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狗夫宝龙

  1、绣球招亲

  从前,有个刘家庄,庄上有个高老汉,膝下无子,四十岁那年,生了个女儿,取名续香。女儿长到二岁,老婆就撒手西去了,剩下父女俩相依为命。高老汉一把屎一把尿把女儿拉扯到十六岁,眼见得女儿出落得跟天仙似的,心里既高兴又发愁。高兴的是女儿将来如能找个好人家,自己老来就有了依靠;愁的是庄上的恶少刘漭,要将女儿霸为己有。

  这刘漭已有两房妻室,仍成天在外声色犬马,不干好事,谁家的姑娘要是被他看上了,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那天也是合该出事,续香在屋外采花,不巧就被刘漭撞上了。刘漭上来就要非礼,吓得续香边叫边往屋里跑。高老汉出来一看,见是刘漭,心里一惊,忙赔笑脸:啊呀呀,刘少爷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刘漭一手牵着狗,一手用鞭子指着高老汉说:老不死的,这是你的女儿?高老汉点点头:正是在下小女。刘漭把鞭子一弯,说:你的女儿我要了,明天就送过来。高老汉说:小女还小,不成啊。刘漭不奈烦地说:小的好!本少爷就喜欢嫩的。

  当天晚上,父女俩一起商量对策。这续香虽然年少,但聪明,心高,性烈,怎么也不肯嫁给刘漭这种恶棍。高老头急得六神无主。续香说:爹,就抛绣球吧,谁抢到了我就嫁给谁,那怕是狗是猫我都认了。高老头长叹一声:只能认命了!菩萨保佑我儿!

  第二天一早,就着人发出告示,在得雨楼酒家抛绣球招亲。庄上的男人,穷的富的,没结婚的,想娶小老婆的,还有那看热闹的,都来了,邻村也有不少人闻讯赶来。中午过后,高老头和续香登上得雨楼,向下看去,黑压压的都是人。续香想看清楚再抛,可那里看得清!心想,菩萨保佑!眼一闭,把绣球只管往空中一扔。绣球晃晃悠悠地向楼下飞来,地面的人你推我挤,早乱成了一团。这时,只听得汪汪汪地几声狗叫,一团白的东西像闪电一般飞起,一口咬住了那只绣球。大家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白毛狗抢到了绣球,不禁轰地笑了起来。这时,刘漭分开众人,走了过来,一看就乐了,原来这只狗是他的!这刘漭用鞭子朝楼上一指,大声叫道:高老儿,叫你女儿嫁给我,是抬举你,你偏要搞什么抛绣球的花样,现在怎么样?绣球被我的狗抢到了,你女儿还不是我的!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没那么容易!来人!给我把那小妞抬回去成亲!

  续香在楼上听得真切,想想自己抛的绣球竟然被刘漭的狗抢到了,又羞又气,急火攻心,眼一黑,一下子昏死过去了。高老汉抱着女儿失声痛哭。刘漭的下人已经冲到楼上,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起续香就走。高老汉眼见得女儿被人抢走,豁出老命抱住不放,被刘漭的爪牙一脚揣倒在地。

  续香被抬到楼下,突然哇地一声哭,醒了过来。这时,只听得楼上有人喊:不好了,高老汉跳楼了!大家转身看去,只见高老汉已经叭地摔在地上,七窍流血而死。续香猛地站起来,撕心裂肺地惨叫一声:爹-------,冲过去一下扑倒在高老汉身上,放声痛哭起来。那只白狗也唰地跟了过去,蹲在高老汉的尸体旁,一副悲切的样子。众人无不啧啧称奇。

  2、仙翁托梦

  刘漭将续香抓到家中,吩咐老妈子好生开导看管,想等续香情绪好一点就圆房。这些老女人说来说去就是跟着刘少爷吃好的穿好的之类,续香那里听得进去,对送来的茶饭碰也不碰,成天不说一句话,只是不停地掉泪。时间一长,老妈子说得也累了,对续香的看管也懈怠了。续香趁着不注意,一头就朝墙上撞去,吓得老妈子张大了嘴啊啊地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只见一道白光一闪,续香的头撞在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接着就听见噗地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续香睁开眼一看,地上躺着一条白狗,后腿不断地抽动着,眼睛正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泪水在一滴一滴地流出来。续香从来没有看到过狗会流泪,这是一条通人性的狗!它在用自己的命救自己啊!续香忘记了自杀,只顾忘情地把狗抱起来,抚摸着它的肚皮,上面撞到的地方已经发青了。续香叫老妈子赶快拿热毛巾来,给它敷上,然后轻轻地按摩着。白狗听话地依在续香的怀里,闭上了眼睛。续香想,这就是我的丈夫吗?你要不是只狗该有多好。

  几天过去了,续香一直在照顾这条狗。狗也慢慢地恢复了过来。这天,刘漭来了,对续香说,今天就办喜事。接着,就有老妈子来给她洗脸,开脸毛,梳头,换上新衣服,然后就要扶出去拜堂。续香死活不肯出去。刘漭一看,怕大喜的日子弄出事来不吉利,就说免了免了。

  续香悄悄把一把剪刀藏在枕头下面,准备晚上和刘漭拼个你死我活。

  晚上,刘漭喝得醉熏熏地进来了,看见续香,像狼一样扑了过来,就要脱她的衣服。续香从枕头下面摸出剪刀,朝着刘漭的前胸狠命扎去。这刘漭酒虽喝得多了点,可并不糊涂,看见剪刀扎过来了,腾出左手,一把就抓住了续香的右手腕,然后用右手夺过剪刀,扔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小美人,跟我玩这个,你还嫩了点。边说边撕续香的衣服,续香拼命挣扎,又打又咬,都无济于事,很快就没有力气了。续香想着今晚就要受辱,不禁悲愤万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床下窜出一团白白的东西,接着就听见刘漭嚎叫起来。刘漭回头一看,是自己的狗在他腿上咬了一口,血正顺着裤子流下来。刘漭大骂起来,可这狗像疯了似的,朝他直吠。他一看不对劲,赶紧一拐一拐地逃了出去。

  续香把狗抱上床,摸着他的背毛,问:你叫什么名字呀?那狗竟摇起了头。它能听懂人的话!续香高兴起来,说:你几次救了我的命,就叫你宝龙吧。狗点点头。

  第二天,刘漭吩咐下人把狗毒死。拌过毒药的肉拿上来了,可宝龙嗅了嗅就是不吃。下人什么办法都用过了,毫无用处。刘漭只好亲自出马,想出一条毒计,把宝龙套住了,牵到院子里,叫下人拿棍子来,准备吊起来打死。忽听见有人喊:住手!原来是续香。她对刘漭说,只要你放了他,我就跟了你。宝龙急得直跳。刘漭托起续香的下巴,说,你要是再耍花招,我就要了你的小命!续香说,你得给我三天的时间。刘漭同意了,然后叫下人把宝龙关起来。

  当天晚上,续香睡不着,在想着对付的办法。她想啊想,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一个地方,这里山清水秀,白云飘浮,很是美丽。这时从空中飘然而至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只听他说:孩子,闭上眼,跟我来吧,手只一挥,续香就觉得飘起来了,耳边习习生风。不多久,老者说:到了,这是灵隐山,山上有一洞,洞中有一泉,叫回形泉,不论什么动物,只要喝了泉水,就能变回人形。说完,不见踪影。续香大叫:仙翁!仙翁!猛然惊醒,原来是做了一个梦。她披衣起床,正是皓月当空,万懒俱静,刚才梦中的情景在脑海里越发清晰。她想起了宝龙,突然有了主意。

  3、逃命寻山

  续香心想在这里等死,不如逃出去还有一线生机,梦中之事,不论真假,也是希望所在,只要能把宝龙变回人形,拼死也要找到灵隐山。想到这里,她悄悄来到笼子前,放宝龙出来,然后溜到后门,见无人看管,开门朝西而去。

  两个出了庄,面前是一片原野,再向前不远就是山林了。这时,只听得背后人声鼎沸,火把攒动,续香知是刘漭带人追来了,没命地跑,那知路坎天黑,跑不快,不停地摔跤,宝龙急得直叫。火把越来越近了,有人发现了她们,大叫:在这儿,你们跑不了啦!宝龙转过身来,站在那里不动了。续香见了也转身站定。宝龙冲续香直叫,意思是要她快跑,续香不肯,说:要死一起死!宝龙边摇头边挥动着前爪,续香还是不走。这时,火把已到跟前,宝龙大叫一声,冲了过去,一阵乱咬,那些人没有防备,被咬得东倒西歪,哭爹叫娘,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宝龙乘机和续香跑进山林,跑啊跑,也不知跑了多少路,突然续香脚下一滑,咕隆咚滚了下去。

  朦胧中续香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的脸,睁眼一看,是宝龙。天上是火红的太阳,身旁是清清的流水,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山涧里,想爬起来,可浑身痛得厉害,不能动弹。宝龙见她醒过来就走了。不一会儿,他叨回一大把青草,然后把草放在嘴里嚼烂,敷在续香受伤的地方。续香的鞋跑掉了,两只脚板上没有一块好肉,宝龙把药给敷好,又去采些野果给她充饥,就这样照顾着续香。过了一个星期,续香的伤竟奇迹般地好了。她编了一双草鞋,和宝龙继续赶路。

  她们翻山越岭,不知经过多少艰难险阻,一天,来到一座高山之中。这山不见天日,阴气森森,非常险恶,几声兽叫,令人恐怖不已。突然刮起一阵大风,让人睁不开眼睛。风过后,续香睁眼一看,一只黑纹大白虎张开血盆大口正向她扑来,眼看前爪就到跟前了,猛听见宝龙吼叫一声,向白虎冲去,两个咬作一团。续香一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等她醒悟过来,宝龙浑身已是血迹斑斑。续香急了,发一声喊:我跟你拼了!一头向白虎撞去!可怜这弱女子,为救宝龙,不惜以死相拼。这白虎被续香一撞,竟化作一股青烟,不见了。再看宝龙,已是奄奄一息,气如游丝。续香抱起宝龙,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见一山洞,进去把宝龙放下,探探鼻子,已经断气了。续香放声大哭起来,寻思自逃出刘家庄以来,受过多少危难,九死一生,如今灵隐山还没找到,宝龙就归天了,怎能心甘!我一定要救活他!续香对着宝龙的嘴,一口口地往外吸血污。那血污又脏又腥气,闻着都要作呕,何况是去吸!续香吸了七天七夜,到最后,那血污都有些发臭了,续香仍没有放弃。当最后一点血污吸出来时,奇迹发生了:宝龙慢慢地有了呼吸,然后睁开了眼睛:看到续香的眼泪正汩汩地往外流,突然,她两眼一闭,倒在了地上。

  4、变形谈缘

  续香醒过来时,看到宝龙无事,本是件高兴的事,可眼泪却不听话地流出来。宝龙也跟着垂泪,两个想起一路的磨难,抱头痛哭一场。

  续香和宝龙继续赶路,一路上问了许多人都不知道这灵隐山在何处。宝龙看续香一脸憔悴,于心不忍,冲她直摇头,不肯走了,意思是不要去找了,就这样在这深山老林里住下来,过桃园生活也不错。续香不肯罢休,对宝龙说,就是找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让你变回原形,成为我的夫君。宝龙十分感动。

  也许是续香的诚意感动了上苍,就在她们几乎绝望的时候,一座大山出现在续香的面前,这正是续香梦中的那座灵隐山。续香和宝龙攀藤而上,好不容易才找到回形洞。续香拿着水葫芦,就要进洞取水。突然,从洞里呼地窜出一条大蟒,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把续香吞了进去。宝龙奔过来救,已经来不及了。续香感到自己沿着黑咕隆咚冰冷的蟒腹慢慢地滑动,一会儿出现一丝亮光,看到有一个洞口,她钻了出来。这时宝龙已经赶到了,蟒蛇已经不见踪影,只见续香一路上留下的伤疤都没有了,比以前更美。续香用水葫芦盛满回形水,赶紧给宝龙喝。宝龙只喝了一口,就痛得在地上打滚。怎么回事?难道这水有毒?续香不敢给他喝了,可想到梦中的事都应验了,应当相信仙翁的话,于是,又给宝龙喝了第二口。宝龙停止了滚动,躺在那里痛苦地抽搐着,只见头皮开裂了,皮在往下蜕,血流了出来,露出白森森的肉。续香又给他喝了第三口,宝龙不再动弹,气息全无。续香想是不是给他喝多了,中毒死了,十分后悔。续香守着宝龙,整整三天三夜,她再也支持不住了,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边推边叫:续香,醒醒!她睁开眼,只见一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站在面前。续香问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伙子说,我就是宝龙呀。续香嚯地站起来,惊喜地问,你就是宝龙?宝龙直点头。续香一下扑在他的怀里,用手敲打着他的肩,呜呜地哭开了。经历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经历了多少回艰难险阻,经历了多少次生生死死,现在终于有了结果,怎能不喜极而泣!宝龙摸着她的秀发,对续香说我们应该高兴呀。续香说高兴高兴,于是破涕为笑,可眼泪还是照样在流着。宝龙搂着续香坐下来,对她讲起了自己的前世和怎么会投胎变狗的。

  原来宝龙前世叫齐文轩,是大学士,官至州府,为人耿直,浑身正气,一生清廉,死后本应升入天堂,而同朝为官的苟宴棣是个欺压百姓、贪得无厌的大恶人,本应打入地狱。那知现在的天庭和地狱受贿成风,苟宴棣用重金把那管死人登记和分配去向的小神、恶煞收买了,这些个小神、恶煞将齐文轩与苟宴棣调了包,要把齐文轩打入地狱。齐文轩告状到天庭,却不知苟宴棣层层都使了银子,关节全部被打通,告来告去都被驳回了。齐文轩不服,要告到玉帝面前去,可玉帝那管这等小事,连面都见不着,眼见得时间到了,没有办法,只好进了地狱。可狠的是,这一调包,原本齐文轩投胎是作主人的,却变成了狗,苟宴棣投胎为狗的却变成了主人,也就是现在的刘漭。

  宝龙感叹地说,世人都讲只要前世好好修,后世就能享福。他们那里知道天庭和地狱里的黑!

  续香听了,感慨不已。对宝龙说,你现在终于脱离苦海了,难道有贵人搭救?

  宝龙说,就像世上有清官贪官一样,天堂和地狱里也有正神好鬼。我的事被一个好鬼知道了,它很是不平,看了我的后世薄,给我透露了一点玄机,说我就是投胎为狗,也还是有机会,关键是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每次机会都是一次生死考验,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还说到时会有一人全力相助,两人同心才能化险为夷。那天看到你抛绣球,我想这是个机会,就拼命去抢了。

  续香锤打着宝龙说,你坏,原来你是早有预谋。那我们以后会怎么样呢?

  好鬼不肯说,反正是充满了磨难和危险,一步不慎就完了。你可要有吃苦的准备啊。

  续香说,只要跟你在一起,再苦再难我都不怕!

  宝龙把续香紧紧地搂在怀里。

  5、殿试中魁

  宝龙和续香无亲可投,两人商量下来,还是去京城好些,那里是天子脚下,繁华太平,谋生容易。于是两人跋山涉水,经过许多困苦,来到京城租了一间小屋,暂且住下。续香为人做些针线活,宝龙替人打打工,生活日渐有了起色。续香说我们还没成亲,同住一屋,恐被人笑话,不如把喜事办了。宝龙说你为我吃尽了苦,我一定要考取功名,风风光光地娶你,热热闹闹地办喜事。于是,这宝龙日夜苦读,加上前世就是大学士,人又聪明,三年下来,已是学富五车。这年,续香二十岁,宝龙说今年大考,如果高中,我们就办喜事,也好双喜临门。续香就天天盼着早日大考。考期终于到了,宝龙一路过关斩将,经过层层筛选,闯入殿试。殿试的题目叫《治国之道》。宝龙想起人间、天堂和地狱的种种弊端,于是将它加以归纳,逐条陈述,提出对策,旁征博引,挥挥洒洒写下了万言。考官见了宝龙的考卷,暗暗称奇,报给皇上圈定。皇上一看,竟爱不释手,连说好文!好文!想不到我朝还有这等人才。当即御笔亲批头甲状元,并赐府第一座。

  发榜这天,早有飞马来报。宝龙住的小胡同一下子热闹起来,老百姓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争相目睹这位状元郎的风采。官差喝开人群,扶宝龙上马,披红挂彩游城去了。游城回来,官差帮着宝龙搬往新居。小胡同的左邻右舍纷纷前来送行,有送鸡蛋的,有送红枣的,把个续香感动得直掉泪。邻居王大娘拉住续香的手不肯放,唠唠叨叨地说:我就知道这孩子有出息,你命好啊,都是前世修的福,以后要常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太婆。续香垂着泪说:大娘,我不会忘记这几年你们对我们的照顾,我会常来看大家的。

  马车走了,人们还聚在那里挥着手,不肯散开。

  宝龙和续香到了新居,一看这是一座豪宅,大门上有皇上题的清风阁三个大字,宝龙很是喜欢。管家和仆人上来见过新主人,只管忙活去了。

  趁着这股喜庆,宝龙和续香把喜事办了。消息传开,一连几日,都有京官和这次一同高中的榜眼、探花等一班新贵前来祝贺新喜和闹府。这天,又来了几人,宝龙和续香一看竟愣住了:其中一人竟是刘漭!原来这刘漭的叔父在京城做官,通过关系买通考官,得了试题,请人做好文章,事先写在衣服的里侧,考试时悄悄敞开衣服作弊,竟也榜上有名。这刘漭想结交新科状元,以便将来官场上有个照应,就约了几个新中的公子前来贺喜,不想看见续香觉得好生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打量了半天,突然想起与逃走的续香很像,只是她现在比以前更亮丽,更增添了几分富贵和优雅。于是就试探着问宝龙:嫂夫人可是叫续香?宝龙怕他纠缠不清,就说是叫秋荷。续香看见刘漭,气不打一处来,狠不得一顿棍子打他出门,可又怕被他识破身份,惹出麻烦,只好陪着笑脸应酬。

  等刘漭一走,续香呸地一口,对宝龙说:这家伙好像认出我了,怎么办?心里不免生出一丝忧虑。宝龙说:不怕,现在不是当年,他不知我的底细,我现在是新科状元,他能把我怎么样?续香说这人狠毒,又有些背景,还是防着点好。

  这刘漭干正事不行,来歪门邪道还真有一手,很快就托人打听清楚状元夫人是叫续香。这宝龙不认得我,为何要隐瞒夫人的名字?这里面必然有鬼!想起续香那倾城倾国的模样,原本是自己的老婆,现在竟作了别人的太太,心里很不是滋味,竟然害起相思病来,整日茶饭不思,精神恍惚,缠着他叔父想办法要把续香搞到手。他叔父见刘漭差不多奄奄一息了,心想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不好向哥哥交待,只好答应。他问刘漭:续香的官人就是那个新科状元宝龙吗?刘漭说正是。刘漭的叔父久在官场,为人阴诈,当下沉思良久,忽然一拍大腿说:有了!连夜起草了一份奏折,亲自入朝送给皇上。皇上看了不禁勃然大怒。

  这天,宝龙一早起来正要进朝奏事,外面来了一队官差巡捕,为首的展开圣旨,高声念道:皇上诏曰:新科状元宝龙无视皇恩,竟然蓄意谋反,大逆不道,即刻收监。钦此。然后把圣旨扔给宝龙宝龙当下就愣住了。巡捕不由分说,押上宝龙就走。

  续香在后面追着哭喊:宝龙!宝龙!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6、午门问斩

  宝龙被打入大牢,换上囚服,押解到直隶府衙进行突审。主审官叫胡端,见犯人带上来了,一拍惊堂木,大声断喝:下面跪的何人?还不快快报上名来!宝龙一一作了回答。胡端说你既是新科状元,为何不思报效,而要谋反。宝龙说并无谋反之意。胡端说,有人奏报你聚众密谋,想当皇上,以真命天子自居,你不想谋反,为何取名宝龙,这名字是何人所取。直到这时,宝龙才知道是自己的名字惹的祸。这一问,宝龙还真不知如何作答,说是夫人续香取的吧恐为世人所笑,别人也不会相信,想了半天,忽然想起了续香讲的那个梦,就回答是仙人所赐。这胡端听了感到真是荒唐透顶,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当下就叫大刑侍候,把个宝龙打得皮开肉绽,昏死过去好几次,可审来审去宝龙还是那句话。皇上催问审案结果,胡端没有办法,只好如实上报。皇上听了觉得有点蹊跷,亲自到堂听审。宝龙还是那句话,皇上问他能否证实名字是仙人所赐。宝龙摇头。皇上大怒,喝令推出午门斩首。

  却说续香醒来之后,急忙到处打听宝龙的下落,可那里打听得到,有人指点说要使银子才行。宝龙刚高中不久,那来的余钱,续香只得变卖些用具,去府衙和牢房层层使钱,终于打听到是因为取名宝龙,触犯了皇上,犯了谋反死罪,即将押往午门候斩。续香急了,击鼓喊冤。胡端升堂,问明是宝龙之妻续香为夫叫冤,就说此案为皇上所断,现已结案,叫衙役把续香轰了出去。

  续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门,就在大街上披头散发哭喊冤枉,泣诉皇上昏庸,要状告皇上。这可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看热闹的众人把她团团围住,就像看戏文似的,以为她是个疯子。

  正在这时,只听得锣响,有人高喊回避。一顶豪华官轿在卫士和仆人的簇拥下抬过来了。人群马上散开来,续香看得真切,蹭地奔过去跪在轿前,高声叫冤。卫士就要将续香拖走,只听得轿内传出一声:慢!然后问她是何人,她说是新科状元之妻续香。轿内长叹一声:你有何冤,状告何人。续香说皇上不分青红皂白,就断自己的夫君谋反,判为死罪,要告皇上草芥人命。轿内的人大声呵斥道:大胆!就你这句话,也该斩首!你不怕死吗?续香冷笑一声:如不能救出夫君,我活着有什么意思,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皇上凭姓名断人谋反,如此昏庸,如何能够治理天下!轿里的人暗暗称奇,心想天下竟有如此胆大痴情见识不凡的女子,不妨一试,或许有救。就问:你可有状纸?续香答:没有状纸,我要和皇上当面理论,如我赢了,皇上赦我夫君无罪,如我输了,甘愿与夫君一同伏法。轿内人高喊:回轿!只见这轿子掉转头直奔皇宫去了。

  续香忙问旁人轿内是谁,有认得的说看轿子应是当朝宰相张正义。原来这张宰相读了宝龙的万言策,对新科状元的才学十分赏识,得知他因名字获罪,又查得是有人告的黑状,就知是冤枉的,本想为他说情,谁知皇上亲自断案,这宝龙又对自己名字的来源说不清楚,怕惹祸上身,被皇上视作谋反同党,就没有出头。刚才听了续香一番话,想她必有把握澄清事实,因此也就甘愿冒险一试。

  续香稍微松了一口气,似乎觉得有了一丝曙光。这时,又听得有人鸣锣开道,一队武士押着一辆囚车过来。车上的人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形,头低着好像昏死过去了。续香仔细一看,竟是宝龙,哭喊着朝囚车奔去。宝龙听得有人喊,徒地睁开眼,四处寻找,见续香已被武士抓住,不能近前,便挣扎着拼足全身力气高喊:夫人保重!不要以我为念,寻户好人家好好过活,千万!续香哭喊着:不要!要死一起死!其情其景,凄惨异常,围观的男人唏嘘不已,女人也都跟着掉泪。有认得的说囚车上的就是新科状元,跟着就有人叹息说可惜可惜,还有胆大一点的很是不平,说新科状元怎么会谋反,朝庭真是昏了头了!

  宝龙被押往午门刑场,只待午时三刻一到,立马问斩。人群被武士挡在刑场之外,续香也只能远远地看着宝龙,想想这张宰相去了许多时辰,怎么没有消息,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听得三声炮响,监斩官将一根红签往地上一扔,叫道:行刑!刽子手将宝龙的头放在案槽上,在他的脖颈上拍点水,说:明年的今天是你的祭日,怪不得我了。说毕,把那把明晃晃的大刀高高举过头顶,朝着宝龙的脖颈砍去。

  续香惊叫一声,昏死过去。

  7、节外生枝

  就在这危急关头,忽听得远远连续传来刀下留人的呼叫,刽子手的刀在空中猛地停住,围观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一匹快马飞也似地就到了,从马上跳下一名武士,将皇上亲笔手书的缓刑二字交给监斩官,对他说皇上皇后即刻就到。

  续香已经醒来,旁人告诉她没有行刑,一会儿皇上就到。续香悲喜交加,一下子来了力气,站起来就向宝龙奔去。看守的士兵知是新科状元的妻子,眼见宝龙死罪就要免了,也不想太难为她,乐得做个好人,就放她过去。

  这宝龙头伏在案槽上闭眼等死,却不见刀下来,又隐隐听见有人叫刀下留人,这会又听见有人叫自己名字,像是续香,如同梦里一般,便抬起头来,一看果然是夫人披头散发跌跌撞撞哭奔而来。

  续香来到跟前,两人抱在一起,泪如雨下,天地为之动容。宝龙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续香说,我告了皇上,一会儿在这里要与皇上论理。赢了,夫君有救。输了,与你共赴黄泉。宝龙听了大惊,说你告皇上单凭这一条就是死罪,那里赢得了,夫人何必把命搭上,你这么年轻,要好好活下去才是。

  两人正说着,忽报皇上皇后驾到。原来这皇上听了宰相的禀报,也惊奇万分,没想到世上竟有人敢告自己,心想堂堂一国之君,还怕论不过一民间女子,到时两个一块杀也不迟,免得被人看作昏君。于是,传令缓刑。当时皇后也在场,也想去见见这位奇女子。

  皇上皇后在监斩台上坐定,吩咐带续香上来。续香上前跪下请安。皇上说,抬起头来,只见一张俊俏的脸上挂着点点泪珠,如同雨后含苞待放的嫩荷,一头散开的青丝就像瀑布飞泻,真是美伦美奂,楚楚动人,皇上心里叹道:三宫六院怎么就没有这等美人,不禁有点心猿意马起来,看来这宝龙是该死了。

  皇上半天才回过神来,说道:你夫君取名宝龙,是想当皇上,谋反之心已昭然如揭,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续香说,人的名字,如同符号,本身并无实际意义,怎能凭名字就定罪?如果取名揽月,是不是就说明他要把月亮摘下来?

  皇上反驳说,月亮不一定能摘得下来,但取这个名就说明有这个心。龙代表皇上,取名宝龙,就是想当皇上。

  续香说就依皇上所言,但这宝龙的名字却是仙翁所赐,意思为皇上保驾护航之意。因保字太显,所以就用了同音宝字,怎么能说是谋反呢?

  皇上说名字既然是仙翁所赐,可有证据?

  续香为救夫君,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从刘漭逼亲讲起,到抛绣球、如何深夜逃走,寻找灵隐山,怎么变形、考上状元等等一五一十讲来,皇上皇后及一班大臣都听得入了迷。

搜索建议:狗夫宝龙  宝龙  宝龙词条  狗夫宝龙词条  
故事

 相互尊重的故事

【注音】xiāng hù zūn zhòng【成语故事】战国时期,齐国宰相晏婴听说贤人越石文被主人卖给别人当奴隶,就花钱将他赎了出来。与他乘车回府,没有给越石文...(展开)

故事科学

 有待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地热能的开发会引起一些环境问题。地热水中常常含有一些有害物质,如较多的氟、硼、砷、汞以及重金属铬、镉等。其中还有些钙、镁离子,容易结垢。对于周围没有污水排放条...(展开)

故事

 水牛与黄头鹭

 一头水牛在田边,啃着嫩草,在它身边不远的地方站立着一只黄头鹭。那只鹭长长的腿,红红的嘴,橙黄色的脑袋,洁白的羽毛,煞是漂亮。水牛看到那亭亭玉立的鹭,就目不转睛...(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