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幸福的煎熬(五十)圈套和陷阱(2)

  李牧群回家后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母亲宫月飞正在交代文姨收拾好她儿子的东西。李牧群眼眶湿润了,他从知道父亲的安排后到现在看见母亲帮他收拾东西,心里突然想起“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心里叹了口气。他笑着坐在母亲对面,“妈,我都这么大人了,我自己的东西还不会收拾,要您亲自操心。”

  “你这个孩子,”母亲宫月飞叹道:“即便你到了五十岁,我是你母亲一样要为你操心。”

  “那您要长命百岁,保重身体。”

  “嗯。”宫月飞怔了怔,似乎儿子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你出国要去很久吗?”

  “爸没有和您说要多久?”

  “没有,你爸只是说公司派你出国……他跟你是怎么说的?”宫月飞紧张起来,似乎怕以后很久见不到儿子,有些伤怀了。

  “不会太久,”李牧群从对面过来坐在母亲身边,挽住了母亲的肩,“想我的话我们就视频。”

  宫月飞看着儿子:“你今天怎么了,突然这么乖?”

  “没有,我就是学了几句好听的话说给您听。”

  “是吗?”宫月飞想了想,“我看你心情不错,是不是暗地里又喜欢上别的姑娘?”

  李牧群突然沉默,母亲还不知道覃愿的事。

  他笑了笑,“算是吧。”

  “那……那小美呢?”宫月飞担心起来,“她可是不好对付的。如果知道你又有女人了,她还会放过人家姑娘?”

  “妈,这事您不用担心。”他拍了拍母亲的肩,“我和爸知道如何处理。”

  宫月飞讶异:“你爸都知道了?”

  “他当然知道,还是他说我和那姑娘很配,比那小美好多了。她那人很好的。”

  “可是,小美会放过我们?他爸可是不好惹的,知道你有别的女孩子在身边,对不起她的女儿,这恐怕不好办啦。”

  “没事的妈,您就把心放下。”

  宫月飞似乎也觉得担心没有用,反正那杜小美也不过是和儿子作秀订婚而已,两家已经没有联姻的打算了。

  宫月飞和儿子李牧群又交谈了一会儿,母子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相处过。宫月飞虽然担心,却也感觉到儿子李牧群正变得成熟稳重,大是大非上也有了些看法,她觉得有点欣慰。

  ……

  清冷的夜空,一轮弯月孤寂地垂挂在天幕上。端着红酒杯的覃愿这几天就憔悴了不少,清丽美人颜,却无人欣赏。她的诊所出事之后就暂避在酒店里,她知道她的住处可能也被人在门口涂鸦,她觉得杜家小姐还可能会找她麻烦,只有在酒店里才安全一点。她抿了口红酒,若有所思地想到李牧群,没有想到和他的情路竟会如此坎坷。

  手机忽然响起,她见到屏幕上号码显示,马上接听。

  “是覃愿,覃医生吗?”听起来是一个稳沉的男人的声音,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说,“我是受李国青董事长之托来保护您的安全。”

  “我不需要保护。”覃愿果决地说。

  手机那头换了人跟她说:“小覃,你不要固执了,难道我来安排的事情你也觉得不妥吗?”

  “啊,李叔叔,您的安排当然妥当了,我就是,就是不想麻烦您。”她有些受宠若惊,一时不好适应。

  “小覃,你很可能是我李家未来的媳妇,我来帮帮你还不好吗?”

  “是,李叔叔,您快别这么说,我听您的安排就是了。”

  通话完毕,放下手机后,覃愿想了想,李国青似乎说了什么“李家未来的媳妇”这样的话,她一时不知道是悲是喜,但是近来受虐的烦躁心情算是好转了。

  黑哥接下的“新单”是老主顾托付的,让他倾尽全力保护一名女子,酬金已付过半,他很快就答应了这个任务。当天他就联系上了被保护对象,可是对方一开始拒绝,之后还是老主顾和这女子通了电话,对方愿意配合。

  黑哥接下来就想到邀请美伊一起接这个单,毕竟受保护的是一名女子,有个女性去照顾她周身的安全,他自己在外围保护,这么一来就万无一失了。反正,他这次要多点老主顾也会付钱的,他赶紧和美伊联系。

  “美伊,你在哪呢?”黑哥待电话接通时问。听到美伊的声音倦怠,他猜想这衰女子又跟男人鬼混了,但他管不着,于是接着又说,“我们有新订单了。”

  美伊放下手机,整理了一下内衣的肩部吊带。这时她身后的男子伸手拉住她的手臂,但她却头也不回,“你可以走了!”

  床上的男子开始穿上身的衣服,他的腹部露着六块腹肌被穿上身的上衣缓缓遮住,他有些懊恼,“你以为你是谁啊?”

  “啊——”他的手被美伊抓住,食指几乎被拗断,吃痛叫了起来。

  美伊走入电梯后,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另外一位男子的形象,她似乎喜欢上了被人拒绝的滋味,只是那个人拒绝了自己,她竟觉得他才更有魅力。

  ……

  木春樱接到电话时,其他人都在帮忙打包,她走到楼梯口处,“喂?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你出来,我们谈谈吧。”他的声音那么有磁性,只是情绪很平淡。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木春樱注意看了下周围,没有人经过。

  “木法鲨餐厅,晚上七点,不见不散,地址我一会儿发给你。”

  “喂,你——”木春樱听到挂机的声音,心跳速度跟着快了些。

  “难道还对这个人放不下吗?”她心里在问自己。

  木法鲨餐厅,据说供应的鱼翅很不错,因而食客很多。木春樱却不清楚这些,她只是觉得来到这个地方后心跳就开始加速,也许因为将要来的是那个人吧。

  在她的思想中,如果某人能让她心跳加速,这就叫做心跳感觉,那自己就是喜欢对方的,以前对那个学长就是这样心动不已,见到他就会心跳加速。

  餐厅里播放最经典的一首老歌:此情可待。这首英文歌曾是她高中时期最爱听的一首歌,而她现在已经不再暗恋学长,听到这首歌只是让她有些迷茫,不知道那个人约她来是为了什么?

  李牧群驱车数百公里到达H市区时,手表的指针显示是四、五点左右,他还有大约两小时的车程。他就要见到久违的她,内心里有些许兴奋,所以驾车这么久也不觉得累。

  脑海里逐渐浮现出她的模样,她发呆的样子很可爱,她在他身子底下扭动的时候非常性感,他恶补了一些让人耳热心跳的画面……

  木法鲨餐厅里的英文歌变换成了另外一首,木春樱想不起来这首歌的歌名,她摇头不去想问题,开始怔怔地发呆。

  直到六点一刻,木春樱都还没有等到他,于是她决定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过去十分钟,他若是还不到,她就离开。可是手机上的时间过去了十多分钟后,她开始后悔之前的打算,只是多等几分钟,再多等几分钟……

  不知道为什么,她在等待中获得了一种心灵上的平净。

  七点差几分,李牧群出现在木法鲨餐厅门口,他一眼就看见里面坐着的她,心里对她很满意,他决定酷酷地走到她的面前。

  这时木春樱站起来了,似乎是一种迎接。

  他过来抱住了她,在她耳边呢喃:“我真是太想念你了……让我多抱一会儿。”

  用过餐以后,李牧群提出要送她一程,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似乎脑子已经短路。

  在熟悉的住处楼下,她竟觉得陌生起来,不想上楼去,或许是还不想离开他。

  他好像是知道她想什么似的,拉住了她的手臂,亲吻她。

  这个吻太熟悉了,她感觉到就像许久以前他们在热恋时候一样。

  她变得迷醉,不想放开他。

  是的,她的手臂已经环抱着他。

  这个时候,他们不知道,有个男人站在不远处望见这一对鸳鸯。

  这观望的男人看清了她的面目,正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自己迸发出来,不想去想更多,但是眼前的这些,毕竟还是让他无法接受!

  “风哥哥,”小金慢慢走到他身边,悠悠地说,“我说什么你都不信,这下你该看清楚了吧,我没有骗你。”

  “……”

  风筝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他觉得以前那么在乎她,处处为她着想,一心对她好,算是彻底白费的,那个人就这么轻易得到了她!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

  他一拳打在一株法国梧桐上,震落了几片叶子。

  小金惊叫一声:“风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急忙上前的她拉住她的风哥哥的手臂,看了看他的拳头,显然伤到了,有小块皮肤淤青,她便凑过去用嘴吹着,关怀地问,“风哥哥,你疼吗?”

  那两个人因为正激情四射,可以说是如胶似漆的抱在一起,不远处小金的一声惊呼竟然也没有听见。

  木春樱脑子里空了,她甚至感受不到被他吻着是什么滋味,她极力地回应着,仿佛对他死心塌地,仿佛是前生就应该偿还她的情债!

  风筝本来并不十分清楚那个男人是谁,他是在公司见不到木春樱的情况下问小金说:“樱去哪了?”

  小金半遮半掩的说了一切,包括这个车里的男人是谁,他和她是怎么接触上的,两个人之前就是情侣,眼下还是藕断丝连,一五一十的对风筝讲了。

  但她没有说出她请私家侦探查过这两个人的情况。

  风筝在气愤、嫉妒、失望、气苦的状态中,对现实失去了客观的理解。

  李牧群终于吻够了,他还是看着她,“今晚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木春樱的脑子刚恢复正常,“你说什么?”

  李牧群又说了一遍。

  木春樱知道了他的意思,她很快想起和他之前也是唯一的一次,他那么有力量地撕开她的衣服……

  她突然退却了,她觉得那样不好,即便是她觉着自己还爱着他,那也仅仅因为为他心动!

  “怎么了阿樱?”

  “还是算了吧,我和你还这样下去不行的,你会对不起杜家小姐,我会对不起……”

  “不要管别人了,你这个时候只要想着我们久别重逢就好了……”

  木春樱不停摇头,她觉得自己错得很厉害,即便是和他一起心动不已,道德上却是缺失的,她要怎么面对风筝,她已经对不起他,这一次又是!

  “你走吧,我们以后,不要见面了,遇见了也不要接触。”

  李牧群内心是失望的,在他的字典里对于爱情没有背叛这两个字,他觉得发乎情无需止乎礼,他没有那种道貌岸然的虚假道德,他喜欢一个女人就会去主动占有她,他不觉得这样是背叛了谁,不觉得这样会伤害谁,他没有逼迫任何一个女人,他只是觉得两情就该相悦。

  “我们已经做错了,我和你都有了人了,不该这样继续下去!”

  见到木春樱脸上一行清泪,李牧群终于醒悟她其实很难过,他不想她难过,连想抹干净她的泪水的手也没有再动,而是停在了空气中,一时间两个人的激情也在空气中消散。

  风筝看着这一幕,愤怒的心情居然就平复了,他声音低沉地对小金说:“咱们回去吧,好戏已经结束了。”

  小金哑然,他没有想到风哥哥会这么容易冷静下来,她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有用,风哥哥是一个比较固执、坚持、自主的男人,他不想做的事情谁也不好劝说。

  小金心里很失落,但是说不出来,她的言辞是苍白的,说不出口。

搜索建议:幸福的煎熬圈套和陷阱  圈套  圈套词条  煎熬  煎熬词条  陷阱  陷阱词条  幸福  幸福词条  
小说连载

 空港疑云(六--七)

 六    “HELLO,你在哪儿呢?领导跟你和徐春燕说什么了?我这里完事了,你那里完了吗?你早饭吃了吗?什么时候走?”手机里传来程为的声音,叶芸边走边说:“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