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AB角制

王家乡要召开全乡工作动员大会,按照会议方案,两名副乡长都要参加,一个主持会议,一个做重要讲话。会议原定上午八点半开始,可是九点了,参会的人全都到齐,还不见两位副乡长。时间一长,全场秩序大乱,大家出出进进,会场变成了自由市场。

乡办公室主任见状,赶紧给乡长打电话。只听办公室主任心急火燎地说道:“乡长,两位副乡长不见了,刚才县纪委的人把两个副乡长全带走了,说他们严重违纪违法,需要接受组织调查。这会还得请您回来亲自主持啊!”

这次事件发生以后,乡长专门召开办公会议,研究在反腐新形势下,保证工作正常开展的方案。乡长创造性地提出,为了避免有关领导被突然带走,以后凡有乡领导参加的会议,都要设A、B角。万一A角被带走,B角立即替补唱主角,以确保全乡会议能正常进行。

安顿好工作,乡长心里也开始忐忑不安。他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地下儿子。那是早年自己下乡的时候,和一个女村官婚外情生下的,父子关系一直拿不到桌面上。好在女方配合,不声不响地把儿子抚养成人。儿子大学毕业后,他暗中动用了各方关系,最终把儿子安排到县委工作。这事要是暴露了,够自己喝一壶的。这么思忖着,乡长又想起许多:乡里这几年的重点工程,自己也多少拿了点;每年的官帽也卖出过几顶,还有么……

乡长不敢往下想了,东拼西凑起来,自己的问题还真不少。他正胡思乱想着,一个县里的领导来到他的办公室。此人似乎跟乡长很熟,刚进办公室还未开口,乡长便有些发火地说道:“你知道纪委来我们乡了吗?他们做事也太过分了,抓人也得和乡里打个招呼呀,开着会就把人抓走,还让不让工作了?”

这位领导似乎早有耳闻,对此也不置可否。只见他来到乡长身边,低头耳语道:“哦,我现在来,就是提前给你打招呼来了。听说纪委明天上午要对你采取行动,你事先有个准备。”

乡长一听,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咆哮道:“什么?对我下手?县里那些个领导,就没个给我说句公道话的?我为了这个乡,呕心沥血都快累死了,到头来落个这样的下场?!”

来人说:“别激动,现在的形势你也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保你的,也正是因为我们这层特殊关系,我提前给你报个信儿……”

乡长在这方面是个明白人,照以往的情况,这时候他一定跑为上策。可现在不行了,现在反腐风暴席卷全国,往哪跑呢?只能听天由命了。平静下来以后,乡长问:“谁是我专案组的成员?你参与此事吗?”来人说:“是的,目前按照县里的安排,我也是专案组的。”隔了一会儿,他又补充道,“目前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人知道我俩的关系……”

乡长听后脸色煞白,但他毕竟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面子上还要挂得住,于是带着恳求的态度对来人说:“这样吧,你帮我个忙,明天下午我还有个全乡干部大会,很重要,我得在电视上再露一次脸,死也死个体面。你们的车子停到会场外的南马路上,开完会我自己上去,行不?”来人说:“我想想办法吧,但是不能绝对保证。万一上面动真格,一定要上午带你走,我也拦不住啊。”

乡长牙疼似的哼哼着,来人好心提醒道:“为了会议顺利进行,您的发言是不是也弄个A、B角……”

有人问了,来人究竟是谁?想必读到这儿您也猜出了八九分,没错,此人就是乡长的那个地下儿子。

搜索建议:AB角制  AB角制词条  
故事

 铁砚磨穿的故事

【拼音】tiě yàn mó chuān【成语故事】五代时期,桑维翰一心想考取进士,第一次因主考官迷信,桑与丧同音而没录取,第二次他写《日出扶桑赋》大赞扶桑,结...(展开)

故事传奇

 四大民间传说

【四大民间传说之一《孟姜女》】相传在秦朝的时候,有一户姓孟的人家,种了一棵瓜,瓜秧顺着墙爬到姜家结了瓜。瓜熟了,一瓜跨两院得分啊!打开一看,里面有个又白又胖的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