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长篇小说《夕颜》第三章

  

  突然列车的长鸣声惊醒了回忆中阿强,阿强看着滑稽睡姿的乘客们,呵呵的笑了一下。扭着头看着吸烟区的烟民们,用鼻子嗅了一下车厢内的味道。他自言自语道:“还是烟味好闻!”对于列车,每节车厢都安排有一个乘务人员,负责打扫卫生以及乘客们紧急事务。阿强很佩服这个乘务员。阿强清晰地记得下午发生在这节车厢内的事情,当时乘务员正在一边清理桌子上的垃圾一边说:“大家吃得果皮不要扔”在地上,都放在桌子上的垃圾盘里。”可就当这句话刚落音时一位乘客翘着二郎腿,随口吐出了可得瓜子皮,而不巧的是正好吐在了乘务员的胳膊上。坐在旁边的人一直看着,似乎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一场唾液横飞的大战。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不是给你们准备的有盘子吗?”乘务员强压怒火的说。

  “我乐意,我交了钱,坐在火车上有我的自由。”说完这位乘客又故作挑衅的向乘务员手提的袋子里吐了一口。

  “你有钱你就了不起啊!你有钱你就可以这样侮辱人吗?”乘务员怒吼道。所有的乘客都被惊醒了,一个个的都伸着头去看,甚至有几个直接走到乘务员旁边去看,彼此笑谈着。有一位坐在那位乘客对面的小姑娘说:“叔叔,你应该尊敬这位阿姨,你应该给她道歉。”

  “你他妈谁啊?要你管闲事!”这位乘客开始爆粗口,就如一只狮子脱去了狼皮,其实还是畜生。

  “你骂谁呢?”乘务员和小姑娘异口同声的说。小姑娘一边站起来一边说:“你怎么不知羞耻啊!”

  那位乘客也站起来说:“我就是脸皮厚,我就是不知羞耻,羞耻值几个钱啊!”

  这位乘客说完车厢内一片咦嘘,然后是一片笑声,只是这笑声有些刺耳。最后列车长来了,将这位乘务员和乘客一并带走,车厢内一片哗然,谈论之后又恢复了宁静,慢慢地大家又进入梦乡。

  看着车厢内的安静,然后又想想下午的事情。阿强笑了笑,接着脸上的表情又严肃起来,看着车窗外的黑暗,又看看车厢,最后注视着窗外,似乎看到了小然,似乎看到了小然和他的大学。

  由于两个人不在一个学校,所以两人离家求学的日子不同。阿强清清楚楚的记得他是先离家的。面对新鲜的大学,阿强充满了好奇心。来到学校,阿强准备着一切,只为了有一个好的状态去迎接他的大学。但喜悦之间有一丝莫名的伤感。就像一个甜瓜在两端总会携带一丝苦涩。阿强十分想念小然,他躲开了拥挤的人群和刚认识的舍友,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给小然打了一个电话,他想和小然分享她的喜悦。嘟~嘟~一阵铃声的中断,电话那边的声音让阿强的结霜的脸蛋瞬间红润起来。他高兴地对小然说:“我好想你啊!你想我吗?”

  “傻瓜,怎么会不想你呢!”说完小然在电话的那边嘻嘻的笑了起来。阿强也嘿嘿的笑着。

  阿强很迫急地向小然讲者他在学校遇到的各种新鲜的事情。并且对小然说了一些阿强认为小然到学校应该注意的事情。两个人聊得不亦乐乎以至于忘记了时间,导致阿强第一节课就迟到了。

  在接下来时间阿强忙着大学的军训,每天被训的像刚战斗过的士兵一样,但是阿强依然没有忘记每天晚上对小然说一句晚安。大概过了四五天,小然也来到了她的大学,她告诉阿强她很喜欢她的学校,她也很喜欢那个城市,阿强高兴地说我们共同努力以后陪着小然待在她喜欢的城市。两个人都忙着军训,都忙着消化大学的各种事情。

  小然很想念阿强,每当悠闲的时候,他总是拿起手机希望能够看到阿强的短信,即使一句晚安她相信她能兴奋很久,她每天坚持对阿强说晚安,可是她看不到阿强给她的回话,他看不到阿强说的晚安。小然变得不安起来,她的小脑袋变得浑浊起来,种种不好的想法开始在他的脑袋里发芽,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稚嫩的幼苗慢慢开始茁壮起来。她感觉她和阿强的感情出现了危机,她感觉阿强不爱她了,她感觉阿强背叛了她。越想内心越来越躁动起来,似乎一群虫子在吞噬她的内心,眼泪不禁的在脸颊上流淌。她感觉世界危机正在来临。但内心依然有一些希望,她不断地给阿强发着信息,打着电话。但是石沉大海的短信和杳无音讯的电话刺痛着他弱小的内心。他要绝望了,他安慰自己这种渣男不要也罢,可是眼泪还是不禁的流下来,她总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拨出阿强的号码。可每次结果都一样。

  小然觉得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她哭了好久决定自己要放弃了,觉得一切等待都是遥遥无期时,自己的手机屏幕突然显示阿强两个字,看着刺眼的两个字,小然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下巴上,她赶快接起电话说:“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啊?”

  ”不是,我是阿强的父亲,你是小然吧!“电话的对面响起了陌生的声音。阿强惊呆了,泪珠都挂在小然的下巴上不敢坠落。

  不知对面说了让小然的表情变得抽搐起来。对面的话还没说完小然就挂断了电话,急急忙忙的跑出宿舍,完全不理会室友的询问,眼泪还在眼角飘着。

  

  

搜索建议:长篇小说《夕颜》第三章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词条  第三章  第三章词条  
小说

 终身大事(第七十四章 并非买卖)

 第二天上午,老包来了。老包告诉李鸣忠他们,雪颖和王树亮已经办过结婚登记手续,目前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子有两条,要么是和王树亮离婚,要么是继续维持婚姻关系。要是离婚...(展开)

小说武侠

 落樱(三十六)

 那些人听得凌风之言,抬眼仔细观察了玄清子,只见他一直嘴角微扬,似笑非笑,眼睛却只是空洞地看着前方的物事,果然是个活死人!原来当日萧梦罗救回玄清子时,他已伤得太...(展开)

小说连载

 晓风残月

 (一)    大学校园里,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男生站在烈日下,被人群包围着,他满头大汗,衬衫早已湿透。    烈日依旧,微风不往,双目直视那栋教学楼的某个教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