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东方不笑(第二十二章)

  我看见爷爷时,他正坐在花坛旁,像老兵一样目视着远方,以至于我走过去时他也没有发现。

  

  “您怎么会坐在这里?”我毫不知情的问。爷爷将目光投向不远处女宿的门卫处,我顿时想起宿管阿姨定是拦住爷爷了。爷爷一脸委屈兼并着愠怒问我:“你们这学校咋的好坏不分!咋的说也不让我进!”我也心生郁闷,毕竟白白耽搁了时间,我将爷爷拽起来,他一时间有些费力,之后又身手矫健的一跃而起。

  “现在我们一起进去就没事了。”我告诉爷爷,他像是做贼一样竟有些怯怕进去,恰好室友们从旁边的食堂出来,她们还不知道我就要搬走了。她们见着我爷爷,也不必我介绍便齐声叫了“爷爷好!”爷爷也不用我说便知道了她们是我的室友。一时半刻我有些愣神了,要搬开的事竟迟迟说不出口,忽然感觉自己很自私。是爷爷开了口:“麟麟不懂事,这一年半多亏了你们这些室友的包容哇……”

  佳佳“不害臊”的说:“爷爷说的哪里话。”说完还咯咯的笑起来,这个家伙从来都事儿最多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心伤好了,还是佯装。

  “以后随时随地啊,你们都来我们这里吃饭,我来烧饭!”爷爷大声的说,室友们自然是听的稀里糊涂,我带着复杂的心情解释了一番,满心疲惫。她们稍稍的沉默了一下,都对着我微笑,我的心都在颤抖,是因为爷爷在,她们才会对我笑吧,否则一定要责备我了吧!我也不知怎的会冒出这种怪怪的念头,心里各种不舒服。

  爷爷做事很利索,我都没怎么动手,他便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好了,原来四个满满的床位顿时空了一个,徒增了某些伤感,虽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但中途的离场是否早了一些!“你走了真是太好了,我正嫌东西多没地儿放下呢,现在可好了!”小丽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话中夹杂着各种感情,我瞬间体会的刻骨铭心。

  此刻,我很想问她们是否会责备我,回首看见她们温柔的目光时答案都已明了。租的房子在二楼,两个卧室,狭小的卫生间,厨房开在走廊上,爷爷让我住亮的房间,不大,但墙上被贴的很温馨,显然从前也是租给别的学生住的。 

  我可以从窗户中看见从前宿舍的窗户,孤独的对立相望着,像异地的情人。爷爷张罗了半天,点上灶要做饭,我看了一下手表,耽搁了很长时间,已经很迟了,我还应了老师去补数学,这下我给班主任的印象怕是彻底毁了!

搜索建议:东方不笑  东方  东方词条  东方不笑词条  
小说短篇小说

 雨一直下

 暴雨下了整整一夜。凌晨,暴雨还在下,没有一点停的迹象。  德根老汉坐在自家堂屋当门,一口接一口抽着老烟袋。望着户外如注的暴雨,德根老汉紧锁双眉。雨幕中,一个人...(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