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仙流成梦(第五十二节 红尘多梦)

  第五十二节 红尘多梦

  可惜这个问题永远没有了答案,也成了一个不可能破解的迷,因为他们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历经数十年,他的手机换了一代又一代,可是他的号码却从来没有变过。即使是在漫漫的囚牢生涯,他的手机都始终处于待机状态:没有停过。只不过那时他的手机是在沈莉的手上。他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在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解不开的结,如果他们不方便见面,他很想亲耳听到芮晓曼能给他一个交代,哪怕是对他说声对不起。

  他不换号码,在潜意识里还想给她留个机会,也算是一线希望。他不想在她突然醒悟之后因为找不到他而发狂。他给她留机会,又何尝不是在给自己留机会?有些事情本来就是双面性的,就如同人的性格。只不过他想得再美好,也是白费心机。这些年来他接了无数通的电话,却从来没有一个是她打来的,这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不可言状的痛。就如同当年夏雯和郑梅一样。“江大爷说得没错,这就是我的宿命。”他常常自己给自己解释。

  车子快进南京城了,沈莉问陈浩杰,“你是回江北还是想到城里去散散心?”陈浩杰沉默了一下,喃喃说道:“还是陪我去夫子庙转一圈吧!我想到秦淮河上找李香君。”他想要找的当然不是李香君,他只是想借着寻古的气息,来抚慰一下自己的心绪。他们租了一条画舫,在河面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指指戳戳之间,乌衣巷口又见夕阳红了。

  望着满天的彩霞斜映在江面上,陈浩杰怅然若失,暗自伤神。这一刻他想得最多的就是以后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就此放手?他用力摇摇头,实在觉得有些窝囊不甘心。沈莉慢慢把船靠上了栈桥,冲他喊道:“陈浩杰别发楞了,我们喝酒去,那天晚上是我请你的,今天晚上轮到你请我了。”

  陈浩杰原本就不胜酒力,这一刻借酒消愁,醉得只有更快。一杯酒将将喝下肚,他就脸红脖子粗,舌头打了卷,望什么东西都是一片模糊。沈莉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着实好笑,她故意装作醉酒的样子,嗲声嗲气地问陈浩杰,“平时问你话,你总是装聋作哑,这一回能不能把你的过去说给我听听,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在吹牛。”陈浩杰忽然瞪大了眼睛嘴里嚷嚷着:“吹牛?吹什么牛?为什么要吹牛?那可都是真实的故事。”

  沈莉双手托住腮,静静地望着陈浩杰,好像一副很欣赏的样子。陈浩杰忽然打了个饱嗝,随后借着酒劲,把自己的前世今生源源不断的倾倒了出来。他说的故事没有一个是完整的,不但前言不搭后语,而且常常张冠李戴。说夏雯的时候,他会扯到郑梅身上,说谭文艳的时候,他忽然能提到芮晓曼。最让沈莉哭笑不得的是,他忽然神神秘秘的告诉她,他发现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在暗恋自己,甚至还跟踪自己。沈莉吃惊地问:“那个女孩是谁?我怎么没看见?”陈浩杰故作神秘地伏在她的耳边悄声说道:“那个女孩叫沈莉。”

  他们之间的谈话只能到此了,沈莉实在是不想再听也不敢去听了。她完全想不明白,这个平日里斯斯文文的男子,怎么一醉酒心智就如此失常?真是不敢想像如果再听下去,他还会说出什么离奇的故事。可是陈浩杰此刻就像着了魔一样,他站在那里手舞足蹈,嘴里叽里咕噜说个不停,她想不听也不行了。酒楼里的客人纷纷向他们投来诧异的目光,沈莉一时羞涩得无地自容。她赶紧起身付账,把陈浩杰连拖带拽的拉了出来。

  依着沈莉的本意,她只想尽快地把他送回去了事,可是在经过那家宾馆门前时,陈浩杰却说什么也不肯走了。他醉眼朦胧嘴里不清不楚地嚷着:“上一次你请客让我住了一回宾馆,今晚我请客,也让你住一回宾馆。”沈莉差点被他笑掉了大牙,她不停小声敷衍他,“等明天再说好不好?今晚我还有事。”“你骗谁啊!我才不相信了,我告诉你芮晓曼,这一回让我找到了你,说什么我也不会再放你走了。”

  听了这话,沈莉二话不说,立刻把陈浩杰扶进了宾馆,依然开了上次那间房。进了房间她把陈浩杰往床上一放,想让他先睡会,那知道陈浩杰刚躺下,立刻就嚷了起来:“我还没洗澡了,我要洗完了再睡。”沈莉实在拗不过他,只得去卫生间放水,她的水还没放好,陈浩杰就已经光着身子钻了进去。听到声响,沈莉一转身立刻惊叫了起来:“快出去,快出去,你耍什么流氓。”

  陈浩杰咧嘴一笑,一回手把卫生间的门给关上了,“我让你出去啊!你怎么能这样,太欺负人了。”陈浩杰根本就没理会沈莉,他一脚跨进浴缸,直接就躺了下去。沈莉的一张粉脸早已变成了茶干色,如果这个男人不是她心仪之人,她早已冲过去狠狠给他两耳光了。她强忍住一口气,拉开了卫生间的门,快速逃了出去。她终究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这种场面想一想不免就脸红,她坐在椅子上喘息了好一会,心跳似乎都没有平稳下来。

  好在陈浩杰当真是喝醉了酒,神志模糊之中完全把沈莉当成了芮晓曼,他躺在浴缸之中一动不动,竟然就此睡着了。过了好半天,听不到浴室里一点动静,沈莉不免又着急了起来,“这人怎么这样啊!不能喝就别喝,逞什么能啊!”这一刻她倒忘了,喝酒不正是她挑起来的吗?

  她悄悄溜到浴室门口,从门缝里向里瞅了瞅,陈浩杰仰面朝天躺在浴缸里,人事不知睡得正香甜。她心知不好,“这样睡下去肯定会感冒的,如果他要是再滑下水里,不是要被呛死了?”她在门边急得直跺脚,却想不出一点办法,终于她把牙一咬心一横,暗暗念了一句:“我这一生好坏就交给你了。”她默默退回到房间,迅速脱掉身上的外套,然后一推卫生间的门,想也没想一步就跨了进去。

  此时的陈浩杰睡得就像一头死猪,无论她怎么喊怎么拽,他躺在那里就是一动不动。沈莉累得是满头大汗却无计可施。也是情急生智,她猛地一把抱住陈浩杰的头,一只手捏着他的鼻子,然后对着他的嘴拼命地吻了起来。这一招还真管用,陈浩杰气息不畅,一时手舞足蹬,嘴里咿咿呀呀地忽然睁大了双眼。沈莉的眼神和他一碰,立刻羞红了面庞,她放开他的脑袋转身刚想跑,陈浩杰在身后却喊了起来:“晓曼你去哪?快来扶我一把。”

  沈莉就像被人点了穴道,顿时就呆住了。她慢慢回过身,尖着嗓子喊道:“你这个混蛋,你的心里除了芮晓曼之外,就再也容不下别人了吗?你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谁?”陈浩杰躺在浴缸里,好像是只软体动物。他很迷茫地看着沈莉,嘴里呢喃着,“不愿帮我擦背就算了,好好的生什么气啊!我想睡觉了,你拿个枕头给我好不好?”

搜索建议:仙流成梦  多梦  多梦词条  红尘  红尘词条  仙流成梦词条  
小说恐怖

 巨鲨(第七章 人性考验)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阿山兴奋说道。  众人急忙登上顶层的停机坪,当直昇机降落後,马超率先走了出来。  「马警长?」 陸教授一脸疑惑迎上前。  马超...(展开)

小说

 攻心(1-10)

 (一)作者简介:  肖恩,1992年生人,本名肖高喜,湖北省十堰市竹溪县人,现从事社科类工作,自由撰稿人。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16号院1号楼103...(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