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凶案

★ 凶案

他是我的同事,叫杰。我们共事了很多年,他知道我很多秘密,最近董事会要派人下来查账,他跟董事会那些人有些接触,我开始担心起来。我决定做一件事情,杀人灭口。

那一天是2012年4月11日,晚上像往常一样,我约他到我家去谈事情,我给他准备了一壶特制的茶,他似乎知道我要做什么,意味深长的看着茶壶,嘴角扬起一个不屑的弧度,但他还是喝了下去,没一会儿他就毒性发作死了。

死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痛苦,表情依然是不屑,就像早看出我的把戏,看看到底会怎么样一样。我颤抖的用手探了探他的呼吸,总觉得他会忽然坐起来一般。

确定他已经没了呼吸之后,我将他装在一个事先准备好的麻袋里,清理了现场,准备抛尸。

抛尸的地点我早就看好了,是一处隐秘的林子,很少有人会去。但我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我会被发现。我最近亏空了一大笔钱,我办好了移民,准备悄悄的离开这里。

就这样忙碌了一晚上,我慌张的处理了他的尸体,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回家了,只要能撑过一周我就能成功的出国了。据我了解他没什么亲人在这边,朋友也很少,基本上只跟我来往,那个林子又很偏,应该没那么容易被发现。我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一晚都没睡好。

第二天,我打起精神去上班,尽量不要露出马脚。我故作镇定,梳洗一番后就出门了。

上班的时间到了,他的位置是空的,但是没有人询问他去哪了,我不禁感叹人情如纸薄啊,这样也好,下午董事会派来的那个人就要开始查账了,我已经准备好做的账,一切都在按我的计划进行。

快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依然没有人提起杰,我更加心安了。

下午董事会派的那个人到了,我心底一惊,出了一身冷汗,我看着他,他一脸笑意,公司的同事似乎并未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战战兢兢的打量着他,跟杰一模一样,我问了他的姓名,他淡淡的说:“杰。”

我咽了咽口水,继而惊呼的跑了出去,离开办公室的那一霎那,我发现我怎么在自己家,难道刚才那是梦。我擦了擦额头的汗,看了看表,这个时间不正是我邀请杰来家里的时间么?我只觉胸口一阵憋闷。

我慌张的拿起手机,拨通了杰的电话,通了,声音竟是从屋里响起的。我四处寻找着手机,却听电话那边传来杰的声音,他说:“别急,我马上就到了。”

我只觉一阵晕眩,昏倒在地上。等我再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办公室的大皮椅上,难道这只是梦。

我拿起手机看了时间,2012年4月11日,早上11点,是我杀他的那天,难道杀他的这些只是我的梦?忽然有人敲办公室的门,我应了一声,他进来了,是杰。

他在问我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我松了口气,看来之前确实是做的梦了,我开始犹豫晚上要不要杀他。我跟他边讲工作,边不时的看他,心底更是挣扎。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走出办公室,傻眼了,办公室空荡荡的,落着厚厚的灰尘,地上是散乱的文件。远处有个人快速的闪过了走廊,我追了出去。走出去的一瞬间,我又出现在我家。我正端着茶壶,在发呆,而杰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我。

我就要到忍耐的极限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怒吼一声,挥拳向杰打去,管他是人是鬼。惯性带着我的身体狠狠的扎在了沙发上,我猛的一抬头,又回到了办公室,我正一拳将董事会的特派员打翻在地,他的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周围的人惊呼起来。

我瘫坐在地上,人群中一张熟悉的面孔闪过,是杰。他满脸嘲讽的表情。耳边轻轻的飘来一句话:“我要让你永远困在杀死我的那两天。”

搜索建议:凶案  凶案词条  
故事

 爱睡觉的种子

 种子的使命是发芽、生根,结出果实,即可以让自己的种族繁衍下去,又为人类或其他动物提供食物等需要的东西。可是,有的种子以为他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睡觉,古古3就是这...(展开)

故事科学

 糖精

    甜铅笔带来的糖精    19世纪70年代的一天,旅居美国的俄国化学家法利德别尔格的家人为他举...(展开)

故事

 齐威王的礼物

 齐威王在位的时候,有一年,楚国出兵大举进犯齐国。齐国的兵力远不是楚国的对手,齐威王情急之下,只好派人向赵国求救。  齐王拨出黄金100两,车马10辆作为礼物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