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飘荡(十六)

  在感觉的伸延处破釜沉舟

  艾稚丽从网上下来后,有一种如获重释之感,尽管窗外的天空刚刚才露出丝光亮来,她还是将另一张床上的男人打发走,然后一个人在床上静静地躺了下来。她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觉得方向恒在震惊中似乎已经改变了对她的看法和怀疑,虽然自己冒着将永远失去与他再见的可能,但他的反映让她的震惊恐怕比他的震惊更强烈。也许是自己对渴望的东西太过于急迫了,又被他挤兑得心火难抑,这才破釜沉舟的拼命一搏,以便从他一再误解的苦恼中挣脱出来。多少年了,她一直想把自己的心,或者是一份一直珍藏在心底的情感献给一个自己爱上的男人,但在她所遇到的男人中,不管是谁,第一件想得到的一准是她的身体,为此她倍感失望。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只对她的容貌感兴趣,她那颗充满真情的心有如垃圾一般的被他们弃之一边,而容貌却让诸多的男人趋之若鹜。她迷惑了,不明白男人为什么那么注重她的外貌而不注重她的内心,或许是自己年龄大了的原故,总希望碰上一个能容得下自己这份情感的男人,她知道自己比那些在她面前喊着孤独的男人更孤独,比那些整天对她说自己不幸的男人更不幸,她想向人倾诉的欲望比那些男人们更强烈,却始终没有碰到一个值得或者配接受她倾诉的男人。回想自己投入过感情的男人中,那一个不是先被她的容貌和魅力放倒在脚下的,有那么多的男人拿她当知己,甚至还拿她做为情感的依托,以至于每个男人都乐于与她交流,因为她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宽容而毫无顾忌地理解他们的一切,结果她自己却陷入越来越孤独的境地。那些男人们哪里会知道,外表给人一副永远无忧无虑样子的她,和他们一样渴望着向一个自己信任的人倾诉,渴望着被理解,然后在被理解的同时,能让她在不断增强的苦楚中解脱出来,就像她后来给方向恒留言中写的那样:……活了这么大,还没有一个人曾达到我的内心世界……既然自己的容貌人人喜欢;既然她善解人意又以善为本的品德人人欣赏,她在失望和不断厌烦的同时,毫不在意的把身体扔到她认为都是一群‘小逼崽的’男人堆里,谁喜欢谁就拿去用好了,谁爱说什么只管说,不关她的事儿,反正千篇一律都是那点事儿,就拿自己当一个全职的居民调解委员会的人好了。遇上方向恒后,通过网上聊天和面对面的交谈,她隐隐地认识到自己找到了一个能理解自己人,因此在原有的感觉上又增加了对他的好感。另外,他的文化修养和做人的原则,无不让她产生一种全新的感觉,她一直想不明白怎么会进入这样一种状态之中,为什么对他如此的信任,丝毫没有顾忌的愿意向他敞开心中的一切。在第一次到他的家里时,本想用自己的容貌和魅力先征服他,按她的想法和以往的经验,只需三天完全可以让这个其貌不扬的瘦小子跪倒在自己的脚下,让一个作家来陪伴她度过这几年空寂的生活,即刺激又新鲜,同时还能满足她的好奇和探秘之心。然而事与愿违,他对她乐于表现的容貌和魅力是那么的不屑一顾,也从不向她流露任何一点内心的情感,瞧那架势,简直不拿她当一个既漂亮又有魅力的女人来看待。至于让他像其他男人那样俯首帖耳的围着她转,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什么孤独呵,什么痛苦呵,还有什么的向她诉说,大概是连想都不能想了。这还不算,他还对她连挖苦带嘲讽,简直伤透了她的自尊心,还把最初对他产生的那点美好感觉和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得到的信心也一并打没了。在男人面前,她可从来没有这么失过面子。失落和不断的伤害并没有让她离他而去,反面激起她更大的好奇心和不服不忿的勇气。她发现他不仅对她的经历有浓厚的兴趣,对她的性格和感情也十分关注--奇怪就奇怪在这儿,他发现那么多连她自己都认识不到品质,却只到发现为止,赞扬的话也屈指可数。如果他不像其他男人那样一下子便爱上她也就罢了,还一再的怀疑她的真诚,处处对她戒备、怀疑,这让她难受得忍无可忍,于是在他苦苦相逼的情况下,她顾不得他会怎么想,决然地以实际行动告诉他,想和自己上床睡觉的男人比超市里的商品还多的很,而且现在床上就有一个,并且毫不犹豫地展示给他看,像展示一件她能买得起的某种商品一样。她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但她顾不得那么多了;既然他不相信她是真诚的,既然他对她的真诚和情感毫无兴趣,一味地怀疑她找他的目的,一味地误解她是想用身体征服他,耍他玩儿,那好,就用事实告诉他,一个臭男人的身份就象一堆臭垃圾一样,在她眼里狗屎不如,她对他方向恒的男人身份同样毫不在意,即使伤了他的自尊而从此不再往来也无所谓,她不在乎!

  艾稚丽之所以不顾一切的破釜沉舟,细想一下完全是方向恒一再苦苦相逼的结果。方向恒在没见到她之前,他对她的印象早已被曹东野等人那种谈虎变色的状态锚定了,带着这样的成见与艾稚丽相处必然导致这样的结果,只是艾稚丽的行为十分的过激,大有鱼死网破之势,但也纯粹是无奈之举。她的行为尤如一个工程兵,在工程拓进的过程中突然遇到了一处多年难遇的玩石,当用尽了以往所有的经验和方法之后,这块多年不遇的石头依然是又臭又硬的一动不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即想继续自己的工程,又无法将眼前的玩石搬走,只得采取极端的爆破的形式。在没有爆破之前,她已大致认识到结局会是什么样,完全有可能把她先前辛辛苦苦的工作一并摧毁,但她真的不在乎,虽然有些惋惜,其实也没什么,她还可以再找一个工地继续自己的工程。结果爆破后的场面让她感到惊愕的同时又有些不解,但预想的目标已经达到了,其它的一切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艾稚丽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她把自己想表白的一切用事实证明给方向恒看了,本以为方向恒会从此与她断绝一切往来,然而他怪异的性格让她看到什么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让她从心里发出感叹和折服的男人。以前每次去他家都是她或暗示或找借口主动要求的,看他那股爱搭不理的样儿,她的自尊心让她每次从他家出来时都暗暗发誓永不再来,但实在是控制不住。论长相和实力,他一样没一样,偏偏她觉得只有在他这儿才能感觉到她想要的东西。每次从他家里出来,心里总感觉有点空落,仿佛自己把魂儿丢在他那儿了,走出去的只是一具空壳。唉!身边实在没有一个能让她瞧得起男人,也没有一个能真正想从心里去理解她的男人,否则何苦挨累受气的往他这儿跑。在这之前他可是从来没有主动邀请过她的,哪怕仅仅是满足一下女人的虚荣心,主动给她发一条信息也行呵!现在他主动邀请自己去他家里,真是盛情有佳,表现不错,他的大幅度转变证明她胜利了,他终于明白她对他的真诚和她的感觉是什么了,她有权美美地睡上一觉,把一夜的困乏都在梦里消灭掉。

  此时,方向恒因一夜没睡感到脑袋里面有些昏晕,却毫无睡意,趁着天已大亮,急忙跑到外面买几包烟回来。他回到屋里时,床上睡觉的女人已经起来了,看到手里拿着几包烟无奈地笑笑说:“你啊,真是的,我包里有一条烟,特意给你买的,昨晚我忘告诉你了。”

  方向恒一脸追悔未及的苦笑,故意厉声责怪的喊叫起来:“许映红,你真够意思,昨晚我拣好几个烟屁抽,你却暗藏一条烟不上报,你还想不想活了?”

  许映红一边打开包把烟拿出来,一边说:“该,像夜猫子似的该睡觉不睡觉,怪谁。”说完把烟放到桌子上,便去了厨房。

  两人一起吃过早饭后,许映红收拾一下上班走了,临走时叮嘱他说:“饭菜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放在冰箱里,你自己想着吃,别总饿不行才想起吃,听见没?”

  “遵命。”方向恒笑嘻嘻的起身相送。

  送走了许映红后,他回来立刻坐到电脑旁,把聊天记录调出来查看。看罢之后真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兴奋得连做三十个掌上压,又蹦起来用手够天棚,一通折腾才把连浓茶也挡不住的困意赶走,马上又坐到电脑旁,把聊天记录重新再看一遍之后,这才感到又困又饿,吃了几口剩菜剩饭便睡了。

  一觉醒来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方向恒洗漱完毕,匆忙坐到电脑旁刚想开机,突然产生一种非常想看看记录又有点舍不得的感觉,他犹豫着,不知是打开电脑满足自己的欲望,还是先让自己的心绪静下来再说,他就这么犹豫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最后还是放弃了再看一遍的打算,从桌上拿起手机给艾稚丽发出一条信息:

  亲爱的朋友,如果没有打扰你,请接受我对你和你身边那位男士的祝福,愿上帝保佑你们开心快乐!但也别忘了我最真诚的邀请,我随时随地恭候你的光临。

  信息刚发出去一会儿手机的铃声便响了起来,他打开一听是李长杰,心里多少感到有些失望。李长杰告诉他明晚几个哥们要一起吃饭,特意通知他一声。他知道和这几个哥们很长时间没在一聚了,便满口答应下来。

  他放下电话点上一棵烟,稍后陷入深深的思虑之中,一时间发现有那么多难解的东西让他无法确认,甚至无法想象:一个女人与一个男人上过床后,端着酒菜坐到电脑旁与另一个男人聊天,目的仅仅是找一种她认为很值的感觉,这是荒诞还疯狂?是空虚还是渴望?他陷入深深的迷惑之中。他与艾稚丽相识的时间才短短的几个月,见面的时间也是屈指可数,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多的东西呢?就因为在他身上找到了一种感觉,竟然把一个男人像狗一样的丢到床上和他聊了一夜,他认为她的举动简直不可思议,而目的仅仅是证明她的这种感觉比什么都重要,他觉得她是不是太狂傲了,是不是发疯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她在这种感觉中也许是想和他玩一回精神恋爱,又因得不到相对的回应而伤心病狂的告诉他,她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身体,就像她在网上说的那样:我想告诉你的就是我不想占有你的身体,但我必须占有你的灵魂和你的内心世界。这简直就是有恃无恐的挑战,公然的想占领他不与任何人一起分享的高地。如果这么去想,这个女人似乎有点太可怕了,远远超出了他认为虚荣与肤浅的一面。他想起当初在骆驼山时,他曾告诉过她,让她把自己当成一个垃圾筒的角色,问题可能出现在这儿,她显然没把他当成一个什么都可以往里倒的垃圾筒,而是把他当成一个精神寄托的乐园了,然后以精神恋爱的方式享受他。想到此他笑了:曾几何时起,文人墨客的精神世界成牛市了。

  方向恒:如果没有那精彩的时刻,我将永远驻足在风景的一侧;如果没有……我将永不开启关闭的心门。

  他想用信息告诉她,他以前只是一个看风景的人,一个纯粹的旁观者,因为昨晚发生的一切,他准备真正投入到对她的认识之中。

  他再次把昨晚的聊天记录打开,仔细地看了起来。看罢已不再像早晨那么兴奋了,他清醒的认识到这篇记录的价值,仅凭这一篇记录,他完全可以写出一部精彩的小说来。他静心思考着,觉得应该把其它要做的事情暂时放一放,全身心地解开她所谓的‘另一面’。既然她把自己的感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也准备把对她的了解看得高于一切,必要时可以做出一些牺牲,因为在意想不到的收获里,完全有可能让他写出一部长篇巨著,以此成就他的梦想。想到此,他把打算离开的念头放到一边,暗自决定先留在家里。

  他把发出去的信息又仔细看了看,觉得写得有点太涵蓄了,不知她能否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又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方向恒:渐入佳境,给我时间进入角色。

  信息发出一会儿她连续进来二条信息:

  艾稚丽:没给你回信息是我正忙呢,原谅朋友。我没有选择,一切事都需要我去,我没有逃避的权力。

  艾稚丽:渐入佳境我能体会,进入角色我更明白,想回答没那么简单,我说了你的回答一定是:太自信了,臭不要脸。对吧,哈哈哈……

  看过信息他忍不住笑了,果然是聪明的女人:

  方向恒:多多保重,注意身体,别忘了有一个人已像春风似的刮进你的心野,我听见它在那里久久的回荡。

  艾稚丽:谢谢朋友,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我心好酸,等我忙完了就去找你,你忙吧。

  方向恒: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明天要开庭吧,凡事多注意点。

  艾稚丽:甚是感动,你开始关心我了。是的,明天开庭,我已尽力,结果怎么样是他的命。我做人的宗旨是问心无愧。我的朋友,想你,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了,我心好痛!

  方向恒:别想得太多了,安心做你想做的事,我不知怎样做才能减轻点你的伤痛。

  艾稚丽:一切的不幸不如早点,我想解脱,我想心安,凭什么我的命运都得和他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方向恒:别冒傻气,你怕谁,你的本领我领教过,开完庭后再见!

  艾稚丽:才回信息是我正忙着打电话,我知道你那儿是我最乐意去地方,但良心告诉我现在不能跑,我回家了,找号码继续打电话,你忙吧,相信我能挺得住,因为有你的关心。

  方向恒:去忙吧,多多保重!别忘了,你已牵动了另一颗心。

  艾稚丽:我现在好累,怎么样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哪怕是一小会儿。

  艾稚丽:本来我的心好乱,看了你的信息怎么就平静了呢,你在哪儿?

  艾稚丽:你睡好了吗?开完庭了,事情有了变化,我还得去奔波。

  方向恒开始改变对艾稚丽的生活一直漠不关心的做法,给她发出一条又一条的信息表示关注。艾稚丽没想到那晚的事情结束后,方向恒已经彻底改变了对她的态度,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受到极大的慰藉。

  一条路上终于踩出深深的两行脚印,艾稚丽仍将以最初的感觉做起点,开始她一个全新的旅程;方向恒则将投入所有的精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走进一颗期待解读的心。

  第二天下午,方向恒收拾完毕,临走的时候主动在网上给艾稚丽留下留言:

  天边的骆驼:

  你好,别让自己太辛苦了,有些事并非像你想象那样通过努力就能完成,正所谓尽人力以听天命嘛。别抱怨,做你应该做的事情。我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所愿意做的,但为了你的责任,还有良知,你还是坚持去做了,这说明你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女人。不过别忘了,有一个朋友象迟来的春风似的,正一步一步地向你走来,只愿我们真诚相待,为彼此的心心相通而创造一个让人满意的未来。祝你好运!

  晚上六点半的时候他走进定好的饭店,一见李长杰等人已经到齐了,他客气几句便坐了下来,吃了一会儿,李长杰悄悄问他,你和那个小艾怎么了?他闻言给李长杰倒上一杯酒,递到他手上说,我他妈从来没管你叫过李哥,今天我叫你一声李哥,李哥,我诚心诚意谢谢你,你给我介绍了一个宝贝,来,走一个。说完他一干而净。李长杰喝完酒后得意的一笑说,你瞅你当初你那个德行,象哥们要坑你似的,有戏吧?他笑着说,有戏有戏,戏还大着呢。两人说说笑笑的聊了起来。

  正说着他的手机吱吱的叫了起来,他忙打开手机查看。

  艾稚丽:刚睡醒,你还忙吗?今晚还能上网吗?能上告诉我。

  他马上回信息告诉她能上网,然后起身端起酒杯和其他人说自己有事要先走一步,这些哥们哪里肯放,李长杰也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向恒掉窟窿眼里喽,你们就让他走吧。他给李长杰递一个眼神,把端起来的酒一口喝掉,扒在李长杰的耳边说,李哥,好戏还在后头呢,要是哥们明天成大家了,少说有你一半功劳,帮我解释几句。李长杰看着他的眼睛,想看他说这话时有多少诚意,看过后提醒说,你也注意点,别掉进去了。他一笑,拍了拍他的肩头,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对其他人一拱手说对不起了,然后急忙离开了饭店。

  飘荡之十六结束

搜索建议:飘荡  飘荡  飘荡词条  飘荡词条  
小说

 天路

 天路 (第一章)   天道一杆秤,文化是秤上的星,民生就是定盘星     引子    黄帝坐明堂,仰观天,俯察地,阴阳交合,万物化生,天道成矣。宣明大道,通于...(展开)

小说恐怖

 小心你的QQ(1)

 小心你的QQ(1)    凌云是一名高三的学生。在学校里,他的成绩并不出众,除了长得帅,他整个人找不到一丝优点。    可是,现在的女生才不管你长得帅不帅,成...(展开)

小说言情

 错过4

错过4亚美兰给吴启帆送文件的时候,启帆正在打电话,他看到美兰进来,对着电话说:“好,你看清楚了,别到了晚上找不到。我知道了。”他放下电话问她:“你是短跑冠军吗?...(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