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梨花殇

  梨花随风漫天飞舞,梨落独自坐在飞花中抚琴,红唇微启,星眸皓腕,眼波流转,白色衣袂随风而飘,在这漫漫飞舞的梨花当中,像落入凡尘的仙子。琴声在空气中流淌,时而轻快,时而悲伤!

  “小姐,今日天寒,还是快快进屋吧!”丫头小翠轻声说道,帮梨落披上一件雪白披风。

  梨落停下抚琴的手,抬眼看了看小翠。

  “我爹回来了吗?”清凉的声音在初春的季节里有点冷。

  “还没呢!”小翠轻声回答,小姐一直都是这样清冷的性格,别看她待人冷冷的,其实是一个特别善良的人。

  梨落回头,不再说话,抬眼望着满园的梨花出神,梨花随风而飘,满地雪白,像是冬季的飞雪。这满园的梨树,八百八十八棵,是爹亲手帮娘亲一棵一棵栽下的,梨落不清楚,爹是要用多少爱才能为娘亲栽下这满园的梨树,更何况他的爱只有付出,却没有回报。

  十八年前那个梨花飞舞的季节,梨落出生了,因为娘亲喜欢梨花,于是为她取名梨落,或许是因为娘亲,梨落从小也喜欢梨花。每逢梨花盛开的时候,爹,娘亲,梨落,他们一家人总是在园中围桌而坐,而娘亲也总是在园中抚琴,梨花一片一片地落在娘亲身上,梨落说,娘亲是世上最漂亮的人,像是一个仙子,而娘亲总是笑笑,但看得出来,娘亲并不快乐,因为娘亲弹的曲子都是那么的悲切。梨落七岁那年,娘亲去世了,死在那个梨花飘落的季节!爹很伤心,每天望着满园的梨花出神,而梨落却总是静静地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把酒一杯一杯地喝下去,看着他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打在石桌上,落在酒杯里,听着他一声一声的唤着,梨依,梨依,那是娘亲的名字。梨落不明白一件事,爹是对娘最好的人,爹是这个世上最痴情的人,可是娘亲为什么还是不快乐?十二岁那年,爹喝醉了,拉着梨落的手来到梨园中。

  梨落,你知道吗?你娘亲喜欢梨花,所以我就为她栽下满园的梨树,每当梨花盛开,你娘在梨园中跳舞的时候,看着她的笑,我感到很满足,就算她不爱我,我依然开心,依然快乐!因为我爱她,我想,只要我爱她就足够了!

  爹断断续续地讲着娘亲的故事。原来娘亲一直爱的人不是爹,而是一个叫作欧阳落的人,当时欧阳落的家人反对娘亲他们在一起,因为娘亲是青楼歌妓,众所皆知的梨依,而欧阳落是官宦世家子弟。欧阳落受家人所迫离开了梨依,梨依伤心绝望离开了青楼,遇上了爹,慕容风。他收留了梨依,也收留了梨依肚子里的孩子,当时的梨依患了重病,是慕容风整夜守候在她的身边,陪她度过了最困难的日子。于是梨依嫁给了他,十个月后,梨依生下了那个孩子,取名为梨落,梨是梨依的梨,落是欧阳落的落。那个收留他的男子慕容风一年中为梨依种下了八百八十八棵梨树,而梨依在生下孩子后为她取名梨落,只是为了想念那个离他而去的欧阳落,那个懦弱无能的欧阳落,而对于慕容风的关心和爱护孰若无睹。但慕容风却从没有怨言,反而待梨落视若已出,有求必应,并封锁了关于她是歌妓梨依的女儿的所有消息,因为他怕梨落会受到伤害,他在梨落身上倾注了所有的爱。

  当时十二岁的梨落突然间就非常恨梨依,那个她一直认为是仙子的娘亲,那个辜负了慕容风一片深情的女子。于是,她突然间就变得沉默寡言,但对慕容风却是温顺听话,因为她只是慕容风的女儿,她只是慕容家的人,她要用尽一切的爱去爱自己的爹,她唯一的家人。她央求慕容风为她改名,而一向对她有求必应的慕容风却没有答应。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小翠见梨落一直发愣,忍不住上前询问,却见梨落满脸惆怅。

  “哦,没事!”梨落回过神,隐去脸上的惆怅,坐直身子,抬起手揉了揉脑门。

  “小姐,还是回屋吧,风越来越大了!”小翠贴心地为她拉紧了披风。

  “我要等我爹回来!”梨落又将眼神放向别处,爹出门已经好几日了,他说过今天会回来的。

  “小姐!”小翠轻唤了一声,也不再作声了,小姐脾气向来很倔的。

  由于风越来越大,梨花飘落得也越来越多。梨落望着眼前壮观的景像,心里有些迷茫,为什么她那么恨梨依,但却无法恨这满园的梨花!她极力想要撇清和梨依的关系,她告诉自己,自己喜欢梨花只是一种单纯的喜欢,与梨依无关。可是为什么思绪会这么乱,每当她看向梨花的时候总是能看到梨依的身影,孤单而落寞。她用力摇了摇头,想要抹去那些情绪。

  “怎么了,落儿?”慕容风远远地就看到梨落在拼命的摇头。

  “老爷!”小翠忙施礼。

  慕容风摆摆手。

  “爹!”梨落跑过去,扑进慕容风的怀抱里。

  “这么冷的天还在园子里,得了风寒怎么办?”慕容风责备地问道,看向小翠。

  “奴婢一直在催小姐回屋,可是小姐却不愿回去,说是要等你回来呢!”小翠轻声回答。

  “爹,不要怪小翠了,是我非要在这里等你回来的。”梨落拉着慕容风的衣袖,轻声地说。

  “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天那么冷,万一染了风寒怎么办?”慕容风收回看向小翠的目光,宠溺地看着梨落。

  “嗯,遵命!”梨落煞有其事地回答,惹得慕容风哈哈大笑。

  小翠长出了一口气,也笑看着眼前的父女俩,老爷真是一个好人呢,尽管小姐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可是他待她却如亲生一样,不过这个秘密也只有自己知道,小姐亲口告诉她的。

  “爹,我为你弹一曲吧!是我新作的。”梨落抬起头看着慕容风。

  “好,小翠,你再去房中帮小姐拿一件棉衣来。”慕容风不想扫梨落的兴,说着便走到一旁的石桌边坐下。

  小翠领命而去,梨落踱到琴旁坐下,朝慕容风嫣然一笑,便转过头认真的弹起琴来。

  天茫茫,地茫茫

  梨花飘落满地殇

  落尽相思情

  落尽满心伤

  落断满腹惆怅和彷徨

  昨日山盟依依在

  今日独留伊人空徘徊

  无人诉衷肠

  流尽伤心泪

  抚去心头痛

  梨花落在伊人裳

  问君可知伊人伤

  问君可知伊人伤

  ……

  清凉的嗓音伴随着悲切的琴声久久在梨园上空萦绕,一切都显得那么寂寥,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这种莫名的悲伤……

  慕容风静静地看着梨落,她像极了梨依,那么悲伤,那么孤独,那么落寞,那么无助。可是,梨落跟她娘亲一样,究竟是该喜,还是该忧!

  一曲终了,梨落站起身走向慕容风。而在慕容风,他却看到是梨依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来,于是他愣愣地看着渐渐靠近的自己。

  “爹,你怎么了?”梨落靠过来,好奇地看着慕容风。

  “梨落,你越来越像你娘了!”慕容风回过神,说了这样一句话,说了之后他便后悔了。

  “我怎么可能会像梨依那个无情的女人!我才不像她呢!我不理你了!”梨落激动地冲着慕容风大嚷,转身欲离去。

  “落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娘呢!”慕容风没想到梨落的反应会这么大,心里后悔当初告诉她关于她娘亲的事。

  “我娘,我娘,她不是我娘,我没有这样的娘!我娘是不会这样对待爹的,爹对她那么好,可是她呢,她连笑都吝于给你。爹,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你不公平,我觉得爹好可怜。”梨落哭诉着,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落下来,落进衣襟里。

  “落儿,我知道你对爹好!可是她必竟是你娘啊!爹固然可怜,可你娘才是最可怜的人!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慕容风脸上有落寞,有心疼,心里五味杂陈。

  “我已经长大了!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那么护着她!你要怎么护她我不管,但是请不要说我像她!”梨落说完跌跌撞撞地冲出梨园。

  “小姐,小姐……”小翠拿了棉衣刚走进梨园,却看见小姐冲了出去,便也跟了上去。

  慕容风转身看着满园的梨花,一阵风袭来,花瓣如下雪一样纷纷飘落,显得那么凄怆!无论当初是多么美丽妖娆,到了最后,终逃不了凋谢的下场。

  “梨依,梨依,你如此对我,我为何还是那么护着你呢?为什么呢?……”慕容风喃喃着。

  “我怎么可以像她呢?我怎么会像她呢?她如此无情,爹怎么可以说我像她呢!我才不要像她呢!”梨落将桌上的茶杯全部扫落到地上,伏在桌边嘤嘤哭泣。

  “小姐,小姐……”小翠在屋外不停地敲着门。

  “张伯,你吩咐下人把厅中布置一下,我有一个朋友要来。”慕容风吩咐着管家。

  “是,老爷。”管家领命而去。

  “小翠,小姐怎么样了?”慕容风担忧地问。

  “小姐还没起呢,昨天哭了很久。”小翠回答,也里也有些担忧。

  “我去看看。”慕容风说着便向梨落的房间走去。小翠也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

  “落儿,还在生爹的气吗?”慕容风推门进去,梨落正坐在镜前梳妆,眼睛仍有些红肿。

  “爹!”梨落放下手中的梳子,起身走向慕容风。

  慕容风伸手扶住梨落,脸上露出心疼的神色。

  “爹,落儿让您担心了!以后落儿再也不会跟爹生气了!”梨落轻靠在慕容风肩膀上。

  “爹也有错,不能全怪你。但是落儿要答应爹,以后可不许再哭鼻子!”慕容风慈爱地抚了抚梨落如墨的头发。

  梨落轻点了一下头,没有回答。

  “好了,赶快去梳妆吧,等一下我有一个朋友要来家中。”慕容风拍了拍梨落的后背。

  小翠走过去扶梨落坐下,拿起梳子帮她梳头发。

  “云飞见过慕容伯父!”洛云飞见慕容风迎了出来忙向他施礼。

  “世侄不必多礼啦!你爹没有来吗?”慕容风走过去扶起他。

  “家父本来是要亲自来的,可是家中临时有些事要处理,所以便让我前来。”洛云飞歉然一笑。

  “无妨。”慕容风哈哈大笑。

  “谢伯父体谅!”洛云飞又深鞠一躬。

  “这有什么呢!”慕容风说着便领洛云飞进了书房。

  过了半晌,洛云飞便将父亲所交待之事跟慕容风讲妥了。

  “世侄,你倒是越来越有你爹的风范了!”慕容风见他谈吐风雅,连连称赞。

  “伯父过奖了。”洛云飞淡淡一笑,谦虚有礼。

  哈哈……慕容风又是爽朗一笑。

  “世侄,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安排一下厨房,备一桌酒席为你接风洗尘。”慕容风起身。

  “伯父,让您费心了!”洛云飞也忙起身。

  慕容风走了出去,洛云飞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敬意油然而升。他从父亲那里听闻慕容伯父大义凛然,宅心仁厚,心地善良,并且在生意场上如鱼得水。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父亲向来不喜与人接触,但却与慕容风交情匪浅,或许这也是父亲愿意跟慕容伯父结拜的最大原因吧!

  洛云飞从书房窗户向外望去,顿时被眼前的景像吸引,雪白的梨花一簇簇的拥在一起,像是一片片白雪,花瓣随着风扬扬洒洒地落下,像是一场花瓣雨。美丽的景色吸引了洛云飞,他情不自禁地走进梨园,梨花瓣落下,辗转停留在他发上,眉上,唇边,衣衫上,鼻息间还能嗅到淡淡的清香。他突然记起父亲的话,慕容伯父一生只衷情于一个人,那便是十八年前集才华与美貌与一身的歌妓梨依,当时梨依落魄,是慕容伯父收留了她,知她喜欢梨花,为她种下满园的梨花,只可惜梨依却为他人郁郁而终,而慕容伯父则把她的女儿抚养成人。

  洛云飞轻叹一口气,心里不免有些怅然,所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复又抬起头,向梨园深处走去,走了没多久便停下脚步,远远的看着前方。一女子依着一棵梨树而立,身子有些单薄,乌黑的长发顺着肩头垂下来,随着风轻轻地摆动,紫色的裙带也随风而飘,显得孤独而惆怅,更像是一个落入凡尘的仙子。洛云飞轻轻地走过去,心里考虑着如何打招呼。或许是觉察了什么,女子猛地转过身来,眉眼便清晰的印入洛云飞的眼帘。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乌黑如缎的头发,白晰的脸庞,细细的柳眉,漆黑明亮的双眸,娇悄的鼻头,因为吃惊而微张的红唇,紫色的衣裙更显得她肌肤白晰,宛然是一仙子入世。

  梨落打量着眼前的陌生男子,他长得真好看,玉树临风,相貌堂堂,剑眉星目,一袭白衣更显得身姿挺拔,看着他,梨落的眼里不禁浮起了笑意。

  洛云飞慢慢地走近梨落,伸出手轻轻地将她头上花瓣拈去,他离梨落很近,气息也拂上梨落的脸庞。梨落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除了爹以外,还从来没有一个男子离自己这样近,脸不禁也红了起来。

  洛云飞低头看见梨落微红的脸不禁也意识自己失态了!

  “在下冒犯了!”洛云飞忙退出五步之外。

  梨落则低着头,微咬红唇,没有答话,气氛有些尴尬。

  “小姐,小姐……”小翠的呼唤声打破了沉寂。

  “小翠,我在这里!”梨落看了一眼洛云飞便向小翠的方向跑去。

  “原来她就是梨依的女儿,梨落!”洛云飞看着梨落的背影呆呆地出神……

  “贤侄,快请入座!”慕容风招呼着洛云飞。

  “伯父,您以后就唤我云飞吧!”洛云飞对贤侄这个称呼有些不习惯。

  “好。”慕容风应下来。“小翠,小姐呢?”

  “小姐在房中呢!我这就去请小姐过来。”小翠转身离开。

  “梨落,快来见过你洛世伯的儿子,洛云飞!”慕容风招呼刚踏进门的梨落。

  “梨落见过洛公子!”梨落看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脸有些发烧。

  “梨落妹妹就不用如此多礼了,我们本是同辈。”洛云飞忙客气道。

  梨落点点头,走到慕容风身边坐下。

  “早就听闻梨落妹妹貌美如花,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啊!”洛云飞早就听说慕容府小姐有沉鱼落雁之美,闭月羞花之貌,果然名不虚传。

  “洛公子过奖了!”梨落淡淡地笑了笑,心中却有喜悦滋生。

  “梨落妹妹太客气了,既然我长你几岁,不如你就喊我哥哥吧!”能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妹妹,洛云飞倒是挺开心的,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介绍给花怜认识。

  梨落又点了点,嘴角的笑意慢慢扩散开来。

  “你们两个有没有把我这个长辈放在眼里啊?菜都凉了,赶快吃吧!”慕容风故作威严的说,忍住快要溢出的笑。

  梨落和洛云飞互望了一眼,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云飞,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府上留几日吧!”慕容风又岂能看不出梨落的心意。

  梨落突听慕容风这样问,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直直地盯着洛云飞。

  “这样就太打扰了吧!”洛云飞推托道。

  “不会啊!”梨落紧张地回答。

  “是啊,怎么能说打扰呢,就留下来几日吧!”慕容风看了看梨落,忙为她打圆场。

  “那云飞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洛云飞拱了拱手。

  “太好了!”梨落心里欢呼雀跃。

  “云飞哥哥,你说梨花漂亮吗?”梨落望着一簇开得正盛的梨花,淡黄色的花蕊,更显得娇嫩,微风吹来,花香扑鼻。

  “当然漂亮。白似雪,清雅而高贵。”洛云飞看着出神的梨落。

  “可是纵然它们美丽,到了最后依然是凋谢的命运!”梨落有些伤神。

  “梨落,花谢花开本是常理,你不必太难过。”洛云飞劝说道。

  “这些我自然明白,可是心中却仍是怜惜。其实花和人一样,幸运的话就能遇到葬花人,比如林黛玉;不幸的话就只能落入大地,化为尘土。”

  “那你会成为第二个葬花人?”洛云飞直直地看着她。

  “应该会吧,”梨落摇摇头,“今日我葬花,可明日谁来葬我?”

  “梨落,你为何会如此伤感呢?”洛云飞有些担忧。

  “云飞哥哥,你说慕容风要用多少的爱才能接受一个整日想着别人的梨依,要用多少爱才能栽下这满园的梨树,又要用多少爱才能把自己心爱的女人与别人的女儿养大成人呢?”梨落一口气说完,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直呼慕容风的名字。

  “梨落,梨落,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子?”洛云飞轻声地问。

  梨落转过身,嫣然一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爹说,我跟梨依很像,可是我恨她。”

  “梨落……”洛云飞轻唤了一声。

  “云飞哥哥,听我为你弹琴吧!”梨落朝他俏皮地一笑。

  洛云飞点点头,回以一笑。

  梨落坐到琴前,伸出玉手,弹起琴来,纤细的手指在琴上灵活的跳跃,优美悲切的琴声也流淌出来……她抬起头看着洛云飞,你会是明日葬我的那个人吗?可是我当你是了!

  洛云飞陶醉地听着琴声,深情地望着梨落,梨花纷纷扬扬地落在她的身上,周围,犹如落入凡尘的仙子,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

  “伯父,叨扰了多日,请多见谅!只是家父来书,我就先行告辞了。”洛云飞向慕容风辞行。

  “那我也就不多留了。”慕容风拍了拍他的肩膀。

  梨落静静地站在慕容风的身边,静静地看着洛云飞跨上马背,眼里有隐忍的泪意。

  “那我先行一步了!”洛云飞策了马一鞭,马长长嘶鸣了一声便急驰而去。

  梨落却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云飞哥哥,云飞哥哥……”她跑着追出去,风呼呼地吹着,吹落了脸上的泪珠,吹散了满头的青丝……

  梨落每天呆在梨园里,她在梨林里到处寻找,她希望能够再次看到那个一袭白衣的男子,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她突然间就想起梨依,梨依当初是不是也是在寻找,在等待,在等待那个她所爱的人呢?那她的心情是不是跟自己一样呢?焦虑,不安……梨依,梨依,究竟是你可怜,还是爹可怜呢?

  “老爷,事情怎么样了?”管家担忧地问。

  “没想到欧阳落竟然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慕容风的脸阴沉的可怕。

  “那我们要怎么做?”管家接着问。

  “不管怎样,一定不能让他把梨落带走。我不想梨落受到任何伤害。”慕容风在说到梨落的时候神情缓和了许多,透露出慈祥。“还有,你为我准备笔墨,我要写一封书信。”

  “是,老爷。”管家匆匆忙忙地去研墨。

  “管家,这封书信你亲自送到洛家去,记得要快。”慕容风神色凝重地把写好的信交给管家。

  “是,小的这就去,我一定会把信快速送到洛家,很请老爷放心。”管家坚定地说。

  “去吧!”慕容风摆了摆手。管家转身出去。

  慕容风看着窗外已经挂满青色果子的梨树愣愣地出神,梨依,不要怪我!我只是不想落儿受到伤害而已。落儿,希望你能明白爹的苦心,爹誓死也不会把你还给欧阳落的。

  两日后管家和洛云飞一道回了慕容府。小翠看到了洛云飞来了,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向梨园跑去。

  “小姐,小姐,洛公子来啦……”她边跑边喊。

  正在出神的梨落被她吓了一跳,不悦地皱起眉头。

  “小翠,你干嘛一惊一乍的?”

  “小姐……”小翠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洛……洛公子来啦!”

  “什么?”梨落反问道。

  “奴婢说,洛公子来啦!”小翠朝梨落挤了挤眼睛。

  “真的吗?”梨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翠点点头。

  “那我这就去找他!”梨落丢下小翠,飞快地冲出梨园。

  “小姐,小心一点,等等我!”小翠也跟了出去。

  快要到正厅门口时,梨落放慢脚步,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整了整衣衫,长舒了一口气,稍稍抚平内心满意的情绪。

  “爹!”梨落跨进正厅,慕容风正和洛云飞谈话。

  “落儿快进来,我正要找你呢!”慕容风唤梨落到自己身边。

  “云飞哥哥,好久不见了!”梨落朝洛云飞笑了笑。

  洛云飞也朝她点了点头,看来这个丫头真的不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慕容伯父对她的保护真的不是常人所能比的,或许梨落遇到慕容风这样的父亲,是她一生最幸运的事。

  “不过几个月而已吧!”慕容风故作不解地问。

  “爹!”梨落唰地红了脸,低下头。

  “好了,落儿。我有些事要跟你说。”慕容风收去脸上的揶郁。

  “什么事?”梨落抬起头。

  “也没有什么大事!你云飞哥哥呢想要接你去他们那里一段时间,可以吗?”慕容风轻声地问,隐忍住心头泛出的酸楚,慈爱地看着梨落,或许今日一别,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为什么?”梨落反问道,她是一个极敏感的人,她注意到了慕容风的反常。

  “什么为什么啊,你难道不想去吗?”慕容风故作轻快地说。

  “我当然想去,可是我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对!”梨落想不明白。

  “梨落妹妹,真的只是我想要带你到我家游玩几日啊!难道你不愿与我同行?”洛云飞忙为慕容风解围,这是他答应慕容风的。

  “当然不是啦!”梨落回答,脸上尽是娇羞,也顾不得有哪些地方不对了。

  “那我们中饭过后就出发吧!我家很远的,要行两天的路程,所以要早一点出发。”洛云飞看着梨落。

  “是啊,落儿,快去把你的衣服收拾一下,我让小翠和管家陪你一起去。”慕容风笑眯眯地看着梨落。

  “嗯。”梨落起身,朝洛云飞笑了笑便回房去了。

  “伯父,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洛云飞确定梨落出去了,才转过头问道。

  “不用了,云飞。这件事与你们洛家无关。其实欧阳落也只是想带走落儿而已。欧阳落必竟是当今皇上面前的红人,可谓是一手遮天啊!我不想连累了你们。”慕容风长叹了一口气。

  “可是,伯父,难道就没有公道可言?明明就是他故意栽赃陷害于你。”洛云飞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以泄心头之愤。

  “云飞,当今这个世道,有权者为大啊!这也是当年你爹为什么要辞去将军头衔不再踏入官场的原因。”慕容风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意味深长的说。“云飞,老夫年纪已经大了,对于生死已经是无所谓了,但是落儿,她还小,所以我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你知道吗,欧阳落把她带回去的主要目的是要将她献给当今皇上啊!我怎能将落儿送入虎口呢!”

  “欧阳落他到底是不是落儿的亲爹?怎能如此待她?”洛云飞紧握着拳头,由于用力,血管都暴了出来。

  “这也是我不愿告诉落儿的原因!我不想落儿带着仇恨过日子!所以,云飞,如果我真的遭遇不测,希望你能代我好好的照顾落儿。”慕容风眼里满是祈盼,那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

  “伯父,你放心吧,我会的。”洛云飞坚定地看着慕容风。

  “小翠,你记得了吗,好好的照顾小姐,不许告诉她这所有的一切。”慕容风嘱咐着小翠。

  “是的,老爷,小翠都记下了,小翠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小姐的。”小翠啜泣着回答。

  “你了,你也去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慕容风也拍了拍她的肩头,这丫头也是从小在自己身边长大啊!

  “张管家,一切,就都拜托你了!”慕容风转过头看向管家。

  “老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姐的。”张管家也不时地抬起手拭着眼泪。

  “爹,我收拾好了!我跟小翠说了,不用带那么多衣服,可是她偏不听。”梨落走过来,小翠跟在身后提着包袱。

  “当然要多带些了,你以后每天穿一件,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这才是我慕容风的女儿啊!”慕容风伸出手替她理了理头发。

  “爹!我真舍不得你!”梨落紧紧地抱着慕容风,心里总有些不安。

  “落儿,爹希望你每天都快快乐乐的!”慕容风轻拍着她的背。

  “落儿答应爹每天都会快快乐乐的!”梨落说着哭出了声。

  “干嘛要哭啊!都那么大了还哭鼻子!不过就离家几天而已!”慕容风为她擦掉眼泪。

  “伯父,时候不早了,我们要出发了!”洛云飞拉过梨落的手。

  “好。一定要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慕容风说。

  “伯父,我会的,你也要保重。”洛云飞拉着梨落,扶她上了马车。

  “爹!”梨落突然挣脱洛云飞像慕容风跑去。

  “怎么了,落儿?”慕容风拥过她,安慰着。

  “爹,落儿哪里也不去了!落儿要呆在你的身边!”梨落哭着说。

  小翠也在边上抹着眼泪。

  “好了,又不是不回来了!等一下你云飞哥哥可是要笑话你的。”慕容风拉着她来到洛云飞面前,将她的手交给洛云飞。

  “走吧!”慕容风强带着笑容。

  洛云飞扶梨落上了马车,小翠也随后上去了。

  “老爷,保重。”管家向慕容风行了一个大礼,然后坐到马车前沿,举起鞭子策马而去!

  “爹,你一定要等我回来!”梨落冲马车后的慕容风晃着胳膊。

  慕容风伸出手晃了晃,落儿,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快乐!只是一个月之后,爹可能就等不到你回来了!两行浑浊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好了,梨落,不要再哭了,还有我呢!”洛云飞心疼地将她拥入怀里。

  “洛伯父,你有没有关于诗集方面的书籍啊?”梨落轻声问。

  “诗集方面的吗?”洛世尘慈祥地一笑,他对这个丫头可是喜欢得紧呢,真不愧是慕容兄的女儿,但一想到慕容风,他的心不禁抖了一下。

  “你怎么了,伯父?”梨落察觉到了他的异常。

  “没事,我带你去书房拿书。”洛世尘起身向书房走去。

  梨落也跟了上去。

  梨落拿着书慢慢地在走廊里穿行,已经是夏天了,荷塘内的荷花已经盛开了,清香阵阵。来到洛府已近一个月了,可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中途她要求回去,但是洛家人还有管家小翠都不同意。她轻叹了口气,在走廊边的柱子上坐了下来,翻开书准备读,一封信从中落地,信封内的信纸也飘了出来,梨落忙起身捡起来,欲装起来还给洛世尘,必竟那是别人的信,但突然间就看到折叠在一起的信纸里好像有自己的名字。她四下望了望,拿起信和书匆匆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梨落打开了那封信,那认得那是慕容风的笔迹。这里怎么会有爹写的信呢!梨落看了下去。

  “小翠,张伯,你们在哪里……”梨落边急切地跑着,边呼唤着,却不小心摔了一跤,脸色苍白,泪水也湿了面颊。

  “小姐,你怎么了?”小翠和张管家听洛家的下人说梨落在到处找他们,便都跑了过来。

  小翠跑过去扶起梨落,洛云飞也赶了过来。

  “张伯,这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梨落跑过去拉着张管家,把书信拿到他的面前,情绪有些失控。

  “梨落,你怎么了?”洛云飞冲过去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

  “云飞哥哥,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你一定知道的对不对,这是我爹写给你们的信哪!”梨落像是见到了救星,反手紧抓住洛云飞。

  “信?”洛云飞空出一只手接过信,看了几眼。“梨落,你从哪里找到的?”

  “先不要管我从哪里弄来的,先告诉我,我爹到底怎么啦?”梨落的情绪几乎崩溃,信上说慕容风会遭遇不测,这怎么可以?

  “梨落,这……”洛云飞欲言又止。

  “小姐,小姐……”小翠哭泣着。

  “小翠,你最听我的话了,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梨落见洛云飞不回答便放开他去问小翠。

  “小姐……”而小翠只是一个劲儿的哭,什么也不肯说。梨落看向张管家,他也低着头,不敢看梨落。

  “你们都在骗我,就只有我一个人是傻瓜?你们知道吗,他是我爹!我不可以让我爹受到伤害的。”梨落放开小翠,一步步地后退,“我要去找我爹,我要回去慕容府。”她转身向门外跑去。

  “梨落……”洛云飞追了出去。

  “小姐,小姐……”小翠和张管家也追了出去。

  “梨落,你给我站住。”洛云飞大喝了一声。

  梨落猛地停下了脚,转过身看向洛云飞,泪水不停地落下来。

  “云飞哥哥,你还记得吗?我曾经问过你,慕容风他要用多少爱才能将自己心爱的女人与别人的孩子抚养成人?现在我知道了,他把对梨依的爱,全部倾注到了我的身上,就算我已经长大成人,他依然在为我着想,为了我,他用尽了一切的爱。可是如今呢,他将遭遇不测,而我呢,躲在这里苟且偷生。云飞哥哥,我不想这样,我想要和爹一起去面对,我不想他一个人来承受本不该属于他的灾难。”梨落有点歇斯底里。

  “梨落……”洛云飞喃喃地喊着她的名字。

  “飞儿,还是将实情告诉她吧!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啊!”洛世尘不知何时已到了跟前。

  “小姐,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张管家走过去和小翠一起扶着梨落坐下。

  “几个月前,欧阳落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你是他的女儿,于是他找到了老爷,说是要将你带回家去认祖归宗。当时老爷很矛盾,但他还是决定将你送回到你亲生父亲身边,毕竟欧阳落的亲生父亲啊!可是就在老爷决定将你送回欧阳落身边的时候,他突然间听说,欧阳落真正要带你回去的目的是要将你献于皇上来巩固他在朝中的地位。而小姐你和当年你娘一样,生来就如仙子下凡,是出了名的美人啊!”张管家抹了一把泪,继续说:“老爷当时非常气愤,他便找到欧阳落质问他为何要这样做?劝他打消这个念头,否则就不让小姐你回到欧阳家。可是没想到,欧阳落竟一手遮天,给老爷安上一些若虚有的罪名,每一个罪名都可以置老爷于死地啊!老爷知道欧阳落不会放过你,所以才临时决定将你送到洛家来,他也是出于无奈啊!”

  “欧阳落!”梨落咬牙切齿,脸色更加苍白,她紧紧地握着双手,手上的青筋显露出来。

  “梨落。”洛云飞心疼地将她拥入怀里。

  “那我爹他现在会怎样?”梨落紧张地问张管家。

  “后天,就是他们约定的期限,如果老爷不将将小姐你交出去,恐怕凶多吉少。”张管家不禁哽咽出声。

  “后天?还有时间对不对?”梨落转过头看着洛云飞,“云飞哥哥,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梨落,我答应过你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洛云飞摇了摇头。

  “洛伯父,我求求你们,让我去见我爹!”梨落说着便跪到了地上。

  “梨落,你先起来。”洛世尘扶着她起来。“飞儿,事已至此,带她回去吧,或许还可以救下你慕容伯父!”

  洛云飞点点头,“阿福,准备马车。”

  一行人向慕容府急驰而去。

  一路上,梨落都焦急不安,洛云飞不断地安慰她。

  “云飞哥哥,你说我爹会不会有事?”梨落担心极了。

  “不会的梨落,你看我们不正在赶回去吗?”洛云飞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其实他也不知道会怎样。

  终于到了约定的日子,慕容风一大早就遣散了家中的丫环奴才,给了他们银两,让他们各寻生路去了,他知道今天注定难逃一劫。但仍有很多人留下了下来,他们要跟慕容风一起来面对。

  “老爷,欧阳落来了!并且带了很多兵!”一个下人跑了报信。

  “打开大门。”慕容风吩咐道。

  几个下人便跑过去打开了大门。

  “慕容兄,这样就太客气了!”一身锦衣玉袍的欧阳落踏进门来,一支精兵也跟在他身后进来。

  “欧阳大人前来,慕容府岂能怠慢!上茶!”慕容风吩咐道。

  “茶就不用了,慕容兄,梨落呢?”欧阳落四下看了看,除了几个丫头和家丁外,没有其他人。

  “梨落?欧阳大人,我正要跟你讲呢,梨落已经失踪多日了,我还正愁着呢!”慕容风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

  “慕容风,你少给我卖关子!赶快把梨落交出来。”欧阳落拍了一下桌子,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如果不交出来,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欧阳大人,梨落她是真的失踪了啊!”慕容风也坐了下来。

  “你,来人,给我搜。”欧阳风气极。

  “你们要小心一点,千万不要伤了园中的梨花。”慕容风起身向梨园走去。

  欧阳落也忙起身跟去,他怕慕容风使诈。来到梨园,欧阳落不禁有些吃惊,偌大的一个园子,全部栽满了梨树,竟没有一株其它植物。

  “慕容风,没想到你对梨依用情如此之深!”欧阳落长出了一口气,想到梨依,不禁有点伤神。

  “用情深又如何?她不是一样呆在我种的梨树下思念着一个不值得思念的人!”慕容风绝望地说。

  “你说什么?”欧阳落吃惊地问。

  “欧阳大人,你可知道,当年你抛下梨依一个人,她生了重病,肚子里还怀着你的骨肉,生活有多苦?她每天就在梨园里弹琴,发呆,直到有一天郁郁而终,直到临终时嘴里喊的还是你的名字,欧阳落!她为你们的孩子取名为梨落,梨是梨依的梨,落是欧阳落的落。她满心以为还可以见到你,可是一直等到死也没有见到你。可是她更没有想到的是,终于有一天你来了,却是要把自己的骨肉献给皇上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不知道梨依看到了,会作何感想?”慕容风抚摸着一棵梨树,树上的梨子已经有小孩拳头那么大了。

  “你知道什么?我这样作一样是对梨落好啊!这样她就可以享尽一切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这是多少人的想法。”欧阳落有些心虚,他总觉得梨园里阴森森的。

  “是吗?你了解梨落吗?你可知道,梨落和当年的梨依一样,她所需要的,只是一份平平淡淡的生活。不要以你自己那种龌龊的想法来定位别人的人生。”慕容风气愤地说。

  “慕容风,你竟然胆敢这样跟我讲话。”欧阳落有些词穷。

  “哈哈……”慕容风哈哈大笑。

  “大人,搜遍了所有的地方,没有见到梨落小姐。”一个士兵前来报告。

  “什么?一群饭桶。”欧阳落恼羞成怒。他一把抽过士兵手中的剑,放到慕容风颈边,“你说,梨落在哪里?你把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欧阳落,你怎么会如此愚蠢?你想我会把梨落送入虎口吗?哈哈……”慕容风再一次大笑。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欧阳落眼睛血红。

  “要杀便杀!”慕容风面带笑意。

  “你……”欧阳落收回剑,再次将剑刺出去,正对慕容风的心脏。

  “爹……”梨落看到这一幕,嘶声喊了起来。她飞快地跑过去,一把将握剑的欧阳落推倒在地。

  “落儿!”慕容风吸了一口凉气,血顺着胸口的剑流了出来,他一点点倒入梨落的怀中。

  “爹!”梨落抱着慕容风失声痛哭。

  “落儿,你……你怎么又回来了?”慕容风强忍着痛。

  “爹,你好自私,你怎么可以撇下落儿呢?”梨落伸出手捂住慕容风胸口不停流出的血,可是却止也止不住。

  “老爷,都是我自作主张告诉了小姐。”张管家跪在慕容风的面前,小翠也跟着跪了下去。

  “伯父!”洛云飞轻扶着全身颤抖的梨落。

  “云飞,快……快带梨落……离开,记住,一定要……要……好好照顾她。”慕容风看了看一旁的张管家和小翠。“你……们都……都起来吧,张……张伯,落儿……从……小在你身边长大,一……一切都拜托你了。”话刚说完,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老爷,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小姐的。”张管家哭泣出声。

  “爹,你不可以,你不可以丢下落儿的,你答应过落儿的。梨依她不要我了,爹,您也不要我了,是吗?”梨落脸色苍白的几乎要昏过去。

  “不会的,落儿,就……就算爹不在了,爹……在……在天之灵……也……也会保……佑你的,爹……希……希望你快乐……”停在梨落脸上的手蓦地落了下去。

  梨落停止哭泣,木然的看着慕容风闭上的眼睛,她紧紧地抱着慕容风。爹,连你都要抛弃落儿了吗?

  “落儿!”欧阳落惊喜地看着梨落,这是他每一次见她,她跟梨依长得真的很像,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梨落转过头看向欧阳落,眼神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落儿,我是你亲爹啊!”欧阳落被梨落眼中的冰冷吓了一跳,但从这一刻开始,他决定,他是不会把她送到皇上身边的。

  “亲爹?”梨落冷笑了一声,转过头看着慕容风苍白的脸,“我只有一个爹,他姓慕容,单名一个风字,而我,是慕容梨落。”梨落伸出手轻抚着慕容风的脸庞。

  “梨落,我真的是你爹啊!当年梨依……”欧阳落着急地解释。

  “你给我住口!你没有资格提梨依的名字,你更没有资格喊我的名字。”梨落将慕容风交给张管家,站起身,洛云飞也站起身,他怕梨落会突然倒下去。

  “我真的想不通,梨依怎么会爱上你这么一个懦弱无情丧心病狂的小人!你有什么资格提梨依?对梨依,你从来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身份;对我,你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自称是我亲爹的人要把我献给皇上。哼,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格。”梨落转身抽走洛云飞身上的配剑,一剑刺向欧阳落。

  欧阳落不敢置信地望着已经没入胸口的剑。

  “落儿,从我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放弃把……把你献给皇上了。”欧阳落愧疚地看着梨落。

  “那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要感谢你?感谢你杀了我爹,感谢你让梨依郁郁而终!”梨落失控地喊道,又加大了握剑的力气。

  欧阳落颓然地倒了下去。突然失去阻力的梨落差点也倒了下去,洛云飞眼疾手快地扶着她。

  “大人!”一个士兵走过来扶着他。“来人,将这些人统统抓起来。”

  “住……住手!”欧阳落用尽力气喝止,“铁风,不……不准为难他们。还有,假如我……逝世,你……你就向皇上……说……说我得了……急症暴毙。他会……会让你来接任我的……职务。”

  “大人!”铁风不可置信。

  “不用再说了!”欧阳落摆摆手。

  “是。”铁风不再说话。

  “谁要你们假好心!是我杀了你们大人,把我抓起来啊!”梨落恨恨地说。

  “落儿,爹……爹……怎么会把你抓起来呢!请你……相信……相信爹,当初爹……也是被逼无奈啊!”欧阳落断断续续地说,眼神里满是心疼。

  梨落轻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落儿,你……能……不能喊我……我……一声爹?”欧阳落满脸祈盼。

  “不可能。”梨落回绝。

  “可是,……我……我是真的……想……听……听你喊我……一声……”欧阳落没有说完最后一句话,就闭上了眼睛……

  梨落看着他垂下去的手臂,心里突然间很难受,她抬起头看着满园的梨树,梨依,爹说的对,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是你,梨依,娘亲!突然间眼前一黑,便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爹,你看,今年的梨花开好多啊!

  是啊,落儿,爹希望你每天都快快乐乐的!

  落儿,我是娘亲啊!是娘亲对不起你!

  娘亲,落儿从来都没有怪过娘亲的!

  落儿,为什么你都不肯喊我一声爹呢?

  “啊!”梨落一下坐了起来,脸上全是汗水。

  “落儿!是不是作噩梦了?”洛云飞拿起丝绢为梨落擦着汗水。

  “云飞哥哥,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爹死了!我爹呢?爹……爹……”梨落冲着门外大喊。

  “小姐,是真的,老爷已经死了!”一旁的小翠泣不成声。

  “你骗我的,你骗我的,对不对,小翠?”梨落紧盯着小翠,她想要听到小翠承认。

  “我没有,我没有骗你,小姐,请节哀!”小翠跑过去紧抱着梨落,她从来没有见过梨落这样,就算当年夫人离世,小姐也没有如此崩溃。

  “骗子!我要去找我爹,我要去找他!”梨落如疯了一般在院内穿行,大声地喊着,噪子都嘶哑了。

  终于全部都寻遍了,她再也没有看到慕容风,那个抚养她长大的人;那个对她有求必应的人;那个总是怜惜地看着自己的人;那个总是把她捧在手心的人。以往他总是会呆在书房里看书的,可是现在,他去了哪里?爹,为什么,我找不到你了?你不是说过,无论我什么时候需要你,你总是会第一个出现吗?可是现在,你为什么食言了?

  梨落失神的走着,还有墓园了!来到墓园门口站住,梨落呆呆地望向里面,他不可能会在墓园的,不可能的!也许,也许他在为梨依扫墓啊!梨落一会摇头,一会儿点头,心里如一潭被搅乱的水。

  “小姐!”小翠欲上去,却被洛云飞拉住。

  “让她自己去面对!”洛云飞轻声说。

  梨落眼睛直直地看着墓园,一步步地走进去,那座新的墓静静地靠在梨依的墓边上,墓碑上的字是如此的刺眼。爹,你还是决定去陪梨依了,是吗?那梨落呢?梨落走到墓碑边上坐下,将脸贴在慕容风的墓碑上,闭着眼睛,眼泪一颗颗落了下来!

  爹,娘亲,你们都好自私!你们只顾自己快活了,可是梨落呢?为何留下梨落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呢?娘亲,你虽然可怜,但你却很幸运,不是吗?生时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死后却有人生死相随……

  很长一段时间,外界都在议论,原来慕容府的小姐竟然是青楼女梨依的女儿。洛云飞要把梨落带到洛家去,但却被梨落拒绝了,她要留下来,留在慕容府,因为这里有她和慕容风共同的回忆,这里还有她爱的梨花!她不在乎外人怎么说。

  “落儿,好好照顾自己,我会经常来看你的!”洛云飞摸了摸梨落仍然苍白的脸色。

  梨落点点头,安静得让人不安。

  洛云飞纵然不放心也没有办法,已经出来大半个月了!

  “张伯,小翠,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梨落!”他嘱咐着。

  “洛公子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照顾小姐的。”张管家点点头。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到了梨花开的季节!今年的梨花开得更多,梨落轻快地穿行在梨花之间,衣衫也随着她飘啊,荡啊,像极了一个精灵。半年多来,洛云飞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过来陪梨落,梨落也渐渐地走出了那些痛苦的回忆!梨落精挑细选终于折了一捧她认为最漂亮的梨花。

  “小翠,我要去墓园,你们就不用跟来了!”梨落朝小翠一笑,转身走出梨园。

  “张伯,我发现小姐比老爷在世的时候还要快乐许多!”小翠笑看着梨落的背影。

  “那是自然了,因为虽然老爷不在了,但还有洛公子。”张伯笑出声音,他看着梨落长大,当然和慕容风一样了解她的心思。

  梨落把花放在梨依和慕容风的墓中间,然后轻靠在慕容风的墓碑上,这是半年来她养成的习惯。

  爹,娘亲,落儿又来看你们了!你们一定很开心吧!爹,落儿答应过你一定会很快乐的,落儿做到了!云飞哥哥经常来陪我的,他对我很好!我真的好爱他……

  一抹笑爬上梨落的嘴角。

  “小姐,洛公子来啦,不过还带着一位姑娘。”小翠走进房间。

  “是吗?”梨落的心咯噔了一下,手也被绣花针扎破了。

  “小姐,没事吧?”小翠忙拉过她的手帮她吹着气。

  “没事。”梨落抽过手,也许那位姑娘是云飞哥哥的朋友。

  “小姐,跟你说了现在天冷,就不要再做女红了,你就是不听。”小翠又拉过梨落的手,轻轻地搓着,她的手很凉。

  “好啦,小翠!走吧,我们去见云飞哥哥。”梨落起身欲出去。

  小翠忙拿过一旁的白色披风帮梨落披上。

  “小姐,你真的像一个仙子啊!”小翠盯着梨落的脸。

  “我要真是一个仙子就好了!”梨落拍了拍小翠的脸,走了房门。

  “人家说的是事实嘛!”小翠咕哝了一句也跟了上去。

  “云飞哥哥!”梨落欢快地跑过去。

  “落儿,才两天不见,你怎么又变漂亮了?”洛云飞拉过她的手。

  “云飞哥哥,你是故意挖苦我吗?”梨落嗔怪道。

  “哈哈,哪有,我梨落妹妹向来就是美若天仙啊!”洛云飞揶郁道。

  梨落低下头,脸也羞红了。

  “云飞,你看,梨落妹妹的脸都红了!”一旁的花怜笑着说道。

  梨落这才抬起头看向那女子,一袭白色衣裙,唇红齿白,炯炯有神的杏眼,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哦,对了,落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花怜,我们从小指腹为婚,是我的未婚妻!”洛云飞停下笑介绍着。

  “未婚妻?”梨落一下愣在那里,洛云飞的话像是晴天霹雳刹那震昏了梨落的脑袋。

  “梨落妹妹,一直听云飞提起你,今日总算见到你了!果然如天仙一般。”花怜走上前拉着梨落的手,但梨落的手冰凉透骨。

  小翠则在一旁张大了嘴巴,她紧紧地盯着小姐的反应。

  “落儿,你怎么啦?”洛云飞注意到梨落的反常。

  “哦,我没事。”梨落回过神来,看了花怜一眼,抽回自己的手。

  花怜看着梨落突然间没有表情的脸,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云飞哥哥,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去吩咐厨房备菜。”梨落说完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竟自走了出去。

  “小姐!”小翠也喊着跟了出去。

  “落儿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洛云飞奇怪地问。

  花怜没有回答。

  梨落一路回到房间,在走进房门的那一刻,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她将头埋进被子里无声地哭了!

  “小姐。”小翠不知要如何安慰她。

  “小翠,你说,云飞哥哥他为什么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是梨依的女儿?”梨落突然间坐起来拉着小翠的手问。

  “小姐,我……”小翠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梨落放开她的手,愣愣地坐在那,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孤独,自己的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就坍塌下来了!她什么东西都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花怜,你多吃一些,最近瘦多了。”洛云飞帮花怜夹了满满的饭菜,怜爱地看着她,花怜最近一直在忙事情。

  梨落看着洛云飞,木然的吃着饭菜,曾几何时,云飞哥哥也曾这样看着自己。她放下手中的碗筷。

  “我身子有些不舒服,不奉陪了。”梨落说完起身出去,小翠也跟了出去。

  洛云飞看向张管家,张管家也低头不语。

  “我去看一看。”洛云飞起身向梨落的房间走去。花怜则是埋头吃饭,并未吭声。

  “落儿!你怎么啦?”见房门开着,洛云飞直接走了进去。

  梨落看洛云飞进来,忙拿出丝绢抚去面庞的眼泪。

  “又哭鼻子啦?怎么啦?”洛云飞走过去坐在梨落的对面,温柔地问。

  “没事,只是突然间有些伤心而已!”梨落强颜欢笑。

  “是不是又想慕容伯父了?”洛云飞伸出手拨去梨落额前垂落的发丝,手指轻触着梨落的额头。

  梨落点点头,躲开洛云飞的触碰。

  洛云飞微皱了一下眉头。

  “是谁惹我妹妹生气啦?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一直都当我是妹妹吗?”梨落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有隐忍的泪意。

  “是啊,要不然呢?”洛云飞奇怪地看着她。

  “没什么!谢谢你对我的照顾!但是请你不要再拿我当你的妹妹!”梨落绝望地说,然后起身向房门口走去。

  “为什么?”洛云飞在背后问道。

  “因为梨落不想。”梨落的声音很轻。踏出房门,花怜正站在门口。梨落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梨园。

  梨花又开始飘落了,白色的梨花瓣一片一片地随风飘落。纵然美丽又怎样,最后还是逃不过凋谢的命运!梨落蹲下来将花瓣一片片捡起,今日终是选择做一个葬花人,可是明日又有谁会来葬我!

  “小翠,去帮我把琴拿来吧!”梨落冷冷地说。

  小翠打了一个哆嗦,转身回房拿琴去了。

  “梨落!”花怜跟了过来。

  梨落没有转身。

  “花怜姐姐,你看,这些梨花开得多漂亮啊!我真羡慕娘亲,有爹这样痴情的男子为她栽下满园的梨花。”梨落轻轻地抚摸着一棵梨树,心痛得无法呼吸。

  “梨落妹妹,你喜欢云飞对吗?”花怜紧盯着梨落。

  “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一个青楼女子的女儿,哪能配得上洛云飞呢?”梨落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梨落妹妹,你怎能这样贬低自己呢?”花怜皱了皱眉头。

  “事实就是这样,怎能说是贬低呢!就算我爹收留了我,把我当作亲生女儿一样,那又怎样?我依然是青楼女子的女儿,怎么也改变不了。我哪像你,名门闺秀!跟洛云飞更是门当户对。你知道吗,他们都说我很像我娘亲,当年的梨依!”梨落转过头看着花怜,眼神深沉,看不出什么情绪。

  “梨落妹妹,我……”花怜欲解释。

  “小姐,琴我带来了!”小翠将琴放好。

  “花怜姐姐,不嫌弃的话听我弹奏一曲吧!”梨落说着走过去坐了下来,弹起琴来。

  天茫茫,地茫茫

  梨花飘落满地殇

  落尽相思情

  落尽满心伤

  落断满腹惆怅和彷徨

  昨日山盟依依在

  今日独留伊人空徘徊

  无人诉衷肠

  流尽伤心泪

  抚去心头痛

  梨花落在伊人裳

  问君可知伊人伤

  问君可知伊人伤

  ……

  清凉的声音,悲切的琴声,显得是那样的空灵,像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花怜直直地看着梨落,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她看起来是如此的孤独,如此的孱弱,如此的让人心疼。

  洛云飞走进梨园,他从来没有听过梨落弹奏这个曲子!他怎么会不明白梨落的心意,只是他的心里有了花怜就不可能再容下其他人,他对梨落的心疼,爱怜,疼惜,那都是出于一个兄长对妹妹的关怀,只是梨落好像误会了,他想,终有一天梨落会明白的,她只是对他产生了依赖而已!

  天突然就下起雪来,茫茫的一片,和着梨花飘落……梨落坐在飞雪中,犹如天人……

  自从洛云飞走后,梨落又变得安静起来。她每天都呆在梨园里,看着梨花飘落,然后弹一些悲伤的曲子。张管家看着梨落孤独的背影,摇了摇头。老爷,我要如何帮助小姐呢?

  娘亲,爹说你是世上最可怜的人,可是,落儿比你更可怜!落儿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爹,没有了娘亲,就连唯一的云飞哥哥也不在了!我一无所有了!梨落抚去梨依墓碑上的尘土。

  那晚,很久都没有到正厅吃的梨落却出现了。

  “小姐!”张管家有些激动。

  “张伯,让你们担心了。”梨落歉意地说。

  “没有没有,只要小姐你没事就好了!”张管家有些语无伦次。

  “张伯,以后慕容家的事就交给你了!这段时间你把慕容府对外的生意一直都张罗的很好,所以,以后就要你多多费心了。”梨落将账薄交给张管家。

  “小姐,这怎么能行呢?”张管家忙推托。

  “张伯,你收起来吧!反正我也不懂这些。还有,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处理就好了,不用等我的决定。”梨落再次将账簿交给张管家。

  “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庄上的生意经营好的。”张管家不再推托。

  第二日,天有些阴沉,偶尔还有寒风吹过,梨花一阵急,一阵缓的飘落!梨落又捡了很多梨花,将它们葬下。

  原来,梨花落尽后,留在枝头的是一片殇啊!那当年娘亲看着梨花一次次的落尽,她会有多痛苦,会有多难过呢?娘亲,梨落跟你一样,注定逃不过空殇的命运!

  爹,娘亲,落儿来了!

  梨落慢慢地倒下去,血滴下来染红了脚下的泥土和花瓣!她最后一次看了看满园的梨花,梨花飘落,梨枝空殇!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埋葬!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记得,这个世上还有一个梨落……云飞哥哥,你可记得……

  天空然间阴得可怕,风也吹了起来,梨花纷纷落下,慢慢的掩埋梨落的身体……

  昨日伊人葬梨花,今天梨花埋葬伊人……

  空留一曲梨花殇……

搜索建议: 梨花殇  梨花  梨花词条  梨花殇词条  
小说 连载

 长篇小说《风》连载之十三

说话间,张慧君从院子里走出来,来到冯家兄弟面前。“别吃了,赶上车到地里干活去。”“哎,那地在哪啊?”哥俩问道。张慧君指着冯庆生的脑袋教训道:“你就是猪脑袋,这不...(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言情

 双生花,四叶草

   “不是……”“你今晚不会是想流落街头吧?”于小鱼刚想辩解,连青竹一句中文轻飘飘就过来了。  金发美女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于小鱼,于小鱼坚定地望着她,说:“他...(展开)

kuaihz.com
小说 小小说

 允声新篇

 我叫允声,穿着淡黄色的长毛衣,站在九月的阳光里,与阳光融为一体。我是允声,爱哭爱笑,性格飘突从不稳定,是一个将爱与恨混肴的女子。    九月的天空深远辽阔,九...(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