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幸福的煎熬(四十六)各自寻爱(1)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小桃和众人是没有联系的。她或许也知道会受到家人、朋友的不理解,于是躲避了起来,不和熟悉的亲人、朋友联系。

  正月十五,皓月当空。

  H市市内的某公园组织了花灯展,公园内游人如织。精美的花灯和花团锦簇的园圃,各种小游戏和猜灯谜有奖活动使得人们快乐地身处其中。小金拉着风筝的手臂向前走着,把木春樱落在后面,风筝不时回头看看。木春樱没有加快脚步,她想一个人走走,渐渐地沉入了自己的思考中,怔怔地看着旁边的花灯。这些日子以来她竟然常常想起那个人,恍惚间看到路过的男子,竟也觉得有些像他,同样的身材颀长,剑眉入鬓,目如朗星,几乎就想上去说话,却见那人的女朋友或者是妻子挽住他的手臂,自然是自己看错,轻叹口气,正在惆怅不知怎么回转心情,猛然听到有人打招呼,扭转头看时——

  “阿樱,”她总是这样称呼她,她说过称呼她“阿樱”,让木春樱心上的人称呼木春樱“樱”以示区别,“阿樱,我在这!”

  “小桃?是你吗?”她暮然回首,讶异地问。

  “是我啊,阿樱。”她冲她招手,“到我这里来。”

  她们渐渐离开了花灯展,走着走着就到了公园后门口。小桃看看四周觉得挺清净,拉着木春樱坐下来。

  “小桃,你怎么和尚武离婚了?”木春樱打量了一下小桃,见她无事人一样脸上还掬着笑容。不禁摇头,木春樱不得不惊讶,她这么快不要尚武,看起来很薄情。

  “没什么啊,碰见我心目中最爱了,所以旧爱就只好抛却。”小桃无所谓地答。

  原来小桃是这样一个人,木春樱恍惚觉得有些不认识她了,在心里默默地想,原来这些年,都没有看清楚她。

  “阿樱,最近过得还好吗?”小桃双腿交叉着,双手垂在身体两侧。

  “还好啊。”木春樱扭头看着小桃,又恍惚间记得校园外湖边的那晚,两人坐在一起,当时她听到小桃说过:不爱了,就该分手。

  “阿樱,你又发呆了!”小桃的手在她眼睛前晃动,“想什么呢?”

  “没什么,你刚才说,不是,”整理了一下思绪她说,“你曾经说过,‘不爱了,就该分手’。”

  “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啊。”小桃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爱怜地说。

  木春樱瞬间脸红了,还有些发烫,也不知是为什么。

  只听小桃说:“阿樱,你现在还是那么喜欢我吗?”

  木春樱手捧着发热的面庞,急了,“你说什么啦!没有,我没有——”

  “呵呵,你不用解释什么。”

  小桃漠然地望向公园出口处,这时她也有些疑惑,真的好吗,不爱了就分手?

  “听说尚武他醉了好几天。”木春樱也望向前方,“像他那样壮实的男人,在你给的打击面前差点崩溃了——”

  “我知道。”小桃双手也交叉起来,“我不后悔,哪怕害他受了伤。”

  木春樱却在想着那个人,现在在她的心里只是称呼他“那个人”,不愿将他的名字提起。

  夜凉如水,深吸一口冰冷空气让人心脾俱碎,但是不疼,一点也不疼。

  “阿樱,我跟你说说他吧。”

  “嗯,说吧。”

  “你知道我要说的是谁?”

  “你的那个他嘛,”木春樱轻轻敲她的肩,“你以为我很傻吗?”

  “那你应该猜得到他是谁了?”

  “我不猜,我要听你说,他是谁?”

  “Peter——”

  “外国人吗?”木春樱想起孙燃那个时候曾认识一个人叫这个名字,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不是,他是中国人。”

  “Peter,”木春樱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心说,“小桃就这样离婚选了他,有点游戏人间了吧。这个人的名字听起来倒是有些熟悉。”

  “阿樱,我今晚去你那里住,欢不欢迎?”

  “啊?”木春樱猛地吃了一惊,她很快在脑海里补上很久之前她们一起睡的那次,小桃摸了她那里。

  那晚,小桃摸着摸着说:“阿樱,你的胸部摸起来真温暖……”

  小桃突然站起来,“阿樱,他来接我了,我得走了。”

  “啊?”木春樱又有些木然。

  小桃回头对她摆摆手,“阿樱,我刚才是逗你的,我不去你那儿了——”

  木春樱目送着她,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绅士的男人为小桃拉开车门,这个男人应该就是Peter了吧,此Peter似乎不是彼Peter。

  直到那车子远去,木春樱才收回目光,突然想起自己被那对兄妹落在一边了,该找找他们了。

  ……

  G市,李氏的别墅里。

  李牧群站在宽阔、寂寞的阳台上抽着烟,呼出的烟雾在暗夜里看来有些魔幻的色彩。最近,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些不可思议了……

  说起来还得提到十天前,父亲把他叫到书房里,对他说了那些话。

  当时父亲目光慈爱,语气也很平缓,这是从来都没有的态度。父子两个在几个话题上交流了看法:一、现在进行的李氏与杜氏的企业合并,资源整合,其实只是做给杜氏看的,而杜氏在这个问题上也是虚与委蛇;二、之前李牧群和杜小美已经订婚,但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无论如何都不会真的结成连理;三、这是李牧群自己交代的,他和覃愿的关系现在不一般。

  父亲李国青点点头,“在最后一个话题上,我支持你和她来往,以后可以考虑成婚,只是目前还要委屈你们两个。”

  李牧群点点头,“我委屈一点可以,但不会让她受伤害的。”

  “你可以对她认真一点,”李国青愉快地笑了,接着交代儿子,“她可是个好姑娘,你妈妈也觉得她不错。”

  李牧群摸摸自己的鼻子,有些晦涩地笑了。

  “你们两个的事,我不会插手。等水到渠成吧。”

  李国青还有件事情没有和儿子说:他请了专业人士盗取杜云天的非法经营证据,暂时受阻没有进展。这件事是不能公开的,所以有必要连自己的儿子也瞒着,重要的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牵涉其中,这里面的水太深。

  李牧群的耳边似乎还回荡着父亲说的话:“……支持你和她往来,以后可以考虑成婚,只是目前还要委屈你们……”他知道,父亲话里有话,他是不该和覃愿现在就打得火热,暂时还不便相处,杜小美若是知道了,他要负起保护覃愿的责任。这样看来,应该到了未雨绸缪的时候了。

  “你在哪?”李牧群给覃愿发了微信。

  很久,才收到她的回答:“诊所。怎么,你又想过来,像上次那样?”

  “我可能会有段时间不能联系你了,提前和你说一声。”他迅速在手机上敲着虚拟键盘。

  “哦……好像我很期待和你打交道似的……怎么,你有别的相好的了?”

  他晚上吃的饭差点喷出来,“那哪敢?我这边有些状况要时间处理,之后我们再……”

  “你是告诉我……要防备杜氏千金报复?”

  他没有想到她竟然知道了,“但是你放心,有我在,她不会——”

  被她抢白,“知道了,她伤不到我!”

  “那,再见。”

  覃愿没有再发微信过来,她人斜倚在门框上,室内还有位急切需要她诊治的心理病患者。

  “先生怎么称呼?”她返回到室内,在沙发上落座,“我是问你的全名。”

  “尚武。”他干脆地回答,“和尚的尚,武功的武。”

  “嗯,回答很快。”她点点头,戴上空框眼镜,看起来更专业一点,“喝了那么些酒……还好没有影响你的大脑思考问题。”

  尚武觉得她说话直接,一时不知如何给她回应,气氛有些尴尬,“我冒昧问一句:你是李牧群的女朋友吧?”

  “嗯,嗯?”她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斟酌了一下说,“这里是诊所,我工作时间不谈私事。”

  “那你刚才不是和他发微信吗?”

  “尚先生,您一直说这个话题耽误的是您自己的时间。我诊疗是按时间算费用的。”

  尚武不好意思的笑了,“这次诊费就是李牧群……是他付的。”

  覃愿听到后大跌眼镜。

  尚武心里其实也难过,和小桃结婚又闪离,其间花费了不少,包括酒店里订酒席,请司仪,度蜜月去马尔代夫,等等,琐碎“银子”花了不少,而他只是个经营野外生存装备的小店老板,已经囊中羞涩了。

  “看来,李先生对您很好的嘛。”

  “呵呵,”尚武傻笑着,“我们……关系还不错,好朋友来着。”

  接着,覃愿又与尚武交流了解了一些情况。

  初次诊疗就这样结束。

  ……

  H市,街道上快递的车辆屡见不鲜,各个快递公司搭乘了网络购物的快车,一直在飞速行进当中。

  淳风速递公司。

  节后,快递业务量又开始增长,风筝的公司同样很忙,木春樱也要帮忙打包。小金看见她的风哥哥和木春樱紧挨着一起打包眉头微蹙。同事和她打趣,“怎么了,小金,看着你风哥哥和未来嫂子在一起甜蜜蜜,你也想谈恋爱了吧?”

  “不见我忙着呢,没空想那些——”小金大眼睛一翻白眼,扭过头不理。

  同事笑着走开了。

  小金忽然想起好几年前那个下雨天,她记得她仰面看天的时候,雨丝就会轻柔地钻进她的眼睛里去。那时候的风哥哥对她说过,“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小金却觉得可以铭记一生。

  之后,小金被送到市郊的孤儿院,风筝一有空就会去看她。风筝还给她梳理头发,给她扎头发,每次他给她扎头发她都会说:“风哥哥,这扎头发是女人做的事情,你怎么这么喜欢给我扎头发呢?”

  “我小的时候就帮我妈扎头发。”风筝微笑着对她说,“你看我扎的头发怎么样,漂亮吧?”

  “嗯嗯。”她用力点头。

  她常常想着和她的风哥哥一起的那些时光,一点点一段段,好像她手里的珍珠,一颗颗数着,快乐着,欣赏着。可是,从风哥哥带那个女人来的那天起,她第一次觉得风哥哥不仅仅是属于她的了,这种失落和跌宕的心情没有人了解。

  “如果,风哥哥只属于我一个人就好了!”她心里冒出这个感慨,自己也有些意外,是不是从某个时刻起,她就不仅仅把风哥哥当作哥哥了,好像对风哥哥还有别的情愫,她时常为此烦恼……

  她抬头看见风哥哥正和她未来的嫂子聊天,他们那么开心,她觉得“辣眼睛”,目光看向墙上的一面镜子,镜子里的自己虽然只是半边身影,看看自己面容清秀,眼睛大大的,身材也不比她差,心说:“为什么她能抢走我的风哥哥?”

  这个想法一萌芽,她就又开始嫉妒那个女人了,原本单纯的她也觉得不可思议,从来还没有嫉妒过别人,从她小的时候到如今。

搜索建议:幸福的煎熬各自寻爱  煎熬  煎熬词条  各自  各自词条  幸福  幸福词条  
小说言情

 又见炊烟(六-七)

 六  我低着头泪痕未干地走出火车站,为了生存我必须收起所有的离愁别绪,伤感情怀,继续找工作。  街边的店铺、胡同里的小工厂一家一家地问,遇到的不是摇头就是摆手...(展开)

小说连载

 圆(86-90)

 八十六、连成整体的幸福    慢慢的我来开始怀疑以往对于生活的理解。我认为,我以往的理解已经不行了,我必须建立起全新的理解,推陈出新。    我逐渐的认识到,...(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