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左鞋掷地(20)小说 连载

左鞋掷地(20)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成了弃婴,根本没人来搭理我们。先主男的衣服洗干净了,叠好放在破衣柜里也和我们一样没人碰没人穿。我们多少还能晒晒太阳,而他只能在柜子里大呼小叫:“暗无天日呀!这儿什么味儿呀?连个樟脑丸儿都没有!”

婆婆里里外外忙家务,和走进门的婶子媳妇们聊些我们不懂的事儿。后主男总是一早骑三轮车叮叮当当地出去,吃晩饭时才回来。堂屋破旧的八仙桌上放着个大铁皮盒子,后主男每次回来都打开盒盖子放一些蓝蓝绿绿的钱进去,有时还有踢里哐当的硬币。每次放钱他都咂着嘴嫌少。晩饭后他还会打开盒盖,掏出钱来再数。婆婆就跟他你一言我一语地唠起来。

“我先给你垫上点儿。”

“不用你的钱!”

“你这老头子太倔,就算我借给你的,慢慢儿地你再还我。你等得起那晨光可等不起呀!”

终于有一天晩上,后主男被婆婆说服了,婆婆不知从哪儿拿出了几张红色的钱放在桌上。婆婆的左搭扣儿鞋又是斩钉截铁的一句:“心软!”老俩口把铁盒子放倒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掏出钱来又数。同时掏出来的还有一叠用皮筋扎在一起的小纸片,和一大张对折的纸。婆婆说声够了就把归置好的钱放进一个钱夹子里。后主男把那一叠小纸片放回铁盒,就摊开那张大纸,拿了铅笔蘸蘸吐沫,就着灯光在上面又描又画,做这些事好像能让他兴奋起来,他在纸上画着,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像是在跟什么东西较着劲儿。他沉浸在自己画的画里,眼睛里时而显出一丝惊喜或是满足。总之他一副享受不尽的模样,我真想过去看看他到底在画什么。我的右鞋疑惑地说:“倒是写字呢倒是画画呢?”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把铅笔放下满意地说了一声:“没错!就是它了。”

一天下午后主男很早就回来了,车上多了个大包裹。他跟婆婆说:“顺喜这娃娃就是靠谱呀!明天你跟我一道去吧!”婆婆说吓死人了我可不敢去,不去不去!后主男说没事有我呢你还怕什么。说着就把包裹背到西屋里,手里拿着那天晚上他画好的大纸,出来喊婆婆过去给他帮忙。两个老人一言一语念着些数字,数字是我最不喜欢的东西,我就讨厌人类的精心算计。

后主男从西屋里回来就把我俩从窗台上拿下来放在地上,又到床下摸出个满是灰尘的破纸箱。纸箱子打开我见到了鞋刷子和擦皮鞋的破布头,还有一盒鞋油。婆婆说还是胶鞋保险,后主男说那可不行,还要参加仪式嘞!明天你也穿好点儿。后主男打开那盒鞋油,一股子霉味呛得我打了个喷嚏,我的右鞋也皱起鼻子。后主男蘸了鞋油,就擎着鞋刷子在我俩身上用力擦,那霉味蔓延到我俩全身。

“阿嚏!阿......阿嚏!”

那盒里的鞋油连打了几个大喷嚏,乍着鼻子还想打又打不出来,折腾了好一会儿才舒坦下来,手扒鞋盒望着我们说:“没事!没事!在里面闷了这么久,快憋死了!这下可好了。你们是我圆三儿的大救星!谢谢你们俩。你们是跟哪位领导下的乡,没摊上事儿吧?”

“什么领导?什么事儿?”我诧异地问。“我们是跟婆婆一起回来的。”鞋油这才放心地说:“噢!那好那好,没人抓你们就好!”我完全糊涂了:“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抓我们?难道这老俩口?”那鞋油忍不住前仰后合地笑起来,最后竟然笑瘫在盒子里。后主男的鞋刷到盒子里擓油,他总算收住笑,神秘兮兮地对我们说:“我圆三儿就爱聊天,今天总算憋到头了,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给你们摆摆这老头儿的段子吧。他和这里的村长是亲戚,可是说话老和领导顶牛,把村干部都得罪了!人家说守着海滩搞娱乐城,他说大姑娘光屁股伤风败俗。人家说海龟养殖,他说污染环境。村干部出国考察,他说人家在猪蹄山上摸光屁股女孩,还擦着萝卜丝打麻将牌泡妞。”

“可是你还别说,年前从市里下来了一个博士当代理书记,这博士就在老头这破房子里和他同吃同住,还一宿一宿和老头聊天,谈大思路大理想,说什么架桥开路打通岩溶山,高速公路连到北方的大城市,说什么在村里搞原创基地,要孵化什么什么东西。说到做到他真带人在河上架好了水泥桥。老头对他感恩戴德,就跑到镇上给博士买了双皮鞋,还天天把我拿出来擦鞋晒太阳。结果可好,博士给抓进去了!”那鞋油撅起屁股冒出五个泡,“唉!他贪污了这个数!可惜一双皮鞋也深陷囹圄白搭进去了,那以后我也被老头打入冷宮。我就不明白贪污犯他咋能当博士呢,那文凭难道也是贪污来的!”

后主男给我们打好鞋油就盖那盒盖。那团鞋油拼命求饶:“嗨!老头儿呀,你做事不能太绝,你....”可后主男根本听不到,再喊也无济于事。

第二天一大早,后主男认认真真洗了脸,还居然用梳子在脑瓜顶刮了两下子,他穿上先主男的衣服,脚蹬着我俩骑上三轮车。婆婆也梳头换了新衣服,抱着那个大包包坐在后面。我恍惚间就觉得是先主男在蹬自行车,想起在城里的遭遇,我心里有点儿不好受。先主男是不会骑三轮车的,他应该开着敞篷英菲尼迪带着老婆孩子兜风才对。不知他何时能出来,千万别等到孩子懂事了长大了他才出来呀!

我的右鞋突然说:“唉!那一家子不知道怎么样了,可怜的孩子们呀!”她隔着车链条看着我唠叨着:“孩他爸呀,听说人要是过得不舒服就可以散伙儿,你懂什么叫改嫁吗?我看咱们俩现在过得就不舒服。”

搜索建议:左鞋掷地小说 连载  连载  连载词条  小说  小说词条  
小说

 牛郎织女的对话(七)

   牛郎织女的对话(七)  听说现在城市里的人变态的挺多,都变得啥样啊?我在人间的时候挺好的啊。  说起这事还真有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有的说是生活太好了,物质上...(展开)

小说言情

 寂寞婉转笙箫凉

  谁着你倾城华裳,谁为你笙歌断肠。  ———题记      一:他曾窥见过一只受伤的兽          青木镇。  雨水冲刷过的青石板,坑坑洼洼的路面积水,...(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