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商海护身符

妻子吴琳意外离世后,于泽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他对新的婚姻要求很高,对方不仅要才貌双全,最重要的是温柔,一定要温柔。

在富豪相亲会上,他认识的校花沈咪儿就是温柔的典范。于泽甚至都来不及展开金钱攻势,沈咪儿已经迫不及待地仰卧在他的超豪华大床上。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还是处女!于泽那份惊喜,不啻买了廉价的高档服装以后,还在衣兜里发现了一沓钞票!

第二天一早,于泽是被踹醒的。具体地说,是被沈咪儿狠狠地一脚蹬醒的,没等睁眼,他耳朵里就传进了一句喝骂:“你的睡姿怎么跟一头猪一样?”

于泽大吃一惊:这话怎么这么耳熟?这是猫咪一样温柔可爱的沈咪儿说出来的吗?又做梦了吧?像是为了回应他的疑心,小肚子又被踹了一脚:“赶紧去给我做早餐!”沈咪儿的脸上挂了一层傲慢。

于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呼了出来:他是在选老婆,不能惯她这臭毛病!他没理会沈咪儿的吩咐,慢条斯理地点燃了一根烟。这下沈咪儿可急了,掐着腰怒喝:“你他妈的听没听见啊?赶紧去,再磨蹭有你好看!”于泽一张嘴,喷得火星子乱溅:“你他妈的能不能有点女人味?你给我滚!”

离开沈咪儿后,于泽重新征婚。这次主动投怀送抱的是美女主播陆安琪,温柔得眼神都能漾出一汪一汪的春水。于泽暗自庆幸,幸亏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沈咪儿及早露出了狐狸尾巴。

两人等不及回家,就开始了车震。激情过后,于泽下车方便,回来时陆安琪正在接听他的电话:“你以为我们于泽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借钱可以,月利三分,还必须有抵押!我是谁?我是于泽的老婆,今后你们这些乡下穷亲戚都滚远点,别沾我们一身晦气!”

女主播的伶牙俐齿颇见成效,噎得那头的“穷亲戚”挂了电话。于泽惊呆了,气急败坏地抢过手机一看号码,是大哥!

于泽再也抑制不住愤怒:“这是我哥!我哥!我哥为了供我上大学,三十多岁才娶了一个二婚头!现在你还没进门,就敢跟我哥无礼?”陆安琪抱着肩膀冷笑一声:“你哥怎么了?今儿搭理了他,明儿还有你妹你姐是不是?这些穷亲戚要不趁早赶尽杀绝,早晚啃穷你!”

于泽指着车外狂吼:“赶紧给我下车,滚!滚!”没想到陆安琪不像沈咪儿那么好打发,就在车上撒起泼来,居然把于泽的脸挠出了五道深深的爪痕,害得他好多天不敢出门。

这以后,于泽又接二连三地遇到好几个美女,认识的时候都温柔可爱,楚楚可人,可一到手就原形毕露,无不泼辣蛮横,害得他看到女人就发怵。

一个好朋友见他萎靡不振,怀疑他是冲犯了哪路神仙,建议他找一个大师去解一下。于是,于泽就进了那个大师的家门。大师没跟他说话,反而对着于泽身后一拱手:“您先歇着!”于泽回过头一看,身后没人啊!

大师问道:“你跟你前妻的感情怎么样?”于泽急忙说非常好。

大师冷笑:“忘性还挺大。咱不着急,你慢慢想,想起来再说!”于泽有点尴尬,再张口,舌头就如同打了结:“其实,我跟前妻的感情的确很好。不过,她脾气有点大,我也早就逆来顺受惯了。她一死我就打算,找老婆别的都可以容忍,就是脾气一定要温柔和顺,没想到……”

大师不屑地一笑:“你还有什么隐瞒的吧?”于泽赶紧否认。大师慢条斯理地说:“没有?那跟着你来的是什么人?短发,大眼睛,稍胖,对了,一只眼皮双,一只眼皮单!她就在你身后,看着你翻白眼呢!”

听到这话,于泽的额头立刻冒出了汗珠。他再也不敢撒谎,如实说了出来。原来,于泽的前妻吴琳是个商界奇才,做生意从没亏过。这个冬天暴雪一场接一场,她在开车去办事的时候遭遇雪崩,活活憋死了!她没留遗嘱,财产就归了于泽继承。

说到这里,于泽眼眶发红,掏出纸巾擦了擦:“我们结婚三年,如胶似漆,她这么走了我实在受不了,就找道士把她的魂魄封在一个檀木盒子里,随身带着,心里就踏实了!”大师哈哈大笑:“你们感情好我相信,可你这么做的目的,没那么单纯吧!记住,你不说实话,我可没办法帮你!”

于泽愣了半晌,才低声说出了他的秘密。原来,于泽本是运动员出身,对经商一窍不通,于是有高人出招,让他随身带着前妻的魂魄,她对经商有着狂热的痴迷,自然会时刻照应他了。的确如此,于泽只要带着那个檀木盒子,生意就顺风顺水,反之却到处碰壁。试验几次之后,他就把这个盒子当成商海护身符,再也离不开了。

大师呵呵笑道:“你前妻那么霸气,到了泉下气场仍然惊人啊。她不舍得离开你,魂魄依附在你带回家的女子身上,继续享受跟你的男欢女爱,怎么可能不回复平时的强势呢?”于泽恍然大悟,难怪跟哪个女人上床都有一种熟稔的感觉,闹了半天换皮没换瓤!他赶紧问,自己该怎么办?大师说,这事要解决很简单,只要把吴琳的魂魄送归地府,让她去投胎转世即可。

于泽愣了一下:“就没有其他办法吗?”大师摇摇头。

回去的路上,于泽一直在盘算。他当然希望摆脱过去的陰影,过完全属于自己的新生活。可送走前妻,那有如神助的经商运气,不也就随她去了?

好几天过去了,于泽还迟迟定不下来。这天,他去参加一个会议,刚停好车,老情人唐静突然出现,拦住他问还有没有机会复合。于泽吩咐保安赶走她,急匆匆进了会场。

唐静温柔可人,当年在吴琳的卵翼之下能够跟她偷情,想起来都让于泽既兴奋又恐惧。等到吴琳一死,于泽对唐静的兴趣也消失殆尽,没想到她为了逼婚,居然跟丈夫离婚了,让于泽更加厌烦,能躲就躲。

开完会出来,于泽发现车子的窗户居然半开着,还好没丢什么,唐静也没有再纠缠他。

这一晚,于泽约见了副市长,为了马上要开始竞标的一块地,他砸了足足五百万元。不过,这笔投入跟马上到手的土地比起来,还是划算的。没想到才隔了三天,那个副市长因为饮酒过量,半夜突发脑梗死,在医院里急救!

于泽日夜烧香,祈求副市长康复出院。半个月过去,副市长是出院了,可惜已经成了植物人。另找门路已经来不及了,于泽想拿回自己的五百万,副市长的家人却个个一问三不知,并且把副市长寄养在一家高级养老院以后就都消失了,据说是回了国外的家。

那块地自然没于泽什么事,五百万就这样打了水漂。他欲哭无泪,求告无门,只得咬牙作其他打算。不想从此以后,他的好运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做什么亏什么,再怎么供奉吴琳都没用,气得他只想把檀木盒子扔到湖里,可思量再三,还是没敢。

半年之后,于泽已经一文不名,连房产都抵押给了银行。这天,他下了狠心,拿着那个檀木盒子奔向郊外。在一片青草地里,他在盒子上浇了汽油,拿出打火机准备点燃,唐静忽然出现了,微笑着说:“于总,网上又开始筹办富豪相亲会了,我替您报个名?”于泽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丧门星!上次你出现以后,我就开始走霉运!给我老实说,是不是你用什么法子咒了我?”唐静纵声大笑:“哈哈,你这个吃软饭的!不就是靠着吴琳这个死鬼帮你吗?活着你吃定她,死了你也不放过她!我只要告诉她实情就够了。”

就在那一天,于泽着急开会,没关严车窗,唐静对着檀木盒子说了几句话,那是关于吴琳死去那夜的事。那一夜,困在雪里的吴琳打不开车门,打电话向于泽求救,可于泽正跟唐静在床上肉搏,嘴里答应着马上赶过去,扔下电话却继续厮杀。吴琳憋死在车里,可她在昏迷前的那一刻还坚信,她的老公正在往这儿赶,只是到处都在堵车……

于泽惊呆了,声嘶力竭地挥舞着手臂嘶喊:“你这婊子!无凭无据吴琳就会信你吗?”唐静再次大笑起来:“说得对!吴琳那么精明,当然不会轻易相信我。不过,我把那夜你们通话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背给她听,你说她信不信呢?”

于泽像一条被抽了骨头的癞皮狗,坐到地上,声音也像游魂一样有气无力:“吴琳知道了真相,就拆我的台,让我变成穷光蛋?”唐静得意地点头:“吴琳那么强悍,做了鬼也是有个性的。冥冥之中有神灵,鬼也不能任你随意欺辱利用!她肯让凶手利用她的财富夜夜当新郎吗?”

于泽一弯腰,捡起地上那个汽油瓶子,一扬手,一股液体淋到了唐静和自己的身上。唐静尖叫道:“你要干什么?”可等她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不及了。于泽打着了火机,一大团火焰熊熊燃烧起来,瞬间包围了于泽和唐静,还有地上那个盒子……

搜索建议:商海护身符  护身符  护身符词条  商海  商海词条  商海护身符词条  
故事

 小白鼠躲猫

老鼠召开御猫研讨大会,鼠们纷纷提出对策。  黑鼠说:“御猫的关键在防,咱们应当建立一整套信息防御系统,力争有备无患。”  灰鼠说:“以攻为守是上策,派些弟兄学好...(展开)

故事

 悲情老驼

我在新疆生活了近5年,而真正与骆驼朝夕相处也就11天。如今,许许多多的往事都如云烟一般散去了,惟有这沉闷的驼铃声还常常响在我梦中。  那年夏天,营长下达给我一个...(展开)

故事

 名落孙山的故事

【拼音】míng luò sūn shān【成语故事】宋朝苏州滑稽才子孙山与朋友去苏州参加乡试。考完以后,孙山考中但是最后一名。朋友没考中留在省城。孙山回到乡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