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那村 那人 那事 十八

当年,董青山的二儿子董正因患痢疾腹泻不止,夭折。张淑云痛哭不止,董青山由大张各庄岳父家接回来儿子董泉水,青山妻子心情有了寄托,看着儿子,全家有了希望。

这年,冬小麦长势好,夏至前冬小麦熟了,人们高兴极了,又怕连天雨,又怕冰雹来袭,又怕发大水,李小沽的百姓昼夜抢收。董青山组织了帮工队,对军烈属,家里没有人手的农户,不收报酬,抢收抢种。三天村里收完小麦和种好晚玉米,人们心里踏实了。

一夜间北京密云下了暴雨,一夜间朝白河决堤,大水吞没了李小沽村。一夜间董福聚住的草房坍塌了,孙福聚全家人在大水中无有去处,在废墟中搭起了蓆棚,看着大水,看到眼前的困难,董福聚的干女儿刘花说:“爸爸,我去找农会,给咋们找个高一点的地方搭个窝铺,您好有个休息的地方。董福聚说:”不必了,坚持几天大水过去,我们盖个好房子。“

董福聚,排行第五,威望很高,辈数最大,是个开明人士,李小沽村的人们叫他五爷,家里有一倾多亩地,胶皮大车,骡马车农具齐全,是当地的有名的富户,思想进步,让儿子董士俭参加了八路军。土改时董福聚献出了全部财产和土地,主动搬进了穷人董义平的柴草房里。

农会主任董青清了解到董福聚全家在大水中窝铺过夜,原来,董义平家里地势低,搭的草棚子,这次大水,泡塌了草房,是李小沽最严重的受灾户。农会主任董青清来到董义平家里商量说:“您家里还有空房,先叫董福聚搬进来住,水退了,修建好房子在回去。”董义平同意,董福聚感谢农会对他的安排。

一个月后大水退下去了,董福聚盖好了自己的房子,搬回了自己的原住处。

董义平,兄弟二人,董义平小名叫樟子,弟弟义涛小名叫狍子,一贫如洗,在村里辈数较大,人们称义平叫獐爷,董义涛叫狍爷。土改以前,董义平、董义涛,逃荒在辽西朝阳,在哪里娶妻生子,家乡解放了,回到了李小沽。农会主任董青清为董义平安排了临时搭建的草棚里,土改分了土地和房产,搬进董福聚的宅子里。董义平全家感谢李小沽村民,感谢董青清。

一九五〇年,一场全国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了,李小沽里来了口东镇政府工作组。组长李毅,还有刘广民。

李毅,上王庄人,小个子,圆脸满脸肉嘎达。走路有点瘸,人们

称他叫瘸李,李毅来到李小沽,一脚迈进了董义平的家。开展活动,调查情况。董义平家里有一女叫董珠兰,芳龄十八岁,重眉毛大眼睛,两条黑辫子,披在肩上,脸似桃花,齿白唇红,是村里的美女,李毅一眼看中了她,关系密切,形影不离,李毅把竹兰安排在领导小组。

刘广民大白庄人,大高个子,长方脸,尖下颗,穿一身蓝色中山装。进村不几天,看上了高世成的对象尚秀香。高世成瘦瘦的常常的脸,在村里,是个不安分守己的人,在抗战时期给国民党县党部通风报信,被张志进识破,政府抓捕了高世成,董青清担保,释放了高世成,进行了教育,高世成有恩不报,反目成仇,怀很在心,伺机报复。这次镇压反革命运动,有了机遇。看到刘广民喜欢自己的女人尚秀香,心好欢喜,这次我一定报仇,高世成说:“秀香,我在李小沽呆不下去了,总说我这个那个的,抬不起头来,你一定帮我!”尚秀香心里明白,对世成说:“你想当王八啊!”世成说:“是,我就要当王八,以后当农会主任。”尚秀香笑了说:“你要不嫉妒,我就帮你。”

尚秀香城北李庄人,三十多岁,长得好,刘广民进李小沽后,就看上了尚秀香,刘广民和高世成交了朋友,高世成常请刘广民家里吃饭喝茶,一来二去,尚秀香和刘广民也就风来雨去,刘广民把高世成安排镇反运动积极分子。为了开展好这次运动,李,刘二位经常出没在,董义平,高世成家中,对村里的党支部,农会淡薄起来。

村党支部书记农会主任董青清心里不快,刘广民找到董青清,要求高世成,董竹兰入党,董青清坚决不同意。找到县委书记卫国谈了工作组李毅和董义平的女儿的关系,刘广民和高世城的媳妇关系不正常,高世成在各时期的政治态度。高世成、董竹兰没有入党的原因。

县委书记卫国批评了李毅刘广民的工作作风,要求今后要改正工作作风并对李毅说:“董青清跟我多年,是个好干部,要保护他的安全。”李毅怀恨在心,等待时机。

宝坻县镇压反革命运动办公室,通知了全县反动道会门大佛教名单,各村要根据情况进行调查,进行登记,根据情节进行处理和取蒂。

工作组李毅和刘广民看到通知,李小沽,以董木为首的大佛教的头目名单,有理事董木,董蜜,董赢。幕镇员,董青清,董海等。李毅看见有董青清的名字,很是高兴,机会来了,我要杀他几个,助我李毅的威风,解我心头之恨,董木的妻子张玉英是我的好友,我要照顾他,做从轻处理的典型,我可以独霸玉英。连夜与高世成,董竹兰整理材料,高世成,董竹兰作证,连夜上报。董青清,大佛教幕镇员,骗取钱财,帮助地主董福聚反攻倒算,陷害工作组等罪状。董密,大佛教理事,发展会员千余名,搜刮民财,窃为己有。又报批其他人的罪行。县公安局批复全部抓捕,在宝坻公安局进行审理。李毅,刘广民原是公安局人,由于当时案情多,就由李毅,刘广民专门审理,在此同时,县委书记卫国调入省里,李毅高兴的说:“这次我可以关门打死狗了!”在宝坻公安局开始审理反动组织大佛教的案情,提审了董青清,在李毅的逼供下,董青清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承认了自己是大佛教,承认了帮助了董福聚反攻倒算等几件罪行,照此法,对李小沽的大佛教人员一一做了案卷,报请法院审判,法院做了批示,要在李小沽召开了镇压反革命道会门的全县大会,枪毙董青清和董蜜,董木揭发道会门有功,当场释放,其余分别做处理。

县法院院长杨志刚在天津专署学习,接到通知,在一起工作的一起长大的董青清,为农村工作付出了心血,如今为何又如此下场,连夜打电话给宝坻法院,我要担保,不要枪毙董青清,我要回去调查此事。

刘广民和李毅和县里有关部门一起,一夜之间解散了李小沽的党支部和农会。李小沽人心慌慌,不知要发生啥事情,董青山财粮免职。由高世成和董竹兰等组成了新的班子,领导着这次镇压反革命运动。李小沽人人议论,不满李毅所作所为。百姓愤愤不平,董义平恩将仇报,高世成人面兽心。

秋冬时节,秋风阵阵,满地白霜。全县在李小沽召开了镇压反革命道会门现场会,在李小沽的观音堂广场上,集聚了全县的各村的代表,有数千人参加。李毅在会上做了董蜜大佛教道会门的反动罪行,反动道首董青清,陷害工作组,帮助地主董福聚反攻倒算的罪行,董木揭发反动道会门有功的事实,要求从宽处理的发言。高士成,董竹兰出庭作了证。法院宣布,董密死刑,董青清无期徒刑。董蜜当场在李小沽村东池塘边枪毙,鲜血流进池塘,董青清陪绑,亲自目睹一切。现场释放了理事董木,董青清及其余的用五花大绑,公安人员押送宝坻监狱服刑。

在李小沽,新任命的高世成和董竹兰为李小沽农会主任,领导工作,停止了各家的织布纺棉花,李小沽的中心任务是将镇压反革命运动进行到底。

董青山的父亲董怀,是董赢的亲第弟,董青山是董赢的侄子,董蜜是董怀的堂兄,董怀也一定是大佛教的官员,李小沽必须除掉董青清一家。高世成、董竹兰才有出头之日,对董怀父子多次审问,户户调查。董青山受到多次体罚,罚跪到天明,昏过去就泼冷水,董青山决不承认自己参加大佛教的组织,多少年来自己一直跟着共产党走,解放了,自己竟遭到这样的体罚,强加自己身上。董青山看见自己的堂兄董青清,在高世成的棍棒之下,几次被打死,凉水泼面的惨痛景象,看到董青清在李毅的枪托之写的认罪书,自己的眼睛莫糊了。

佛教理事董木的妻子是口东镇人和李毅不但认识,而且相好,目睹李毅的所作所为,深感不平,董木的妻子又看到董青山的为人,带董木找到李毅,证明董青山没有加入佛教组织,自己担保,如有差错,我愿意服刑。因此,对董青山的审查才算结束。

董青山在精神上受到了打击,精神受了创伤,严重的失眠,在李小沽的土地上不知转了多少圈,不知土地上留下了多少脚印,不知道自己的口袋里装回多少家乡土。

董青山想起自己的一生,为民办事心向党,我的心是红的。想起在辽宁朝阳杨杖子时,解放军部队被国民党军包围住时,自己和解放军冲出包围,最后,消灭了国民党,解放军流了那么多血,自己抬过多少伤员。在冰天雪地中爬山越岭渡过三个月,解放军在毛主席的领导下,解放了全中国。没想到在今天,李毅和刘广民竟这样对待自己。

董青山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折磨着自己。想起自己的家事,自己没搬进土改时的房子,至今还在十平米小房子里。看见自己的儿子已经八岁,还在十平米的场房里住,流下眼泪,爸爸对不起你,让你母子受了那么多苦。自己到宝坻为儿子买了花布的书包,开学的那天,亲自送儿子上学,在学校门前不知停留多少次,心里想儿子,自言自的说:“爸爸离不开你。”

几年来,自己织布积攒了几个钱,买了木料垛在自己的房基上,自己用毛驴车拉土,垫在房基上,黑夜白天的拉,房基垫好了。又花了一笔钱在马家庄村南买了六亩旱涝保收的高地。董青山身体消瘦了,小眼睛变成大眼睛,妻子张淑云看见自己的丈夫病成这样,经常和丈夫一起流泪,儿子董泉水看见父母流泪,一边为父母擦眼泪,一边说:“爸爸,妈妈不要流泪,我一定好好的学习。”乡长王丙伦经常来到董青山的家里,促膝谈心,劝董青山不要想的太多,风雨总会过去,太阳总会出来。

震惊世界的中苏友好条约签订了,宝坻县在口东镇召开万人大会,董青山带病参加了大会,在大会上,李小沽村董青山带着歌舞队在会场唱起中苏友好的歌:

红旗在前方飘,中苏友好团结牢。

争取人民民主,争取世界和平。全世界人民心一条。

毛主席,斯大林,中苏人民好领导。

打倒美国佬,他敢在侵略,就把它消灭掉!

董青山在中苏友好和平大会上,当场买了苏联的花洋布的上衣,和订购了肥田粉,在董青山的带动下,完成了销售苏联的花洋布和肥田粉的计划。李小沽村年轻的人们穿着苏联花布外衣,更坚信中苏友好,一定达到共产主义的目标。董青山心情好些,但精神上的创伤还在折磨着他。

搜索建议: 那村 那人 那事 十八  
小说 言情

 殡仪馆之夜

 一  秋的夜晚。  除双节过后的慵懒,一切看似顺利。  无缘故的,在顺利和慵懒的废墟上,生出无名情绪,在电视节目的喧嚣、网络论坛的夸张标题和书桌上的其他讯息间...(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连载

 荒山(一)(二)

1山一座连着一座,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灰。一望无际的灰色包围着村子,点缀着荒山的斑斓的微绿,淡化在群山中。山路隐隐约约盘着。赔娃儿就像骑在路上一样,顺着山路...(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言情

 冬己

   第一章  金秋九月,暖阳斜照,一如七年前般美好。上海老城区的佳艺育儿园周围绿树成荫,莺歌婉转,蝉声阵阵。阳光透过林叶间懒懒地斜射下来,洒落在于真卿的发上,...(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