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堂堂正正上白班

1、托付

这天,宋辉正一个人歪在沙发里看电视,忽然门外传来摩托车声,接着“当当”有人敲门。宋辉起身打开院门,门外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有点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

来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宋大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林远啊!”

宋辉愣了愣,想起来了,面前这个林远是几年前他在长途汽车上认识的。当时年关临近,他们都是外出打工者,坐上了开往家乡的同一辆大巴车,两人的座位紧挨着,一路上聊得很投机。交谈中得知,宋辉和林远虽不属于一个县,但两人所在的村子相距只有几公里。

“你、你来做什么?”林远的突然造访让宋辉有点意外。

“我找你有点事。”林远跟着宋辉来到屋里,从随身带的方便兜里取出一瓶白酒和几样卤菜,“宋大哥,咱们边吃边聊。”

“你看你,第一次登门,还自己带着酒菜,好像我管不起似的。”宋辉一边找碗筷,一边说,“不过这样也好,你嫂子不在家,省得我动手了。”林远随口问:“嫂子去哪里了?”宋辉说:“她回娘家了。”

几杯酒下肚后,林远问宋辉平常都在家吗?宋辉说他白天基本都在家,晚上偶尔出去。“原来大哥上的是夜班啊,那正好,我有一件事要托付给你。”

林远说,他那次出去打工等于白跑一趟,到家后发现钱包被人偷了,所以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出去。他平时喜欢写写画画,于是去他们乡的工艺厂做了一名文员。因为工作不太忙,他就试着写点文章投出去,没承想还真发表了几篇。林远写的是故事,当他收到几笔还算丰厚的稿费时,厂长却不愿意了,说林远拿着厂里的工资,背地里干自己的活,再这样下去就辞退他。林远不想丢掉这份工作,但他又放不下写故事,于是只能偷偷写,把接收样刊和稿费的地址改为老家。他媳妇种着几亩地住在老家,由媳妇帮他代收。

可是时间不长麻烦就来了,他们村里有个风俗,谁家得了意外之财必须请乡亲们喝酒。林远的钱都是从外面“飞”来的,是名副其实的“外快”,所以每次接到稿费,林远都得买上酒菜让乡亲们吃一顿。本来稿费就不多,一次也就几百元,请完客就所剩无几了,为此林远很苦恼,于是找宋辉来了。

宋辉听了笑道:“真没想到,兄弟还是个作家呢。可是,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林远说:“你啥也不用做,在家里等着就行,我想把你这里作为我接收样刊和稿费的地址。对了,把你的地址和邮编告诉我。”

宋辉把地址和邮编写给林远,又问:“光有这个,人家就会把钱寄过来吗?”

“我投稿子时留下你的名字和地址,杂志社自然就往这里寄了。”林远想了想,又嘱咐宋辉说:“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有人问起时,你就说是你自己写的。”

宋辉一笑:“就我肚里那点墨水,说我写的谁信呀?”

“怎么不信,我以后发表文章就用你的名字,我不说谁也不知道。”林远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要了宋辉的联系电话,然后告辞走了。

2、代领

林远走后,宋辉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林远是来兴师问罪的呢。那年宋辉出去打工,干到年底要开工资了,包工头却卷了工程款跑了,后来在劳动部门的协调下他只拿到一点回家的路费。在车上偶遇老乡林远,当听说林远挣了5000块钱后宋辉动了心,趁林远睡着时掏了他的包。没想到几年后林远又来找宋辉帮忙了。

宋辉在家里等了几个月,却什么动静也没有。就在他对这件事的真实性产生怀疑之时,林远忽然打来了电话,说近几天可能有一笔稿费,让他注意查收。果然,第二天村里的大喇叭就喊宋辉的名字,让他拿着手戳去村委会领取汇款单。他们村的住户比较分散,邮递员不愿跑腿,每次有汇款或挂号信都是在喇叭里一喊,让人们去村委会领取。

宋辉从抽屉里找出多年不用的手戳,兴冲冲地向村委会走去。街上闲玩的人们显然都听到了广播,见到宋辉时都露出疑惑的眼神。有的还小声嘀咕:“他家外面又没有打工的,是哪个给他汇钱呢?”宋辉很久没有被乡亲们这样注目了,他挺了挺胸,昂首阔步地走过去。

到了村委会,宋辉递上手戳,邮递员把一张500元的汇款单和一个牛皮纸信封交给他。“你也会写文章?”旁边的村主任一脸狐疑地把信封拿过去,“刺啦”扯开,抽出一本杂志,翻到目录看了看:“这上面哪篇是你写的?”

宋辉的心怦怦直跳,把脑袋凑过去,终于在目录上找到了他的名字,于是指给村主任看。村主任的眼睛瞪得像鸭蛋:“这真是你写的?”宋辉扬了扬手里的汇款单:“这还有假,稿费都来了嘛!”

出了村委会,宋辉决定去买包烟,他有好长时间没抽烟了。小卖店在村头公路边,宋辉绕道走过去,对店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给我拿包烟。”“拿钱,不赊账。”女人把烟放在柜台上,手却不肯松开。宋辉把手里的样刊和汇款单送到女人面前:“看把你吓的,以后咱不差钱了。”

女人刚才也听到喇叭里喊宋辉取汇款了,她还以为听错了,现在看到样刊和汇款单,她才知道面前这个人,已不是昔日那个宋辉了,于是下意识地松开拿烟的手。宋辉拿起烟自己先点上一支,然后在女人复杂的目光里走出小卖店。

回到家,宋辉给林远打了电话。时间不长林远骑着摩托车赶过来,看过样刊和汇款单后,似乎有很多感慨,但最终只对宋辉说了一声谢谢。宋辉让林远在家等着,然后拿了身份证去邮局取钱。

等他把500元汇款取回来时,林远已在家里准备好了酒菜。宋辉装作生气地埋怨道:“你每次来都自己花钱买酒菜,让你哥我的脸往哪里搁啊!”林远说:“反正嫂子不在家,省得大哥麻烦了。对了,嫂子又回娘家了?”宋辉一边倒酒一边说:“老岳父病了,你嫂子去伺候她爸了。”

两人喝了一下午,林远起身告辞:“大哥晚上还要上夜班,我就不打扰了。”宋辉说没关系,他的夜班可上可不上。看着林远跨上摩托绝尘而去,宋辉有点不解:林远来取稿费自己也买酒买菜,这跟在他们村请客有什么区别?

3、夜班

这以后,每隔十天半月的宋辉就会收到一笔汇款,每次林远过来拿稿费时都自己买酒买菜,两人美美地喝一顿。当然,让宋辉最高兴的还是大喇叭喊他去村委会领汇款单。走在大街上,他能感觉得出乡亲们看他的目光发生了根本变化,没了先前的不屑和猜疑,有的只是尊敬和赞赏。这让宋辉好不得意,他走路头也昂起来了,胸也挺起来了。还有,他的夜班也不想上了。

宋辉每次从村委会领了汇款单,都要绕道去小卖店买包烟。这天他领了汇款单后又来到小卖店。还没等他开口,女人就把一包烟扔过来,说:“你就打算一直这样混下去?”宋辉扬了扬手里的汇款单,说他做的都是正经事。女人嘴一撇:“什么正经事,谎言终究要被戳穿的,还是踏踏实实找个工作干吧。”

上一页12下一页

搜索建议:堂堂正正上白班  白班  白班词条  堂堂正正  堂堂正正词条  堂堂正正上白班词条  
故事历史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成功属于敢冒风险的人【出处】《后汉书·班超传》【释义】不进老虎窝,怎能捉到小老虎。比喻不亲身经历险境就不能获得成功。【历史典故】汉明帝时,东...(展开)

故事鬼故事

 怪物

怪物在山上的村庄里有一户人家,住着一个艳丽无比的少女,每天少女在草坡上歌唱,珍兽为之停步,飞禽为之收翼。每当夜幕降临,少女便在泉间轻舞,山水绝声,星月藏容,人们...(展开)

故事

 傍若无人的故事

【拼音】páng ruò wú rén【成语故事】晋朝时期,王子敬从会稽经过吴郡,听说顾辟疆有个名园就去参观,碰见顾辟疆在园内设宴畅饮,王子敬游遍整个园子后在那...(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