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显卡

显卡

我和舍友分住一间公寓的两个房间。那天晚上两人游戏正玩得欢,一声惊雷,插座“啪”的一声小爆,屋里乌黑一片,游戏声也顿时沉寂下来。几秒过后,我和隔壁房间的舍友同时大骂了一声。

很快电灯重新亮起,我俩迫不及待重新开启电脑。B的一声,屏幕上的登录界面让我松了口气,然而隔壁的骂声却越来越大。我走进舍友房间,他无辜地看着我,屏幕电源灯还亮着,进入系统的声音也从音箱传出,只是没有一点画面,十有八九是显卡烧了。可怜的家伙,平时要玩到凌晨的舍友那夜无奈早早上了床。

第二天下班回家,舍友已经在房里开打,枪声爆炸声此起彼伏。“显卡换好了?”我隔着门问道。“嗯!”里面应道。既然一切都好,我也没多理会,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几天以后,我回到宿舍,听见舍友房里传来让人血脉喷张的声音,心想那小子看这片居然毫不收敛。然而继续听下去,觉得不太对劲。那明明是他和上次带出来的同事的声音!难道?

我偷偷走到他门前,悄悄打开门缝窥探,脑子突然蒙了。舍友的屏幕一片漆黑,什么图像也没有,那家伙靠坐在椅背上,视频线竟然插在脑后,从他眼睛里射出两束光,投影在荧屏上方的墙上清晰无比,里面两个肉团正忙得不可开交。墙上显示的,大概是那小子的记忆或幻想。

我顿时觉得有点毛骨悚然,关上门回到自己房间。接下来的一整晚,音乐声,视频声和游戏声陆续从隔壁传来,里面都有舍友和一些熟悉的声音,想必舍友把自己脑子里回忆和想象的影像都投射在墙上了。

天气炎热无比,我脱光衣裤,按下了空调开关。“啪!”清脆的一声响,声音全部停顿下来。糟糕!又功率过大短路了。我大叫一声推开舍友的房门,一阵烧焦味扑面而来。在我面前,是一颗烧得焦黑冒烟的头颅。脸颊和头顶被炸开了大洞,能直接瞧见里面的胶状血浆和黑牙。剩下的一只没被蹦出的眼珠依然透射着光束,漆黑的影像正对着电脑屏幕,偶尔闪过几下亮光,仿佛显卡被烧毁的症状一样。

搜索建议:显卡  显卡词条  
故事

 乌鸦兄弟

 乌鸦兄弟俩同住在一个窠里。  有一天,窠破了一个洞。  大乌鸦想:“老二会去修的。”  小乌鸦想:“老大会去修的。”  结果谁也没有去修。后来洞越来越大了。 ...(展开)

故事

 果里诺科河上的探险

 1979年7月16日,一艘从西班牙开出的船,经过艰险的航行,终于到达了委内瑞拉的库马纳小镇。它载来了两个心情无比激动的探险家:三十岁的柏林青年亚历山大·洪保德...(展开)

故事

 万卷书的传说

 明代,安徽亳州有书生,名叫欧阳搏云,字苦书。本是出生在宦官之家,后因家境日下,渐渐败落,十分贫寒。但是,书生不甘命运的安排,更不愿寄人篱下,决心考取“功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