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梦逝再生缘(第六章 射袍孽缘)

  临安城孟府,也就是飞烟提到的那位孟丽君小姐,她的父亲是前朝的兵部尚书。临安失陷,南宋灭亡,他发誓不再进官场,开了几家药铺,经起商来,施医救人,倒是件善事。半年前,孟府曾与皇甫家射袍连姻,塞外的那场血战,却与这件事不无关系。

  孟士元,字兰谷,娶妻韩素云,生有一子一女,长子孟嘉龄,现是当朝的翰林院词修,因祭祖,告假在家未满期。那孟士元的儿媳出身将门,是个极泼辣爽快的女子,生有一男,名魁郎。主要是这小女,生的冰雪玉肌,聪慧过人。五岁吟诗,七岁作文,其谈吐文章高过兄长。又从小拜师学医,少时经常扮成小厮随师坐堂出诊。及笄后,孟士元便不再让她出门,只在府里与闺中好友和丫鬟为伴,学得一身锦绣,却只能孤芳自赏。幸喜幼时曾与皇甫府相临,两家交好,小儿女经常相伴,习文弄武,抚琴吟诗,倒不寂寞。后来,皇甫敬入朝为官,孟士元略有嫌隙,便回了老家云南昆明。走了五年,去年才回来,一是现在大元朝已稳定,他也没什么抵触了。二是为了小女的婚事,当年两家就曾议过联姻,如今儿女大了,他又经常来临安,闻得皇甫少公子忠孝仁义,人品武艺极佳,便想重提姻缘。更兼小女昆明才女的称号也誉满临安,与同样出色的皇甫长女,并称临安的两颗明珠。两家一官一商,却也般配。那皇甫敬现任江浙行省镇戊军总兵,见孟士元归来,他也有意再叙姻缘,便相烦秦布政去孟家提亲,本来是一拍即合的美事,却被刘家插了一腿。

  刘捷,字捷才,有三房妻妾。正妻顾氏生两子,长子奎光,是裕门关总兵,次子奎壁,也是一身武艺。女儿燕玉,却是已故的吴姨娘所生。事的起因,就是这刘奎壁,他家世显赫,品貌武艺高超,说要必娶一位绝世女子为妻。因爱慕孟丽君,刘家顾夫人便差胞弟顾宏业上门提亲。这日两家媒人同时进了孟府的门,给孟士元出了一个难题,论所愿自是皇甫家为上,但刘府也是候门贵戚,又是跋扈的蒙古人,得罪不得。终是想了个比武的计策,孟丽君竭力反对,但父亲已拿定主意,知道皇甫公子箭术了得,便定下花园射袍,三箭定姻。初二商定,初四是吉日,便可比试。

  季春三月初四这天,孟家的花园里,一早便准备停当,只待两位公子到来。合家大小,丫鬟主仆,像过节一样,梳洗完毕,便相邀着要去春明楼观看。不多时,孟府门子孟宁来禀报,说两位公子已到府门,孟士元便与儿子迎了出去。早有丫鬟得信,报至韩夫人处,夫人带着众丫鬟来苍松堂约儿媳。那章飞凤因有三月身孕,起得晚,听到消息,也急忙起来,理云鬓,簪宫花,相扶着婆婆去了。

  孟丽君的丫鬟荣兰来通知小姐,问她去不去。其实丽君早就醒了,用过早饭,便坐在窗下的桌椅上。拿着书不知所看,执着笔不知所写,一颗心已不在身上了。听荣兰来问,便欲答应,她与那皇甫少华从小一起长大,离别八年,不知怎生的模样。走了一步,又想,自己和他因男女有别,各自在家从未来往过,今日又是为婚姻而来,冒然去看,有失礼仪,恐遭父亲训责。就回身叫荣兰道:“你去把棋盘摆好,我要与映雪姐姐下棋。”

  荣兰撅着嘴说道:“哪个要与你下棋,她都准备出门了。”

  说着话,丽君的乳母和女儿映雪走进来。苏乳母拉过荣兰道:“你这孩子不懂事,哪有未出阁的小姐,自己在众人面前相女婿的。”

  苏映雪与小姐同庚,也是在孟府长大。两人情同姐妹,自然要为小姐着想,她伏在小姐耳边说道:“我帮你去看看那位未来女婿是啥模样,你就在儿焚香祷告,让皇甫公子三箭夺袍,定下姻缘吧。”丽君脸儿飞红,扭身坐定,也不出声。

  苏乳母拉定女儿笑道:“哎呀呀,也不害羞,不怕让人笑话。”

  苏映雪转身下了台阶,回头对母亲说道:“我做什么啦,就让人笑话,这晴天白日的,有什么不可以的。”

  乳母相跟着映雪后面,也出去了。一旁的荣兰急的直说:“这个苏娘子,只顾说别人,自己倒跑的比谁都快。”

  丽君笑道:“你也别在这儿陪我了,你那心思我还不知道,你就去吧。”荣兰听小姐这样说她,倒不好意思起来,说道:“我有什么心思,还不是为你,既然这样,小姐不急,丫鬟有什么急的,我还懒得去呢。”说完,一屁股坐下,真个气定神闲起来了。

  这春明楼就在花园的边上,正对着挂袍射柳的双鹤亭畔。朱漆回廊,湘帘垂挂,一帮的小丫鬟簇拥着夫人们躲在这儿,等着观看这临安城数一数二的两位公子博弈。园外看热闹的街邻得到孟士元的许可也进了园子,拽儿扯女,十分热闹。

  刚坐定,两位公子在孟嘉龄的引导下,进了园子。楼上人的眼睛一齐看了过去,见两位公子俱都是清雅俊秀,光彩熠熠。刘奎壁是鱼鳞细甲披挂,一身蟒油织锦云龙短袍,腰配弯刀,薄唇明目,凛凛豪气。皇甫少华紫凤金冠束发,脸如润玉,眉似春山,腰系金丝宝带,绿色锦袍挂三尺青峰,面含温柔,眼生冷峻。两位公子均是行如玉树临风,住若山峰捧日。

  一时,春明楼上的女眷们被两位公子的风姿吸引,真分不出厚此薄彼了。韩夫人拽拽飞凤的衣角,说道:“看这两人,都合我意,想不到这刘家公子也是这等人品,不论谁输,我都舍不得。”

  飞凤暗笑婆婆,难道还能招俩不成?论小姑的才貌也当得,只是没这规矩了。她拉着婆婆说道:“莫急,别光看外貌,人品要配得上丽君妹妹才可。”

  见两位公子在花园中一路说着话走来,满园景色撩人,花蕊含娇,春风荡漾。两人沉醉其中,一位高谈阔论,侃侃而向。一位面带微笑,举止安详。飞凤道:“婆婆可看出,还是少华公子行事端庄,皇甫家世代仁厚,非刘捷这等人能比。”韩夫人也连连称是。

  此时,还有一位佳人亦被吸引,这苏映雪也是寒儒出身,与丽君伴读十几年,通文墨,沐书香,出挑的婷婷玉立。银红的小袄,元色的湘裙,轻盈的体态,一把乌丝盘髻,两缕鬓发似青云。她俯身廊前,一门心思,早系于眼前这位紫金冠,绿锦袍的端庄少年身上。看他必是小时候的温柔性情,又与小姐青梅竹马,暗暗祝愿,但得这少年三箭夺袍,不负所愿。

  孟士元寒暄过后,即命人取弓箭,说道:“不知哪一位公子先来,老夫与他敬酒。”

  皇甫少华说道:“刘公子请,少华武艺不精,不敢先领。”

  本是一句谦让,刘奎壁因夺袍心切,怕少华占了先机,竟不相让,接过孟士元的酒杯饮过。

  孟士元递过弓箭,对刘奎壁说道:“希望一睹公子的风采。”

  刘奎壁上马,见远处:万树垂杨遮半天,千丝翠叶映浓烟。一株高树冲空立,斜挂宫袍在上边。映日半如飘锦幔,随风浑似动云帆【此处摘自原著】。他摧马跃起,拉弓撘箭,射出第一箭,那箭正中柳丝。按约定,一箭射柳,二箭穿钱,三箭背射挂袍红绳。第一箭命中,众人欢呼,刘奎壁也是高兴,他又抽一箭,在奔跑的马上,稳稳描定,撒弓出弦,那箭穿钱而过,周围一片赞声。

  孟士元心中也是惊叹,又不安的想,如他三箭都中,那皇甫公子能待他如何?想这少华也忒厚道了些。心中想定主意,他若都中,也要少华射过,若是平了,再作计较。不仅他急,楼上的人更急,湘帘隐处,映雪几乎探出身子。

  楼下,刘奎壁和少华同时看见,刘奎壁见佳人娇容百媚,眼盈秋水,珠垂玉耳,已心神摇动。看此人容貌不凡,应是丽君小姐,得此佳人,我愿足矣。少华倒是想,此人确是姿容娇美,虽有些眼熟,但与君儿小时相貌迥异。何况小姐也不会抛头露面在此,定是府里哪位有头脸的丫鬟了。

  两人同景异心,相去甚远,一神思飘揺,一心绪淡定。

  两中之后,刘奎壁有些得意,心想,再施一箭,便可抱得美人归了。他抖精神,紧摧马,反手拉开弓。一阵风吹过,眼前湘帘飘起,露出含情粉腮,皓齿红唇。略一分神,弓未拉满,箭已离弦,离着红线一尺处跌落,周围嘘声一片。他一时呆住,回身下马,沮丧不已。其实,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箭术并非不精,是输在了心性上。只这一点,便差之千里,那少华早已随父亲在沙场征战两年,两年的磨练并非虚度,今天就是君儿在场,他也会全力以赴。

  刘奎壁此时一心只盼少华也三箭两中,自己才可有回旋的余地。而少华却想,是老天助我,既与君儿情投意合,岂能分开。他立于马上,看定红袍,飞身跃过春明楼前,连发三箭,箭箭不空,红袍飘然落下,催马上前接住,场里场外,一片喝彩声。

  映雪见皇甫少华策马飞过眼前,猎猎英姿,已动心弦,三箭连发,正射背射皆动作娴熟,技巧更胜于奎壁。一时脸热心跳,不能自持,便轻轻退下。

  韩氏夫人,叫一声佛,喜上眉梢。见少华身披宫袍,被家人簇拥而归,便拉住儿媳飞凤喜悦的说道:“真是天赐姻缘,想不到如今皇甫公子人品出众,武艺也十分的好。”飞凤也道:“这才像我们孟府的姑爷,和妹妹是天生的一对。”

  刘奎壁见已无可挽回,羞恼至极,一不能娶到心爱之人,又把堂堂侯府的颜面丢尽,一腔怒气皆怨于少华,又不好发作。

  孟士元上前施礼道:“公子的箭术并不差,只是天意,被风刮了一下,自古姻缘天注定,这话不虚。”

  刘奎壁一句话也不想说,恨恨的瞪了少华一眼,转身上马,对后面孟士元的客套话充耳不闻,扬鞭而去。

  嘉龄对父亲说道:“这人心胸也忒狭窄,明明技不如人,还迁怒别人。”

  孟士元道:“难怪他如此,堂堂侯府,何等荣耀,竟输于他人,若不如此,这桩婚姻无法推辞。”

  姻缘既定,两家隔日换帖,下聘礼,定婚期。一个是貌美聪慧的富家之女,一个是统领江浙的总兵之子,一时成了临安城的一段佳话。

  然而,初六定婚,到了十一日,皇甫敬就接到圣旨,立即领兵出征。这次的突然变故,打乱了计划,要么婚期延后,要么少华留下成婚。以孟士元的意思是少华成亲后再赶去辽南,以免有变,少华却怕自己一但有不测,误了丽君的青春。便给岳父留书一封,言辞恳切,表明自己对丽君的一片真心,绝不背弃盟约。胜利归来,即刻完婚,如有不测,也请岳父为丽君另择高门,勿要相守。

  孟士元读罢,不禁唏嘘感叹,既感少华的一番赤诚,又怕书里的不祥之兆。丽君看了,虽然感激他情深意重,却气他自作主张,不顾她的感受,还要为她做主,哪个要守你,你以为我孟丽君是随便就可以嫁的人吗。

搜索建议: 梦逝再生缘  再生缘  再生缘词条  梦逝再生缘词条  
小说 小小说

 跑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 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张楚的蓝牙耳机里播放着汪峰的歌,他的脚步有点沉重,耳机里重金属元素不断刺激着肾上腺,推动大腿...(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连载

 黛色的山脉(二十八)

 市委组织部部长易清泉完成了对乡镇换届选举工作情况考察的调研准备回市里了。  在离开之前,他还要与县委书记彭志安就县上的换届工作交换一次意见,这也是易清泉来县里...(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