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受宠若惊

受宠若惊

(美)汤姆·安德森

在开车前往海滨小舍度假途中,我在心里发了个誓,要在未来的两个星期里努力做一个爱妻子的丈夫和爱孩子的父亲,彻底地体贴他们,无条件地爱。

这个念着是我在车上听一位评论员的录音时想到的。他先引述了《圣经》上一段关开丈夫体贴妻子的话,然后说道:“爱是一种意志的行动。一个人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去爱。”我必须承认我是个自私的丈夫——承认我们的爱已经因为我对妻子不够体贴而褪了色。在许多小地方我的确是这样:责骂艾芙琳做事慢;坚持看我要看的电视目;把明知道艾芙琳还想看的旧报纸技了出去。好了,在这两星期里,这一切都要改变。

当真改变了。从我在门口吻了艾芙琳一下,并且说“你穿件黄色新毛衣可真漂亮”起,便改变了。

“啊,汤姆,你居然注意到了。”她说,神情既惊讶又愉快,也许还有一点迷惑。

长途开车之后,我想坐下来看书,但艾芙琳已单独在这里陪了孩子一个星期,而现在她想和我单独在一起。于是,我们便到海滩上去散步,让孩子们自己放风筝。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连两个星期,我没打过电话到华尔街我任董事长的投资公司;我们到贝壳博物馆去参观了一次,虽然我一向最怕去博物馆,但这回却很感兴趣;有一次我们要赴宴,但因为艾芙琳化妆面迟到了,我却一句话也没说。整个假期轻松而愉快一晃就过去了。我又发了一个新誓,要继续记住体贴她。

但我的这次试验出了一个纰漏,艾芙琳和我至今一提起这件事便不禁失笑。在海滨小舍的最后一个夜晚,当我们正要上床就寝时,艾芙琳突然神情哀伤地望着我。

“你怎么啦?我问。”

“汤姆,”她说,声调凄惨,“你是否知道这一件我不知道的事?”

“这话怎讲?”

“嗯……几星期前我做过身体检查……医生……他对你说过什么关于我的话没有?汤姆,你待我太好了……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我一下子就全明白了,随即大笑起来。

“不,亲爱的。”我说着把她抱在怀里,“你并不是快要死了……是我才刚开始活呢!”

心灵札记

爱情赐予万事万物永恒的魅力,是一道绚烂的生命光芒,不应该仅仅照耀着探求和渴慕时期。这一时期其实只相当于一天的黎明,接踵而至的白天,那光和热却是比黎明时大得多。当爱情归于平淡的时候,我们要学会享受白天那炽热的爱情光芒,懂得珍惜并努力经营。当我们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时候,相互间那一种特别甜蜜的爱,是无法用笔墨来表现的。

搜索建议:受宠若惊  受宠若惊词条  
故事

 被释放的猴子

     峨嵋山一处摄影点,老板从山里捕捉了一只猴子来陪照以招揽顾客。猴子蹲在一根高1.5米的柱子上,脚上系了一根链条。它必须永远...(展开)

故事传奇

 鳇鱼宴

 这个故事发生在晚清年间的东北边镇落云堡。  这日午后,一支约二十人组成的商队穿过山林,闯进了一座搭建在堡外的破败院落。守在门口的是两个身有残疾的男子,一个独眼...(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