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深海囚悲伤

  

  爱情中的男女就好像深海里的安康鱼一样,盲目。

  夏天不再微凉!

  15年的夏天,慕朵高考发挥失常,与自己的目标擦肩而过。在整整一个夏天里,终于振奋起来,面对现实,面对张诺的白眼。“张诺,你等着。等着看我的绝地反击!哼!”慕朵趴在床上拿着笔狠戳一张照片,而照片正是张诺本人也。谁知却在这学生生涯中最长的暑假里连他的影儿也没有看到,听爸妈说他们一家去旅游去了。疑惑!怎么不和我说啊!

  …………

  慕朵和张诺的仇就结在高考前一天,两家是世交,所以他们两个人就是俗称的‘青霉猪马’。两家人便一起去吃饭,为两个孩子加油打气。吃饭免不了碰杯喝酒,本来慕朵是女孩不上沾酒,杯子里是果汁,可是她的猪马在她果汁中掺了白酒,很悲催,慕朵酒精过敏,然后顺理成章,第一场考试发挥不好……然后就和自己的目标大学失之交臂……和自己的男神也失之交臂……

  挥别父母,踏上去学校的火车,心里暗骂着张诺:死张诺,臭张诺,blblbl……

  火车站外的茶馆里,慕家夫妇走向一对夫妇,连忙问:“老张,阿诺进去没有?”“已经进去了,现在应该见到了吧!”“一切顺利吗?”“恩!就看阿诺自己了。”……

  慕朵看着火车票上的序号,终于找到了应对的车厢,排队,上车;开始找自己的座位,愣住,但是内心又有欣喜,奇怪!张诺挑了挑眉,接过行李箱,塞到上面。“让让,挡住后面人的路了!”张诺瓮声瓮气的把慕朵拉到身边,坐下。“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先走了吗?”慕朵坐好,回过神,瞥了一眼张诺。“……我可能先走?”张诺翻了下白眼。“那……你怎么也报xx大学了?”慕朵从诧异中回过神来,没好气的问张诺。“我想,你管的着?”慕朵气噎,从知道张诺和自己报的是同一大学时,就想问他了,可是没机会哼,慕朵转头看向窗外,看着站台上来来回回,匆匆忙忙的人……张诺看着慕朵气嘟嘟的笑脸,得意扬扬。

  大一新生报到后,张诺帮慕朵把行李箱放到寝室时,才来了一个同学,因为只有一个床铺好。看了看宿舍,上下铺,就占一个下铺,铺好床,“一会儿我弄好过后,我给你打电话,一起去吃饭。”张诺看着正把一件件衣服挂在床铺边的衣柜中的慕朵,翻了翻白眼……女孩子的衣服真多……“等我一下,我快好了!我跟一起去,不然一会儿,我自己一个人不好意思去男生宿舍。”慕朵一听他要走,也不整理了,直接挂上去,拿着背包连忙跟上。张诺走在上面,嘴角轻轻上扬,他想问慕朵,你不怕别人误会?

  …………

  吃过饭已经快六点,张诺把慕朵送回宿舍楼下,看着她进去以后才缓缓转身回去……

  慕朵回到宿舍后,另外两名舍友已经到齐,正在整理东西,打声招呼,拿了洗漱用品便去冲澡。

  洗好澡后,一身清凉,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上。坐在床上,把笔记本打开,登上qq,看了看聊天信息,除了群消息,没了。慕朵失落的低下头,怎么没有后续?

  “同学,给,吹吹头发。”一个短发舍友把吹风机递给慕朵,慕朵抬起头对她粲然一笑,“谢谢,我叫慕朵,慕容的慕,花朵的朵。”短发舍友眨了下眼睛:“我叫慕容梓桐,慕容的慕容,木辛梓,木同桐,我妈说我五行缺木。”“她不是五行缺木,是少根筋。你好,我叫王柯。”王柯听见梓桐介绍自己,冷冷的嘲笑着。“你再这样说,我一会儿留给舅舅打电话,说你欺负我。”梓桐看着王柯,哼了一声。王柯对慕朵笑笑,看都不看她,转身就拿着睡衣去洗澡,“走啦,洗澡去了。”“喔!等等我。”梓桐转眼间又笑嘻嘻跟着王柯去洗澡。

  “她们是亲戚,刚才你刚来时,她们斗嘴才休息一会儿。你好,我叫戚凰。”“喔!这么好。以后在一起多多包涵!”慕朵看着戚凰莞尔一笑,双眼对视“咦!你的眼睛好漂亮!”慕朵惊奇的发现戚凰的眼睛竟然是天蓝色,就好像一汪碧泉一样,清澈纯洁。“我带了美瞳!”戚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哦!也好美呀!我也想带美瞳,可是张诺说我眼小,不好放!”慕朵愤恨地说道。

  “张诺?你男朋友?”梓桐走进来问道。慕朵的脸黑了,连忙说:“不是,是我,是我朋友。”“……哦!你快吹头发吧!衣服都滴湿了。”……

  慕朵低下头继续玩电脑,打开联系人分组,杨木易,不在线。失望,下线,关机,睡觉。

  …………

  军训的时候总是那么热,站军姿的时间总是那么的长,跑步的时候薄薄的迷彩服已经被汗水溻湿了。

  此时的慕朵长发束起,上面的刘海也用发卡夹起来,露出脑门。突然身后的一个同学拉了拉她的下摆:“同学,你的头发打我的脸。”“对不起啊!对不起!”慕朵偷偷的转过头,抱歉的道。

  “那一个,那一个,说你呢,站出来!”教官看着正转过头说话的慕朵,紧皱着眉头。“我?”慕朵看着教官,忐忑。站出列。

  “一千五百里,跑。”教官看了看慕朵,说道:“其它同学,散队。”

  慕朵咬牙切齿地看了一眼教官后,沿着橡胶跑道起跑。心里暗骂:哼。怪不得都大三了还没有女朋友,活该!不就说了一句话吗?哼哼……

  “丫头,快跑!”张诺坐在操场边大喊着。喊过后,站起身,跑到她身旁,一起跑。“快跑,一会儿跑完我请你去吃饭。”“不吃,我要吃冰淇淋!”慕朵没好气的嘟囔道。“好!快跑喽!”张诺无奈的笑了笑。

  …………

  xx大学建在k城最热闹的地方,出了校门口,对面就是商业街,向东不远就是条小吃街,xx大学里的学生通常都是在那里吃饭,因为平价好吃。在还没有来上学时,慕朵就已经把这里附近的小吃店查了个便,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吃货的境界,是永无止境。这些都是一些小丢丢。

  “这这这,就这家。”慕朵一扫军训带来的郁闷,拉着张诺就向一家小店里钻去。张诺抬头看看“爱情麻辣烫”。。。。囧。。。。大热天吃麻辣烫,好吧,张诺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狠狠地吐出来。

  慕朵把拿好的食材递给服务员,“你不吃辣啊!两份都不要辣。”慕朵叮嘱服务员,然后看了看手中的小纸条,转过头对张诺说:“19号桌,我们坐19号桌。”张诺好奇:怎么?变天了,辣妹子不再吃辣了?无奈的轻轻笑了笑:“我去隔壁买冰淇淋。”“好的,我要香草味的!”……

  回来的时候,慕朵正端着一个大碗向座位走去,说是大碗,其实应该说是小盆。张诺连忙走过去,接过碗,然后把冰淇淋递给慕朵。“谢谢!”慕朵笑眯眯的接过冰淇淋,边吃边跟着张诺走向座位。

  吃完冰淇淋,抽张纸巾擦擦手,伸手把辣椒油端到旁边,然后直接挖了两大勺放到碗里。张诺无奈:“我还以为你不吃辣了?”慕朵抬头看了一眼张诺,一副看白痴的表情……

  吃过饭,天已微黑。两人沿着河边的小路向宿舍楼走去。“毕业后,杨木易和你联系过没有?”张诺双手插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仔细听就会发现他的语气带着小心翼翼。“没有,我还想问问他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慕朵不再嬉皮笑脸,沮丧:“现在,可能都忘了吧!慕朵?慕朵是谁啊?”气氛沉闷,都不在说话……

  “难道你当初就没有想问他事情的经过吗?”张诺脚步慢了下来,路灯亮了起来,暗黄的灯光照在张诺的周边,表情灰暗不明。慕朵咬了咬下唇。“知道又能怎么样呢?到了,我先上去了?”慕朵走到宿舍楼门口,站在灯光与黑暗的交界,转过头看着站在黑暗中的张诺:“阿诺,我上去了!”“恩,你上去吧!早点睡!”张诺低着头,回答道,看着她走进去,转身,走进黑暗中……

  …………

  女生宿舍301。

  梓桐看见慕朵走进宿舍,凑上前,“下午,那个男生是谁呀?求介绍!”慕朵看着她那一双星星眼,说:“他喜欢胸大的。”说完还瞟了一眼梓桐的飞机场。

  “老大,小花朵她调戏我。”梓桐寻找队友要结盟。‘老大’是戚凰,因为她是寝室长,而且她最大。戚凰睡在床上,专心贴着面膜:“慕朵真是一针见血!佩服佩服!”“老大……”……“是我朋友,张诺。”慕朵从床上拿着睡衣就出去洗澡。“张诺?……哦!是那个‘不上北大,上x大’的那个?”梓桐兴奋道。“应该是的,和慕朵一个高中的!”王柯坐在桌前玩着网游。“原来慕朵也是学霸呀!”梓桐看着宿舍门,喃喃自语着。

  …………

  男生宿舍602。

  张诺躺在床上,手机铃声响,接通,“王叔…………嗯,我知道!…………到十一的时候我会回去报到的…………嗯嗯,好…………谢谢您了!…………嗯,再见!”…………

  三个月前,正值初夏。

  高三已经进入了最后一轮的摸底考试了,每个班的同学都在和试卷死磕到底。下课时,长长的走廊里只有几个急匆匆去上厕所的同学,教室里的同学也都低着头看着书,恨不得把书上的知识全部都刻进脑子里,唯有倒数第二排的一个女生在睡觉。

  “慕朵在吗?”一位男同学站在门口问道。正在看书做习题的同学纷纷抬头看向门口的男同学,“喏!睡着呢!心真宽,都快高考了,她还每天按时午睡!”一位同学指向后面,男同学顺着方向隔着摞的高高的书本就看到一撮头发耀武扬威的翘着。

  “慕朵,醒醒!有人找你!醒醒!”慕朵的同桌苏牧青轻轻地推了推她。“嗯!……谁呀?”慕朵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向苏牧青,“张诺。”苏牧青贼笑道。慕朵看向门口,站起身,走过去。张诺走到一边,“阿姨让我告诉你,周末回家。”“没了?”慕朵好奇,就这一句话,怎么不发信息。“没了!”当然有,我们已经半个月没有一起回家了。“也好,我本来也是要告诉你,这个周末回家的!”“那到时候我找你。”“恩,那我回去了!”“恩。”张诺看着慕朵的背影想:高考过后就告白!

  周五晚,放学,张诺被老师留下帮忙批卷。一张张考卷被统一封住名字,可是他还是可以从字迹上找到慕朵的试卷。嗯……不错,选择题满分。“阿诺,我在青飞咖啡厅等你,快点!>_<”张诺看了一眼来信,如沐春风!被喜欢的人等的感觉,不错!加油!快点批!

  青飞咖啡厅,慕朵坐在窗户边,点了一份杨枝甘露和一杯奶茶,打开手机,不停的刷新动态。

  暖暖的晚霞通过玻璃斜撒在慕朵身上,乌黑的长发也被渲染成酒红色,整个轮廓也变得柔和起来。

  而慕朵此时却感觉好像有亿万只草泥马在狂奔,小脸都快皱成老太婆了。怎么还没有批好?唔,到家正好赶上饭点。发条短信催催……

  “唉!慕朵!慕朵!”咖啡厅外,苏牧青趴在玻璃上,敲了敲玻璃,然后走了进去。“你不是说你今天回家吗?怎么还没有走?”苏牧青坐在慕朵的对面,好奇的问道。“嗯,等张诺呢!他去帮老师批卷去了,还要等一会儿。”慕朵搅拌着奶茶。“那我们去尚青春,听说今天有斗舞,去看看!”苏牧青拨了拨头发,看着慕朵。“不去,我还要等张诺,一会儿他找不到我,又要告状了!”慕朵摆摆手,“喔!走啦!释放压力。”“唉!……你把我的书包给我啦!”“不给,走啦!”苏牧青把慕朵的书包抢了过来,顺手挎在肩上,“我给张诺发信息,告诉他,你和我一起去尚青春,可以了吧?”慕朵无奈的撇撇嘴,也给张诺发条短信:我和牧青去尚青春了,一会儿去那里找我。手机还没有塞回兜中,张诺的信息就回过来了:恩,知道了。注意安全,等会儿我就去接你。慕朵看着短信,嘴角上扬四十五度,他说的是接我,不是来找我哦!好像老夫老妻!

  尚青春,是k城中一道独特的风景,划分成几区,各个区域之间互不打扰,各个区域的区域经理也恪守其职。他们的提供对象也是学生,尤其是艺术生。

  听说老板就是k市的,听说老板才二十五六岁,听说还是个单身,听说……但,也只是听说,谁知道呢?

  牧青带着慕朵熟门熟路的来到一家离斗舞区不远的饮吧里。隔着半透明的蓝色玻璃可以看到斗舞区的场景。

  慕朵看了看饮吧:浅蓝色的玻璃,浅灰色的沙发,乳白色的桌子,就连桌子上都放置一盆盆栽,很舒服。

  “你真会找地方,这里看着很舒服。”慕朵捧着柠檬汁,赞叹道。“嘿嘿,这是我姐开的,不错吧!”牧青对老板娘眨眨眼。“那是你姐?”慕朵看向老板娘:温暖。再看看牧青:……“嗯哼!”牧青吸了一口柠檬汁,挑挑眉。

  牧青抬头看向斗舞区,好热闹。“我们过去看看!”牧青放下奶茶拉起慕朵向外跑去。

  进入斗舞区,震耳的音乐直袭耳膜。一位位青春洋溢的少年在舞池中肆意挥洒青春的热情和汗水。牧青随意拉过来一位女孩打听今晚有什么节目,得知今晚不光有斗舞比赛,而且冠军还有奖励,大吃一惊。以往这里这里只是一些喜爱街舞的少年交流的地方,今天怎么不仅有比赛,还有奖项!

  慕朵现在舞池边,听了笑了:“如果阿诺来,一定会是冠军!”“可能吧!”牧青撇一下嘴:“这里大多数都是附近大学的艺术生。”慕朵没有说话,只是笑笑。

  12年,慕朵迷上了街舞,可是自己根本就不是跳舞的料,身体协调性不好,从小的时候就知道了,学跳芭蕾,一个动作要学上大半天还是学不会,慕朵沮丧。然后,张诺开始学跳街舞,只为她一人跳。

  12年的暑假,张诺拒绝进入补习班,每天学习舞步,翻滚,倒立,弹跳……每天跟在街头一群跳嘻哈舞的身后。因为这,还被张爸爸打了一顿。张爸爸骂他不学好,每天跟在一群混混玩,把他关在屋子里不准出门。后来,张诺向张爸爸保证高一的期中考试一定考进前三名,才被放了出来……

  慕朵看着舞池中的舞者,美目流转,如一汪清泉。“你看谁呀!”牧青看着慕朵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舞池,翻翻白眼:“阿诺应该一会儿就该到了。你不是说他也会跳街舞吗!到时候让他去露一手。”慕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舞池中的人群。

  张诺到的时候,牧青正站在椅子上向舞池中呐喊着:“吼吼!加油!加油!”慕朵站在一边也大声助威、呐喊。“唉唉!形象形象!”张诺扯了扯牧青的衣服。“我们走吧!”张诺站在慕朵旁边,趴在慕朵耳边大声说,呼吸浅浅,却挑拨着慕朵的心弦。慕朵侧身,缩缩脖子:“嗯,走吧!牧青,我们走啦!”“唉!别走的呀!”牧青扯住慕朵的书包带:“阿诺,朵儿说你也会跳,上去露一手,让姐姐评评!”“就你……还评评!”张诺嗤笑。“朵儿也想看看,是不是?朵儿。上去吧!上去吧!”牧青向慕朵眨眨眼。“你也想看?”张诺看向慕朵。“我……我……”“好,我上去给你露一手!”张诺抬起头看了一眼牧青,然后低头又看向慕朵,伸手,揉了揉慕朵的头。

  舞池中已经进行到最后一轮了。比赛是自由形式,参赛者随时接受挑战,在规定的时间随意发挥,不论你是选择跳嘻哈舞,机械舞,甩舞……只要在最后谁获得的呐喊声分贝高,在场观众认同谁,谁就是今晚的‘舞王’。

  张诺把外套脱下来,递给慕朵,眼中满满的都是自信:“帮我拿着!”走到舞池中的舞台边,单手撑上舞台。与被挑战着握手,点点头。张诺向台下的慕朵看去。

  被挑战者顺着目光看去,就看到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站在舞池边。他肯定张诺的目光看的就是慕朵,因为他自己的目光在第一时间看到两位女孩时,第一眼锁定的就是慕朵,外表乖巧,但内心呢?偏执!很有吸引力。而她一直看着张诺,怀里抱着一件男生的外套,嘴角一直有着一丝微笑,自信。

  音乐响起,《命运》,重低音音乐,很适合跳街舞。

  全身放松,身体跟着音乐舞动。身体向左转体90度,右脚顺势向前下方蹬出,然后双臂做扩胸,转肩,左肩上提头向左转,旋转……弹跳……翻滚……倒立……一个个高技术动作随着音乐高潮进入高潮……

  台下,不再有人呐喊,都双眼注视着台上。

  重音乐突然转成House音乐,台上两人也转变舞步,纷纷踏着踢踏舞舞步,夹杂着拉丁舞的扭腰,芭蕾舞的旋转,双臂盛开……音乐即将结束,张诺双脚用力,腾空而起,接连3个原地后空翻,落地,音乐声毕,弯腰谢礼。

  舞台下,顿时响起海潮声的欢呼,一波高过一波。“哇塞!看不出来呀!阿诺还是有两下子的!”牧青赞不绝口,“看那舞姿,桀骜不驯!”慕朵也诧异道:“好厉害!嘿嘿!”“等结果,等结果。阿诺赢,阿诺赢,阿诺赢……”“你干嘛!”慕朵看着牧青双手并拢,向左拜拜,向右拜拜,向上拜拜……“我在拜佛!”继续,“笨蛋!”慕朵骂了一句。

  舞池正前方的墙上,分贝器亮起。一位时尚男生拿着麦向台下的观众大声喊着:“朋友们,这边比赛激烈不激烈?……那下面就是你们大声呐喊的时刻了。支持杨木易的请大声呼喊。”男生顿了顿,台下欢呼震耳。“哦……”很快分贝器上的数字定格在114。“支持张诺的请大声呼喊。”“哦……”分贝器上的数字定格在116。“好,那比赛结果出来了。本场的最高分,116。恭喜张诺。”

  灯光下的张诺看向台下的慕朵,相视而笑。

  “嘿嘿,我的大吧!”牧青放下捂住耳朵的手,随即伸手扒下慕朵的手。“嗯,够大!”慕朵揉揉耳朵,瞥了眼牧青的胸部。“你这丫头……说的是实话,原谅你。”“……”

  从尚青春出来已经八点多了,不回家了。

  三人又转回到学校的门口,慕朵提议去吃大排档,张诺连忙阻拦,因为到了九点过后,这里总会有一群小混混来吃饭。可牧青也想在这里吃饭,张诺一人不敌二人,妥协。

  点了几个炒菜,牧青和慕朵又去点烧烤。“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慕朵看着牧青的手不停地拿,说了一句:“真是个吃货,比我还能吃。”随后手一指,“再加3个这……这……”“唉,慕朵,你不是说我是吃货吗,你怎么也点这么多肉?”“我想,我乐意。”慕朵抬了抬下巴,转身回到座位。

  “你和张妈妈怎么说的呀?”慕朵从桌子上抽出几张卫生纸,擦着自己和牧青的座位和桌子。

  “就说帮老师批卷太晚了,今晚不回去了,明早再回去,让他们放心。”张诺安慰道:“我擦过了,坐吧!点好了?”“恩,点好了。”慕朵回答道。“我也点好了!”牧青走了回来。“喝不喝酒?”张诺问向两位女孩。“你还会喝酒?”慕朵和牧青诧异道,三好学生原来也会喝酒的哦!“和阿雷他们几个出去时,喝点。”张诺不好意思地笑笑,好了,在慕朵心中自己的完美形象破灭了!虽说其实自己在她眼中根本就没有形象可言。

  “阿雷?”牧青抓住了关健。“额……呵呵!”张诺转过头不看牧青,干笑。

  阿雷全名,石雷。牧青的男朋友,全校都知道。呵呵,有这么一个女朋友,想低调也低调不下去。

  “好啦!好啦!今天不说这些。”慕朵拿起一串烤鱿鱼递给牧青,顺便睁了一眼张诺,多嘴。“菜都上了,我们吃饭!”

  外人都只知道牧青和阿雷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可又有几人知道阿雷是个“妻管严”呢!可是慕朵还是好羡慕!唉!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自己这青梅后来老了,他怎么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啊!慕朵狠狠地咬着肉。

  

搜索建议:深海囚悲伤  深海  深海词条  悲伤  悲伤词条  深海囚悲伤词条  
小说连载

 断桥缘

 断桥桥未断,我寸肠断,一片真情付东流……    一只彩蝶穿梭在花丛中,围绕着她翩翩起舞,仿佛在享受这少女的芳香,她缓缓伸开双手,几只蝴蝶纷纷落下,仿佛在亲吻着...(展开)

小说

 长篇连载·风雨大边外 59

59 正月十七。王文才和李玫结束了快乐的假期,分别与两家老人和兄弟姊妹道别,又回孤岭。在孤岭村西.王文才脚步放慢了不少,他实在不愿意踏上这块令自己担心...(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