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虚空岁月(180)

  第一百八十章 姐姐没穿

  “华少强的确是男人中的精品,长得帅不说,不但多金,家世也好,还有海归的背景。这样的男人,有几个女人能拒绝得了?我都不知道爱琴还能坚持多久……”

  胡尊霞的话让刘显金有几分醋意,华少强是男人中的精品,而刘显金是屌丝中的极品。和人家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呢?如果华少强追你,你能拒绝得了吗?”刘显金反问。

  胡尊霞咯咯笑着,她喝酒后脸有些泛红,像一朵绽开的桃花。

  “怎么?吃醋了?姐姐除了我亲爱的小弟之外,别人都能拒绝……”

  刘显金笑了,就算胡尊霞说的是假话,但也让他多少有了一些安慰。他和胡尊霞把最后一点酒喝完之后,她放下杯子,走了过来。一边眼带桃花的看着刘显金,一边侧身坐到他的腿上。两手勾着他的脖子,笑吟吟的。

  “好了,酒也喝了,饭也吃了。现在姐姐想要吃你了……”

  刘显金搂着胡尊霞纤细的腰,另一只手伸到裙子里面。刚要往上,胡尊霞却紧紧抓着他的手,不让他继续动。

  她趴在刘显金的耳边,小声说:“乖,去卧室!”

  刘显金一把抱起胡尊霞,直奔卧室。把胡尊霞放到床上,她侧身躺着,用手拄着脑袋,饶有兴致地看着刘显金脱衣服。

  三下五除二的把衣服脱下,刘显金接着开始帮着胡尊霞卸下武装。胡尊霞很配合,一边脱着,还一边和他亲吻着。

  借着酒意,他们两人开始在床上翻滚着。胡尊霞的确是女人中的极品,每一次和她在一起,她总是能给刘显金带来不一样的新意,和不一样的刺激。

  前奏慢慢地拉开,他们两人渐入佳境,已经开始有些意乱情迷。正当他的小舟想要入港时,电话忽然响了。

  胡尊霞搂着他的脖子,皱着眉头,嘟着小嘴,娇嗔着。

  “谁啊?这么讨厌,偏偏这个时候来电话,不许接……”

  刘显金也不打算接,可电话却固执地响个不停。弄得胡尊霞有些心烦,一伸手把电话拿过来递给刘显金。

  “啊。.烦死了,不会又是爱琴吧……”

  刘显金拿过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一接起来,就听电话那面说:“俺是石球儿,你在哪儿哩?咱们不是说好的要练习吗?”

  石球的话弄得刘显金哭笑不得,他这才想起来,他和石球约好每天晚上七点钟练散打搏击。不过那只是一个说辞,哪想到石球居然把电话打过来了。

  刘显金忙对他说:“石球,我现在有事,等以后再说吧?”

  谁知石球竟然急了。

  “那可不行,都说好了的。你要是不来,俺明天找你去,把钱还你……”

  以刘显金对石球的了解,他肯定说到做到。

  “别,别……等一会儿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石球竟不依不饶,他追问:“那你说多长时间?俺等你”

  刘显金随口说道:“一个小时!”

  “中!”

  刘显金哭笑不得地放下电话,胡尊霞问他是谁?他就把石球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顺便让胡尊霞帮忙找找那个叫小芳,大名晏秋芳的女人。胡尊霞也觉得这人挺有意思,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他们两个开始重新酝酿情感,温存了好一会儿,才又进入状态。正当刘显金要进入巅峰时,电话又响了。不用想,也猜到是石球的电话。

  刘显金接电话的时候,胡尊霞也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但石球在那面却执拗的说:“一个小时到了,你还来昨天这儿找俺吧!”

  面对这个犟种,刘显金也不敢不答应。放下电话,简单收拾了一下。刘显金就下楼打车,直接去找石球。

  他本来根本没把训练当回事儿,但石球却不一样,开始一本正经的教刘显金。每做错一个动作,石球居然都像是教官一样教训刘显金,看来是真拿他当手下的兵了。

  石球的认真都特么的有点变态,每天要求的训练任务,必须练完,差一点他都不干。刘显金和他练了整整一周,要不是之前体质不错,早就得累趴下了。

  一周后,刘显金和常小科,还有李先、李锋聚到一起。他们几个坐在公园花坛的台阶上,无聊地看着人来人往。

  不知道为什么,刘显金这次就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看着公园里的小年轻,瞅谁都像SB,感觉他们特幼稚,他知道这是和他这期间在KTV工作有关。

  常小科也深有感触,他哈欠连天的坐在那儿,嘴里叼着烟卷。

  李锋见他一点精神都没有,就问他:“小科,这怎么一点也不像你啊?公园里那么多小姑娘,没见你去嘚瑟呢?”

  常小科打了一个哈欠,有些不屑。

  “擦,都是歪瓜裂枣,没劲!要胸没胸,要脸蛋没脸蛋的,看着都没兴趣……”

  这常小科也是和KTV里的女人接触多了,才会有这种感受。那些女人一个个身材也好,长得也都不错。怎么能是随便一个路边丫头能比的呢?

  他们正闲聊,忽然有人朝他们几个扔石头子。抬头一看,就见一个女生看着他们几个哈哈大笑。

  他们几个也乐了,这丫头叫邓玉荣,和他们几个都挺熟悉的。她也在附近工作,而且比较活泼,长得也挺可爱。一笑露出一对小虎牙,还有深深的小酒窝。

  邓玉荣穿了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头发梳成马尾,随意的扎在脑后。她一到他们身边,还没等说话,李锋就对常小科眨眼。

  “小科,赌一把?”

  常小科傻呵呵的看着李锋。

  “赌什么?”

  “就赌小邓穿什么颜色的胸罩?一条玉溪!”

  邓玉荣也听了个清楚,她照着李锋的脑袋就削了一下。

  “滚,李锋你个贱人,你怎么还不学好?”

  常小科哈哈大笑,一下来了精神,这孙子就愿意干这种事。他点头,盯着邓玉荣

  “白色的!”

  李锋盯着邓玉荣的胸前看了半天,看得邓玉荣有些不好意思。马上转过身去,坐到李先的身边。

  “不是白色,是黑色!”

  邓玉荣被他两人气得够呛,就拽着李先的胳膊。

  撒娇说:“李先,你管管你弟弟啊,他们都什么人?”

  李先呵呵笑着,也不说话。常小科站起来,走到邓玉荣身前。

  央求她:“小邓,快告诉我,你到底穿什么颜色的?”

  邓玉荣伸出小脚,照着常小科的小腿就踢了过去。常小科往后一跳,没踢到他。

  邓玉荣见李先不帮她说话,又过来央求刘显金。

  “显金哥,你管管他们啊,他们太讨厌了……”

  刘显金哈哈大笑,故意逗她:“这有什么啊,你告诉他们不就完了吗?”

  刘显金这一说完,邓玉荣真就一歪脖子,撅着小嘴看着常小科和李锋。

  “好,我告诉你们,姐姐我没穿!”

  “啊?”

  常小科和李锋都睁大眼睛,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常小科摸着头发,嘟囔着:“不能吧?你要是没穿的话,你这胸不能鼓这么高啊?”

  他们几个哈哈大笑,常小科嘴损,他故意嘲笑邓玉荣胸小呢,气得邓玉荣追着他打。

  他们几个就这么嘻嘻哈哈的闹着,反正也没什么好玩的。

  刘显金正和李先说话,常小科忽然用胳膊碰了碰他。

  “显金,往右看!”

  刘显金一转头,就见植有芳和丁发兰正朝他们这儿走过来。今天本是阴天,但植有芳却戴了墨镜,看着有些不伦不类。

  邓玉荣小声的问刘显金:“显金哥,你和植有芳分手了?”

  刘显金没吭声。

  常小科在旁边小声逗邓玉荣说:“怎么了?你想跟你显金哥好啊?你要是告诉我你的胸罩颜色,我就和显金商量商量,让他把你收了……”

  邓玉荣照着常小科的胳膊就掐了一下,疼得常小科妈呀尖叫一声。

  “死小科,滚一边去,我烦你!”

  走到花坛时,两人忽然站住了,植有芳冲刘显金招手。

  “显金,你过来!”

  常小科立刻到他身边。

  “显金,你别去!妈的,都和别人睡了,还他妈对你呼来喝去的……”

  刘显金苦笑一下,但还是走了过去。一到她俩身边,丁发兰主动走到一边,她想让他和植有芳单独谈谈。

  植有芳隔着墨镜看着刘显金,声音挺小的。

  “显金,我想和李军分手……”

  刘显金“哦”了一声,也没说话

  “咱俩还有可能在一起吗?”

  刘显金没想到植有芳会这么说,尴尬的摇了摇头。

  “算了吧,有芳!以后咱们就是普通朋友,咱俩在一起不合适的……”

  刘显金这一说,植有芳一下急了。

  她提高声调说:“为什么?你是嫌弃我和李军在一起了?可你在KTV和那些女的不明不白的,我也没嫌弃你啊?”

搜索建议: 虚空岁月  虚空  虚空词条  岁月  岁月词条  180  180词条  虚空岁月词条  
小说 小小说

 究竟谁吃谁

 “哐……铛铛铛……”巨大的门板撞击声伴着门栓锁链清脆的激荡声,打破了幽寂宁静的子夜。    住在厨房隔壁的张校长在沉睡中被惊醒,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慌忙披衣,...(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