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三节 姜蕊表妹)

  由于大雾以及道路崎岖的缘故,梁剑锋夫妇直到第二天的清晨还赶到乡下。当汽车开往村口时,朦胧的大雾中依稀可辨村口站了几个人,待车近了还知在这里等候的不是别人,正是梁剑锋的妹妹,妹夫及外侄女。

  ”舅舅!”梁剑锋夫妇刚刚下车,站在夫妇中间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欢喜喊了一声,她的脸红红的,看来他们在这里等了许久。

  ”哥哥!你来了!”梁剑锋的妹妹走上前迎道。见状,梁剑锋有些惊愕:妹妹怎么知道我会回来的?妹妹见哥哥一脸惊愕,立即解释道,“昨日我给国华打过电话,听国华说你们会回乡下祭拜惠莲姐!本以为你们昨晚就会到的,没想到等了一宿也没你们的消息,所以今日一早便等候你们了。”听了妹妹的话,梁剑锋还恍然大悟,只听妹妹继续说道,“更何况,你们每年都会回乡下祭拜姐姐,毕竟都二十年了……”她的话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王燕敏也没再说下去。

  “梁梅,别只顾着说话,先让哥哥回家吧!”这时站在梁梅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男人说道,一句话也转移了话题。于是,一行人踏着湿漉漉的泥路向妹妹家走去。

  刚刚说话的男人正是梁梅的丈夫,姓姜名天华。姜家并不富裕,姜家屋前是一个宽阔的院子,院子由竹子栅栏围着,通过院子的石径直走便是堂屋,虽然这里比较偏僻,然而远离了商场的硝烟,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有的是乡村的平静悠闲,怡然自得。

  姜家人把梁剑锋夫妇迎回姜家堂屋,梁梅立即招呼女儿姜蕊给舅舅舅母端来茶水,两家人一番寒暄之后,免不了说起了一些家长里短。王燕敏见姜蕊出落大方,端庄美丽,便打趣道,“姜蕊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可心人?”一句话让姜蕊有些“害羞窘迫”,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梁梅听后笑道,“女儿长大了,她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想操心都操不上了!”王燕敏听后,接过话来,“姜蕊如此漂亮,一定不愁找不到婆家!”

  “嫂嫂,国恒也二十了吧,也不知是否有中意的人?”梁梅看了一眼旁边的国恒问道。

  国恒还没来得及开口,王燕敏便说道,“我们也正为了这件事着急呢!虽然媒婆介绍了好几个都不尽人意,有的姑娘长得美丽,就是没有家景;有的姑娘虽然家世显赫,可相貌平平。哎,真是伤透了脑筋!”言语间透露着炫耀。

  听了妈妈的话,国恒有些害羞说道,“妈,儿子现在以事业为重,还不想考虑那些!”王燕敏听得出儿子的话语间有些敷衍,立即回应,“国恒,男人以事业为重固然是好,但是也别忘了尽孝呀!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的父亲也快六十了,就等着抱孙子呢!”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闲聊,不知不觉大地间的浓雾渐渐散开,金色的阳光冲破浓雾撒向大地,总算让人感到有些温暖。

  姜氏夫妇手提着竹篮来到金惠莲的墓前,竹篮里装着香烛纸钱,金惠莲墓周围的杂草早已被清除干净。墓前摆放着一束新鲜的黄菊,墓前左右的香烛早已点燃。每人一一向金惠莲祭拜,最后点燃冥币。真是“香烛洒满天,悲人倾满泪!”望着这一切,梁剑锋的眼泪悄然而出。

  祭拜完毕,在回家的途中,梁剑锋他们经过杜荣胜家,杜荣胜的家早已破败不堪,荒废已久。梁剑锋突然问道,“杜家的人没住在这里吗?”听了哥哥的话,梁梅回到,“自从发生那件事后,第二年便发生了旱灾,他们举家都离开这里,不知所踪!”梁梅的话说得有些隐晦,似乎有什么事没有说完。

  “我看那件事……”站在梁剑锋身后的姜天华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被梁梅抢过话来,“哥哥,今年是丰收年,我们后山的柑橘大丰收了,不如回城时带一些回去尝尝吧!”梁剑锋听后,虽然没有说话,但王燕敏却一口应承下来。

  大家走了一段路,梁梅突然吞吞吐吐说道,“哥哥,我还有一件事请你帮忙。”虽然声音有些轻,但梁剑锋听得清清楚楚,梁剑锋问道,“什么事?”梁梅思虑了一下还回道,“哥哥,你看我们家姜蕊也快二十了,我可不想让她整天待在乡下跟我们一样……”她的话还没说话,梁剑锋便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笑道,“我也觉得姜蕊也应该去城里走走,增长见识!”听了哥哥的话,梁梅一脸喜色。

  趁着大好天气,姜氏夫妇便去后山为梁剑锋他们摘了不少柑橘,这也算是“礼轻情意重”吧。当梁剑锋他们陆续上车后,梁梅却把王燕敏拉到一旁说起了悄悄话。直到回家途中,梁剑锋还一直向她打听她们的“悄悄话”,王燕敏也是笑而不语。

  梁剑锋一家与姜蕊他们前脚离开,姜氏夫妇回到家,姜天华便愤愤不平,责备梁梅,“为何刚刚不把二十年前的事告诉给梁剑锋?更何况当年的事真的是误会了杜家!”梁梅听后,有所顾虑回道,“这件事能说吗?反正这件事都已经过了二十年!谁还会在意那件事?更何况我们现在有求于他,你这一说,岂不坏了我们的事?”梁梅的话确实有些道理,姜天华还是有些不平,“如果这样做,良心何安?”

  梁梅听了丈夫的话,有些鄙夷不屑,“良心能值几个钱?我这一辈子跟着你也不会有什么前途!如今女儿进了城,以后的日子就会有着落了!”说到底,梁梅看见王燕敏一身绫罗绸缎,起了嫉妒之心。听她这么一说,姜天华突然想起刚刚梁梅与王燕敏窃窃私语的一幕立即问道,“刚刚你和燕敏都说了什么?”

  原来,梁梅提及了国恒的婚事,所以梁梅便向燕敏透露何局长千金正待出阁的事,听了梁梅的话,王燕敏自然心花怒放。何家千金名唤何永芳,年芳二十二,虽然前前后后有几位媒婆说媒,但都被何家以各种理由拒绝,所以一拖再拖,至今也没有人前来提亲了。何永芳生在富贵人家,难免娇生惯养,脾气也就霸道一些,这些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她身材丰腴,对何家来说是“丰腴”,但对普通家庭来说只能算“肥胖”了。

  杜公馆。

  杜家人都聚在餐房吃午餐。

  “听说你结识了女朋友?”杜父杜荣胜突然抛出这句话,桌子对面的杜柏涛没想到父亲突然抛出这句话,差点没被噎住,立即否定,“没有,没有呀!”在一旁的杜小曼姐妹早已偷笑。杜母听后,若无其事说道,“有就有嘛,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更何况你也到了成家的年龄!找个时间领回家来,让我们见见!”杜柏涛虽然没有接话,但心里却是乐滋滋的。

  “小曼,这两天你也变了不少哦!”杜父望了一眼小曼说道,“以前你都是静不下来的,这两天倒成了大家闺秀了!不过这样也好,女孩子就应该文静!”小曼没想到父亲会把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撒娇道,“爸爸,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你忙于工作没有留意我而已!”她的话音刚落,杜小薇却突然冒出来一句,“我看姐姐有了心上人吧!”闻言,小曼顿觉得羞赧,直责备妹妹多嘴。杜母见状,笑道,“哎,不知不觉你们都长大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也应该有自己的打算了!”杜父听了杜母的话,语重心长说道,“虽然你们都长大了,都有了自己想法,但做什么事都要谨言慎行!”

  梁剑锋他们回到杜公馆时已是两天后了,由于天气阴湿,加上道路崎岖,车身都沾满了泥土。国华及惠琴得知父母今日会回家,所以一直都待在家里等候,见车驶近,国华兄妹都迎出来,梁家的仆人把车里的柑橘等土特产从车里搬出来,姜蕊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梳着两根羊辫子,一脸拘谨站在车旁。

  “姜蕊表妹!”惠琴没想到姜蕊表妹也会来到城里,立即迎上前,惊喜不已。姜蕊第一次来到这个繁华的城市,第一次走进宽阔的梁公馆,所以有些腼腆,轻轻喊了一声,“惠琴姐,国华哥!”

  一众人来到客厅,大家刚刚坐定,梁剑锋突然问道,“惠琴今日怎么没有去花店打理?”惠琴笑道,“昨日姑姑打开电话说你们会回城,所以一直在家等你们呢!没想到表妹也会来,真是意外!”

  惠琴的话刚刚说完,王燕敏便对姜蕊交代道,“姜蕊,以后就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有什么事直接吩咐下人去做就行了!”原来,刚刚姜蕊一直对着梁家的下人点头问好。

  吃完午饭,惠琴便带着姜蕊来到街头游玩,除了给姜蕊改变一下形象,顺便为姜蕊添一些衣物。此时的大雾早已散开,暖和的阳光倾泻而下,铺满了大地,来来往往的人穿梭其中,甚是温暖。

  俩人从理发厅走出来,姜蕊那两根羊辫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精炼的齐肩刘海儿,整个人看起来端庄,成熟。梁惠琴见了也是连连称赞,虽然姜蕊有些不习惯这一副行头,但还是很快接受了。随后俩人又来到服装店买衣服,本来惠琴想给表妹买几套西洋服饰,但姜蕊却不喜欢,最终还是给她买了几件端庄古朴的旗袍。当姜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旗袍走出服装店时,姜蕊彻头彻尾改变了模样:一头精炼的齐肩刘海儿,柳叶儿般的眉毛,樱桃小嘴,加上一身匀称的旗袍,不失为美人一枚!谁还看得出她是从乡下来的?

  俩人走在繁华的街市上,惠琴不停夸赞姜蕊的美丽,突然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一声,“惠琴!”她们转过身去,原来是杜柏涛。

  杜柏涛向惠琴寒暄几句,随后问她身边的美人是谁?通过聊天还知道姜蕊的事情。杜柏涛礼貌伸出手与姜蕊握手,然而姜蕊望着帅气十足的柏涛有些不知所措,惠琴见状,知道表妹还不知道这些礼仪,立即解释道,“这是西方俩人见面打招呼的方式!”听了表姐的话,姜蕊还伸出手去。

  杜柏涛与姜蕊握手后便与惠琴攀谈,虽然姜蕊刚刚从乡下来到城里,但还是会察言观色的。见表姐与柏涛聊天,自己也不便留在这里,便谎称自己想一人逛一逛。惠琴担心姜蕊会迷路,所以不放心让她一人离开。然而,姜蕊执意想一人随便走走,并说自己经常一人在乡间的山林行走也没迷路,所以保证自己不会出事。听了表妹的话,惠琴也就勉强答应了,她还正欲交代几句,姜蕊却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姜蕊第一次来到城里,经过打扮,完完全全变了个模样,然而人生路不熟的她此时离开表姐又会发生什么奇遇呢?再者,王燕敏得知何家千金待嫁的事,心里甚是惊喜!梁家与何家的姻缘是否会成事呢?待续……

搜索建议:爱君无悔,生死相随  表妹  表妹词条  相随  相随词条  无悔  无悔词条  生死  生死词条  
小说

 杜鹃花开(第二十章)

 杜鹃花开 第二十章  冬去春来。温暖的风,又从东南边的山谷吹进了大山,发着绿色的灌木丛,在黄绿色的油杉和蓝绿色的灰杉林间蔓延,栗树、桑树、油桐、油茶、乌桕、漆...(展开)

小说言情

 情劫(十)

 (十)    松林和玲拍拖了一年,俩人情投意合,难分难舍。拜过双方父母后,双双入了洞房。第二年,玲为松林添了一个男孩,夫妻俩喜不自禁,给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叫“...(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