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爱情,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4)

  第四章  想家的人

  母亲要程三写信告诉二哥,这个二哥就是程欣,这个让母亲牵肠挂肚的儿子,一直是她老人家的骄傲。

  现在,程欣正坐在桌子上看书,这是工作之外的习惯,他每天坚持看书学习,他觉得,大学期间的书本知识,在实踐应用和操作中还是有些距离,由于现代设备的不断递增,那些以前学过的理论知识有些脱节,如果不注入新的内容,就会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他觉得学好知识,用知识武装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程欣之所以这么努力,就是想尽快进修完医学博士的课程,他觉得学好本领一方面是为了提高业务水平,也是立命之本,自己一人孤身在外,没有一身的本事怎么行呢?因此,除了保证睡觉的那几个小时,他似乎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被浪费。自己是从农村走出来的,能够到省城工作是多么地不容易,那个年代的人,要离开农村吃上国家粮,比蹬天还要难啊!像他这样沒有靠山的人尤其如此。除了当兵,读书,就再没有其他途径了。现在,他既然能留在省城,就更应该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

  自从上了大学,整整六个年头了,他都不曾回家过。他非常地想念母亲,他的兄弟姐妹。这些年,为了学习,为了省点钱,几乎亲情都没顾了,他甚至不知道侄子侄女长得怎么样。去年,本来准备回去,已经写信告诉了家里,母亲知道后,天天数着日子过,一天盼一天的,可到了年关,院领导突然通知他,说洞庭湖发现瘟疫,将在省里各大医院要抽调一批工作人员下队。当他把这个消息写信告诉了家里后,母亲哭了,说是把崽就给卖了,想见一面都难。他也很想家里,那些小时候的点点滴滴,他的同龄朋友,家里的每一个人。可是,出门在外,身不由己。他每天给家里写信,永远有说不完的话,其实,说来说去都是几句老话,可他们就是不怨其烦,每天重复着这件事。

  程欣在想,在省城工作,除了给家人精神享受,有一种旱涝保收外,却不能为家里分担分毫。其精神上的压力比起在农村来说,何止百倍千倍?尽管如此,恢复高考的时候,他还是希望老三有些突破,考上大学。要知道,那个时候,读了中专就能吃皇粮,安排工作,光宗耀祖。他不得不牺牲那些宝贵的学习时间,抄写了一本厚厚的《高考复习资料》。到现在,程三看到这个手抄本,工工整整的字迹,一笔一画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真是感慨万千。只可惜当时正是农村双抢过后,正在与第一轮水稻害虫争夺粮食大战。驻点干部那个急哟,他们都在没日没夜的干,谁还会顾及到你的前途和未来?再说,当时的领导干部们只知道抓革命促生产。老三每天累得腰酸背痛的,倒在床上便乎乎地睡着了,哪里还顾得上前途和命运?其结果可想而知,枉费了二哥的一份心意。

  信件。曹辉站在走廊上,第二次告诉他,不知道为什么,程欣始终还没去取。曹辉怕弄丢了,就隔着门缝甩到了家里。

  程欣微笑着把信捡起来,这是家里写来的,内容并不多,主要是说老三找女朋友了,顺便提醒他,说他也已经老大不小了,不要再拖了,说母亲这次见程三谈了女朋友,是如何如何的高兴等等。

  是啊!程欣感概,是应该找了,他程欣又何尝不想,可家里人只看到他的表面,他的难处又有谁知道?一个月的工资才三十几块,拿到这点钱,首先就得把这个月的煤球和大米买进来,然后再把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须品准备好,多余的钱才敢计划零用,如果遇上家里来客,只有厚着脸皮向同事向朋友借,口袋里长期布挨布的,他哪里还有多余的钱谈恋爱?他总不能再伸手向家里要吧?要是那样,村里人会怎么看他?再说,家里是个什么情况,他又不是不知道啊!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自己是农村来的,孤身一人在省城,门当户对谈何容易?城里人尤其怕找到农村的,这些鼻涕浓,一旦沾上,想甩都甩不掉。一个月就这么点工资,一旦家里发生变故,就会一起变穷。他们对农村进城的人本身就有芥蒂,甚至打心底里看不起。虽然,他多次有谈女朋友的念头,一想到这些,他就放弃了。

  再说,从毕业到安排工作,这个过程中也有绪多的困难,留在省城,好一点的岗位,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一个电话就解决了。自己是农村来的,没有背景没有实力,就只有靠成绩说话。全省就这么一两个指标,你不努力考上第一名,怎么行呢?

  由于上述总总,程欣实在不敢奢望,他又不能总是让母亲扫兴。现在看来,连弟弟都找了对象,要是还拖的话,就真的说不过去了,就真的是不孝子了,他真得想找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也让她老人家也高兴高兴。

  曹辉是程欣的室友,他嘴里抽根烟,仰着头睡在程欣折叠好的被子上,两只脚摊开着,一边吐着烟圈,一副心不在焉,又目空一切的花花公子相。但他对程欣非常敬重,他也学着领导干部的话,说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他不知道程欣是农村来的,程欣怕别人了解他的情况后,就不理他,看不起他,一旦别人问了,就会红着脸,说自己是广州的,好像只有这样才有地位,才受尊重!曹辉读书不怎么样,但他爷老子是南下干部,在省里很有威望,家就住在疗养院里面,是四合院,有警卫有司机,每个月一百八十元,一子一女,他条件优越,钞票每月按时到位,不愁吃不愁穿的,他根本就不理解程欣这样节约图的是什么?更不理解他的父亲,本来就在一个院内,还要把他安排在单位宿舍里。这样也好,免得天天听他唠叨,可这老人,又说不放心,三天两天就往宿舍里跑,弄得曹辉好烦。

  程欣说,百人怄百气,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我想见家里人,想得吃不下饭,想得睡不着觉。曹辉弹的一下坐起来,说想见面还不容易!回去一趟啰。真是喝蛋汤,说得好轻松,可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回去一趟,要多少年才能凑够啊!程欣本来想给曹辉谈谈,收到家里来信的事,让他出出主意,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这个百事不管,万事不探的家伙,怎么会知道他现在的难处呢?

  程欣吃了午饭,休息了一会儿,趁着今天是星期六,打算给程三买套衣服什么的。唉!说自己穷,可家里更穷,只是家里人把话埋得紧,怕他当心,说家里这也有那也有。程欣怎么能不知道!程三原先不想谈对象,他是觉得自己太寒碜,怕丢丑,没有信心,自己的弟弟,一起长大的,他的脾气性格,他当然清楚。

  程武是程家的老四,他起床后,想起昨天供销社唐经理告诉他,现在正在收购冬茅杆。听说,如果发狠做的话,一天就能挣一块多钱。这是个多么好的机会,可以为家里增加不少的收入。他知道云背山的岩洞边有一大片冬茅,他爬起来,把镰刀磨得锋利的,才叫醒小妹,才告诉她,问妹妹去不去?

  妹妹揉了揉眼睛,怎么不去!大人们出集体工,累死累活,一天的收入才八分钱。她翻身下床,拉着细哥就走。

  细哥说,吃了早餐再去吧。

  我不想吃。妹妹说,天天吃红薯丝,吃得我都想吐了。

  有红薯丝吃就不错了,我看你们是好了疮疤忘了痛。母亲说,吐也要吃,要不然空着肚子怎么做事?还有,你们去哪里做事,千万不要到溶洞里面去,溶洞里面纵横交错,一旦进去,一定会迷路的。

  程丽江和程武两人同时点点头,妹妹晃动着马尾辫,突然问母亲,妈,您告诉我,长沙到底有多远?

  母亲被问住了,她只知道二崽在长沙工作,从来都没有打听过长沙有多远,她眨巴着眼睛说,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呢?

  昨晚,我梦见二哥了,面对面的都不认识。她揉了揉眼睛说,好多年都没有看见过了,再不见面,只怕真的连他长什么模样都会不记得了。

  母亲听了,心儿揪得紧紧的,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妹妹紧接着喊道,妈妈妈妈,听说站在罗仙岭的山顶就可以看得到长沙的,是真的么?

  母亲吃惊地望着女儿问,你听谁说的?

  嗯,嗯,那天晚上,我们在河里洗澡时,就听到大人们讲《罗仙岭的故事》,故事里就是这么说的。

  母亲抚摸着女儿的头,心里不免有点难受,她轻叹一声,说那个上面有太多的传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这座山表面上看好像不是很远,实际上却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容易,听老一辈人说,要走七七四十九道弯,九九八十一道坎,山高路陡不说,地势十分险恶,走在那条羊肠小道上,稍不注意,就会摔跤,跌入万丈深渊。有些路面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全靠攀爬,没有外援是根本无法上去的。据说,中间还要经过一片沼泽地,那个沼泽地看上去都一样,可是,有些地方不能走。一旦陷进去,没有生还的可能。走出沼泽地之后,再经过一片原始森林,里面有老虎,还有狼狗,这些野兽及其凶残。就算你走到山峰底下,还是无法上去。因为只有踩在棋盘上,才能看得到想看的地方。可那个棋盘是一块完整的巨大石头,有百十丈高,四周不仅直立陡峭,长得像一个大大的蘑菇云。一般的人不说上去,就是站在下面往上看一眼,都会昏头转向。

  停顿了一下,母亲说,一旦上去了,确实很不错。上面春夏秋冬四季分明,云雾缭绕的有如人间仙境,十分的壮观。听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柴夫上去过,他上去之后,看见两个白胡须爷爷在下相棋,他觉得好奇就蹭下来,那两个老人棋艺都了得,一盘杀下来,天就黑了,柴夫抬起头,极目眺望,他从罗仙岭看到耒阳,这时只听两个老人说,衡阳开的是一朵雌花,雄花在长沙,长沙适合立王位。说着,柴夫极目瞭望,只见霞光万丈,果然看到了长沙。

  可是,当他回过头来时,面目慈祥的老爷爷笑着对他说,你也该回去了,说着,一阵祥云把他带走了,柴夫吃惊地望着,见自己已被七彩云带到巨石下面,他看着被腐朽的扁担,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才知道,那是到了仙界,上天一日,人间三年呐。

  母亲说,据说现在天气好的话,站在那个巨石上面,真的能看到长沙,只是要爬到棋盘上去,实际上比蹬天还要难。

  妹妹听了母亲的话,高兴得跳起来,说再难也有路径。

  母亲问为什么?

  嗯,嗯,因为我就可以看到二哥啦!

  你真傻,看长沙,那是一种感觉,说出来你也不懂。

  小妹仍然偏着头,天真的说,没看到二哥也行,只要知道他住在那里,我就天天看。

  母亲抚摸着女儿,不免有些伤感,她也想儿子了,说满女哩,你想见二哥就发狠读书吧。书中自有黄金屋。

  黄金屋?程丽江天真的说,我读了这么久的书,根本就没有看到过黄金。

  发狠读书吧,不但可以看见二哥,还可以像二哥一样长期住在长沙,住在那里了,不就天天可以看到了么!

  程丽江使劲地点头,似乎懂了。

  大队上的王支书见她们母女几个在聊天,就一边走过来一边答腔,说我那里有个包裹,长沙寄来的。说长沙这两个字的时候,支书加重了音量,这是人们对她的褒讲,程母立刻精神起来,说哪里哪里,是你们说滴好。呵呵,她叹着兴奋,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笑。可始终见不到儿子,再多的信又有什么用?那种痛的期盼,只有这种时候才能得到短暂的安慰和满足。

  程武听了,也不跟母亲打招呼 ,就径直去了支书家。

  母亲说,包裹就让我去拿,你们还要到外面去做事,再迟的话,太阳偏西了,那还能做得什么呢?

  程武停住脚步,回过头来说,只是一会儿功夫。不论是取信件还是取包裹,都是这一家人最乐意做的事情,因为那里面有一份沉甸甸的喜悦。

  一会儿,程武回来了,打开包裹,里面全是对母亲满满的爱和歉意,而东西全都是给程三买的,听说许秀灵爱美,就给她稍了件很时尚很现代感的丝绸蓝底白花套衣,还给嫂子买了条冬裤。母亲看了,说又花钱了,她心痛儿子。

  程三回到家,拉开嗓门喊,妈!妈!

  兄妹几个好像永远长不大似的,推开门第一件事就是先喊妈,听到回应才踏实,才会去做其他的事。

  母亲说,崽哩,你回来了啊?

  嗯咯,妈,有事吗?

  也没什么,你二哥给你寄了东西,放在桌上,你去看看。

  程三吃惊地看着母亲,不知道有多高兴,但还是问道,给我?自己没有钱,还给我买。心里却满满的全是感动。

  母亲看看程三,说既然寄来了,你收下,多记着兄弟的好。

  妈!说什么呢?程三说,这点事还要教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提醒,兄弟之间也要懂得,记得别人的好!我也不是说硬要还礼,那样做反而显得生分。只要心里装着他人,这种感应一旦释放出来,对方就会体会得到,就像现在,二哥听说你找了女朋友,首先想到的是你接着需要什么,这叫做关爱,这就是兄弟。

  妈!您的意思,我明白了。

  明白,我当然知道,我自己的崽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里面有杆称,半斤八两清清楚楚,母亲不断的点头称是。

  有些事情,真的是难以预料,说来就来了。之前,家里总是写信崔促程欣找对象,他还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让母亲高兴。没想到,当要来临的时候,真的就这样来了,甚至有点措手不及,这一次,还真的让程欣有了谈恋爱的冲动。

  那天,程欣吃过晚饭,拿着书本正在阅读的时候,曹辉疯了一样的跑过来,说快点快点,喝啤酒去。

  喝啤酒……?程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曹辉推上了三轮车,不一会就到了目的地,才知道是曹辉生日。来到现场,程欣第一次感受到书本以外的世界,喝酒的唱歌的,这种场面好不热闹。程欣在旁边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就看见一个女孩拿着话筒,脸上洋溢着笑意,向大家鞠一躬说,在坐的都是好朋友,我叫曹已明,今天是我弟弟曹辉生日,希望大家玩得开心。曹某不才,给大家唱个歌,算是助兴吧,歌名是邓丽君的《甜蜜蜜》,希望大家喜欢。话音刚落,全场居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程欣被这种热闹的场面感染着,这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最佳方式,他很快就放松了。只见他张着嘴,看着抬前的女孩,两只脚随着音律的节凑走着猫步,长长的天鹅颈微微抬起,眼睛稍稍仰望上方,圆圆的娃娃脸极其端庄、大方、美丽。那身形、那气质、俨然就是邓丽君再现。他柔美的声音,协调的动作,引得在场的人掌声不断。她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身高一米六五左右,可能是受邓丽君的感染,齐肩的短发烫得好精致,前额刘海绾向一边,上穿一件簿如蚕翼的真丝白色短袖,下穿一条正宗海外牛仔裤,整个人透着现代气息,极致简约与时尚。程欣被她的形象、气质、风度深深地吸引着。从小到大,还没有看见过如此亮丽的女孩,他不得不再一次全神贯注地看着她的外在形象,稚嫩的脸庞,大大的眼睛极具神韵,高高的鼻梁,显得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俏丽得让人无法形容她的美。她唱歌的时候,自内而外的律动,从骨子里透着艺术细胞。此刻,掌声又一次响起来,程欣的思路瞬间被拉到现实里,才听到最后几句。原来,她那磁性般的音质,由内而外自然情感的流露,赋予了每一个音符的生命,程欣脱口而出,艺术啊!你本身就是一帧珍贵的艺术品。他就这样被她征服了!人长得好,歌唱得更好。刹那间,他那颗沉封的情感世界解冻了,震撼了。

  回到宿舍,曹辉拍着程欣的肩膀,阴阳怪气的说,你这个鬼,还说自己如何不近女人。刚才,我看你听歌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傻了,呆滞了,你说!是不是这样?

  是的,你说的一点没错。程欣并不否认。可是,这能怪我吗?啊?曹辉呀,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身边竟然隐藏着这么亮丽的美人。她真的实在太完美了,完美得让我失去了自己。我完全被她俘虏了,如果看到这样的女孩还不动心,那才是说假话,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那种说假话的人吧!

  程欣继续说,如果这次机会不掌握,我这辈子只怕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曹辉伸出食指指着程欣说,你呀,你呀……那是我亲姐姐哩,你让我情何以堪,啊?曹辉说完,气愤的转身就走了。

  程欣没有理会这些,独自一个人躺在铺上,辗转反侧,这一夜,他第一次失眠了。

  他的思路又回到刚才晚会的现场,她的出现让整个舞池躁动起来,他却感叹着那些见识贫乏的人,动不动就欢呼雀跃。他与曹辉自顾自的倒满了酒,说感情深一口清,便仰起勃子,咕咚一声,杯子见底了。程欣接着又给曹辉倒一杯,说今天是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放酒杯的时候,眼睛看一眼场上的女子,这一看,他的目光再也收不回来了,只见她彬彬有礼,鞠一躬之后便唱开了甜蜜蜜,清脆的嗓音是那样具有磁性,如泣如诉的音质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毫不夸张,就在这个瞬间,自己也像喝了一杯美酒,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让他无法自己,以至他的好朋友曹辉哎哎哎的喊他,他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旁边一个长得帅气的小伙子呼的一下站起来,哇,娴静如婉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美女!程欣听了,抢白一句说,不要把别人说得跟林黛玉一样的、弱不经风的好吗?她比林黛玉好一万倍!

  这两句诗,确实说得好,没有一定文化涵养的人旦旦说不出这种韵味。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的他竞然不想让别人来夸她。

  他又和曹辉喝了一杯,大声喊道,再来一曲,他有些醉意了,但他高兴,嘴里唅混不清地说,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有了这一杯,人已经陶醉。曹已明,曹已明可是你的姐姐。曹辉见程欣有些醉了,也不劝他再喝,自己又开了一瓶,自顾自喝完之后,才把程欣扶到等候在那里的三轮出租车上。

  第二天,程欣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他想在在回家的路上截住曹辉。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不想让别人捷足先登。没想到的是,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却不见曹辉的影子,他会到哪里去呢?程欣猛然拍着脑门,即刻从后门找到宿舍,才看见他正裂着嘴朝自己傻笑,说怎么啦?没有我,你吃不下呀?

  程欣说,今天算是我回请,礼善往来嘛,就当扯平,行不?

  曹辉的嘴角动了动,眼睛斜视着程欣说,请,请,请,你这几块钱工资经得几下?……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从我嘴里捞点什么呗?还礼善往来!

  被曹辉点中死穴,程欣尴尬的站着,真是老实得可以。曹辉摇了摇头,觉得这样玩下去也没多大意思,就站起身说,到哪个饭店去?

  程欣立刻弯腰拉住曹辉的手,说去老地方怎么样?

  老地方就是医院旁边的便民饭店,两人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程欣点了一份花生米,一碗酸辣鸡杂,一碗紫菜蛋汤,另加一份青菜,都是曹辉平时最爱吃的,县委书记生活,相当丰盛了。程欣刚坐下,曹辉对服务员说,一人搞二两咯,那种浓度大点的,乱七八糟的莫来。

  两人喝着洒,一边挟点花生米,慢悠悠的,比起食堂里,感觉好多了,这种两角的白酒浓度高一些,才刚喝到一半,曹辉的话就多起来了,说你说吧,有什么话直接说,不要转弯磨角的,难受!

  程欣站起来,从曹辉的对门移到他的旁边,拉近了距离,说这样好讲话些。两人嘴对嘴,咬着耳朵说,曹辉!我们是不是好朋友?

  曹辉点点头说,是啊!

  那你了解我么?

  当然。

  那你认为我缺点多些还是优点多些?接着又问了很多。

  曹辉说,十万个为什么啊?

  兄弟哩,我只是想问你,追你的姐姐够不够格?说真的,我一直没有谈爱的冲动,昨天晚上,我第一次失眠了,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你应该知道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曹辉不得不认真了,他尴尬地看着程欣说,程哥,她有她的生活圈子,她的朋友很多,你不知道她的脾气性格,怎么知道她适不适合你?谈女朋友又不是找花瓶,中看不中用有什么好?我觉得你应该找机会去接近她,说真的,你这些话跟我说没用。

  程欣不得不对曹辉另眼相看了,这个平时少言寡语的家伙,说起话来,语气虽然硬帮帮的,听着却十分顺耳。

  再说,曹辉说,你知道吗?你们这种关系一定要发展的话,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姐弟恋。

  程欣的笑容僵住了,但只是一瞬间,他争辨着说,这怎么可能呢?看他唱歌的时候,最多也就二十五六岁。程欣突然拉长了语气说,老弟呀,我才发现,你越来越幽默了。

  所以,我要你正面接触,说真的,我一点儿也不幽默,你没有真正地与她交往,又怎么能真正地了解她呢?

  这些话,程欣好像听不进去了,他已经沉浸在一个美妙的世界里。心灵的天空已经完完全全被她倾城的美貌占领了。

搜索建议:爱情,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  不是  不是词条  旅行  旅行词条  爱情  爱情词条  
小说连载

 情感体验---第十四章

    一九八九年金宝已是高三,正面临紧张的复习参加高考。空气突然变的浮躁不安。小小的县城莫名其妙的出现传单。初时如同昙花一现,接着却像飞扬...(展开)

小说言情

 烂漫蔷薇(二十一 情迷影吧)

 自从那次吕蒙在酒会上把喝多的秦柯扶回了自己的出租屋出并把秦柯吐的脏兮兮的衣服换成自己的衣服后,秦柯也渐渐的似乎接受了吕蒙,也许她自己怀疑吕蒙会在她就最后帮她换...(展开)

小说连载

 说走就走西藏行(1)

前言   每天晚上休息之前,用手机翻看各种内容是我的必备项目,而当我从QQ群里拉下来一个20年未曾谋面的同学私聊,只因为在那些聊天记录里,她...(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