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校园黑段子之洗头

叶真真真的有点儿怪,以前周末总是穿得花枝招展的她,今天竟然穿起了校服。

张琪过去打招呼:“小妖女,现在知道改邪归正了?”

叶真真瞪了张琪一眼:“你才是妖女呢,明天把我的英汉词典还给我!”

看着向来只走模特步的叶真真迈着内八字离开,张琪越发感觉她不对劲儿,自己什么时候借过她的英汉词典了?

后来张琪想去来了,他看陈娜桌子上有本英汉词典就拿来用了,陈娜当时不在,可能这词典就是她的室友叶真真的。

张琪下了晚自习 就抱着大词典往女生寝室跑,他可不想得罪坏学生叶真真。

路上经过学校的人工湖时,他看到叶真真正蹲在湖边洗东西,天太黑,他也没看清她洗的那一团 是什么。他就冲着她喊了句:“叶真真,我把词典给你放石凳上了!”

这词典到底是谁的啊?第二天,张琪竟然看到看到李恬蕊抱着那本被他抠了个洞的英汉词典来上课了,而且同寝室的叶真真和陈娜都逃课了。

“我说,这本词典是你们整个寝室公用的啊?”张琪敲了敲李恬蕊的桌子。

李恬蕊不高兴地抬起头:“本来就是我的,为什么要公用?”

看到李恬蕊的眼神,张琪哆嗦了一下,怪吓人的,以前爱笑的李恬蕊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张琪再一低头,发现学习 奇差的李恬蕊竟然能把书上的练习 题都做完。

真是大转变啊,这个寝室的女生变化都挺大,从来不逃课的陈娜竟然一连逃了五天课。

中午,张琪路过人工湖是看到又一个女生在湖边洗东西,和上次一样,在洗一团 黑乎乎的东西,只不过这次是李恬蕊洗的。

“我说李恬蕊,你不是从来都不会洗衣粉么?”张琪站在湖岸跟她开玩笑。

李恬蕊听后就站了起来,张琪记得她是全班最高的女生,怎么现在这么矮呢?

“别叫我李恬蕊!”女生背对着张琪,听声音她很生气,“我是陈娜,词典也是我的!”

张琪看到她转过身来的时候一下子浑身发麻起来,因为她手上那一团 东西竟然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张琪激励克制住自己想吐的欲望 ,仔细看了看那个头。没错,那就是陈娜的头。

女生看到张琪惊吓的样子就把身上的头“咯嚓”一下掰了下来,又把刚洗过的头“咯嚓”一声安在了脖子上。张琪看着满脸血水的陈娜,双腿一软就倒在地上,这个人到底是谁?

女生拿起刚拆下来的李恬蕊的头看了看,语气凶狠地说:“李恬蕊和叶真真想把我赶出寝室,我不愿意,她们就把我从窗台上推了下来,这两个人真是该死!”

看到这时张琪已经吓昏了,她才忧心地摸着自己的脸转头向湖面上照了照:“但我脸上血太多了,怎么洗液洗不掉,只好先借用她们俩的头了。”

搜索建议:校园黑段子之洗头  段子  段子词条  洗头  洗头词条  校园  校园词条  校园黑段子之洗头词条  
故事鬼故事

 一个故事

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孩儿,她的皮肤白皙而没有血色,嘴唇鲜红,眼睛可怖的大睁着,她行走在漆黑的夜里,寻找着。。。。。。”讲到这里围坐在火堆周围的人,都不...(展开)

故事

 宵鱼垂化的故事

【拼音】xiāo yú chuí huà【成语故事】春秋时期,宓子贱在亶父担任地方官。三年后,巫马旗微服去亶父私访,看见一个渔夫夜晚打鱼,把打上来的鱼又扔回河里...(展开)

故事历史

 火烧庆功楼

朱元璋自从做了皇帝之后,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生怕有什么人密谋策划,害了他的性命,夺了他的帝位。特别是那些功臣勋将,开国元老,更使他觉得可怕。偏偏这两年又碰上天象...(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