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第十六章 茶馆记

就在仇什返回的同一周里,宋生也突然间生了一场与仇什那样的大病,他那位“偶上巫山,即成仙眷”的女友原来早在家乡定了亲,前日那男友来看她,那女孩只好追宗溯源地弃他而去,让宋生徒落了个“襄王有梦,神女无情。”

宋生一早醒来,怅然若失,回想起以前两人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憧憬不已。自悯自怜,联想起前人的诗句“枕边梦去心亦去,醒后梦还心不还。”这样痴躺了一会儿灵感涌来不觉又想起古人的另两句好诗“相逢相失还如梦,为雨为云今不知。”那心痛得都没了感觉。伸手抓过桌上的一面小镜子顾影,恰是那“瘦影正临春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的凄惨——哪里还有不久前那“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意气风发。起身到仇什宿舍寻安慰,人们又免不了对瘫倒在床上哼哼唧唧吟唤的他同情地开玩笑:

“这些日子宋生天天大早起来去赴约,早饭也顾不上吃,把身体都搞垮了,肯定是饿出了胃病,你看他吐出来的东西都是绿色儿——呃,不对,苦胆才是绿的——那定是苦胆破了!”

“我看不像胃病,想来无非是‘为伊消得人憔悴。’《诗经》里说‘即见佳人,云胡不瘳。’只要心上人来床头一坐,这病保准不医而好了。”

“宋兄——能绝袂而去的,才是真正的英雄!孔老夫子讲得好:‘逝者如斯’嘛!——费不着为个女人这样糟蹋自己。”

更有甚者恶意地安慰道:“刚一开始她送宋生那只代表‘爱你一万年’的乌龟时我就觉得大不吉利。这不明摆着要宋生做王八吗?色儿也不好,怎么看都像顶绿帽子。”宋生大叫一声,翻身下床逃出了宿舍。

这日下午弓弦等回来讲原来教《古代文学史》的费老头辞了课,下周的课还没人讲,好像暂时由马首瞻亲自来教。人们又惊又喜,盼着天下大乱。宋生自病好后变得异常愤世嫉俗,对一切都看不入眼——“怨黄莺儿作对,怪粉蝶儿成双”!此时更借机抒愤大发议论,讲什么我们在中学里大肆宣扬素质教育的同时大学里却正在向应试教育靠拢。几个人不相信这些话是宋生说出来的,想狗嘴里怎么真的吐出了象牙!都惊奇地望着他说不出话来。宋生由气愤转为得意,什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直让周围的人听得咂舌赞叹——原来失恋会使一个人变得如此激扬振奋,如此推来那些负心女子不知成就了世间多少伟大的男人呀!

痛苦大多是由对比而生出的,将心比心仇什反而不那么痛苦了。此时已近下午打饭的时间,人们都陆续散去。宋生发泄完毕,心情好了许多,见宿舍里的人已近走光,摸过来在仇什耳边道:“附近新开了一家茶餐厅,你请我去坐坐?”仇什意味深长地扭头望他,宋生被看得心怯嘿嘿一笑道:“仇兄您请客了!”仇什这两日心中本也正愁闷,正想找个地方去散散心,便站起身来卖文道:“走,且吃茶去。”

那茶餐厅果然雅致幽静,两人选了靠里侧的一处小卡间坐下。仇什随服务生到收款台去登记取两张本店的积分卡,丢下宋生一个人在那里。他东张西望看有没有熟人,一个时髦女郎走过来低声问他道:“帅哥,您是猩猩胆吗?”宋生没听清对方的话咦一声?对方一笑,问他网名是不是叫猩猩胆。宋生压住气恨不得说我还暖壶胆呢。皱眉摇头表示自己不是腥腥胆,告诉对方认错人了。仇什回来后宋生讲给他听刚才的事,感慨科技越来越发达,人与人之间反而越来越看不清了。两个在网上聊得生生死死的人却往往彼此连对方的模样相貌都不晓得。又讲旧时候的男女结婚前多不晓得对方的模样脾性,从而生出许多的悲剧,如此想来最主要的是那时科技落后没有网络,否则结婚前先网上聊聊天,不见面也能生出火花。仇什笑问他为什么不留住对方多聊几句,或许邂逅一段萍水之遇。宋生气得起身作寻那女子状,被仇什笑着拉住。

宋生告诉仇什,自己下午刚刚陪王川去参加了对方未婚妻新店的开业,望着仇什不解的眼神哈哈笑道:“你不知道吧?王川老家的女友追到市里来,要跟王川陪读,在学校前街开了一家成人用品店,名叫“一夜成人”,有没有创意,哈哈!”仇什心中鄙夷的同时又自怜,想王川这路货色都有女人纠缠迷恋,单单自己形单影孤,没人理睬。宋生犹豫着将头凑近来道:“——你听说了吗?”仇什望着他神秘的表情不解。宋生欲言又止:“圆圆怀孕了。”仇什惊得嘴巴忘了合拢,表示让学校知道——宋生截断他的话:“你这思想太守旧了。如今大学生恋爱即同居——”仇什触动了心事,那心像按捺在荆棘上般得痛,顾不上去理他这些浑话。宋生继续道:“现在圆圆对杜颛言听计从,不计前嫌乖顺得很。写给杜颛的信上还说什么‘Love need never say sorry forever.’”仇什正要讲话,宋生又道:“讲出来你肯定要笑——你还记得王川吹嘘他表姐在本市一家医院做主任吗?杜颛便请王川陪圆圆去医院——可怜王川不知道他心里什么滋味。”突然低头,努嘴示意仇什去看。仇什扭身去望——王川捧一束玫瑰花走了进来,四顾之后径直走过去,坐在了刚刚那时髦女郎对面。两人忙低头装喝茶,侧耳细听,那女子一口的唐山口音,讲起话来挑高带拐弯,对话的内容无非是告诉对方“自己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两人听得掩口窃笑,宋生表示这口音再撇的话真担心她把鞋子都甩丢了!王川和那女郎相谈甚欢,那女郎不时发出声声的笑声,这笑声迅速而果断,来的突然收得利落,像一盆水突然从高处倾盆倒下来摔落到地上一般脆亮,仇董二人听得皱眉缩颈心惊肉跳。一杯茶的功夫,王川和那女郎起身离开,仇什愤愤的鄙夷。宋生面上的表情惊愕不解,讲什么情况?……

宋生学仇什的样子端起杯子吹一口气,不料这口气吹偏了,将浮着的茶叶都吹到了嘴这边。他并不在意,嘴巴贴上去猛吸一口,那口茶汤便和着那茶叶一齐都喝进了口中,他将茶水咽进肚内,却吧唧吧唧嘴又复将那茶叶吐回了杯中,那一团叶子便直直地沉了下去。仇什看了嗓子眼儿直发痒。宋生今天喝着仇什的茶态度少有得谦恭:“仇哥,你在这学校怎么也不找个女朋友啊?”仇什回过神来,那心又酸一酸,不知如何作答。宋生继续道:“——你太高雅了。常言道:‘水至清则无鱼’嘛,人家姑娘哪敢接近你。”这马屁拍得恰倒好处,仇什觉得很是受用。

宋生道:“你知道你的外号吗——仇吉坷德,哈哈,说你常有奇怪的幻想。”仇什听得愤愤,又觉得有几分好笑。宋生笑劝道:“你不要介意,每个人都有的,比如圆圆,她给自己起了个名子叫赫本,可一些女孩子背后都喊她屁股本。仇什哈哈地笑,心里稍稍舒服了些。宋生讲这都是班上坐末排的那几个八卦婆胡乱起的,讲那几个女生黑粗矮丑又难挨寂寞,因为没有男人去理睬,每日里聚在一起懒怏怏思春闹二八月地行此无聊之举了。仇什强力止住笑,骂他不要胡说。欢笑之后,宋生突然沉默不讲话了。仇什感觉到什么佯装不解地问他怎么了?宋生被勾起了心病,长叹一声道:“仇哥,你终日专意治学,压根就不知情为何物,更没尝过受女人伤害的滋味。”边说边苦脸作出受女人伤害的表情。仇什强装笑脸问他怎么样,同时恨不能也把自己血淋淋的伤口扯给对方看。宋生摇头叹口气道:“分手时我送她一本我的日记和一串儿名贵的手链——日记记述了我对她多日来不眠之夜的滔滔心声!她托人把日记退还了我却把手链留下了,还让人转言说担心把两件东西都退还我会让我很痛苦!仇什,你不晓得那滋味——唉!你不晓得!——当有一天你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同别的男人在一起时——唉,你不晓得呀!”仇什正被对方挠中痛处,几乎失声大喊出来——我晓得!我晓得!!宋生不知仇什为何突然变色,担心刚才说错了话,顾不上再痛苦,否则弄不好茶钱还要自己付。忙概括性地收个尾道:“不管这些女人了,咱们还是喝咱们的茶吧。仇哥,我知道你是很精于此道的,今天给小弟讲讲茶道怎么样?”说完抬手招呼服务员加些水。仇什笑笑道:“茶是讲不出来的,但它却是最能消愁解闷的好东西。宋朝那个苏东坡那句诗讲的再好不过了:‘从来佳茗似佳人’,现在咱们有了这好茶就把那些女孩子们忘掉吧!说完即端起那茶杯来也不管那新添的茶汤还烫不烫,竟仰脖儿“滋”的一声一饮而尽。

搜索建议:第十六章 茶馆记  茶馆  茶馆词条  第十六章 茶馆记词条  
小说言情

 乐园 (十八)

   十八  会议结束的前一天,杨正伟感觉到胸部有一种压迫感,而且很闷,浑身乏力,特别想睡。他想,这些天委实太辛劳,几乎每天晚上都通宵达旦地和各路哥们在饭局酒场...(展开)

小说连载

 我是村长(九)

 村长的烦恼  青葡萄,紫葡萄,一串一串藤上挂,摘下一串尝一尝,又酸又甜,味道好。  眼瞅着,葡萄即将成熟了,村民们开始期盼着能有个好收成,能卖上一个好价钱,可...(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