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廿三节 建飞提亲)

  虽然国恒的婚事已过,姜蕊也不用回乡下,终于得以继续在城里生活,然后梁梅却更加注意姜蕊的一举一动,这让姜蕊没有任何自由。刘永玉也想趁着去梁家送报纸的机会与姜蕊见上一面,然而一连好几日都没有见着姜蕊,甚是失落!情急之下,他便来到惠琴的花店打听姜蕊的事,当惠琴说起姜蕊今日被姑姑带着去王公馆了。刘永玉一听说这件事,便有些紧张,急迫问道,她去王公馆干什么?惠琴也说不知道,反正这段时间姑姑总是带着姜蕊去王公馆。

  离开惠琴的花店,刘永玉的心里甚是失落,心里一直都胡思乱想,难道说姜蕊去王公馆找王家少爷?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他垂头丧气回到家里。待他回到家里时便看见清雪躲在房间里抽泣,到底清雪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今日刘清雪在集市买菜时碰到了国华国华带着她来到公园的亭子下。此时的国华没有穿外套,外面却穿着一件淡黄色的毛衣,清雪从来没有看见国华穿过这件毛衣,便问他这件衣服是哪里买的?国华并没有注意清雪的表情,若无其事道出这件毛衣是杜小曼送的。听了国华的话,刘清雪的心一下子就沉了,她立即想起她年前在梁家看见杜小曼编织毛衣的一幕,那时她还问杜小姐为什么人编织毛衣?杜小曼笑着说是给她心爱的人编织毛衣的!此时,她终于明白杜小姐心里爱的人是谁了!没想到杜小姐也喜欢国华?她的心里一片凌乱,不知该如何收拾。国华一连喊了好几声,清雪还回过神来。只听国华继续说道,其实那天他只是随便说了一种颜色,没想到小曼就给自己编织了这件毛衣。虽然这只是国华随口说说而已,然而这对清雪而言,这便足以证明杜小姐是喜欢国华的,她强露出一丝笑意说到,这也是她的一片心,怎能辜负?刘清雪不愿继续与国华纠缠便匆匆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回家的路上刘清雪脑海里一直都浮现着杜小姐与国华的点点滴滴,原来杜小姐早就心有所属,那时候她还不明白杜小姐对国华是出于何种感情,然而现在知道了,她深知自己又有什么资格与杜小姐面对这份爱?也许杜小姐与梁少爷还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吧!此时的自己也应该退出了,一个人的退出,好过三个人的纠缠!

  梁梅陪着姜蕊从王公馆回到梁公馆,刚刚回到客厅,王燕敏便问是否见到王家少爷?梁梅似乎很疲惫,倒在沙发上失望说道,今日王公馆的人都出外旅游了,吃了闭门羹。王燕敏听后问道,你们不是约好了吗?怎么会吃了闭门羹?王燕敏也是听王公馆下人说,王公馆今日突然收到一位友人的邀请,所以临时决定出外旅游。然而,这对姜蕊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姜蕊何尝不知道母亲的心意?母亲还不是想与王家结秦晋之好,尽管自己对母亲的安排很不满意,然而母亲却时不时提出回乡下的事相威胁,姜蕊也只好应付。

  然而姜蕊心里越是不想回乡下,然而事情却越是朝不利的一面发展,这到底又是什么回事?原来,晚上梁家的电话急促响起,姜蕊接了电话还知,是父亲打来的。父女两寒暄了几句,直到梁梅接了电话,脸色大变。挂了电话,王燕敏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梁梅便把接电话的事说了一遍。原来,姜天华前几日上山劳作时,不小心摔倒把脚摔伤了!末了,便打算明日便带姜蕊一同回乡下去。听了梁梅的话,王燕敏便计划明日一早就为其准备车辆,姜蕊心里一阵失落,难道自己真的要陪着母亲回乡下吗?所以心里还是你不同意与母亲一道回乡。梁梅便说,现在国恒的婚事也办完了,继续留在城里也没事。姜蕊还是不为所动,俩人正为这件事僵持不下时,只见惠琴捧着一束鲜花回到客厅,问清了缘由,惠琴望了望姜蕊表妹,姜蕊表妹眼里充满了期望,惠琴又何尝不知道姜蕊的心事?便劝道,“姑姑,姑父受伤,按理说表妹是应该回家照顾,然而如果姜蕊和您一起回到乡下,那么您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了!”听了惠琴的话,梁梅也心知肚明,只听给惠琴继续说到,“姑父的伤势并不重,我想姑姑一人回乡下是可以料理!”梁梅心里还是挂念着姜蕊与王公馆的事,此时听了惠琴的话,也就暂时同意不让姜蕊回乡下了,听了母亲的话,姜蕊也终于舒了一口气,对此,姜蕊对惠琴表姐也是万分感谢。

  听说姜蕊去了王公馆,刘永玉几乎一夜未眠,心里一直都想着姜蕊是否真的与王少爷在一起了?天还没亮便早早去了报社,他很想立即就去梁公馆送报纸,趁机与姜蕊见一面,哪怕是远远让她一眼也能让他心满意足。然而,直到晌午还忐忑不安来到梁公馆,越是临近梁公馆,他的心越是忐忑,他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见到她?正当他垂头丧气时,突然从他耳边传来一声,“永玉!”这个声音真的好耳熟,不是姜蕊的声音还是谁的声音?他抬起头来,只见姜蕊一脸笑容向自己走来,仿佛是仙女向自己,他也惊喜喊了一声,“姜蕊!”姜蕊打开了铁门,其实姜蕊待母亲离开后便一直在客厅等着永玉,却没想到永玉会来得这么晚!所以一直责备他今日怎么来这么晚?永玉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突然问道,“听说你去王公馆做客了?”姜蕊也没有注意永玉的表情,爽快承认了这件事。永玉立即问道,“那怎么样了?”姜蕊也不明白永玉问的是什么事?一脸迷茫。永玉也似乎觉察出自己有些着急了,但还是小心翼翼问道,“你是否见过王家少爷了,你和王家少爷……”姜蕊也从永玉的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立即解释道,“昨日本来是要去王公馆的,然而我们去了之后还知道他们一家都出门远游了!”听了姜蕊的话,永玉也舒了一口气,然而姜蕊有突然问道,“你怎么这么关心我呢?”一句话让永玉一时吞吞吐吐不知该如何回答,突然又答非所问,“不知伯母在家吗?”其实永玉就想带着姜蕊去外面游玩,但又担心伯母不同意,姜蕊便把今日一早母亲回乡下照顾父亲的事一五一十告诉给了永玉,永玉听后也为姜蕊父亲的伤势而担忧,当听说伯父已无大碍也就放下心来。姜蕊也有许久没有陪永玉一同送报,所以俩人又与往日一样送报去了。

  中午,杜柏海回到家时意外发现桂洁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还以为桂洁玲是来找妹妹的,然而当桂洁玲说出是来找他时,杜柏海一阵惊喜。

  俩人来到咖啡厅,咖啡厅里的布置很典雅,悠扬的乐曲在咖啡厅里回荡,一对对情侣在咖啡厅里卿卿我我。俩人找到一个位置坐下,伺者端来香气扑鼻的咖啡,杜柏海忙问她找自己有什么事?桂洁玲听后,神秘说道,今日可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杜柏海听后猜了好几次都没有猜到,桂洁玲也不再卖弄,说道,“今日是你的生日!”杜柏海听后,恍然大悟,自己居然把自己的生日都忘了!更没想到桂洁玲居然知道自己的生日!后来还知道,桂洁玲是向杜小曼打听的,随后便说自己有礼物要送给他。说完,桂洁玲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块玉佩,玉佩的一面刻着“平安”二字,另一面是一尊佛光普照的观音像。桂洁玲把这块玉佩递给了杜柏海,杜柏海接过生日礼物,笑道,“这可是一件特殊的礼物!”并连连说自己很喜欢这件礼物,听了柏海的话,桂洁玲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

  杜父也是在几日后还向柏涛问起,前几日是谁家和何家成亲?会如此隆重!杜柏涛听后便回道,“是梁家和何家!”说完便说从自己的房间里拿一份报纸给他看。杜父接过杜柏涛递过来的报纸,杜父展开报纸,报纸的头版就是国恒与永芳的巨型婚纱照。然而杜荣胜仔细读完正文,一下子依靠在沙发上,半晌无语。他的脑海里一片混乱:报纸上的国恒不就是小时候的国强吗?虽然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他了,然而国恒的眉宇间还是可以看出曾经国强的影子!而报纸上的梁父不就是二十年前的梁剑锋吗?杜母见状,立即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杜父便缓缓把报纸上的新闻一五一十告诉给了杜母,杜母听后,喃喃自语,“该来的总会来……”

  当杜氏夫妇还说着梁家与何家的事时,只见杜小薇和崔建飞满脸春风走了进来,崔建飞与平日不同的是,今天他穿了一件崭新的西装!俩人并排坐在一起,脸上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杜父忙问他们是否有什么开心的事?杜母也立即问道,虽然杜小薇与崔建飞之间无话不说,然而面对父母倒显得扭扭捏捏了,不知该如何话起?杜父有些着急便催促他们到底有什么高兴的事?说出来让大家都开心开心!尽管杜父如此说了,然而建飞还是有些难为情,吞吞吐吐,“我……我想……”虽然崔建飞的话没有说完,但杜母已经看出了端倪,于是便在杜父的耳边窃窃私语,杜父听后,哈哈一笑说道,“建飞,这种事你不提出来,难不成让一个女孩子提出来吗?”听了杜父的话,建飞还鼓住了勇气,“伯父,伯母,我是真心爱小薇的,让我照顾小薇一辈子吧!”说出这句话,崔建飞如负释重!只听小薇接过话,“爸妈,我和建飞是两情相悦的,请您们同意!”

  听了他们的话,杜氏夫妇笑得更欢了,杜父连连说道,“建飞,小薇,你们的婚事我们没有意见,只要你们幸福,我们就放心了!”杜母却突然说道,“虽然我们没有意见,然而我们的女儿出嫁总得有三媒六聘吧!”听了伯母的话,建飞一下就傻了,他自己只是一个穷书生,哪里有丰厚的聘金来迎娶小薇呢?杜母似乎看出了他的难处,立即解释道,“建飞,我们杜家什么都不缺,你的聘礼也不用太丰厚,只是走走形式罢了!”听了伯母的话,建飞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只听伯父说道,“建飞,你给予我们杜家最丰厚的聘金就是给予小薇的幸福啊!”建飞听了伯父伯母的话,建飞连连致谢,“谢谢伯父,谢谢伯母!”然而杜父却突然提醒道,“怎么还不改口?”建飞闻言,愣了一下,立即喊到,“岳父,岳母!”

  其实,当崔建飞提出要去杜家提亲时,崔母还是有些担心忐忑不安,他担心自己的儿子贸然前去提亲,如果杜父杜母不同意,反而会让别人觉得崔家“攀附富贵”。正当崔母坐立不安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见建飞回来了,立即迎上前忙问事情结果怎么样?当听说杜家同意了这门亲事,崔母也终于放下心,喜不自禁对儿子嘱咐道,“建飞,你能娶到杜家小姐也算是我们崔家八辈子修来的的福气,以后你可得好好对待她,不能让她受了委屈!”听了母亲的话,建飞连连说是。

  为了姜蕊的幸福,梁梅就想让姜蕊嫁入豪门,然而由于临时有事不得不返回乡下,不知她要把女儿嫁入豪门的梦是否会实现?刘清雪也终于知道杜小曼小姐是喜欢国华的,她是否会真心实意退出这三角恋呢?杜荣胜也终于知道梁家就是二十年前在乡下的梁剑锋,他们又会在什么时候会面?待续……

搜索建议:爱君无悔,生死相随  提亲  提亲词条  相随  相随词条  无悔  无悔词条  生死  生死词条  
小说言情

 二分之一的爱情

东边的樱花开了,压着枝头低低的流着;返青的草儿正慵懒的躺在午后的阳光下;远远的柳条渐渐萌发出油油的绿意,在袭来的微风中依依而摆。我的故事也许就从这里开始:一个同...(展开)

小说言情

 成都耍家(六)

 六    “我要离家出走。”小爱说。    看着她生机勃勃的身体,我心里一阵窃喜,嘴上却很严肃的说:“你什么都不带,就离家出走?”    “不是有你在的嘛?”...(展开)

小说言情

 眉下( 十七 )

第十七章被掳!今夜,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江二少的话.....“哎......丑八怪,今天晚上乖乖在房间睡觉,知道么?”  “让你睡觉就睡觉,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