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的士司机

的士司机

前一个的士司机朋友跟我讲过的一个事情。

所说的那个的士司机姓沈。

老沈30多岁,下了岗,在社会上混迹几年,也没找到什么出路,于是就学了驾照,开始了当的士司机的营生。他当时还没有自己的的士,就做挑土司机,专门开夜班。每晚勤扒苦挣,一个月能挣到两千块左右。老沈很知足了,这比上班挣的多得多。

老沈一般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去夜市摊子吃点宵夜。一来是饿了,二来是吃点东西,人会有点精神,说不定还能撞到生意。一般的的士司,一到晚上两点,就凑在夜市喝酒,然后打牌,或是睡觉,到了早上就交 车。老沈不像他们那么懒散,老沈的家庭负担重,想多挣点钱。

宜昌的的士宵夜摊有几个,伍家岗的一直都在,北门以前是的士司机定点宵夜地,可是后来做的好,竟然延续了陶朱路的热闹,成了一般人也喜欢的夜市。

不过十三码头的的士夜市,始终,都是做的士生意,一般人去的不算多。到了凌晨,的士司机就把车停到十三码头的街道上,下了车就去摊子上宵夜。相熟的洗车小工,看车身的肮脏程度,就知道司机要洗车。忙忙的拿着喷头去冲刷。

一个晚上老沈收车收的很早,十二点就收了。这时已经是冬天,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春节。街上的人没有秋天多。生意就差一些。但今天老沈收车很早的原因是他刚刚跑了两趟大单子,送了两个客人去三峡,回来的时候在接待中心打算低价接几个人回市内,没想到碰到了一个有急事回市内的,价都没讲,打表回来。

这样一来,今天的收入就比往常多了一倍还多。这么冷的天,估计下半夜也没什么人了。就早早的到了十三码头的夜市,舒坦的坐在路边的摊在上,等着老板过来招呼。

他今天心情很好,特意点了烤鱼,还有一些别的烧烤。老板在他点菜的时候,给端了一壶放了姜的黄酒。他故意多了些菜,他等着看有没有关系不错的的士司机朋友也来宵夜,打算热情的招呼他们过来一起喝点酒。

“看是那个运气好,让我请一顿。”老沈开心的想着,他打算吃了宵夜,就回家,今晚可以睡个整觉。

可是没得哪个朋友有这个口福,老沈的酒菜都上齐了,都没有熟人来。的确,现在连一点都不到,对于的士司机来说,实在是太早了。老沈在考虑是否把吃不完的烤鱼打包。

这时候,夜市摊在来了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衣着很平常。虽然是如今流行的样式,但总是看着土气,衣服的布料很差。

那个男人就站在夜市的烧烤摊前,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砂锅料,眼睛瞧着砂锅牛肉、肥肠。。。。。。。嘴里好像要滴出涎水来

夜市老板正在火槽上烤羊肉串,看着那个男人,说道:“你天天来糗(宜昌方言:缠、磨蹭对方),我怎么也是做生意的撒,不能养着你撒。”

那个男人不说话,就是看着砂锅里的肉。嘴里说着:“老板你是好人,有好报,到时候生意好。。。。。。”

老沈看着这个斯文的乞丐,也觉得好笑:这人嘴巴这么乖巧,怎么会连饭都吃不上呢。”

那男人用手指勾到自己的嘴巴上,还是死死看着食物。但他真的很斯文,只是看。虽然眼睛都放出光来,却并没有要偷偷抓着吃一块的意图。老板估计对他很了解。仍旧自顾自的烤烧烤。知道他不会偷食物。

给老沈热黄酒的打杂的小工,和老沈很熟了,看见老沈看着那男人,就对老沈说:“这个人十几天前不知道从哪里来,第一晚老板给了他一碗汤喝,他就记住了,连续这几天都来。老板看他可怜,每次给点东西他吃。”

“哦,他看来神经有点问题,把你们老板当爹了。”

“我看也是的,你看他说话的样子,慢条斯理的,都要饿死了,还是不着急。”打杂的小工继续说道:“老板对他说,你有手有脚,干脆来洗车,有个事做,吃饭总不成问题撒。”

老沈说:“你们老板真是个好人。”

“可是他好像听不懂,没答应也不答应,吃了东西就走了。”小工说道:“所以这两天老板也不给他吃的,一个年轻八轻的人,好吃懒做。。。。。。。”

老沈看着那个饥饿的男人,还是站在砂锅料面前,凄楚的看着。

老沈看着不忍,心想,反正今天也是想招呼个人来一起宵夜。干脆,就请他了吧。

老沈就跟那男人打招呼,叫他过来就坐。

那男人欢天喜地的就坐过来了。废话也不多说,立即狼吞虎咽的吃烤鱼。

老沈劝他:“你是不是从饿牢里放出来的啊,慢点吃,莫卡住了。”

那男人仍旧是一副饕餮的吃相,唔唔的不答话。

“又没得人跟你抢。”老陈笑了:“你是饿死鬼啊。”

那男人听到这句话,猛的把头抬起来。一只手还在擦下巴上的油渍。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是饿死鬼啊?”那男人的虽然顺着老陈的话开玩笑,但语调又很平静。

这时街道上就刮了一阵陰风,冬天了,风虽然不大,却吹的人冷飕飕的。老陈把衣服裹紧。

那男人不说话了,继续埋着头,狂嚼猛咽。

第二天,老沈还是很早就到了夜市,今天他却没有昨日的好心情。他今天的生意很差,带了一个酒鬼到西坝,那酒鬼下了车却不给钱,还要打他。然后就一直带不到人,天又开始下雨,街上更没有人了。老沈心情不好,想着好在昨天赚了点钱,干脆今天也早点吃了宵夜,回家休息吧,反正下半夜也没有生意了。

今晚老沈及没有昨晚那么抛洒,舍不得点烤鱼。只叫了一碗包面,一瓶啤酒,闷闷不乐地喝着。冬天很冷,又下着雨,老沈喝着啤酒,一口啤酒下肚,刺寒从喉咙一直冰到腹部。全身都冷冰冰的。

老沈正要吃一个包面,突然发现昨晚的那个乞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坐到他对面。

那乞丐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碗里的包面。

若是平常,老沈就肯定要把这个乞丐赶走,这男人真是脸皮厚,谁给他好处,他就缠上了。可是今天老沈的运气很不好,看着这男人饥饿又可怜的模样,心里就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老沈就又叫了碗包面,推到那男人的面前。

那男人连筷子都不用,端起碗就往嘴里倒。不知道咀嚼没有,三两下就把一碗包面解决,连汤都喝的干干净净。

老沈以为那男人吃了包面就要走了。

却不料那男人竟然仍稳稳当当的坐着,“我想吃烤鱼。”

“我今天没挣到钱。”老沈苦笑着,“请不起你吃鱼。”

“我要吃烤鱼。。。。。。。”

老沈没招了,不理会那男人。

“那我要吃烤茄子。”那男人仍旧无理要求。

老沈心想,算了就当是做个好事吧,就要求老板烤个茄子来。

“今天茄子卖完了。”老板不知道是觉得那男人讨厌,不想给他烤茄子,还是真的没有茄子了。

老沈匆匆把剩下的包面吃完。站起身,掏钱结了帐。就要开车回家。

那男人还在祈求他:“我想吃烤茄子。”

老沈开车走了。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老沈仍然是每晚开着的士,挣着辛苦钱。

又是一个晚上,生意不好也不坏。普普通通的一个晚上。老沈还是老时间,凌晨三点去夜市宵夜。一碗包面还没吃完。邻桌的三个年轻人,就问他还做不做生意。

老沈说,做啊,怎么不做呢。你们去那里?

那三个年轻就说,我们去小溪塔城标,不打表,三十块钱,行不行。

老沈说,这么晚了,我回来肯定没的生意,四十吧。

三个年轻人就嘀嘀咕咕的商量一会,最后说,那快点。我们走。

老沈心里想了,从发展大道上高速,走沙河,路程会短很多,不打表的话,今天这单生意有做头。

老沈也不耽误,跟夜市的老板说:“等我回来给你付钱啊。我个把小时就回来了。”

老板说:“要不要我给你准备点烧烤。”

老沈一想,这趟可以挣点小钱,就说:“恩,留几串羊肉串。”

老沈上了车,那三个年轻人两个坐到后面,一个坐在他身边。

老沈正要打火,这时候,那个吃了他烤鱼的男人,拼命的敲他的车窗。

老沈摇下车窗,问他:“有什么事吗?”

“我要吃烤茄子。”

老沈心里好笑,这个乞丐真是有毛病,是个疯子,真是缠上他了。

老沈把车发动了,对那男人说道:“老子算是信了你的邪!好,等我回来,我请你吃烤茄子。”

那男人把老沈的车门紧紧抓着,“我要吃烤茄子。。。。。。。”

坐在副驾驶的年轻人烦了,“你个疯子,闹些什么!格老子滚!”

老沈慢慢的踩油门,车开走了。

老沈在反光镜里看那个男人有没有摔倒,可是反光镜里,什么都没有看见。

的士开到云集路,在商场旁边等红绿灯。绿灯亮了,老沈的的士开过东山大道的路口,准备进隧道,直接去发展大道,上高速。

可是的士在即将进隧道的时候,突然就嘎然停止。老沈开车有点经验了,连忙打盘子,车歪了歪,停在火车站的阶梯下不远处。火车站阶梯上的人都把他的车看着。

三个年轻人都因为惯性,身体往前撞了一下。老沈连忙给他们打铺,说有可能是车子出问题了。一面赔罪,一面下车看情况。可是围着车看了一周,没什么特殊的问题。打开车盖看发动机和蓄电池,都是正常的。

老沈又上了车,对三个年轻人说:“没事没事,现在就走。”

可是车虽然发动了,也感觉到车轮子在转动,可的士就是不走。老沈踩了油门,的士竟然打起转转。这下,走不成了。

老沈说没得办法,要修车。三个年轻人很着急,说老沈耽误他们的正事,下了车,另外找地方拦的士去。老沈也不好意思找他们要钱。

老沈心里想着今天火怎么就这么背呢。带个酒鬼不给钱,好不容易有个大生意,车却坏了,又被飞了单。钱没收到不说,还要掏钱修车。

老沈想到这车送到修理厂,至少是几百,又没出事故,保险业不得赔。就自己挨着车团 团 转,想自己看看到底车有什么毛病,自己能修好是最好了。

可是把车盖打开,怎么都检查不出毛病。老沈心里奇怪,就俯下身,往车底细细的检查。

不看还好,看了老沈毛骨悚然。老沈看见,的士的驱动轮,左轮被一只手给死死的抠住,那只手惨白惨白,胳膊从地下伸出来的。

老沈吓住了,难道那个男人真是个鬼!

看来这个鬼,吃不到他的烤茄子,故意为难他,不让他好好做生意。

老沈又去看车轮,却发现车轮下什么都没有了。老沈心里忐忑不安。又上车发动,的士现在却一点故障都没有了。一切正常。

老沈小心翼翼的调了头。慢慢的开回了夜市。

下了车,老沈对夜市老板说,“来个烤茄子,不,三串。”

老沈坐下了,战战兢兢的问老板,今天那个找我要烤茄子的男人呢。

老板说:“那个死皮赖脸的好吃佬啊,很久没见了。”

“可是刚才他还在这里啊,要我请他吃茄子呢。”

老板就笑他开车开累了,眼睛花了。刚才明明看见老沈吃包面吃了一半,就和三个年轻人上车。那里有什么人找他要烤茄子。

老沈知道自己遇到鬼了,饿死鬼。找他要烤茄子吃的饿死鬼。

不给他茄子吃,就不让他做生意的饿死鬼。

老沈遇到了鬼,他没跟任何人说,如果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他也许就当是一件很普通的小事给忘掉。可是他过了半个月,再到夜市吃饭的时候,和的士同行们一起喝酒。

听见同行们聊天,的士司机么,当然聊的就是开的士有关的事情。

说是,前几天,一个同行倒霉了。警察在沙河附近找到了一个的士的士停在高速路的岔路边上的草地里,很隐蔽,所以过了很久才发现。的士司机死了,被人勒死的。身上的钱和手机都被抢了。

老沈问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同行就笑他,怎么都不看报纸的,就丢了张三峡晚报给他。

他看了的士司机被杀的报道。仔细看了警察推断出的凶杀案发生的时间。

正是他打算带那三个年轻人的那晚。

老沈心里百感交 集。连忙点了十个烤茄子,放在桌子上也不吃,就这么放着。

别人问他为什么,老沈竟然哭了。

老沈如今还在开的士,自己买了新车,接手了个的牌。他还是三分之一跑夜班。

他宵夜有个习惯,每次都要点个烤茄子在桌上,却不吃。

我的那个开的士的朋友问他为什么每次点个茄子却不吃。

老沈就说:“我欠一个人的茄子,在等他来吃呢。”

我的朋友就问为什么,等这么多年,那人还不来吃。

老沈当时喝了点酒,口齿不清的说起来。

于是我朋友就知道了这件离奇的怪事。

搜索建议:的士司机  的士  的士词条  司机  司机词条  的士司机词条  
故事鬼故事

 西域乞丐

晋朝时期,石崇是京城洛陽的大官,颇为风光。这天,石府门前来了一个乞丐,这乞丐二十来岁,鼻子高挺,是个西域胡人。石府门丁扔给乞丐几文钱,谁知这西域乞丐根本不理,反...(展开)

故事科学

 种痘免疫法的发明

 中国人在公元10世纪发明了种痘免疫法。这种方法最早是由四川省峨嵋山隐居在山洞的炼丹家发明的一种天花痘苗接种术。北宋丞相王旦的长子死于天花,为了防止其他人也传染...(展开)

故事

 萨拉波娃:女王归来

 莎拉波娃赢了!2012年法国网球公开赛落下帷幕,俄罗斯美女莎拉波娃首次在罗兰加洛斯的红土场捧起苏珊-朗格郎杯,夺得其职业生涯中首个法网冠军,也实现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