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我和老爸有个约定

秋旺从家走的时候,水英眼泪围着眼圈转。这也不能怨年轻人太黏糊,因为俩人结婚两年了,总共住在一起的日子满打满算还不足三个月呢。你想想,搁谁谁受得了哇?

其实,秋旺也是一百个不愿意走,谁不愿意在家里搂着媳妇共享夫妻恩爱呢?可不走又不行,结婚盖房子欠了一屁股债,靠种田从地里抠出钱来还债,那得到猴年马月才能还清?再说,秋旺打工的老板很仗义也很善良,从不拖欠工人的工资,哪个工人家里有个大事小情的,他都亲自过问,还拿钱物表示表示。所以,尽管水英的柔情蜜意让他迟迟不想动身,但他心里明白得很,两口子在一起卿卿我我恩恩爱爱,好是好,可当不了吃、当不了穿,挣来钱才是硬道理。

这一年多,秋旺在外面确实挣了不少钱,也基本把外债还清了。他还想趁着年轻再多挣点,等水英有了小孩以后,他说啥也不走了,在家里搞点养殖,省得抛家舍业的辛苦难受。

秋旺很快来到了他打工的城市。下了火车,他在车站旁边的小吃摊上寻个座位,要了一碗抻面,舀了一匙辣椒,搅和搅和,正准备吃时,他突然发现一双眼睛在痴痴地盯着他,准确地说,是盯着他手里的那碗面。秋旺把碗放下了,仔细打量对面那个人:二十多岁,脸挺白,头发也挺长,穿着一身皱皱巴巴的西服,但眼睛很有精神。秋旺立即明白了:这人八成遇到了什么困难,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又不肯放下面子去向人家讨要。这年头真是要了面子就饿了肚子,顾了肚子就顾不了面子。看着眼前的小伙子,秋旺就想起了当初的自己。

秋旺刚出来打工时,还没有找到工作,装在衣兜里的钱就被人偷走了。在人海茫茫的大都市里,他没有一个熟人,实在是饿急了,就在火车站里瞎转悠,希望能碰见个亲戚朋友什么的。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吃摊的旁边,看见那些正在吃午饭的人,他的口水就流出来了。他用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默默地看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大口大口地吃抻面,他自己的嘴也跟着咀嚼起来。

那男人吃完后,瞥了他一眼,然后走到他跟前,小声问:“小伙子,我想请你吃碗抻面,可以吗?”秋旺赶紧点点头,连声说:“谢谢,谢谢!”

这男人给他要了两碗抻面,坐在旁边看秋旺吃完后,笑着问:“看起来,你的运气不太好,还没找着工作吧?”

秋旺眼泪汪汪地把自己的遭遇跟那男人说了一遍,男人皱了皱眉头,问:“你有什么手艺吗?”秋旺摇摇头说:“我有的是力气,却没有什么手艺。”男人说:“要不,你先跟我走,找点活干着,好糊口呀。”秋旺就跟了这个男人,当了建筑工。这男人是他的老板,对工友们非常好,还让他当了队长。他穿的这身衣服,还是老板给他们发的工作服呢。

想到这里,秋旺站起身来,走到对面的小伙子面前,小声说:“你饿了吧?我能请你吃一碗抻面吗?”小伙子的脸马上绯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谢谢大哥!”秋旺就给小伙子也要了两碗抻面。

吃完后,秋旺从兜里掏出10元钱,递给小伙子说:“晚上和明早的饭钱应该够了,希望你早日找到工作!”小伙子深深地给秋旺鞠了一个躬,默默地离去了。

秋旺今天的心情格外好,他觉得他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情。假如自己当年没有遇到他现在的老板,假如老板不给他买抻面,假如他遭到了老板的白眼,那么,真不知道以后的结果会是如何!也许他会因为没有买一碗抻面的钱铤而走险,去偷,去抢……秋旺就这么心情愉快地回到了工地。

再说守候在家里的水英,自从把秋旺送走以后,就像丢了魂似的,成天无精打采,觉也睡不好,饭也懒得吃。有时候她也骂自己没出息,离开男人就受不了,夜里睡觉就把枕头当成了男人,搂在怀里又啃又亲的。思来想去,水英决定去看秋旺。找个什么理由呢?就说我想你了,来看看你,这不让人家笑掉大牙呀?水英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她比着秋旺的一件旧尼龙衫,早起晚睡织了一件毛衣。见到秋旺时就说,秋天冷了,给你准备的。秋旺见了准高兴得不得了,定会跟工友们吹,说他老婆如何如何疼他、爱他。

水英走了8里路到邻村坐上班车,到县城又坐上开往省城的火车。

水英是第一次出远门,上火车后,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有些困,但又不敢睡。她听秋旺说,现在的小偷特别多,尤其是在火车上,坐火车千万别睡觉。水英就那样靠在车座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旅客,眼睛眨都不敢眨。大约过了三个小时,火车在一个站停了几分钟后,上来一高一矮两个青年,坐在水英的对面。他们的眼睛到处转悠,还直嘀咕着什么。水英的睡意一扫而光,把随身携带的提兜看好,密切注意这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这时,车厢里的旅客大都东倒西歪,恹恹欲睡。高个子向矮个子递个眼色,矮个子就朝一个睡得正香的中年男人伸出手去,高个子则在旁边望风。所有这些,都没有逃脱水英的眼睛。水英看那中年男人依旧酣睡,浑然不觉,急得没法。突然,她急中生智大喊一声:“哎呀,我的车票没啦!”她平时的嗓门就大,这会儿又是故意高声喊,声音就更大了,把所有沉睡的人都惊醒了。大家向她投来了异样的目光,那里面有惊讶、有埋怨、有怒气、有厌恶。矮个子眼看就要得手,却被水英喊了一嗓子,坏了好事,高个子和矮个子只好狠狠地瞪了水英一眼,悻悻地走向另一个车厢。

水英对那位中年男人说:“大哥,那两个人是小偷,正对你下手呢,我没办法,才嚷了一声。”那男人听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又坐在那里打起了迷糊。其他乘客也都没什么反应,冷冷地看一眼水英,该怎么睡还怎么睡。水英在心里纳闷:这些人都怎么啦?我好心提醒他们,他们却这个样子,倒好像是我撒谎了。

还好,那两个家伙再也没有回这个车厢。火车到了终点站,水英随着下车的人流往前走,出了检票口,她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她停下来,准备打听打听道儿,猛然发现那一高一矮两个人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水英心里有点发慌,匆匆走向火车站旁边的小吃摊。她想:有点饿了,先吃点东西。再说到人多的地方,即使有坏人,也会安全些。可是,就在水英坐在板凳上刚想喘口气的时候,那一高一矮两个人也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水英心里“咚咚”地跳个不停,她努力镇定下来,要了一碗抻面,一边吃一边左顾右盼,想着该怎样甩掉这两个家伙。这时,她对面的板凳上坐下一个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头发长长的,虽然穿一身西服,却脏兮兮的,眼睛直瞅着那些吃饭的人。凭感觉,水英判断这人准是个讨饭的。水英起身正要走,突然那个高个家伙猛地窜过来,一把拉住水英的手高声说:“走,快跟我回家,在外面瞎逛什么?”那矮个也凑过来说:“姐,快跟我姐夫回家吧!”说着,两个人不由分说,架着水英的胳膊就走。水英一下子愣住了,被两个人架着走出了十多米,才突然醒悟过来。她拼命地挣扎喊叫:“你们快放开我!我不是你们的什么人,你们是小偷,是坏人!”这一喊,有人停下脚步围过来。高个子边架着水英的胳膊边对围观的人说:“我老婆犯了精神病,别听她的,我已经找了她好长时间了。”矮个子也对大家说:“是的,是的。她是我姐,离家出走半个月了,我和我姐夫好不容易今天才找到。”围观的人听两人这么说,就没有人再管这件事,都摇摇头叹息着走了。

不管水英怎么对这两个人又踹又撕又咬,过路人都熟视无睹,她就这样被人架着上了一辆出租车。坐在水英对面的那个小伙子始终看着水英和那两个人拉拉扯扯,但一直没说话。水英被带走时,他看到水英那撕心裂肺的哭喊,立即站起身快步赶上一辆出租车,对司机焦急地说:“盯住前面那辆车!”司机认真地把小伙子打量一番,默默地点点头,开车紧紧跟在水英坐的那辆车后面。

前面的出租车东拐西拐,拐进了一个小胡同,停在一家私人旅馆前面。两个人把水英从车上拽下来,拖进了旅馆。小伙子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他让司机把车停下,对司机说:“我已经记下了您的车牌号,以后我会找您送车费的,因为我今天没有带钱,您能帮助我吗?”司机点点头说:“我相信你,车费不重要,重要的是相互信任和理解。”小伙子攥住司机的手,激动地说:“谢谢你能相信一个像叫花子的人!我还想麻烦师傅一件事,您能给110打个报警电话吗?就刚才这件事。”司机还是点点头,说:“小伙子,没问题!我相信你!”司机把车开走了,小伙子就进了那家旅馆。

旅馆的一间客房里,水英被矮个子按在床上。水英的嘴里被枕巾塞上了,双手双脚都被捆绑着。高个子一边脱衣服,一边对水英恶狠狠地骂道:“臭婊子!谁让你多嘴多舌,害得老子白忙活一回!要不瞎嚷,也不会找你麻烦。今儿我们哥俩先把你玩了,再把你卖到山沟里,让你永远也不会多管闲事!”

高个子脱得赤裸裸的,狞笑着来扒水英的裤子。这时,小伙子飞起一脚,从外面踢开了紧关着的门。高个子和矮个子大吃一惊,当他们看清楚眼前是一个讨饭花子模样的人时,才放下心来。高个子说:“嘿,小子,也想开洋荤呀?行啊,等我们哥俩玩完了再说。”高个子说完,就“嘿嘿”笑着继续动手。小伙子一把推开高个子,严厉地说:“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就此停手还不算晚!”矮个子对小伙子啐了一口说:“你是哪冒出来的?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呢!”说着对小伙子当胸就是一拳。小伙子也不示弱,和矮个子对打起来。高个子一看两人打起来,也顾不上水英了,与矮个子一起对付小伙子。眼看小伙子要吃大亏,突然几名公安干警仿佛从天而降,迅速制服了高个子和矮个子,给水英解开绳索,把地上的小伙子扶上警车,一路鸣笛朝医院驶去。其实小伙子受伤并不严重,没有被击中要害部位。面对着公安干警,他吃力地说:“请把手机借我用一下可以吗?”公安干警把手机递给他,小伙子按了一个号码后说:“速来医院接我。”并告诉对方是哪所医院哪个房间。打完电话,小伙子脸上露出了微笑。水英站在小伙子床前,眼泪汪汪地说:“大兄弟,多亏你救了我!”小伙子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公安干警说:“你该谢他们,他们才是你真正的救命恩人!”

小伙子和水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地对公安干警说了一遍,一名干警说:“你们先安心养伤,等好了去我们那里做个笔录。”正说着,门外慌慌张张进来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女人一下子扑在小伙子的床前,急切地问:“华呀,你没事吧?”小伙子高兴地说:“妈,我啥事都没有,这回,我爸爸可输喽!”那个中年男人看着小伙子说:“看来,我还真输给你啦!”公安干警和水英都被他们的对话闹蒙了。

原来,小伙子名叫郭华,大学刚毕业。他爸是一家名气很大的建筑公司老板,妈妈是一名律师。本来郭华要到爸爸公司的管理部门任职,但他爸却不放心。他爸这些年来在商海里摸爬滚打,尝遍了人间的苦辣酸甜,认识了社会的人情冷暖,他怕郭华年轻,还没有看透社会的复杂和深奥,于是,爷俩有了一个共同的约定:先让郭华在社会上实践一个月,感受一下社会的残酷和人与人之间的冷漠。这期间不给郭华一分钱,不能回家吃住,要靠自己的双手去生活。还有,郭华必须做一些助人为乐的好事。如果郭华都做到了,他爸爸就认输。爸爸对他说:“我要你自己回答,这个社会,你看透了吗?好人好做吗?”

郭华对众人说:“我简单化了装,走向社会的第一天,饿得发昏,就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大哥,他不但给我买了抻面,还给了我10元钱,是他坚定了我的信心。今天,是最后一天,我又遇到了这位大姐,让我学了一回雷锋。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要找到那位好心的司机师傅和那位大哥!”他爸爸问:“你能找到吗?”郭华自豪地说:“司机的车牌号我记下来了,至于那位大哥,我肯定找得到,因为他穿的是你们公司的工作服!”

两天后,郭华的爸爸把他和水英接出医院。水英要找的秋旺恰恰就在郭华他爸的建筑公司当队长,当水英见到秋旺时,郭华却惊呆了:世界上的事真这么巧吗?他要找的那个大哥,不就是眼前这个人吗?水英把郭华救她的事儿跟秋旺一说,秋旺使劲拉着郭华的手说:“谢谢你,谢谢你!”郭华却红了脸说:“我得先谢谢你呀!要不是你请我吃抻面,还给我10元钱,我早饿扁了!”秋旺高兴地说:“哎呀,真是无巧不成书,今晚我还请你吃抻面,好好谢谢你!”郭华转身对身后的爸爸说:“爸爸,想不到你的公司有这么好的员工!”他爸也高兴地说:“这样吧,我认输,晚上请你们吃饭。”郭华说:“还要请一个人一起来,咱们这就去请!”不用说,郭华要请的就是那个好心的司机师傅!

后来,郭华和秋旺成了好朋友,水英也在郭华他爸的公司里当了一名工人。

搜索建议:我和老爸有个约定  老爸  老爸词条  约定  约定词条  我和老爸有个约定词条  
故事

 胆小的狮子

 这是一头高大强壮的狮子,却非常胆小。一片树叶掉到他头上,也会吓得心怦怦乱跳老半天。  有一次,他遇见一只老虎,吓得拼命逃。逃啊,逃啊,狮子的身体竟然变小了,变...(展开)

故事

 射石饮羽的故事

 熊渠子是楚国人,从小决心要练就过硬的射箭本领。15岁那年,熊渠子辞别父母外出,拜名师学射箭。开始时,老师既不给他弓,也不给他箭,而是让他举石锁,熊渠子尽管不理...(展开)

故事

 李离殉法

 李离是春秋时期晋国的掌管刑罚的最高长官。李离执法如山、公正不阿,视法律比生命更重要,成为我国历史上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李离断案,一向都是细致入微,极其认真,...(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