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车窗外一排一排的白杨树不停的倒退,柳絮般的大雪散落在人间,它们轻轻跃动,及目四望,都是皑皑白雪。

  悠悠望着车窗外的一切,笑的很开心,她想起四年前的那个初夏,她和他初次相识在去往哈尔滨的列车上。

  那一年,列车像一匹骏马飞奔在荒野上,本就做了一夜车的悠悠,无聊的翻着白眼,路过商丘,上来一个少年,白色的短袖,蓝色的牛仔裤,被少年穿出了从未有过的阳光,干净,帅气,少年身上背着一把吉他,身上带着六月雪(夏天开的一种花)淡淡的清香,少年的皮肤很白,让悠悠都嫉妒的那种白皙。少年坐在悠悠旁边的卧铺上朝悠悠微微一笑,悠悠竟然没出息的呆住了,一个男生,笑起来竟然像月光一样柔和,温暖,神秘。少年望着发呆的悠悠,脸上的笑容不由的放大,这个女生发呆的样子真的很萌,萌化了少年的心。列车一路疾驰,悠悠望着眼前弹着吉他,唱着歌的少年,琴音荡漾,歌声飘荡到悠悠的耳里“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汇聚成一条涓涓流动的小溪,不知何时,小溪旁边开出美丽的爱情之花!悠悠每次做车,都觉得是一种煎熬,这一年,这一天,悠悠才知道,原来旅途也有奇迹出现!

  四年之后的今天,大雪纷纷扬扬,悠悠如期坐上了这趟开往哈尔滨的列车,窗外的大雪,漱漱的飘落,快了,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那个少年在等他!

  “今日清晨,由于积雪过厚,车辆已停止开动……”广播站里发出的消息,对于悠悠来说,是无法挥去的噩梦,下了那么大的雪,他还会来车站等他吗?他们就见了那么一次,他说:“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悠悠,我等你!”四年了,四年的时间没有改变悠悠心中的那份爱意,他呢?悠悠的脑海中闪过一丝不确定,一丝胆怯,她怕那个少年不在等她!

  火车虽说很缓慢地前行着,悠悠却觉得她走的很快很快,她不想面对一个残忍的现实。其实悠悠知道,她的心情永远无法影响列车前行的事实。

  “亲爱的旅客,列车已到达终点,请您携带好自己的行李,下车。”广播站里,女播音员温柔的声音将悠悠带入谷底,“到了吗?到了吧!他会来吗?”

  悠悠拖着厚重的行李箱,走出火车站的大门,她慌张的举目四望,她怕,没有她所熟悉的身影,可她又很纠结,下着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他应该不来了吧!以前听他说,他住的地方离火车站很远!

  雪,飘落在悠悠那一头金色的波浪大卷上,一丝丝冷冽的寒风侵入悠悠的颈脖里,悠悠忍不住眼里蓄满苦涩的泪水!

  “悠悠,你来了!”磁性般的声音闯入悠悠的耳朵里,闯入悠悠不安的心里,那个少年变了,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上了成熟的印记!悠悠的世界顿时出暖花开,有六月雪的味道传入悠悠的鼻孔,进入心间!

  似有千万万语,最终,悠悠唇瓣微启说:“寒,我来了”这一刻,没有多余的语言,只有雪花轻歌曼舞,只有寒冷的冬天冻结了时间,她们相互凝望,相互微笑。

  不知有谁唱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搜索建议: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青青  青青词条  悠悠  悠悠词条  我心  我心词条  
小说言情

 雪映无痕(第三十章)

 三个星期后的周一,是萧映雪的新书发布会,已经升为远航出版社社长的韩伟轩提前两天便告知了萧映雪,说是几家报社的记者想就新书提一些问题,希望她能准时参加并予以配合...(展开)

小说言情

 苍生一叹之注定的距离

   还记得他睁开眼,开始对这个世界有记忆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寥云青------寥世杰的父亲。  “你醒了?……什么都不要问,先养身体。至于你心里的疑虑,...(展开)

小说连载

 母亲和她的儿女们(6-9)

 (六)陷阱步步迈进    “紫云,你走了很远的路了,爹也歇过来了,太阳就要落山了,咱爷俩换换,把白花给我牵着,你来骑黑子。”韩山从驴背上下来,要和女儿换换。韩...(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