!你还是改邪归正,老老实实地做人吧!"

  祖莱革知道众怒难犯,便嗫嚅地说:"好吧,我这就把钱袋给收起来."

  阿里.米斯里逃回寓所,弟兄们都纷纷围拢上来,询问他这一次是否取得了成功,他如实地将此去装作马夫.欺骗未遂的情况,述说了一遍.大家听了,都说他没用,还说他的伎俩已经快要用完了.

  阿里.米斯里却不甘心就此善罢甘休,他还要再去闯.再去试,一定要取得成功!他脱掉马夫的衣服,让弟兄们取来一套商人的服装换上,化装成一个在商界混了多年的商人模样.他冲出门去,在大街上快步向祖莱革的鱼店走去.这时,他看到一个耍蛇的迎面走来,他提着一只袋子,里面装着两条蛇,背上挎着一个行囊,里面装着一些器皿.他觉得这个耍蛇的可以利用,便对他说:

  "耍蛇的,你跟我来,到我家那儿去给孩子们耍蛇吧,我会多给你钱的."

  耍蛇的信以为真,果然跟着他走进他的寓所.阿里.米斯里先让耍蛇人休息一会儿,然后请他吃喝,趁耍蛇人不备,在菜肴中放进一些迷蒙药.耍蛇人吃了,不久便被麻醉倒了.阿里.米斯里换上耍蛇人的衣服,拿起装蛇的袋子和行囊,走出寓所,快步来到祖莱革的鱼店前,从行囊中取出笛子,吹奏起来.那优美动听的笛声,引起了祖莱革的注意,他探出头来,果然看到鱼店前来了个耍蛇人.当他要走出店来看热闹时,阿里.米斯里故意将一条大蛇从袋中取出放在地上,祖莱革见这条大蛇向自己扑来,慌忙转身逃回鱼店里屋躲了起来.阿里.米斯里迅速将蛇收回袋中,直起身子就去摘钱袋子.可是,当他的手刚触到钱袋子时,细丝线就牵动铃铛响了起来.躲在里屋的祖莱革立刻明白了一切,他顾不上蛇不蛇的,旋即冲了出来,冲着阿里.米斯里大声骂道:

  "你怎么还不死心啊!你现在又扮成耍蛇者来耍我!"

  说着,祖莱革急不可耐地又操起铅饼,向阿里.米斯里掷去.阿里.米斯里机敏地一闪身,铅饼正好打中刚巧从鱼店前经过的一个骑士的仆人,把他的头皮打破了.骑士大为恼怒,厉声问道:

  "是谁打破了他的头皮?"

  这时,围拢来看热闹的人连忙打圆场,说道:

  "请骑士息怒,这是从屋顶上掉下来的石头把他打伤的."

  骑士信以为真,因为要赶路,不想和那些人计较,便带着痛得龇牙咧嘴的仆人走了.人们息事宁人之后,又都埋怨祖莱革,让他当机立断,尽快取下钱袋.收起铅饼,不要再惹事生非.祖莱革若有所思,嗫嚅地答应着.

  阿里.米斯里潜回寓所,见耍蛇人仍昏迷未醒,便赶快换回衣服,把蛇袋和行囊放好,给他服下解药,促他醒来后,多给他一些钱,将他打发走.阿里.米斯里三次出师不利,尽管他巧用伎俩,却节节失败,始终未能将祖莱革的钱袋弄到手,弟兄们后来劝他就此罢手,但是他意犹未尽,仍不罢休.当天晚上,他悄悄溜到祖莱革的鱼店前,偷听到祖莱革自言自语道:

  "那个诡计多端的家伙三番两次乔装前来偷这钱袋,今晚上我若不转移钱袋,也许他会挖墙入室来偷呢!不如我把钱袋带在身上,回到家里,比放在哪里都安全些."

  他看到祖莱革说罢,把钱袋取下,揣进怀里,锁好店门,慢步走回家中.阿里.米斯里决心将钱袋弄到手,便紧紧跟在祖莱革的身后,快到家门时,一阵热闹喧嚣的鼓乐声传了过来,这是附近有人家在举办婚礼呢.只听祖莱革高兴地自言自语道:

  "邻居家办喜事,我哪里有不去贺喜之理!待我先回家,把钱袋交给老婆好好保管,我要换一身新衣服,再去贺喜不迟."

  祖莱革边自言自语着,边打开自家房门,走了进去,阿里.米斯里趁机一闪身,也溜进大门里.

  祖莱革的老婆原是宰相张尔蕃释放的一个黑女奴,他们的儿子名叫阿卜杜拉,视若掌上明珠.祖莱革多次对老婆说,要用钱袋中的金币好好抚养儿子,不仅如此,还要用这笔钱供他上学读书.成家立业.祖莱革走进屋里,对老婆说:

  "今天真危险!有个不要命的臭小子三次乔装打扮,到鱼店里偷钱袋,都未能得逞!"

  他老婆说:"你不如把钱袋放在家里,由我保管,你也省点心.不惹麻烦."

  他说:"是呀,我也这么想来着,就把钱袋放在你那里吧.我正好要换身衣服,到邻居家去参加婚礼呢!"

  他老婆说:"参加婚礼是好事情,可是也用不着这么着急,因为婚礼要闹个通宵,你累了一天了,先睡会儿再去吧."

  祖莱革觉得老婆说得在理,便把钱袋掏出来递给老婆,他老婆接过钱袋,随手放到桌子上,接着又去忙着帮助祖莱革脱掉外衣.铺好床,与他一起睡下.

  躲在暗地里的阿里.米斯里密切注视着他们夫妻的对话,眼瞅着祖莱革的老婆把钱袋放到桌子上,待他们睡熟后,便蹑手蹑脚地摸到屋里,偷走了钱袋.祖莱革和老婆沉睡中,梦见钱袋被一只大鸟攫走,吓得猛然惊醒过来,起床一看,好好地放在桌子上的钱袋不翼而飞,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捶胸顿足,又哭又骂道:

  "该死的臭婆娘,都是因为你随便乱放钱袋,这活命的钱.抚养儿子的钱,终于让骗子手给偷走了!"他冷静了一下,又说,"这个骗子手不会是别人,准是那个名叫阿里.米斯里的青年人,因为除了他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潜进咱家门.偷听到我们的谈话.趁我们睡着了把钱袋从桌子上偷走的,我非得把钱弄回来不可!"

  他老婆挨了他一顿臭骂,心里很不是滋味,便没好气地说:

  "那你一定得把钱给夺回来,否则你就甭想进这个家门,让你在大街上过夜!"

  祖莱革瞪了老婆一眼,一脚把大门踢开,走了出去.邻居家婚礼乐器的喧嚣声将他吸引过去,他凑到人群中,无意间瞥见阿里.米斯里正在那里伸着脖子看热闹呢.他暗自高兴地想,偷钱的正是此人,他是跟戴乃孚在一起的.想到此,他轻手轻脚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直奔戴乃孚的寓所.他趁夜深人静,翻墙而入,趴到窗前往里看,发现里面的人都已经睡下了.他在窗下蹲着,耐心地等待着.过了好长时间,大门外有人敲门,他料定这是阿里.米斯里看完热闹回来了,便三步并作两步,将头贴到门边问道:

  "谁在外面敲门呀?"

  阿里.米斯里在门外道:"是我呀,我是阿里.米斯里呀!"

  "钱袋弄到手了吗?"祖莱革装作关切地问.

  "弄到手了!你快开门吧."阿里.米斯里急着要进大门,提高了嗓音说.

  门里的祖莱革却要故意吊他的胃口,放低声音.慢慢地说:"那可不行,不见钱袋,怎么能让我相信你的话呢?"

  阿里.米斯里认为这一定是哈桑.舒曼在开他的玩笑,为了证实自己说的话是真实的,便不假思索.急不可耐地说:

搜索建议: 阿里米斯里窃夺金钱  窃夺  窃夺词条  米斯  米斯词条  阿里  阿里词条  金钱  金钱词条  
童话

 小骡子身世

    草地上,—片欢乐的情景。   小牛蹶着蹄子在妈妈跟前撒着欢,小羊偎在妈妈怀里吃奶,猪爸爸猪妈妈领着一群小猪在做游...(展开)

快狠准百科
童话

 谁动了宝宝的小嘴角

 夜深了,一束淡绿色的光芒忽然在房间里晕(yùn)开。墙壁(bì)上映出一个挥(huī)舞着翅膀的小小身影——丫丫伸伸懒腰正准备飞翔,却看见刚上一年级的小星靠在...(展开)

快狠准百科
童话

 不爱刷牙的小狮子

 不爱刷牙的小狮子 小狮子不讲卫生,不爱刷牙,它的嘴巴越来越臭。有一天,小狮子来找小熊玩,他刚开口说:“小熊,我——”话还没说完呢,只听小熊说了句:“什么味儿!...(展开)

快狠准百科
童话

 月亮过生日

 有一天晚上,太空里特别热闹。一看,原来是月亮姐姐过一百周岁生日。来自太空各个地方的星球娃娃都来为月亮姐姐庆祝生日。  可是,每个星球娃娃距离那么远,他们是怎么...(展开)

快狠准百科
童话

 西瓜脑袋

尼尼、胖逗逗和丫丫在一块儿玩,丫丫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说,西瓜是怎么长出来的?”尼尼说: “这个我知道,把西瓜籽种在泥土里,它慢慢地长大后,就变成了西瓜。...(展开)

快狠准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