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青春泡沫(第七节 初吻)

  第二天,李小飞还是早早起来,这并不全是闹钟的原因,在深圳的那段时间他曾经在看守所里度过三个月,最后无罪释放,也就是在那时,他不得不每天晚睡早起。他能适应各种环境,早早起来,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从那时到现在,他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他害怕只有有一点松懈,人就会垮掉,甚至掉入万丈深渊。

  李小飞和像昨天一样,打扫院子,呼吸新鲜空气。不过今天他又多了一样活:浇灌昨天栽下的菊花,他卧室门前的菊花,以及孟丽门前的菊花。都浇完了,他感到空前的惬意。

  “如果丽丽醒来看到自己栽种的花儿上已经浇水了,心里不知道该有多开心,”他这样想着,好像孟丽笑靥如花的面容就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早饭后,孟丽的父母又去了市里,好像谈合同去了,家里除了干活的个人,又只剩下他们俩个了。

  “我来测测你的手相,丽丽。”李小飞假装一本正经地对孟丽说。

  “哼,你又不会,骗人呢吧!”孟丽刚把手伸到李小飞面前,又缩了回去。

  “唉,不测就不测吧。”李小飞假装很失望的样子,其实他知道孟丽会把手给他,男人的这招欲擒故纵屡试不爽。

  果然孟丽笑嘻嘻地把双手又递了过来,白皙细嫩而光滑。李小飞轻轻地将其托起,然后再装腔作势地仔细查看-----他哪懂什么手相呀,只是想趁机牵手而已,这一招往往很实用。

  他胡乱说了一通,孟丽听得一愣一愣的。她还真相信呀!李小飞心里暗暗发笑,他将孟丽的双手合在一起,再用自己的手把它紧紧包起来。孟丽突然明白了他的企图,本能的往回挣扎,可是怎么也挣不开。

  “哦,原来你想......哼!”孟丽气得白了他一眼,“你真不......不像话。”

  李小飞心里笑着说你要是骂我不要脸就骂吧,我又不会生气,他正色说道:“丽丽,你会喜欢我吗?不管你怎么看我,我真心喜欢你的,这是我的心里话。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说得是假话,我愿意接受一切的责罚。”他举起右手,指着天空发誓。

  丽丽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她趁机撤回双手,拧过身,低着头,没有说话。她相信李小飞说得是真心话。她甚至不止一次在幻想和等待一个爱她和她爱的男孩站在她面前这样深情地表白,可是当这一刻突然来临,她还是有些措手不及。李小飞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说话,他甚至不需要回答。不论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不论她涉世深浅,在感情面前,她们永远都保存有可爱的一面,而且会在她中意的人面前暴露出来。更何况这两天孟丽对他怎么样,他也能感觉到:她们没有隔阂,没有疲于应付,而是彼此能够放松地交谈,这种融洽的关系就至关重要。虽然她不满意李小飞鲁莽地要和人动手,但是她反而喜欢他的这种鲁莽,既让她恐惧又让她心里有了依靠,这大概就是安全感吧。李小飞知道像孟丽会给他一个答案,他期待着。

  缓缓地,李小飞感觉自己的手被轻轻地牵住了,他看到孟丽用眼神注视着他。他轻轻而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也坚定地看着孟丽,而后他们俩的手都紧紧地握住一起,他们能感觉得到彼此的心跳声。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他们之间也越来越熟悉,彼此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感觉到谁也离不开谁。有一段时间他们甚至开始偷偷地接吻。

  李小飞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论白天黑夜,在他的眼前飘来荡去,就像天空中的雪花,虽然飘舞起来令人赏心悦目,但是一旦落到了地上,终究会被蒸发掉。现在两个人关系再好,哪怕如胶似漆,也会有分离的那一天。他害怕那一天的来临,可是又像是在期待它的来临。于是每天只要没人的时候,他总是十分伤感,为了孟丽,他戒了烟酒,也变得更加勤快,可是如果那一天真的降临在他的头上,他会不会瞬间崩溃,继续沉沦,还是比以前沉沦得更有过之无不及呢?他甚至不知道活着是不是就是为了受这种罪。

  一天,孟丽对他说:“咱们去市里买衣服去吧。”

  “行,还有谁去啊?”李小飞心想别人或许谁也想去,不如一块。

  孟丽笑着说:“就我们俩。本来我妈妈想去给我俩挑,我没有让。”

  李小飞呵呵笑着说:“哦,没大人在跟前,我是不是更应该自然一点?”他突然吻了孟丽一口,孟丽推开他,撒娇骂了一句:“臭不要脸的,上一边去。”还狠狠地捶了他一顿,催道,“还不快点走,一会儿没公交了。”

  “哦?”李小飞惊奇地说了一声,欲言又止。孟丽看了他半天,笑着说:“我们家的生意都是一点点做起来的,所以我爸爸从来不娇惯这我们,我们家的那部车我们姐仨都很少坐上去过。”李小飞这两年挥金如土惯了,当然不理解他们这种节俭方式,他只是觉得做什么事都要讲究效率,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路上或者其他方面。他说:“咱们打车去吧,这样多快呀。”

  孟丽白了他一眼,骂道:“败家子,哪有你这么糟蹋钱的,有钱你也不能这么乱花呀!”

  李小飞笑了,他选择了妥协。

  在西单商场,他们在各个服装的门市前转来转去。李小飞穿名牌衣服惯了,对着这些杂牌的服装没有半点兴趣,而孟丽则更关心那种款式便宜,降价了,或者打折了。两个人转脸半天,也没有挑一件,李小飞看孟丽左右地挑,来回比较,不禁抱怨说:

  “大小姐,挑一个裤子你都这么转悠,不累吗?”

  孟丽眼睛还在搜寻,说道:“再等等,看看哪个好。”

  “老板,这个多少钱?”李小飞指着一件名牌裤子,对老板说。

  老板的眼睛放着光,赶忙热情地介绍:“呵,有眼光,这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你看,是XXXX牌子的,质地非常好......”

  “我买了,包起来。”不等老板介绍完,李小飞就大手一挥。孟丽瞪圆了眼睛。

  “败家子,你.....老板,我不要了..”李小飞示意老板继续装,拉着孟丽走向收银台。他掏出好久没有用的银行卡,对收银员说:

  “刷卡吧。”

  “哦,你的卡怎么是红色的?”收银员惊奇地问。

  “我在南方办的,在这里一样能用。”

  老板乐呵呵地把服装递给李小飞,像这种干脆利落的买主他见得并不多,不过对银行卡的种类,他见惯了北方的绿色银行卡,对于深圳珠海等地的红色银行卡他还真没有见过。这个主有钱!他笑着对李小飞说:

  “看看还来点别的什么?”

  “你真敢花钱呀!”孟丽看他花掉这么多钱连眼睛都不眨,十分心疼,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你喜欢就行,哪怕是月亮,如果你想要,我也会给你摘下来。”李小飞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孟丽停止脚步,她无声地看了李小飞好一会儿,眼睛在寻觅着什么。她很喜欢李小飞这样的个性------爽朗,痛快,为了爱他可以奋不顾身,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婆婆妈妈,可是如果花钱也带有这种风格的话,她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倒是李小飞后面的那句话让她很感动,这个大男子主义的男孩为了她能豁出去。她抓住李小飞的手柔声说道:“我要月亮干什么呢?我只要你也挑一件裤子,我买给你。”

  李小飞怔了一下,心里也非常感动,他抱住孟丽亲了一口。

  李小飞看到一条柒牌裤子不错,就选了它。孟丽看了看价格,张开了嘴,不过她狠了狠心,还是打算买下来。倒是李小飞眼疾手快,抢着去吧台刷了卡。

  “哼!”孟丽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往后得好好管管你了,这么花钱可难行!”李小飞笑嘻嘻地说:“行啊,看你有没有本事约束我了。”然后他看了看时间,说道:“我饿了,你饿不饿?”

  “我也很饿。嗯,这样吧,我请你吃快餐。”

  “小姐,吃什么快餐!走,去饭店。”李小飞也不等孟丽回答,搂着她就走。孟丽又好气又好笑,心里一连骂出了好几句败家子,还是不情愿地被连推带拉,拽到了饭店。

  李小飞点了一些女孩子爱吃的东西,他不喜欢太油腻的菜------以前吃油腻的菜加上喝酒让他看见油汪汪的菜就恶心,所以这次的菜都很清淡。

  “怎么样,大小姐,合不合胃口?”李小飞夹起一条鱼送的孟丽的碟中。

  “哼,你呀,真是,真是不会过啊。”孟丽边吃边说。

  李小飞笑了,他感到有趣极了。

  “以后可别这样花钱了,这样下去的话,多少钱都会花光的。哦,这剩下的,咱们打包回去吧,我想给妹妹她们吃。”

  “别!我怕你妈妈又该说我了。”李小飞赶紧提醒她。

  孟丽无奈地说:“好吧,就给你一次机会,不许有下次哟,知道吗?”她斜着眼睛看了看李小飞,似笑非笑地说。

  “遵命。”李小飞挺直了身体回答。

  孟丽“噗嗤”一声笑了。不一会儿,她放下筷子,对李小飞说:“我不吃了,吃多会变胖。哼,你也不劝劝我,是不是居心不良啊?”她说着夹起一条鱼放在李小飞嘴边说:“你这么瘦,多吃点。”

  李小飞依言吃了那条鱼,他吃得很香。他今天兴致非常好,第一次吃了这么多的饭,他希望天天有这么好的胃口。

  “小飞,你以前怎样我管不着,但是以后,如果我们成了的话,你绝不能这么胡造下去,再这样我可不干!过日子不能有今天没明天的,你知道吗?”从饭店走出来,孟丽郑重地对李小飞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你.?.........”孟丽把手抽了回来,“啪”的打在李小飞后背上,嗔骂道:“我嫁谁也不嫁给你这个败家子。”

  李小飞哈哈笑着,一把抱住孟丽,吻了起来,孟丽“嘤”的一声,把头埋在李小飞的怀里。因为路上行人很多,孟丽面色绯红,但她心里非常喜欢这种被心爱的人吻得感觉。

  他们买了一些食品给孟佳和孟倩,又给大人买了点茶叶,之后上了公交车。

  在车上,孟丽将头靠在了李小飞的肩上,仿佛又回到了火车上,不过这次李小飞没有那么老实了,他一会儿摸摸孟丽的头,一会儿捏捏她的脸,再就是刮刮她的鼻子,弄得孟丽老是拧他。直到快到了家,他们才安静下来,不逗了。

  以后每天,看着窗外的大楼,李小飞又开始陷入了沉思。他感到眼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真的要和丽丽吗?”他问自己。虽然他最近一段时间表面上很开心,可是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的事情,他不能连累孟丽,可是现在这种状况,已经由不得他掌控了。他只能------“跟着感觉走”。

  尽管这种生活每天单调而平凡,只要一看见孟丽,他还是感觉有说不出的温馨。日子在一天天地重复,李小飞不羁的个性也在逐渐地转变。能不能定下性来,谁也说不好。

  在此之间,他也不时地打电话给刘哥,但是那头一直都是关机状态,发短信也没人回。他总感觉像雾霾的天气一样,让人压抑得透不过气来。

  那边让他时刻担惊受怕但又不得不迫切去了解,这边他找到了真爱但是还不想,或者说不能和其在一起,可是身不由己,折磨得他更加死去活来。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痛,一个叛逆的男孩在闯荡中遇到的让人无法理解的痛,它不是某个人,几句话就能点醒的,而且这种痛还会无意间波及到其他人,这更让他有一种罪人的感觉。他就这样明天也说不上为什么这样等下去。时间长了,孟丽也发觉他有些不对劲了。

搜索建议:青春泡沫  初吻  初吻词条  泡沫  泡沫词条  青春  青春词条  青春泡沫词条  
小说言情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三十)

 暖心的泪  星期一早上,袁欣敏和李嘉说说笑笑到了二(四)班教室,教室门虚掩着,屋里还很黑。伸手在门后打开灯却吓了一跳,因为刘烨刚位子上趴着一个人,显然是睡着了...(展开)

小说

 《失去童话的时代》节选一

 文鸿今天没有坐公司的车,而是打的到艾菲尔咖啡店。    推开店门,过厅里站着二位礼宾小姐。    “您好,有预订房间吗?”    “好象是207吧”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