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啪!”

“妈的,没打着。”才刚入春,蚊子就开始出来了,天气热得不行,蚊子成群吵得叮得人没法睡,简直跟夏天一样,这世界是怎么了?

最近新闻总是报导离奇死亡的消息。说是市内多个地方都发现非正常死亡的死者,凶手和凶器不明,所有死者都是身体爆裂,血洒一地。由于发现死者的时候没有目击者,这系列案件还是一个谜。

“咚咚。”等了许久,朋友终于来了。那家伙两手提满了东西,啤酒、零食、有的没的,看来今晚真要大干一场了。今天我刚把一个新游戏弄到手,兄弟俩准备联手通关。

哥俩拿着手柄正杀得兴起,一只豹纹蚊站在朋友健硕的手臂上,无耻地吸吮着,游戏里的僵尸让我杀意正浓,头脑一热,我一巴掌朝蚊子拍了过去。

足足1分钟,我呆住没说一句话没动一根汗毛。眼前这是什么情况?电脑屏幕、地板、墙上、手柄上还有我的身上全是血浆,地上有一堆肉泥团,骨头全碎了,扭曲地摆着,肠肚爆了一地,我好不容易才从那张变形的脸认出那是自己的朋友。

我大叫一声,慌忙拿起电话报警,可是电话响了许久都没人接听。没办法我只好跑去警局,刚出门就被吓到了,街上隔一段就有一摊跟家里一样的肉酱,路上还有许多吓坏了疯了的人。我没多看直接往警局跑去。

警局里一阵混乱,电话铃响个不停,白纸和设置乱成一团,只剩下几个穿制服的人到处奔波,任凭我说什么也没有空去理会。我预感事情不妙,连忙回家锁好了门。

电视正在播放紧急新闻,市内离奇死亡的人数剧增,有目击者说自己打死一只蚊子,旁边的人就爆炸了。专家无法解释事情的原因,只是呼吁大家不能杀蚊子,因为根据目前情况猜测,把蚊子打死,被蚊子吸过血的人也会和蚊子一样的命运。

专家还没发言完,另一则新闻就插播进来,说不能任由蚊子吸血,否则身体的血会被蚊子吸尽而死,市内很多地区已经发现干尸和巨型蚊子,那巨型怪物估计是过量吸人血后的异变品种。

窗户哐哐响了几声,我转头望去,窗外是一只和人差不多大小的蚊子!我吓得倒退几步,一下被什么绊倒在地上,还没等我回头,一双干瘪的手从背后紧紧扣在我胸前,朋友那粉碎畸形的脸在我脖子旁边晃悠,随时要咬破我的血管动脉。被蚊子吸干血的人会复活成吸血怪物,这电影小说里才有的事情居然让我摊上了。

我伸手摸到桌上的水果刀,一把插进朋友的脑门上,那家伙一点没有在意,继续向喷张的血管靠近。窗台玻璃一阵巨响,几只其丑无比的细脚击碎玻璃伸进了屋里,接着窗框也承受不住倒下,怪物的头也挤了进来,脸上的绒毛丛中伸出一根半米长的针。

前面是变成怪物的巨型蚊人,身后是由人变成的不死蚊子,要怎么逃脱,我一下没了主意。这是身前的蚊人挺起嘴上的长针,猛地向我刺来。(待续)

(接续《血》)长针刺进了我身后的吸血怪物喉头,顿时血花四溅,吸血怪物紧握住巨型蚊人的刺针用力一扭,刺针断成两截,两只怪物开始扭打起来。

我无暇看下去,拔腿逃出了房子,短短不到10分钟时间,外面的世界就变了个样。街上横七竖八躺着干尸和肉泥,一些复活过来的吸血人匍匐着寻找猎物,天上飞满了巨型蚊人,从空中攻击地上逃跑的人们。呻吟声,尖叫声接连不断,世界彷如一片炼狱。

一个女生向我疾跑而来,我定睛看了一会才认出是班上的小茜,她身后跟着几个吸血人,勉强能看出是她家人。天上一只巨型蚊人也发现了她,盘旋一圈速降而下,向小茜冲来。我飞扑过去,把小茜推倒,巨型蚊人扑了个空,撞到前方。我拉起小茜要跑,几个吸血人蜂拥而上按倒我们,肩上一阵刺痛,我被咬了一口,那吸血人压着我身体,喝得兴起,我挣扎无效,趁乱回咬一口,把肩上吸血人的脸撕下了半边,他的眼珠子和牙齿顿时暴露无遗。我趁势推开吸血人,吐掉口中的腐肉腥血,又踢走几个正要攻击小茜的吸血人,拉起小茜就逃。

吸血人一个急转,向我们追来,巨型蚊人也调整好了方向,从我们头顶落下。

“快!这边!”不远处一个下水道里,一个少年伸出头召唤我们逃进去,我把小茜一把推了下去,自己也跟着翻身跳下,巨型蚊人紧紧从我背上划过,撕下一块皮。

顾不上摔痛,我回头看了一眼下水道的入口,少年已经封好了井盖,我们算是暂时逃脱了追杀。

长舒了一口气,我们这才发现下水道里有光,里面聚了好些人,个个衣衫褴褛,灰鼻黑脸。那些都是成功活下来的人们,被逼藏在这里等待救援。

然而,一等就是一个月。

没有人来救我们,或许,外面的世界都已经被吸血人和巨型蚊人统治了。这个月里,我们透过还运行的手机网络,看到地上的情况。人们不再管他人的死活,一律残杀所见的蚊子,许多人被自己同胞杀死,可是没有人找到解决的方法,也没有人知道这场灾难的来源。我们或许成为了世上最后的一批人类,没有办法反抗,只好等死。

好几个同伴为了找食物和水冒险出去,却再也没有回来。有几个则忍受不了饥渴,宁愿出去变成吸血人,起码不需要为饮食、死亡而烦恼。小茜好几次想要外出投降,也是被我好不容易才制止。一个月,原本有几十人的队伍,如今已经所剩无几。

我们快要到极限了。

小茜突然眼睛闪着光,一直望着我。我有点不寒而栗,问道:“怎……怎么了?”

小茜说:“你那时也被吸血人吸过血,为什么没有异变呢?”一阵兴奋感涌上心头,我认真细想当时的情景,吸血人咬伤我,喝着血,我也咬破了它的脸,灌了满嘴腥血。或许那就是原因,也是治疗异变的方法——喝回自己被吸走的血。

尽管知道了原因,可是单凭我们几个根本就实施不了逆转。外面的世界已经乱成一通,已经无法确定每个人血液的去向。人类绝望了。

“啊”的一声,小茜一甩手臂,一只豹脚蚊“嗖”地飞开,我们伸了几把手没有抓住,最后就这么看着它飞离了视线。我回头看看小茜,她一脸惊慌,要是不能喝回自己的血,她很快就要变成怪物了。

第二天,小茜不见了。我不忍心扔下她不管,于是带好武器,爬出了地面。地上一片荒芜,到处是血肉残骸和废墟。巨型蚊人和吸血人都少了许多,或许它们到另一个新的地区找猎物了吧。

走了好久,终于在一堆巨型蚊人尸体中找到了小茜。她趴在尸体堆中大口啃咬,听到我走近,就咧开血红的嘴笑着说:“我一个个去喝怪物的血,总有一天会找到咬我的那只蚊的吧。”(完)

搜索建议:  血词条  
故事

 呼噜噜的声音

    在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有山有水,有草有花,有树有石。在那里,住着一个可爱的熊娃娃和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他们一起住在这里的还有,...(展开)

故事

 大灰狼的隐身帽

 大灰狼妈妈有三个儿子。  当大哥的小灰狼,长了个大大的黑鼻子,模样有点儿丑。  当二哥的小灰狼,长了一对小小的小耳朵,模样也有点儿丑。  做弟弟的小灰狼,长了...(展开)

故事历史

 朝鲜壬辰卫国战争

日本水兵都爱吃鸡,他们吃腻了船上贮存的土豆和咸鱼,吵吵嚷嚷地要上岸去逮活鸡煮汤吃。长官把这些馋嘴士兵狠狠地骂了一顿,说:“岸上的朝鲜人厉害得很,几天前,有几个伙...(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