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回首又见你

楔子

今天的天气是那么的寒冷,仿佛老天爷也在为一双眷人即将分离而感到悲伤。白孟轩站在民政局的门口,穿着一身修长的黑大衣,长至脖颈的烫发被他撩到了耳畔,露出那妖孽的欧美轮廓,一个几乎遮住他整个脸庞的墨镜架在挺拔的鼻梁处,只显出那薄片般的唇瓣。他双手撑着口袋侧着脸颊,百般聊赖地望着苍白的天空,犹如他的心境一般。轻呼出一口白气,整个侧影净是显出了一股苍凉淡漠之感。

亭瑾那女人还真狠啊,从校服到婚纱,整整六年的时间,说离婚就真的二话不说玩失踪,等他找到她时,便只剩下一纸离婚协议了。

白孟轩不由得想起当初他向他那强势之极,年轻时便与父亲断绝关系的母亲提出要和亭瑾领证时,母亲那吃惊的眼神,以及意味深长的话语:

“白,我跟你说,你们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先,二十二岁还是太早了,以亭瑾的性子,我怕你是拴不住的啊……”

“嘿,你好奇怪啊,亭瑾又不是狗,我干嘛要拴着她。”年少冲动的他并没有多少理会那个“栓”字的意思,本以为只要结了婚,就能够一辈子了。却忘了这世界还有一个名字叫“离婚”,却忘了当年母亲与父亲因一纸离婚而闹得鸡飞狗跳的教训,报应就这样应声而落。

“你有你的工作,但我也有我的梦想……”亭瑾目光中含着深深的幽怨,“你没有发觉,因为你,我变得不像我自己了吗?”

是的,他无可置否。

曾经的亭瑾一头洒脱不拘的短发,笑起来或双眼一弯如月,露出皓齿,或抿嘴浅笑,都似充满了自信与快乐,行动之间大大咧咧、雷厉风行得好似一道闪电穿梭,但自从他们结婚,他被挖掘成为明星之后,亭瑾为了顾及他,慢慢留起了大波浪一般的长发,开始要每时每刻都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开始被巨大的自卑笼罩着。

“我们甚至连一场婚礼都不曾有过,哪怕承认我们是夫妻都不被允许,看着你逐渐变优秀,被数不尽数的人去喜欢,而我却连崭露头角的机会都被剥削……”亭瑾仿佛将沉积多年的悲痛都爆发了出来,声音嘶哑得令他的心都揪到了一起,本该如太阳一般灿烂的她竟是那么的憔悴。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真的不想再……”亭瑾剩下的话语他已经听不清了,只见她眼眶竟溢出了泪水,他想伸手为她抚去,却见她毫不留情地转身,摔门而去,他想去追,但双脚竟是那样的无力……

亭瑾……亭瑾……

“嘶——”白孟轩猛地从回忆中抽了回来,倒吸了一口冷气,贯彻肺腑,冷得他直打颤。他耳畔的长发被那大幅度的动作给抖了下来,遮住了略显苍白的侧脸,没有了恰才的冷漠,只剩下一阵苍茫的凌乱和浓郁的伤痛。

每当他走神时,脑海中的倩影却是怎么都挥之不去,每想一次她的决绝,便满是心痛,犹如毒药一般腐蚀着他的心脏。

“等很久了吗……?”一道柔软的吟语从耳旁传来,那么的熟悉,熟悉地他的眼泪都忍不住湿了眼眶。

一股不算浓郁的花香绕过白孟轩的鼻尖,迫使他抬起头颅,看那抹他朝思暮想的身影,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愣在了原地。

亭瑾一身长至膝盖的毛呢大衣,一朵米白色的茶花插在胸前的口袋处,长长的卷发被她剪去,烫了一个和白孟轩那么相似的发型,一个圆圆的金框眼镜给她带来了曾经俏皮可爱的影子,嘴角挂着的微笑在那浅浅的酒窝衬托下显得那么的甜蜜。

忽然间,卷起了大风,吹散了她的短发,她依然是这么笑着,依然是那么的美丽,好似回到了曾经他们遇到的那一刻。

一见倾心。

“真的决定要离婚了吗?要不要再考虑考虑?”离婚登记处的中年大妈目光焦灼,满带疑惑地问道。她看着眼前这一对小夫妻,女的温婉可爱,男的更是面容精致,霸气凌然,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双方之间既没有闹得你死我活非离不可,也没有半点尴尬不和谐的气息,甚至两个人的穿着,发型都是那么的相似,看起来更像是一对浓情蜜意的情侣,而不是要离婚的夫妻。

现在的夫妻大多数都是凭感觉去结婚,凭心情去离婚,她就怕眼前的二人也是如此,离婚可不是儿戏,她身为人母自然也是少拆一对是一对,不然手上可就积满了怨念了。

大妈细心地发现,当她说了这句话之后,男人的原本放松的嘴角忽的紧绷起来,反倒是那个姑娘从头到尾都面不改色,可见他们之间的爱恨纠葛并不简单。

“请盖章吧。”亭瑾声音轻得好似呼出了一口气一般,转眼间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白孟轩脑袋一侧,没有看大妈一直对着他的目光。

“唉。”大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一大早的就这样拆散了一对金童玉女,她办了那么多年的离婚证,竟第一次盖章的手的是有些不忍的,罪恶感充满了她。

尽管大妈尽量拖慢了盖章的时间,章还是毫无悬念地按了下去,一个血红色的印章宣布了这个充满了爱意与年轻的冲动的结婚证书无效,他们也各自拿到了一本紫红色的离婚证。

两人从民政局中出来,竟发现天空飘下来一层绵绵絮雪,天气更是寒了几分。

白孟轩透过黑色的墨镜看了一眼漫天的白雪,再看了一眼停在不远处一直候着的跑车,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竟抛下亭瑾一人,迈开长腿往车中走去,开了车门上车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车就三两下地开走了,不留下一丝痕迹。

“看来他是对我彻底死心了呢……”亭瑾苦笑道,双手合并不停地哈气着,想要驱散这突如其来的寒冷,思考着该怎么回家。

忽然,就在她纠结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跑车驶到了她面前。

黑色的车窗缓缓降下,一个不失俊美的脸庞出现在窗边:“嘿!美女需要帮忙吗?”

亭瑾原本愁哭的面容立刻放松开来,嘴角绽开了一抹灿烂得笑容,毫不客气地上前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你们真的离婚了吗?”孙杨小心翼翼地问道。

亭瑾有些好笑地瞄了一眼他,其实在坐车这个过程中,孙杨已经不止一次看向她欲言又止了,但因为顾及她的感受,净是一次也没有问出口,她也懒得主动去告诉他。

她闭上了双眼靠再车垫上,好似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一般云淡风轻地说道:“是啊,离了。”

“呵。”孙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哀怨地说道:“看来再也不能相信爱情了,你和白孟轩那妖孽当年如胶似漆,非他不嫁,结果结婚才两年呢,就这样离了,啧啧啧……可惜了。”

“嘿,我都没说什么呢,你幽怨个什么劲。”亭瑾闭着眼睛,锤了一下孙杨的肩膀,好气又好笑地骂道。

“那个……嗯……有考虑过再婚吗?”孙杨支支吾吾地说道。

亭瑾这下彻底被吓醒了,目瞪口呆地盯着孙杨,让他不好意思得向车门靠去,亭瑾笑骂道:“好小子,我刚离婚你就跟我说再婚,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还未待亭瑾说完,整个车一个猛刹,亭瑾像前撞去,一阵绞痛从腹部传来,恶心的感觉翻山云涌直奔喉头。

孙杨被亭瑾这激烈的反应给吓住了,立即扶住她,焦急地喊道:“你没事吧?”

亭瑾连连干呕着,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大衣,硬是将大衣都拧变了形,一只手被孙杨扶着,脸色从刚才的红润“煞”的一下全白了,胸口的茶花落在了车椅上,零零落落的,只剩下了一个娇弱的花瓣,她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狼狈。

“我……我……立刻送你去医院!”孙杨吓得手忙脚乱,立即去转动方向盘,结果却被亭瑾按住了手,这时候她竟也停住了呕吐,但难受的感觉依然席卷而来。

她声音没有了刚才的气焰,虚弱无比地说:“不……不用……回去……带我回家……我一会就好了。”

“真的可以吗?”孙杨英俊的脸上满是忧愁。

亭瑾艰难地坐回了车椅上,闭上了眼睛,叹到:“想被罚款吗?还不赶紧开车?”

孙杨这时候才发现,他的车背后已经堵塞住了一大片私家车,车主们怨声连连,不远处的交警也正快步走过来,迫于无奈,孙杨只好转动方向盘,往亭瑾家的方向开去。

“我怀孕了……”

“哔——”一道刺耳的喇叭声响彻云霄,连带着落下的还有孙杨的下巴……

民政局。

一道落寞的身影靠着一辆华贵的劳斯莱斯旁,白孟轩掐着一根烟,点燃,白烟飘散在空气中,他猛地吸了一口。

“咳!咳!咳!”

他猛烈地咳嗽起来,眼泪都被呛了出来,不停地咳嗽着,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疼痛贯彻着他,但他已麻木。他将手中墨黑色的伞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抿了抿嘴唇,苦笑了几下,将凌乱的头发重新绾在耳畔,丢掉烟头,甩上车门,漂车而去。

搜索建议: 回首又见你  回首  回首词条  回首又见你词条  
小说 言情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七十六)

 没有硝烟的战场  高大铭所在的发改委,与袁欣敏所在的市委办公室,同在一个行政楼。不同的是她在正面主楼九楼的中间,大玻璃窗可以把南面远山和半个市区尽收眼底;他则...(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连载

 那时以轩也忆安(19)

 时间从来不眷顾任何人,不论你健康还是残缺,富有还是贫瘠,青春年少还是暮年垂已。年轮长了一圈又一圈,街边的法桐荣了又枯,枯了又荣,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谁还会依旧...(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