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西瓜

★ 西瓜

车开到陵园路站的时候,赵东平习惯性的往站牌下看了一眼。

一个拿着菠萝的女人静静地站在那里。

女人长得很文静,长发,白裙,黑框眼镜。

东平知道女人是烈士陵园的售票员。有好几次,他故意把车停在她旁边,仔细地看过她胸前的工作证。他还知道她的名字,吴玫。

公交 车没有来,雨,却来了。吴玫没有带伞。

看着缩在站牌下的吴玫,赵东平心中一动,他拿起伞打开车门,走了过去。

“谢谢。”吴玫擦着头发上的雨水。

东平看着全身湿透的她,竟然有些莫名的心疼:“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吴玫低下了头:“不用了,谢谢,您能把伞借我用下吗?”

“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你看你身上……”

一个女人身上穿得若只是件很单薄的裙子,这件裙子又被雨水打湿了,那么她现在的样子,实在是不能让别人看的,尤其是男人。

裙子紧紧地贴在身上,她的腿修长笔挺,胸部饱满结实,因为受凉脸色有些苍白,却更衬出了她女性的柔媚。

吴玫红着脸,小声说道:“我住启陽路。”

车窗是微开着的,雨丝从缝隙间吹进来,把城市的暧昧 也带进了车厢里。

东平很惬意地开着车,他容光焕发,精神愉快,看起来实在是不像个四十岁的人。他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和吴玫之间一定能发生些故事,他对自己一向很有信心。

后座传来一阵咀嚼声。

东平想起了吴玫手里的菠萝。他以前也很喜欢吃菠萝,可自从妻子出车祸以后他就再也不吃了,妻子是出去给他买菠萝的时候遭遇车祸的。

东平的妻子是个很丑的人,那时候他们住在另一个城市,生活清贫而平淡,最大的享受就是周末的时候在路边小摊买一个菠萝,那是他和妻子最喜欢的水果。

后来,赵东平从一个民工变成了装修公司的老板,他渐渐就觉得妻子和自己是那样的不般配。于是有一天,妻子就出了车祸。

再后来,赵东平离开了那个城市来到这里,他很庆幸自己认识了吴玫。

吴玫的眼神很像他妻子,当然了,她比他妻子漂亮很多。

车已经开到了启陽路的一个小区,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雨却是越下越大。

“上去坐会儿吧。”吴玫站在车前,她说:“你也不把车窗关好,看你衣服都湿了,上去我给你烘一下。”

东平笑了,他下了车锁好车门,跟在吴玫后面朝楼上走去。

薄薄的裙子湿透以后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她的腰肢轻轻扭动,是不是扭给自己看的?赵东平看着她,看的正是他本来最不该看的地方,他忽然觉得全身发热。

楼道里很安静,又一阵咀嚼声传来。

东平突然愣住了,他发现吴玫手里的菠萝还是完好的,没有被咬过的痕迹。

咀嚼声是不是吴玫发出来的?她吃的是什么?

他忽然觉得全身发冷。

“你一个人?”赵东平打量着房间。

吴玫端给他一杯热茶,说道:“是呀,你呢?”

“我也是一个人。”

“讲一讲你过去的事,好吗?”吴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凝视着他。

“小时候我家里很穷,我十几岁就……”赵东平笑了笑,说道。

吴玫打断了他:“我不想听这些,说说你妻子吧。”

东平却不想说,他盯着手里的杯子,说道:“刚才我听到有吃东西的声音,你吃的什么?”

“菠萝。”吴玫笑了,“你等下,我给你给拿一块。”

“菠萝很好吃。”赵东平的脸上却一点很好吃的意思都没有,他在苦笑。

“你好像不喜欢吃菠萝。”吴玫的声音有一点幽怨。

“没有,没有,我很喜欢吃菠萝的,这是衣服湿了有点冷……”

吴玫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去洗个热水澡吧。”

东平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吴玫已经躺在了床 上。她是个女人,鲜花般盛开的女人。他是个男人,不算年轻却依然身强力壮的男人,于是……

于是现在赵东平不会动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她的呼吸也停顿了好久。她喘息着说道:“你真不是个好人。”

“我本来就不是好人,尤其是遇见像你这种女人的时候。”赵东平说着点上了一支烟。

吴玫趴在他的胸前,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东平想了一会儿,说道:“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在床 上的时候不是好人。”

她笑了,吃吃地笑道:“其实我不在床 上的时候也不是一个好人。”

“是吗?”赵东平想起了她刚才的疯狂,忽然很想再做一次坏人,他的又手动了起来,她的身体随着他的手扭动着。

“等一下。”吴玫抓住了他的手,“你想不想先听个故事?”

东平一怔:“这个时候你让我停下来听故事?”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坚硬如铁。

吴玫翻了个身,从床 上坐了起来,她盯着赵东平,缓缓说道:“在一个小城里,有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的日子清贫而温 馨,他们最喜欢吃的就是菠萝。每次都是妻子出去买,买回来以后丈夫削皮,这样的日子他们过了五年。后来,丈夫发财了,他就觉得妻子配不上他了。终于有一天,妻子在出去买菠萝的路上遭遇了车祸,虽然丈夫已经不再吃菠萝,可是她依然会每天都出去买,没想到这一次却是最后一次。她被那辆汽车撞飞的时候,手里还紧紧地抓着刚买的菠萝,被血染红了的菠萝。”

东平仔细地听着,他没有说话,两眼发直,好像已经不能动了。

吴玫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丈夫听到妻子车祸的消息以后,都没有去看她最后一眼。是路人把妻子送进了医院,你知道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她说的什么?”赵东平嘴角眼角的肌肉已经僵硬,脸色苍白。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吴玫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这就是妻子的最后一句话。”

东平看着吴玫的眼神忽然变得很恐惧,好像她这一瞬间变成了魔鬼。

吴玫居然笑了:“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你是谁?”赵东平脸色已煞白,表情变得极其奇怪。

“看下这本病历吧,里面记录了这几年我看病和整容的全部经过。”

东平凝视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对不起。”

吴玫冷笑:“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全身无力?刚才你吃的菠萝和喝的水里我都放了安眠药,你太累了,应该多睡会儿。”

东平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就好像一个疲倦的人睡着了一样,他竟然出奇的平静。

吴玫看着睡着了的赵东平忽然笑了,她俯下身吻了吻她,然后很仔细地给他穿好衣服,她就这样站在床 边看着他,一直看着,一动不动。

“我爱你。”她忽然说道。

天要亮了。吴玫轻轻地长舒了一口气,她从床 下拽出了几个很大的袋子,袋子里全是菠萝……

三个月以后,几个建筑工人在拆迁旧楼的时候发现了赵东平的尸体,他的四肢被人绑在了床 上,身边堆满了菠萝,尸体已经高度腐烂,菠萝却依然新鲜。

这是一栋危楼,已经很多年没人住了,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为什么会死在这里。pol一ice在现场发现了一个烈士陵园的工作证,后来经过调查,工作证上这个叫吴玫的女人确实在那里工作过。

但是,三年前她就死了。

搜索建议: 西瓜  西瓜词条  
故事 亲情

 红烛

 这是一条无名的短马路,在北京市区交通图上找不到它。马路左侧,一幢幢高楼比肩耸立;右侧,几乎完全被一座仓库的围墙占据。在围墙沿河畔转角处,有一间只能算做是房子的...(展开)

kuaihz.com
故事

 暴虐无道的故事

【注音】bào nüè wú dào【成语故事】晋朝时期,朝廷内部争权夺利的战争日趋激烈,江州刺史桓玄起兵攻占建康以西的土地,桓玄的侄子桓振被任命为淮南太守,他...(展开)

kuaihz.com
故事 童话

 令人叫绝的乐师

 令人叫绝的乐师  有一个技艺一流的乐师,他的小提琴演奏令人赏心悦耳,激动不已。  一次,他怀着愉快的心情到森林里去漫游,走了一段路,觉得一个人太无聊,就自言自...(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