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血影迷城

  第一章

  公元 1994年4月4日凌晨4时4分4秒,她出生了,影子城里下起了雪,是血红色的鹅毛大雪。影子城的4月,相当于人间的8月,积雪驱走了炎热,影子城的天空红透了,和着融化的血红色的雪水,有一种诡异的美。

  “林光,怎么办?”一位风韵犹存的妇女看着怀中的女婴,一脸担忧。“他们找不到这里的,我们的孩子不会有事的。”那男子应到,并看了眼女婴,一脸担忧,眼里尽是哀愁。“族长大人,不见得吧?”门被推倒在地, 一个很是得意的男子走进屋内,身后的几十名黑衣人也闯了进来。“意光?!”林光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害怕的话就不要反抗,族长。”那男子,意光,发觉了林光的惊恐,冷笑道。“你想干什么?”林光见屋外还有一群黑衣人,皱了皱眉。“林族长,哦不,我应该称你罪人林光,你应该知道我们来的目的。”意光指了指妇女怀中的女婴。“谁是罪人?”林光用身体挡住了妻子和孩子,说道。“林光,你应该知道咒语影要被处决掉,不要认为你是影族族长就可以包庇她!”意光拔出了剑。“雪凌她不是咒语影。……”林光看着妻子怀中的孩子,说道。“不是?那今天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今天的天气还不能说明吗?你最好让开!”意光打断了林光的话。“意光,你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雪凌她,绝不是咒语影,今天的天气来的古怪,你们不去调查原因,反而在这里乱吼乱叫!”林光站在意光的面前,说道。“就是因为她出生才会‘古怪’,你妻子怀上雪凌时,就已经有预兆了,但你一直认为‘不可能’,今天,你还想说不可能吗?血雪,你应该知道意味着什么?!”意光走进了几步,瞪着林光说道。“这只是巧合……”“巧合?”意光冷笑道,“在四亿年前才有这种所谓的‘巧合’吧?她是咒语影,不杀了她,整个影族即将毁灭!”不可能让你伤害我的孩子!”林光抽出一把金光四射的剑,转头对妻子道,“快走!’谁也走不了,你们都得死!"意光抽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剑,并挥了挥手,屋内的黑衣人把三人包围,撕打声响彻天空,打着打着,房屋倒下了,屋外的黑衣人又迅速加入战斗。即使林光有着高深莫测的武功但以一敌百,对方很快就包围了他,他无法保护在包围圈外的妻子春玲与孩子雪凌。春玲抱着孩子,正想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躲藏,此时,一把剑,刺入春玲的心脏,血水沿着寒光四射的剑流出,春玲回头看去,持剑者正是意光。包围圈内,林光疯狂的与黑衣人激战,渐渐打出了包围圈,来到了妻子身边。意光看着奄奄一息的春玲说道:“春玲,如果当年你选择我,今日,也不会这样,现在你的孩子马上就会和你一样,把她的护体神衣弄掉,不然我杀了你丈夫!”“你纵使有天大的本领,也不能破坏雪凌的护体神衣,你杀不了她。”春玲说完,倒在了地上,手还紧紧的抱着雪凌,意光粗暴的吧女婴从春玲怀中拽出来,走向已经遍体鳞伤的林光,说道:‘不要做垂死挣扎,说,能破坏护体神衣的东西是什么?”林光笑道“你这辈子也别想知道!”"你!留你无用!受我一剑!”意光拿起那把含光四射的剑,向林光刺去。林光躲过,用自己金光四射的剑向意光刺去,而意光用怀中的婴儿挡过,女婴的护体神衣发出一阵微小的响声,而林光被身后的几十名黑衣人乱刀砍死。而意光注意到了刚才那阵微小的响声,捡起林光那把金光四射的剑,把女婴扔向空中,用金剑猛刺,几十剑后,女婴周围发出一阵血红色的光,光芒消失后,女婴也消失在空中,而天空上,一颗星星陨落,血红色的雪下得更大了,整个影城弥漫一种诡异的色彩。此时,似乎有歌声从天空中传来:夜,弥漫着诡异的色彩;空,漂浮着血色的迷雾;雪,雪从哪里落下;血,血从哪里流出;命运,不要再开我的玩笑;让我平淡的生活;这周围危机四伏;还有人在玩潜伏;你是否听到我的呼唤;请到我身边……

  第二章

  公元2011年1月1日凌晨6点,影子城。林绵雪走进家门,把风衣挂在了衣架上,之后快步走进卧室大喊道:“夕——洛——晴!”躺着床上的人儿动了动身体,极不情愿的睁开了双眼道“姐,你回来了?”“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林绵雪边说着边无奈的掀开盖在夕洛晴身上的被子。 “莫三的祭日啊……”夕洛晴懒懒地说道。她就不明白了,一个祖先的祭日为什么要如此大张旗鼓。“是莫三祖先的祭日。”林绵雪很是无奈的看着夕洛晴,一个小时前自己出门就嘱咐这个妹妹要起床,结果,自己忙完工作后一回来,就发现妹妹还“安宁”的躺在那里(这里用安宁不大好,可我没想到用什么词,望读者朋友们给出建议)哎,都怪自己宠坏了她,让她养成了赖床的坏习惯。不过夕洛晴是自己的妹妹,父母又早逝,不宠她宠谁呢。“哎呀,莫三祖先,你会原谅我刚才的不敬吧?”夕洛晴坐起来,双手合十的对着天祈祷道。林绵雪笑了起来“你呀!还是快点起床吧,我们还要去帮忙。”我的睡眠时间,告别喽。”夕洛晴不情不愿的走向洗手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昨晚八点半就睡了吧?”林绵雪看着夸张得打着哈欠的夕洛晴。“额……”夕洛晴就不明白,自己的老姐说话怎么总是一针见血呢?“等会记得穿丧服,白鞋,头带别绑红色的……”林绵雪看着梳洗完毕的夕洛晴,不放心的强调了一堆话。“姐,我知道了,你从昨天到今天,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丧服我已经穿上了,白发带我也已经系上了,走吧。”

  六点零六分,夕洛晴同林绵雪到达举办祭祀的“给飞特”森林中的祭祀大厅。“茗彩,你来得好早!”夕洛晴刚走进大厅,就看到正在折纸花的夏茗彩。“洛晴,你来了,我可是刚到,你姐姐呢?”夏茗彩见是夕洛晴,笑了起来。“在森林里忙着呢。”夕洛晴说着走到茗彩的身边,坐了下来,“我们一起折吧,我到这来也是为了帮忙。”茗彩点了点头,拿了一把金黄色的纸递了过去。“哟,两位来得挺早啊!”厅门被推开,一人走了进来,屋内的温度不知怎么,感觉下降了许多。“晓馨姐……”两人一见来者,迅速放下了手中的纸花。“林绵雪脑袋怎么了,出问题了,让你们用手折纸花?”来者似乎嘲笑着做手工的两人。“你怎么来了?”夕洛晴一听,这女人又在骂家姐,战了起来。“什么话?只有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我何晓馨也是霍德家族的一员。”来者气指颐使的说道。“何晓馨,你又在欺负我妹妹?!”林绵雪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何,打断了何的话。“林绵雪,我可没有欺负她。”何晓馨头都不转,就知道那声音是林绵雪的,“我说得是实话,难道我不是霍德家族的一员么?“我没说你不是,只是那些纸花,不可以用法术折。”林绵雪不着边际的转移话题。“为什么不可以?何斜视了林一眼,说道。”心诚,手到,这是祭祀的规定。”林镇定自若的回复到。“用法术就不能心诚,手到了?”何晓馨透出一丝鄙夷的口气。“那倒不是。”门外又传来一阵声波,室内的温度似乎顿时回升了许多。“影母?!”她们几人见到来者,大惊。“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我来得不是时候?”来者,也就是影母祥和的笑着,看着这几个孩子。“不是啊,只是奶奶,你不是应该在森林里会客吗?你怎么到这大厅里来了?”夕洛晴走到影母身边,笑嘻嘻的问着。“我来帮你们啊,我年纪大了,不方便,至于会客的事,由上官依腾他们那些年轻人去做就行了。”影母顿了顿,道,“晓馨啊,你刚才的问题很好,用法术做确实也可以,如果是一般的祭祀当然可以用,只是,今天是莫三祖先的祭日,照祖上的规矩这些准备事宜是不能用法术的。”原来是这样,影母,晓馨说错话了,让影母您见笑了。”何晓馨走到影母旁边,说到。“呵呵,你们年轻人知道的本就比我这个老掉牙的人少,这哪能怪你。”呀,影母,什么老掉牙,您身体健康着呢,牙齿比我们都好!”何晓馨听闻,立刻就接了过来。“老了,老了,霍德敏裳不再‘活得命长’喽。”奶奶!”夕洛晴一听“活得命长”就知道影母在翻自己的旧账,又羞又恼的低了低头。“哈哈哈……”影母开心得笑了起来。“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一位男孩走了进来。"依腾,你来了,东西带来了吗?”影母一见来者,很亲切的问到。“带来了,奶奶,这是已准备好的东西,祭祀马上就要开始了。”那男孩,就是上官依腾放下了抱着的四个大箱子。“准备好的东西?”林绵雪走向那四个大箱子,“那我们这一大早赶来的准备就白费了?”没有,纸花一共需要四千四百四十四朵,这里只有四千朵,还有四百四十四朵得你们折‘’上官依腾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奶奶,我们这里,应该折的差不多了。”林绵雪说到。“茗彩,你数了吗?”何晓馨问到。“恩,这里一共有四千四百四十朵,还差四朵。”夏茗彩答到。“一人折一朵吧。”影母从她的大衣里拿出四张金色的纸,依次递给上官依腾、何晓馨、林绵雪和夕洛晴。

  十分钟后,这四人站在“给飞特”森林中。在他们周围,是来自光明城、太阳城和沙雪城的达官贵族。别看这些地名都是“城”实际上,他们城的面积每一座都超过了1000万平方千米.在这四座城里,全部都是血统纯正的影子。“影族的同胞们!”影母站在四十多米高的梅花桩上,稳稳地,“今天,是我们影族的一个最重大的节日之一——莫三节。在远古时代,莫三祖先创造了影族,并给予了我们独立思考的能力。莫三祖先,用他的生命成就了我们灿烂辉煌的历史。今天,是莫三祖先的祭日,我在这里感谢大家来参加今天的活动!”哗啦啦,影母的话刚说完,台下的影子就发出了热烈的掌声。“现在,我,霍德敏裳,履行太阳神赋予我的权力与职责,宣布——祭祀开始!”

  森林的上空飘下了许多纸花,纷纷扬扬,犹如正月的雪,众人身边多出了一个宝蓝色的竹篮,篮子里面放着一块金黄色的矩形木板。众人拿起竹篮中的木板,双手握住,举于头顶,念了些咒语,声音响彻苍穹。森林上空又飘下了许多黑色的纸花,众人脚下徐徐升起梅花桩,他们把手中的木板放于胸前,又念了些咒语,此时,天空中飘落了许多金黄色的纸花,众人的白孝衣在此时变成黑色。影母站在最高的梅花桩上,手里挥着一面白色的旗子 。此时,众人再次把手中的木板举于头顶,当天空中的纸花全部落地,他们把手中的木板放开,一片齐刷刷的声音划过天空。众人飞离迅速缩短的梅花桩,纷纷站在较高的树枝上。此时,森林底部冒起青烟,接着,是熊熊大火。一片哔哔剥剥的声音伴着烧焦的味道萦绕在众人身边。很显然这片森林是人工次森林,是专门为这次祭祀所种下的,现在,这片森林正同它的名字“给飞特”(gift)一样,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这是给莫三祖先最好的礼物。众人在火声中散去,大家都回去自己的城市,而这之中有几个人不同,去了一个特别的地方——森林外的的一个密室。

  “绿森,你不愧是光明城凌家堡的第四十四代传人,果然是与众不同,气质非凡。”密室内,影母对来客赞不绝口。“影母,您这是取笑我吧,不就是这两根剑眉么,哪有什么气质非凡?”来客笑嘻嘻的指了指他的眉毛。“呵呵,绿森,你就会逗我开心。”影母笑了起来。“本来就是,我没您说的那么与众不同,气质非凡。”来客继续接过。“还算有自知之明。”林绵雪见影母还没来得急接话,立刻说出心中所想。“喂喂喂,我说你,怎么老打击别人。”来客无奈的看着林绵雪。“是是是,凌少爷。”林绵雪对着来客行了个常礼。“哎呦,受不起受不起,你我本是平辈。”来客,也就是凌绿森笑道。“我说得是实情啊,不过,你确实是‘与众不同’的。”林绵雪暗示凌绿森那套怪异的装扮。“这是当然……”凌绿森看了看自己绿色的运动衣和大红色的牛仔裤,外加左脚灰色的鞋,右脚紫色的鞋还有那一头五颜六色的假发,不禁怀疑林绵雪是在讽刺自己,说道,“这是fashion,fashion,你out了知道不?”是fashion,不是‘坏炫’”夏茗彩听闻凌绿森又故意念错,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是在装文盲。”林绵雪笑道。“奶奶,是这些书不?”一人推开密室的门,打断了所有人的谈话。凌绿森随声音望去,楞在那里,那是怎样的一位女孩呀!只能用一首诗来形容: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仙袂乍飘,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听珮环之铿锵;魇笑春桃,云鬓堆翠;唇绽樱颗,榴齿含香;纤腰楚楚,风目雪舞。总之,与凡人大不相同,是位极品尤物。“是这些书,累吗?”影母慈祥的笑着,看着来者,夕洛晴。“不累,从地下室搬到这,我还是可以的。”夕洛晴甩了甩乌黑的长发,说到。“咳咳”林绵雪咳了两声,提醒一旁楞住的凌绿森不要失态。“额,你好,我是这次的交换生,我叫凌绿森。”凌伸出手,走近夕洛晴。“交换生?你确定?”夕洛晴和他握了握手,一脸怀疑的看着他。“怎么,不像吗?我哪里不像?”凌绿森看了看自己,觉得没什么问题。“那个……哪里都不像啊。”夕洛晴看着打扮怪异的凌绿森。“what?!you!you cant!”凌绿森备受打击,看了眼自己精心的装扮。“本来就是,你这样哪像个学生,凌少爷?”林绵雪笑道。“凌少爷?难道你是凌家堡的四十四代传人?”夕洛晴看着眼前之人,上下打量着。“对,我就是。”凌绿森有些无奈的说到。“我就说你应该穿正常点,要不是你长的俊,你这身打扮要笑死人了。”林绵雪说到。“原来你就是凌家堡的传人,不好意思,没认出来,很抱歉”夕洛晴不好意思的笑到。“这不是讽刺吧?”凌绿森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我妹妹可不会讽刺人,大少爷。”林绵雪的一句话,引来凌的一个白眼,何晓馨的一个冷笑,夏茗彩的频频点头,上官依腾的一个微笑。“好啦,孩子们,我们要谈点正事。”影母说完看了一眼夕洛晴和何晓馨。“你们的家庭会议,我就不参加了,影母,我告辞了。”何晓馨一边往门外走一边说到。“路上小心。”影母点点头。“什么会议?你怎么不告诉我今天还要开会?”夕洛晴看着林绵雪。“你回家去,看看书,这个会,你还没到年龄。”林绵雪说着,拿起一本书,递给夕洛晴。夕洛晴却不接,退了一步说:‘’家庭会议也规定年龄吗?又不是四方会谈……””我们谈的事你都不了解,回家去吧。”林绵雪走近夕洛晴,把书放在夕洛晴手中》“没错,这种会议你这样的女孩还是不要参与。”凌绿森看着夕洛晴,笑道。“哼!”夕洛晴看着凌绿森,他能参加会议,显然是族里定了亲,说不定还是自己的未婚夫,夕洛晴一点也不稀罕这样,结婚虽是大事,但族里人丝毫不考虑本人的意愿而只是考虑城邦之间的利益。不过这也没办法,这是祖上就有的规定。“那我走,不过,是因为我姐姐的话,不是因为你。”夕洛晴想到族里的联姻,没好气的对凌绿森说道,又转头对 众人说,“告辞,奶奶;再见,依腾哥哥;再见,茗彩姐;回见,姐姐。””呃,她是故意不和我say goodbye么。”凌绿森看着洛晴远去的背影到。“别想着什么goodbye了,你们以后会常见的,到时候感情自然会好的。对了,你去了一趟人类世界,有什么消息?”影母转过身来,问到。“恩,是这样的……”凌绿森答到,一场会议召开中。

搜索建议:血影迷城  影迷  影迷词条  血影迷城词条  
小说言情

 寻青绝(八)

    说来,这世上的巧合还真多,偶遇却偏偏发生在不该发生的人身上。晓奕和蓝宇也是搭上午的船回来的,正巧碰上登岸的千牧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