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幸福的煎熬(四)随风而逝的告白(4)

  “不会,不会忘的。”连着说了两个“不会”,木春樱发觉自己一心软就模凌两可不会斩钉截铁,心里知道和风筝没有继续下去的可能,毕竟两个人走的是不同的路,一个是独立养家、进入社会的风筝,一个是即将上大学的自己,也许是骨子里的清高,觉得风筝和自己有差距,又或者心里还想着学长,没有考虑过去回应风筝对她的感情,种种原因之下,她不能答应他什么,解释道:“以后见面的话,我们还是老同学啊,我们不是曾经还是同桌吗?只不过,只不过……”想起曾经有过那次风筝看着自己的胸部尴尬的事件,木春樱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今天穿的裙子,把下摆扯了扯又放下,手不知道搁哪里。

  风筝又垂下头,脚尖在地上蹭了蹭,以商议的口吻说:“我大概知道了你的意思了,你也明白我的心意了,没事,我们把话说开了就好了。我们要不去船上看看?”

  “哦,你说的是这船啊?”木春樱手指着不远处看起来漂泊水上,却有锁链锁住的那艘船在江面的风中轻轻摇晃。

  风筝突然拉起她的手,拉着她跑上跳板上了船,之后才把她的手放下。木春樱还是第一次把手交给男生握住,手中还留余温,脸上还红了一阵。

  “你害羞了。”风筝认真地看着木春樱的脸颊,说:“你是第一次,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握着女孩的手。”

  木春樱开始享受着江面上扑面而来的风,她的长发开始无规律的飞扬,有几缕还遮住了眼睛,她的心跳快了一点,要深呼吸几次才慢慢平复。

  “你看那边,是江猪仔,”风筝突然手指着江面百里开外之处,他有些激动,说话颤抖着:“你看,你看!”

  江水中的“江猪仔”学名江豚,它们不仅数量少,要想见到它们在江面上鱼跃而起的机会更少。不曾想,风筝和木春樱有机会见到这样的奇景。

  日头上来了,江面上闪着光似金色鱼鳞一般。木春樱偷偷瞧了瞧风筝那张看起来还算英俊的脸,有些忸怩地说:“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我带你去吃饭吧。”风筝看了眼木春樱,知道她大概是饿了,“就在那边,很近的。”

  两人走下了船,这一次风筝没有拉她的手。他们发现沙滩上有只风筝,静静地躺在那里,木春樱捡起来看了看,眼睛望向风筝。

  风筝说:“这就是我放飞了的风筝。”

  那天夜晚,风筝送木春樱回家。夜凉如水,街头的路灯不太光亮,风筝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想要点燃。木春樱伸手夺过来,叮嘱说:“记着以后少抽点烟,我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会抽烟的人。”

  风筝点了点头,连连说:“我会记得的,我以后少抽。”

  已经是万家灯火的时候,两个人明白分手的时刻到了,风筝问:“以后,我还能见到你吗?你知道的,我家就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只有你——”

  木春樱听他这样说突然鼻子有些发酸,她想起第一次到风筝家的小书店,翻看着那些心爱的漫画书,那时风筝还教过她画漫画,还有风筝他娘,竟然长得那么美,心肠却硬,丢下风筝一个人……那段时光,终究还是过去了,现在的自己和风筝都已经回不到那段时光里。可能真的像风筝说的,他在这个世上没有别的亲人了,而木春樱还不太明白他说“我只有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只不过是男女同学,他们连男女朋友都不是,不是只有结了婚才能成为亲人吗?

  木春樱回到家里,前前后后地想,但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呢?接着就胡思乱想起来,想着风筝确实是一个人了吧,那他该怎么过日子,他开的租碟的小店能不能养活他自己?最后又开始发呆,看着金鱼缸里的金鱼挪不开视线,就那么一直盯着。

  几天后,收到W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不久的那次同学聚会上,风筝没有来,他的“死党”,绰号“线轴”的倒是来了。木春樱还记得“线轴”和风筝经常一起逃课去江边捉鱼摸蟹,也经常在每个难得的周末下午一起去游戏厅打游戏或是去广场放风筝。不仅如此,两人还为了本校女生被外校的男生骚扰的事同外校的男生约架,被人打到鼻青脸肿地回来,这些有的是真实的,有的只是传闻。木春樱想起这些个真实或者虚构的事又发了会儿呆,没有料到“线轴”走了过来说:“木春樱,你知道风筝曾自杀过吗?”

  木春樱吃了一惊,嘴里的那颗樱桃差点呛在喉咙里,咳嗽了几声才问:“为了什么啊,什么时候的事情?”她下意识地把十几个来参加聚会的男生都看了一遍,唯独没有看见风筝,她有些心虚地想:风筝如果真是想死,会不会也牵扯上自己?又胡思乱想了,她敲了敲自己的头,努力清醒过来。

  “风筝的娘也离他而去了,”“线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愤愤不平地说:“风筝现在就剩一个人了,命运对他真是不公平”。

  木春樱没有想过风筝会轻生,在她心里风筝是独立自主的,相当坚强的一个人。她回忆起风筝教她画漫画的时候,一笔一划看上去都分外用心,一个画漫画画得好的人,应该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啊。风筝的经历过的事木春樱所知不多,风筝年少时失去了爹,他的娘生的貌美,据说在外面早就有了别的男人,风筝和他娘的关系因此变得淡漠,风筝的娘最后离开了家,把小书店留给了风筝,也留下了一些钱。风筝就是这样独自生活,他将小书店改成了租影碟的小店,就是这样独立地养活自己。木春樱想到这里,仔仔细细地计算着这样的风筝到底有什么能打倒他,有什么能够让他轻生?

  “喝多了吧‘线轴’!樱樱,你别听他瞎说,风筝自杀是因为高考失利,得了抑郁症才去自杀的……”一旁的孙燃是木春樱的“闺蜜”,她总是维护木春樱的,只是她显然在胡诌,风筝不可能因为高考失利而想不开,因为风筝压根就不在乎高考!

  孙燃拉着木春樱回家的时候,木春樱心里还在想着“线轴”说的话,内心里不踏实,好像有只猫在挠,左右都不是滋味。

  当拿到高中毕业合影留念的照片后,木春樱翻过照片,找到风筝的联络方式,打了个电话过去。风筝没有接电话,木春樱隔了一会儿又打过去,没有人接之后还打过去。

  “喂,哪位?”风筝嗓音低沉,听上去很疲累。

  终于接听了,谢天谢地。木春樱赶紧问:“……是风筝同学吧,我是木春樱……”

  “风筝死了!”听起来风筝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然而他不是好好活着的吗?然后他说:“我刚才是瞎说的,我现在挺好的,你不必担心我。木春樱同学,我这有客户来了,我们能换个时间再联络吗?”

  “哦,那不打扰你了。”木春樱放下听筒,愣了一会儿神。

  木春樱能听出风筝语气中的变化,本来他还很生自己的气,后面似乎已释然,态度好了些,她心说:“原来他现在这么忙……”想了想,发了条短信给风筝:风筝同学,你要好好保重,热爱生活,也照顾好自己。

  晚上十点,木春樱准备上床睡觉,手机铃声响起,她接了,是风筝打过来的。

  “喂,木春樱同学。过去的事情了,我没有放在心上,你不用为我难过,我过得挺好。只是我白天有事,不便接听电话。听说你考上大学了,恭喜你!”

  “谢谢。嗯,那好,你那里有号码显示吗,把我的新号码存上?”木春樱听到风筝“嗯”了声,她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过了几天,对于新手机还觉得十分新鲜的木春樱和孙燃一直用手机聊着天。木春樱把打电话给风筝的事说了。“你啊,心软了是不是?还有必要和他联系吗?他现在已经是社会青年,而你马上就是象牙塔里的人了。”孙燃将手机夹在肩膀和头颈之间,懒洋洋地说。

  “没有必要吗?”木春樱心情极好,故意反问孙燃:“什么是象牙塔啊?”

  孙燃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换了个话题,“我可是听说了,你的师兄考进南方一所重点大学了,你怎么填志愿的时候不想着填写和他同一所大学呢?”

  “他心里没有我……”木春樱沮丧道。

  “对于爱情的双方来说,女方是天生有优势的,哪怕在男方心里没有位置。”孙燃自信地说,“只要你主动追求,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女追男隔层纱——”

  “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你的恋爱哲学对于我来说永远深奥难懂。我要睡了,你也早点休息。”木春樱把绑头发的丝带解开,让秀丽的长发披肩。

  “我没有这么早睡的,我还要玩一会儿游戏……”孙燃挂断电话,继续着电视上的游戏。

  “学长,”木春樱喃喃自语:“自你毕业之后,我对你的相思之情就淡了呢……”她摇摇头,对自己这么快就忘记了初恋觉得不可思议。

  木春樱呆呆地想,她和风筝以后可能还会见面,也可能整个大学时代都过了也不曾再和他见面或者相遇。人和人的缘分实在难以预料,时光荏苒,任谁也牵扯不回来已经过去的人和事。

  十年过去……

  木春樱已经为人妻,并且结婚生子,人生到了她这个阶段再也不大可能有什么浪漫的邂逅,不然就是出轨了。又是夏天,鸣蝉还是那样让人厌烦,一声没一声的不停歇。她接到电话,下楼去取订好的杂志,看见邮局的人一脸风霜之色,他麻利地取出《读者》递给她。然而他愣住了,一直看着她的脸。木春樱觉得尴尬,嗫嚅着说:“是你啊,真巧。”

  这个邮递员竟然是风筝。他把刊物和单子递给木春樱,头也不抬地说:“如果是在以前,我还会觉得咱们这样的偶然相见很浪漫……但是我现在不会这么想了。请您签收一下。”风筝递了支笔给她。

  木春樱装作没有听清风筝说的话,签收的时候,她对风筝说:“谢谢。我回去了。”

  “我也得走了,得赶紧去下一家,这天气可不大好,看样子要下雨,你快回去吧。木春樱同学,再见!”风筝微笑着,冲木春樱摆摆手,骑上摩托车走了,他后座的布袋子上还印有邮局的标识。

  木春樱呆立在原地不动,想起风筝刚才说的话,“……在以前,……偶然相见很浪漫,……现在不会了。”看来风筝已经将他的感情放下了,但是为什么还说出这样的话?

  木春樱回过神来后就从“十年之后”的这个梦里醒来,她一清醒过来就知道并没有发生梦里的事,可能是这些天记挂着高中时候常看的那些刊物,像是《读者》、《科幻世界》,所以做了白日梦。她摇摇头,让自己不再遐想她和风筝以后的缘分故事,只是做了个梦醒来就睡意全消了,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木春樱和风筝他们都还是涉世未深的青年男女,考上大学的就进入了象牙塔,没有考上大学的就只能早一些融入社会。“高考,是一个分水岭,经过了高考的同学,有的进入了大学,有的进入了社会,还有的进入了职业学院,每个人的境遇都不太一样。”考上大学的那个夏天,木春樱的耳边总是听到爸爸说这样的话,木春樱却在想,难道高考除了左右着他们这些青年人的前途和未来的同时还能影响到其他,比如他们那代人的缘分?

  “风筝,”她默默地在心里对他说,“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忘了我吧。”

  那年,木春樱一路寻找到风筝家的小书店,在店里面惬意地坐在书架的底下,翻阅着花花绿绿的漫画书。风筝一边要帮走进来借书的客户找书,一边要记账找零,可是有一点空闲时目光就会投向她。木春樱有些傻,她当时并不知道一个少年郎提供免费给她看漫画书的机会,其实他内心是有所企图的。那个雷雨的日子,风筝教她画漫画的时候,他们四目相对,那时内心的一点点悸动,也许就算是爱情的萌芽吧。

搜索建议:幸福的煎熬随风而逝的告白  随风而逝  随风而逝词条  告白  告白词条  煎熬  煎熬词条  幸福  幸福词条  
小说小小说

 都是为了爱

 一、  一只羊听说狼爱上羊的故事以后,她很感动,自此也对狼改变了恐怖的初衷。终于有一天她也爱上了一只狼,相爱数月以后,它们决定旅游结婚。  就这样它们快乐地旅...(展开)

小说言情

 泪吻四叶(2)

(二)金灿灿的阳光漫空倾泻下来。天,亮了。金刑圣使劲的揉着太阳穴,,整个人始终摇摇晃晃的,刺骨的疼痛不断地在脑间盘旋叫嚣。 大门口林管家不住的往门外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