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39.救苗敬康

  

  以段之潇的警觉,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人跟踪是绝对不可能的,若娴深谙此道,所以她要想一个万全之策,看看他傍晚时分究竟去了哪儿。

  吃完饭,段之潇正准备出门,若娴拦住他,温和地说道:“段大人,若娴上午去普陀寺,为大人求了一道平安符,希望能保大人平安。”

  段之潇欣喜地接过符,这可是若娴第一次送自己东西,段之潇像宝贝一样把平安符揣在怀里:“谢若娴。”目光柔情地看着她,以为若娴对自己有所改观,慢慢接受自己了。

  上前一步,准备抱若娴,谁知若娴迅速闪开,道:“段大人,没什么事若娴就告辞了。”接着便走开了。段之潇略有失落地叹口气,但想到若娴送自己东西,捂住胸口处的平安符,满足地笑了。

  若娴送段之潇的符,确实是她上午特意去寺里求的,外观上跟普通的符没什么区别,但若娴对它做了特殊处理:将符浸在精心调制的摄踪水里半柱香时间,等符纸风干后,再亲自画上符文。摄踪水无色,但有特殊的香味,一般人只会以为是香水味,这种香味距离数米远,人就闻不到了。但灵蛊可以,几十里远依然能够清晰地闻到,并且不辞辛劳寻找这香气的来源。灵蛊是当初若娴还在齐阴山时李昊送给自己的,若娴觉得好玩,就一直带在身边,现在用它跟踪段之潇的去处,绝对万无一失。

  段之潇离开半个时辰后,若娴拿出装在瓦罐里的灵蛊,放在掌心,按灵蛊头上触角的方向走出了段府。

  不知不觉来到了城门口,好在此时城门还没有关,若娴一咬牙,走出城,决定一探究竟。

  她来到一所院子前,院子里的房屋是用木头造成的,屋顶是用茅草堆成的,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农户,方圆数里就这一家,不免有些凄凉。

  把灵蛊放入腰间的布袋里,若娴轻轻推开院子的木门,悄悄地一间房子一间房子地寻找,总共就四间,若娴来到最后一个房屋,蹑手蹑脚地走到窗户边张望。

  赫然看见苗大哥双手被吊在木架上,口角破裂,身上尽是伤痕,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憔悴,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若娴看到这样的情形,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推开门,冲了进去。段之潇没有料到若娴会出现,挥在半空中的鞭子一下子停住了:“若娴?”摸摸胸口的平安符,恍然大悟,咬牙切齿道:“你跟踪我!”

  若娴并不理会段之潇,直接扑倒苗敬康身前,泪水顿时流了下来:“苗大哥……”哽咽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苗敬康慢慢抬起头,艰难地露出欣喜的微笑:“若……娴,见……到你……真好。”

  若娴小心翼翼抚摸苗敬康尽是伤痕的脸,心好痛:“苗大哥,若娴来晚了。”

  “若娴,我和彩蝶的事是段之潇陷害的,彩蝶和他是一伙,他们早就串通好了,若娴,你能原谅你吗?”苗敬康虚弱地说道。

  若娴泪眼婆娑地说道:“苗大哥,是若娴不好,若娴早该原谅你了,对不起。”搂住苗敬康脖子,痛苦流涕。

  站在一旁的段之潇听他们情话绵绵,早已怒火中烧,静静地看着他们,也不说话。若娴放开苗敬康,转身走到段之潇跟前,扑通跪在地上,道:“段大人,我求求你放过苗大哥。”

  段之潇俯下身,看着若娴,嘴角上扬,奸诈地笑道:“求我?那就看你表现了。”

  若娴扯住段之潇衣服,哀求道:“段大人,只要你放了苗大哥,叫我做什么都愿意。”

  苗敬康再这样被段之潇折磨下去,定有性命之虞,不管怎么样,若娴今天一定要救苗大哥

  段之潇道:“既然若娴送我平安符,我也不好有来无往。”接着取出一粒药丸,“把它吞下去,我就放了他。”

  若娴不解地看着段之潇手中的药丸,但还是不情愿地接过。

  吊在一旁的苗敬康道:“段之潇,你让若娴吃的是什么?”

  段之潇奸狞地笑道:“助情花,和你那天吃的一样。”

  若娴听是助情花,拿药丸的手怔住了。段之潇道:“吃还是不吃,若娴,由你决定。”

  苗敬康在一旁声嘶力竭道:“若娴,不要,不要吞下去。”

  若娴转过头,苦笑道:“苗大哥,对不起,今生我们无缘。”闭上眼,一口把药丸吞了下去。

  苗敬康痛苦地垂下头,留下了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滴眼泪。

  吞下助情花后,若娴站起身,道:“段大人,若娴已经按你吩咐做了,请你放过苗大哥。”

  段之潇走到苗敬康面前,拔出宝剑,砍断捆绑苗敬康手腕的绳子。苗敬康一下子瘫倒在地,他艰难地爬起,想要向若娴走去,段之潇立即举起宝剑,横在他的脖颈上,愤怒地说道:“滚!”

  若娴背向苗敬康,痛苦地说道:“苗大哥,你走吧。”

  “不,若娴,我不能扔下你。”苗敬康道。

  “你不走,难道是想看我和若娴缠绵吗?”段之潇道。

  “段之潇,你好卑鄙,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说着举起手,劈向段之潇,奈何自己此时太虚弱,根本不是他对手,段之潇一掌将苗敬康推倒在地,冷笑道:“就你这样,还想跟我斗?”

  此时,若娴体内的药性已经开始起作用,她喊道:“苗大哥,你快走,否则若娴现在就死给你看!”

  苗敬康仍不放弃:“不,若娴,我不走。”

  若娴夺过段之潇手中的剑,横在自己脖子上,道:“走。”只见雪白的脖颈上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段之潇担心地想要夺过若娴手中的剑,但又怕会伤到若娴,只好作罢。苗敬康见若娴态度决绝,终于痛苦地拖着虚弱的身躯颤颤巍巍地走了出去,殊不知此时泪流满面,锥心之痛难以复加。

  

搜索建议: 39救苗敬康  39  39词条  39救苗敬康词条  
小说 小小说

 我跟老王的那些事

 王小娟说我临产那几天做梦都想要个女儿。结果你一出生我就抽了过去,你这厮居然是个带把的。于是乎王小娟无可救药地叫我“刘小妞儿”。(我真名其实是叫刘时)而我总是伤...(展开)

kuaihz.com
小说 小小说

 青丝未飘雪

 序: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青丝(一):  (古榕树下 www.enjoyb...(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言情

 请原谅世界上没有童话1

   “夏子美,你要喊我姐姐知不知道。”小时候的陈楠儿就喜欢以姐姐的身份指挥着夏子美,然后单纯的夏子美喊要比自己小两个月的陈楠儿姐姐,这一喊可是喊了有18年。 ...(展开)

kuaihz.com