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泡桐之恋(第二十七章雾)

  第七章雾

  低温中寒冷的水汽,

  在雪线变低的山脉上蜿蜒。

  燃烧的红杜鹃,

  在猫头鹰栖息的向阳坡怒放。

  白色的馒头,

  爱上稀薄的米汤。

  纯粹的谎言,

  在清晨的迷雾中消散。

  

  寂寥的电线杆,

  在朦胧的天空中沉默。

  光秃秃的树枝桠,

  划破薄如纸的灰色苍穹。

  而我,

  依旧看不清,

  我在你心中,

  应该有的份量。

  3月4日晴

  一觉醒来,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神情恍惚了很久,而室外依旧是春光明媚。

  打开空荡荡的冰箱,拿出一瓶果汁,冰凉入胃。我将床头皓茸用过的香水砸碎了,浓郁的香味混着酒精味在房间里弥漫。米蝶来过之后,我与皓茸的谣言如同阑覃的风一样消失了。可是,皓茸与米蝶缺轮番地在我心里厮杀着,疼痛难忍。我宁愿,宁愿皓茸不曾来过,这样我就不会知道米蝶的存在。原来,我并不是他的唯一。

  厘米说:“杜蘅,既然你痛苦,那么你搬出来,我的公寓很宽敞,还有两间空房。”

  我将我辛辛苦苦种的花和菜全部拔了,晒干后,一把火全烧了。我不想一直活在痛苦之中,我要离开皓茸,尽管他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不想记住他,所以我决定不恨他。

  厘米兴致勃勃地陪我逛街,我新添了很多物件:蓝色的窗帘布,暗红色格子桌布,原木家具,风格各异的刺绣,花瓶,碗碟……

  买了一张很软的沙发床,白天是沙发,晚上是床,床头柜上放了我与杜若的合照相框。书架上放了一些自己爱看的书和新买的音乐碟。窗口放了一个风铃,风一来便发出清脆的铃音。

  忙完后,躺在沙发里,深呼吸后沉沉地睡了过去。梦里是一望无际的蓝天,无边无际的草地上有一棵大榕树,长长的根须在风中微微飘动,空荡荡的秋千上落满叶子。我看到了杜若,她戴着花环,站在树底下微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打开门走进客厅,厘米不在。洗了个澡,换上干净地衣服去街头溜达。

  这个点上,餐馆都在休息,咖啡屋里也是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位歇脚的游客。我在冷饮铺买了一个巧克力蛋筒冰淇淋,坐在街边的木椅里,一边吃一边看大狗趴在店门口睡觉。

  沿着河边的沙石路一直走,远远地就能看到廊桥。木制廊桥上有游客来回,也有摄影师抱着相机不停地拍摄。沿着木制台阶往上走,廊桥年代久远,走在上面能看到河底汤汤的流水。站在廊桥上,看远处的青山,轮廓清晰。天水交界处有渔船,江水如练,白鹭在水面飞行,像一首极美极美的山水诗。走过廊桥便来到的一片原野里,这个季节,稻田里站满了插秧的农人。通常一上午下来,一小片稻田就变成绿色,插得又快又好。

  走过田间小路,跨过搭有独木桥的小溪,远远地看到了油菜花,大片大片地消失在远方的天际里,明媚了整片天空。山脚下有池塘,溪水绕山而流,岸边长满了野花野草。这个季节,溪水边长满了酸酸甜甜的的野杨梅,红红的一大片。通常是一场大雨下来,熟透的果实掉落一地。即便是下雨,池塘边也有垂钓者。而池塘里长满了细碎的小菱角,青青绿绿地铺满水面。

  放眼望去,满目的春色,就连空中的燕子都飞得那么欢快。春天的天气易变,雨时下时停,河边有一间石头堆砌的小屋子,下雨的时候,大家都往那间屋子跑。热热闹闹的一屋子人,微笑着说话,温馨地像一家人。

  太阳出来后,屋子里的人一哄而散,都忙着下田。我站在屋子旁的水桥上看河面上飘荡的小渔船,渔船上坐着一个披着蓑衣的男子,戴着斗笠,看不清楚面目。他一边摇橹一边唱着山歌,歌声在原野上飘荡,别有一番风味。

  这些优美的风景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来到阑覃,我很少会想过去,即便是想,也是在半夜。我经常会在半夜醒来,醒来后心莫名地酸痛,于是只能扯着被子偷偷地哭。哭完后疲倦地睡去,第二天依旧笑容满面地吃厘米买回来的早餐。

  厘米会定定地看着我,望着我浮肿的眼袋说:“不要再偷偷哭了,哭了眼睛就不好看了。”

  我惊讶于他的洞察细微,却只能微微地笑着,给不了承诺,所以只能选择沉默。只是从那以后,半夜醒来我不再哭了,我身边还有厘米

  三月末,厘米陪我去爬山。阑覃四周都是山,沿着山路一直走,走着走着便来到一片平原。路边的向阳坡来满了映山红,厘米折了一束放在我手里。走上高高的堤坝,堤坝上种了一排柳树,细长的绿色枝丫一条条下垂。这个季节,柳絮纷飞,落在水面上,白色点点,引来鱼儿争相啄食。我站在柳树下,突然想起了杜若。杜若应该大学毕业了,想她留着长长的头发,穿着碎花洋裙,站在校园里的樟树下,一脸朝气。我低头叹了口气,尽管我只比杜若大一岁,心却苍老得像一颗石头,又冷又硬。

  厘米站在我身边,我转身面对厘米,看他紧皱的眉头和他忧伤的眼眸,心里十分难受。在我身边,我不快乐,他也不快乐。

  他说:“杜蘅,你笑起来的时候,我却看到你眼角的忧伤,你为什么不快乐,告诉我好不好?为什么你不肯接受我?”

  我拿出手机,看着他微微笑,按下一行字:“我怕痛,皓茸让我痛了。”其实,是我忘不了年少时的那个梦魇,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那双粗糙的手,在黑暗中张牙舞爪。

  “可是,我不会离开你。”

  我摇了摇头,看着清澈的水面,沿着台阶一直往山上走。这个季节,山茶花已经开放,泥泞的小路上落满了白色的花瓣。我很喜欢山茶花,小朵的白色,开满一树。走过长长的小路来到一片平地。山脚下有一汪温泉,里面长满了水藻,水微微冒着热气。我坐在温泉边的石头上,厘米拿出手里按下了拍照键。那张照片,依旧是微微笑,眼角忧伤弥漫。我过得并不快乐,尽管我什么都不缺。厘米告诉我要知足,可是我那颗心就像台风夜未关上的窗户,风灌了进来,怎么关也关不上了。

  有时候,我会想离开这个世界。有时候,我自己都会被这个想法吓住了。我在想,我为什么那么痛苦。这个阳光明媚的世界,为什偏偏让我生活在黑暗中,仿佛阴湿处的苔藓,蓊蓊郁郁,太阳一照,立即枯萎。

  那天我与厘米爬了两个小时,到达了山顶。站在山顶上俯瞰阑覃,仿佛《狮子王》里头王者一般。突然间,我的心境变得开阔。厘米来到我身边,将相机递给了我,我对着连绵起伏的山脉和一望无际的田野按下了快门。

  下山的时候,谁都没说话,静静地走路,可我看得出,厘米很快乐。他的眼神变得明亮,忧伤一扫而光。

  夜幕低垂的时候,站在河边,静静地看河水潺湲。夜色渐渐深了,四周陷入一片漆黑。身后的街巷纷纷亮起了灯,街上的人依旧脚步匆匆。

  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有些人要离开:我为什么要离开家,外婆为什么会离开,皓茸为什么要离开。很多时候,离开不是终点,离开只是因为新的开始。真正的离开,我想是遗忘。

  我时常会想死后的世界,离开这个世界是天堂还是地狱?或者说只是寿命的终结,化为一掊土永远消失?或者是佛教里的生死轮回?突然我想到信仰,我是无神论者,我知道死后就是一掊土,没有灵魂也没有轮回,甚至有时候,死亡是一种解脱。《圣经》说:“事事有时节,天下任何事皆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除栽种亦有时……”

  生命是一粒种子,在漫长的人生路上长成一棵大树,却因为土壤,光照和水,长势不一。岁月的痕迹留下一圈圈的年轮,拔除时,生命即不存在。要感谢父母,那是生命的开始;要感谢疾病与磨难,那是生命的成长;要感谢死亡,那是生命的终结。

搜索建议:泡桐之恋  泡桐  泡桐词条  泡桐之恋词条  
小说

 九儿的童年(第一章 打群架 1)

 坐落在四川省广安县永兴镇黄果树村的地方,这里是一个美丽而富饶的村庄。此时正是阳春三月,嫩绿的草丛,柳树发芽,果树开花。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李子花,红红的杏花,金...(展开)

小说武侠

 永安

   入夏的夜里,海风咸涩。  墨色的天幕淋下淅淅沥沥的小雨,敲在曲折的青石小路上,轻灵如剑音,有风在屋檐间徘徊,宛然一声悠长的喟叹。  永安巷尽头的二层矮楼立...(展开)

小说言情

 市井小民(5)

 赧昊笑笑没再说话,翻了个身面朝下睡着,祁落想着明天工作上的“新鲜”事儿,期待着那一切的发生,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一组通俗唱法的音符把祁落从梦中惊醒了。是赧...(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