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梦逝再生缘(第十九章 义陷狼穴)

  少华离开鲍府,在干爹那儿未找到大顺他们,说是被熊府接去了,便直奔熊浩的庄园而来。

  原来,熊浩携妻子归来,听说了门房告发的事,断定这王华就是皇甫少华,狠狠训斥了张勤,打发他回了老家。并派人四处打听,只找到大顺他们,便接过府去,却始终不知鲍府在哪儿。看来鲍硕在这儿只是临时居住,行动十分隐蔽,不得已只在家中等候。

  少华叩开大门,开门的还是那个小厮,一见少华就惊喜道:“公子终于来了,我们大爷早就在等您了。”

  少华道:“我是来找我叔和哥的,请把他们叫来,我就不进去打扰了。”

  “公子如此说,定是还怪我,是在下疏于管教,竟让那种小人败坏我家名声,让公子受惊,容我这里给公子陪礼了。”

  随着话音,一位衣着华贵,白净面孔,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少华猜是庄园的主人,人称小孟尝的熊浩,见他给自己施以大礼,赶紧还礼道:“不敢当,是我唐突了,早闻得兄长素有孟尝的大名,岂有怪罪之说。”

  于是熊浩便往里相让,少华只得进了。

  来至书房,熊浩屏去左右,看着少华道:“王公子即是临安人,可知皇甫府的事?”

  少华答道:“略略知道,但不知真假。”

  熊浩又道:“我素知皇甫将军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怎会投敌,定是被奸人所害,闻知皇甫公子已逃,不知在何处安身,倘若来到我府,我必以诚相待,助英雄逃脱此难,日后好伸冤昭雪,重振门庭。”说完,观察着少华

  听他这样一说,少华心中悲戚,可也一时不敢信任,仍在踌躇。

  见他如此,熊浩索性起身施礼,说道:“少华公子莫再隐瞒了,熊浩今日有幸得见,实在有缘,我对皇甫家久有仰慕之心,如今终于能结识公子。请放心,只管在此住个三年五载,何愁没有报仇的机会。”

  少华百感交集,逃难以来,第一次被素不相识的人如此诚心厚待。感念熊浩的赤诚之心,他流泪施礼,说道:“在下正是皇甫少华,已颠沛流离数月,不想兄长会如此厚爱,少华感激不尽,只是怕连累兄长。”

  熊浩说道:“此事你知我知,这边没有第二人知道,你我是京城好友结拜兄弟,没人敢把你怎样。”说完,叫人摆下香烛,两人滴血为盟,天地立誓,结为生死弟兄。

  然后少华又拜见过嫂嫂徐氏,见徐氏也是雍容华贵,温柔贤良,只是相貌并非聘婷,可见熊浩亦是重贤轻色之人,所以家风淳正,富贵久远。

  翌日,熊浩便带了少华等人去拜家族的宗祠,对着早逝的父母牌位,引见了自己的结拜义弟。因为他在数天前,梦中曾听父母对他说过,几天后,会有一位落难的贵人到府,不得怠慢,此人忠孝仁义,可与他结拜,你有此人相助,父母亦无虑了。

  最初将信将疑,后来少华来府,他又素闻皇甫家族的声誉,自己本就喜欢扶危济困,当下对少华更是以亲兄弟待之。

  少华对他也是坦诚以待,暗暗想过,此人相貌非凡,豪爽狭义,我与他能结拜,也是上天的一种缘分。转念又想起自己的大哥,血肉情深,此仇未报,父亲尚不知还在不在人世,母亲姐姐又没有音信,一时心里难过,落下泪来。

  熊浩见他如此,知是挂念家人,劝道:“贤弟且放宽心,我已派人去打听消息了,不久就会有信儿,到时再做计较。”

  少华便对他说起自己的遭遇,从射柳定亲,出征辽南,到被人诬陷,九死一生,最后未婚妻子被逼出嫁,守节丧生,事事铭心刻骨。熊浩也是哀叹不已,说道:“现在蒙古人当政,百般歧视汉人,皇上又偏袒皇族权贵,你我空怀报国之志,偏偏生不逢时。兄弟又蒙这种不白之冤,可不是逼良为盗么,难怪现在绿林四起,世道动乱,长此以往,这个江山必被我们汉人夺回。”

  说话间,一个熊府的护院家丁闯进祠堂急报,有几百个官兵围了府邸,扬言要抓钦犯,把府上的人都扣住了。

  少华一惊,昨晚跟踪的人准是刘奎壁派的,原来自己一直都在他的监视之下,立刻后悔不该投了熊浩,倒连累了他。

  熊浩也感意外,说道:“是如何走漏的消息?会这么快。”

  少华道:“没想还是连累了兄长。”说完,提剑就走。

  熊浩拦住道:“贤弟去哪儿?幸亏你不在府,速到别处暂避,我会去应付。”

  少华道:“我去换回嫂嫂他们,他这帮人只是为的抓我,我不能一走了之。”

  熊浩用力抓住他的胳膊拖回道:“这话错了,贤弟怎会慌乱无智,你这一去,反而坐实了罪名,放心吧,我自会处理。”说完叫家丁领少华他们暂避,自己与众人就要回府。

  “站住,今天谁也走不了。”刘奎壁说着进了大门,一排排官兵也围住了他们。

  “熊庄主,我素来仰慕你的贤名,只要交出钦犯,这事就和你们没关系,我不会追你窝藏的罪名,你若要救他,我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刘奎壁把手一招,门外押进来熊府的家眷仆人丫鬟有二十多人,齐齐的绑在那儿。可怜徐氏怀着身孕,鬓发凌乱,脸色苍白,一双泪眼,看着丈夫,哪受过这种屈辱。

  熊浩愣住了,旋即满腔怒火,叱道:“堂堂官府,也用这种卑劣手段,快放人,我来替他们。”

  奎壁笑道:“我也不想这样,是他逼的,只要皇甫少华束手就擒,我不会难为你们。”

  少华知道今天是逃不了了,这个刘奎壁摸透了他的秉性,只是他一路潜逃,最后仍是落入他手,心里实在不甘。

  大顺吕忠也心知肚明,大顺手握刀,凄然说道:“你不能被抓,我拼死也要帮你出去。”

  少华道:“你以为我能置她们不顾吗?”大顺吕忠无言以对。

  少华道:“我若被抓去,收监羁押,还有转寰的余地,可一动手,外面就会有人为我而死,”

  他俩道:“那我们就陪你坐牢,上京。”

  少华知道已没时间了,就他俩道:“你们别犯傻,跟着我无济于事,外面有你们在,我在牢里还有点希望,要学会动脑子。”

  他知道吕叔死也不会放他走,便对大顺道:“你帮我拦着他。”

  院子里,熊浩已被逼的眼望妻子涌出泪水,他一生侠肝义胆,唯有这次难以抉择,一个义字竟是如此沉重,他见少华等人出来,便把他们挡在身后道:“好兄弟,今天就是拼个家破人亡,我也不会让这个小人得逞。”

  少华推开他道:“你冷静点,我这一去不会马上就死,可要不去,许多无辜的人现在就会死,我走后,外面就交给你,也许还有见面的一天。”

  这话倒提醒了熊浩,他在临安的官衙里有人,还可以在押解的路上解救,也许这是最好的办法,只是苦了少华兄弟。

  少华提高声音对刘奎壁道:“你说话可算数,我一人跟你去,放过他们。”

  刘奎壁现在一心只想把少华置于死地,也不願得罪熊浩,便点头道:“当然算数。”

  “好,我现在就跟你走。”

  少华说着,见大顺他们也在往前凑,便把剑横在自己颈上道:“你们都别过来,否则我现在就死,都退回去。”

  众人站定,谁也不敢再动。

  少华看了刘奎壁一眼,把剑远远扔了出去,转身出了大门。当他感觉到绳子捆在身上的屈辱和疼痛时,不敢再回头去看,走出好远,还能听到吕忠的哭喊声。

  熊浩原以为一切还都有转圜的境地,他叫人偷偷跟着官兵,见确是回了临安,便连夜赶到府衙,衙里人却称,并未收到叫皇甫少华的钦犯。在狱卒的鼎力相助下,他转遍了所有牢房,也没有少华的影子。自己被惊得无计可施。

  难道刘奎壁真想公报私仇,私自扣押朝廷钦犯,那样少华兄弟可是凶多吉少了。

搜索建议:梦逝再生缘  再生缘  再生缘词条  梦逝再生缘词条  
小说连载

 黄石的儿女(21)

   二十一。峰回路转  贞子来西塞山区后自己找到了一家街道办的集体所有制纺纱厂当了一名挡车工,三班倒作业。每天很是辛苦。尤其是上夜班时,头昏沉沉的。从家里到厂...(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